Nervos 聯合創始人呂國寧介紹項目開發進展、生態應用情況、經濟模型和跨鏈解決方案等。

原文標題:《對話真本聰:拓展想象空間,聚焦正在甦醒的雄獅·Nervos》
受訪者:呂國寧,Nervos 聯合創始人

2021 年 3 月 11 日,真本聰、Winkrypto 和 Nervos 聯合舉辦了 AMA 活動,本次 AMA 邀請了 Nervos 聯合創始人 Daniel Lv,他向大家介紹了 Nervos 的開發進展、生態應用情況、經濟模型和跨鏈解決方案等,並對 Layer 2 和 Rollup 等熱點話題發表評論,以下是本次 AMA 的文字整理,Enjoy It!

專訪 Nervos 呂國寧:下階段工作重點是開發者體驗與 Layer 2

Q1:社區的很多小夥伴已經對 Nervos 有所印象,能否簡單回顧一下 Nervos 上線以來的進展的情況?

時間過得非常快,轉眼間,Nervos 已經進入了項目成立以來的第四個年頭:2018 年初,Nervos 項目正式立項;2019 年 11 月 16 日,經過整個項目團隊 400 多天的努力,Nervos CKB 主網終於正式上線了;2020 年,CKB 主網上線的第一年,Nervos 在開發和生態上都有了非常大的突破。

先說說算力,都說 PoW 項目的冷啓動是一道生死關,記得在 2019 年項目剛上線時,我們的算力只有 73.47TH/S。但是在 4 個月以後,CKB 上的第一批 ASIC 礦機就出現了,這也讓我們成爲了所有 PoW 項目中,ASIC 礦機面世最快的項目。

目前,Nervos CKB 上的算力最高達到了 34.51 PH/S,較主網上線時上漲 469 倍。我們的網絡環境也非常的穩定,出塊時間穩定在 19s 左右;CKB 地址數量超過 71K;Nervos DAO 內,CKB 鎖定總額突破 110 億,佔流通量的 46.75%,DAO 中的鎖定地址總數超過 5.5K。

再說說生態。2020 年初,在主網上線的第二個月,我們就宣佈了設立 3000 萬美元 Grant 基金,幫助開發者在 CKB 上進行開發。目前,我們收到了 130+ 的 Grant 項目申請,有 40 個團隊進入審覈階段,有 14 個項目已通過審批。

在開發上,我們在 Layer 1 CKB、Layer 2、開發工具、代幣標準、互操作性 2.0 等方面都做了非常多的更新:CKB 版本迭代到了 0.39.0;CKB VM 的 RISC-V B 擴展基本完成;Neuron 新版本中包含了資產賬戶和離線交易等一些有趣的特性;sUDT 和 ACP 標準都已通過代碼審計,並已在部署上 CKB 主網;Nervos 互操作性 2.0 的三個核心組件:pw-lock、Force Bridge、Godwoken & Polyjuice 都有了重大更新;在 Nervos 上構建了第一個 Unidapp (demo):GliaDEX;正在研發自動化做市商(AMM)風格的 DEX:Galiswap……

現在,有 35+ 的公司和團隊正在 Nervos 上開發;Nervos 社區規模達 89000+。

Q2:你們有一個很強大的團隊,在上線以來,這個團隊經歷了怎樣的發展和變化呢?

我覺得團隊的發展和變化是跟着目標走的,在 2019 年及 Nervos 主網發佈之前,整個 CKB 團隊專注在 Layer 1 基礎協議的工作上,所有的努力和目標都是爲了交付一個功能完備的 Layer 1 區塊鏈。

所以,在這個階段,我們的主要團隊是小而美,聚集了很多非常優秀的工程師、研究員、市場等團隊,主要以國內和工程師爲主。很多人聽說過的「我們有七位曾經做過 CTO 的同事」就是當時很真實的寫照。

主網上線之後,Layer 1 CKB 的開發和完善依然會繼續,但我們的很多工作重點轉移到了 Nervos 的下一階段:開發者體驗和 Layer 2 協議這兩個關鍵領域。

所以,我們也在 2020 年年初開始組建幾個新的團隊,致力於基礎設施的完善,比如說開發工具 DT「蛋疼 (dàn téng)」團隊,致力於爲開發者解決所有「棘手的」問題。還有爲用戶和社區創建工具和應用程序的 MAKE 團隊、探索 Nervos CKB 潛力的 Gadgets Workshop 團隊等。

主網上線之後,在完善基礎設施的同時,我們也在藉助社區的力量,建設網絡生態。

這個時候,我們會和非常多來自全球各地的優秀開發者團隊接觸,也因此,我們招募了非常多全球各地的優秀小夥伴們加入我們,去做一些開發者關係,和 Grants 等生態開發團隊對接。這也是我們真正往世界範圍內拓展團隊的關鍵節點。

而現在這個階段的目標是拓展應用生態,這時候,我們需要在全球範圍內有更多的社區的拓展、更多的市場推廣,以及應用端的開發者關係來拓展生態。

近期,我們也發佈了 TrailBlazer (開拓者)計劃,希望網羅更多社區領袖來成爲我們的網絡生態開拓者。

歡迎大家前來 申請

大家也注意到,[招人中] 一直是我微信名稱鐵打不動的後綴。

其實從我剛剛說到的團隊、目標變化來看,這一點也不爲過。我們的網絡正在一步步的壯大,每壯大一圈,就需要更多的優秀人才爲我們賦能,所以如果你也有加入 Nervos 團隊的意願和能力,請隨時來撩我:daniel@nervos.org

Q3:我看過你們的長期計劃, 說在 2024 年之前能夠完成 Nervos 協議棧的全部設計和實現。如果 2024 達到長期目標後,預計 Nervos 能夠給用戶提供怎樣的體驗?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談一下 Nervos 是怎麼思考如何制定長期目標這件事情的,我們在發佈 2021 Roadmap 的時候,刻意在發佈的文章的開頭用幾段文字來闡述我們對長期目標這件事情的思考,並希望能破除大家的迷思。

這裏我引用一下:

有時候人們會很疑惑,爲什麼在 Nervos 網站上找不到名字華麗的里程碑,而只有一個「2020 年路線圖」?於是懷疑 Nervos 是不是真的有長遠的計劃,甚至懷疑在 2020 年後團隊是不是會「把項目還給社區」?

事實恰恰相反。我們相信 2019 年 Nervos 主網上線只是一個漫長旅程的開始,我們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想出一些很酷的里程碑名字很容易,但是如果這些里程碑在幾年後仍然有意義的話,那麼要跟上它們的步伐就很難了。

提前計劃好一切,朝着一個固定的目標努力(軟件工程中所謂的瀑布模型),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是行不通的。而在加密領域中,這是 200% 的真理。

每天我們都能看到新想法的出現,新項目的推出,每天我們都會互相學習,任何計劃在 3 個月後就會過時(也許我誇張了一點,可能是 6 個月)。

那麼,今天爲 2077 年設立里程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有人說過:「模糊的正確勝過精確的錯誤。」

所以我們用了另外一種方式,我們稱之爲 Nervos 之道。Nervos 是一個運行在許多協議之上的網絡,它不是一個單一的區塊鏈。我們對使用區塊鏈技術後的世界有一個大致的想法,我們希望確保 Nervos 協議棧能夠支持這一願景。

我們把最重要的東西保留在 Layer 1,使它成爲穩定和安全的最小基礎,把其他的東西留給 Layer 2 或更高的層。這種分層爲 Nervos 帶來了極大的靈活性,因爲在 Layer 2 上更容易嘗試各種想法和探索不同的方向。

這意味着,隨着我們對未來了解的越來越多,Nervos 可以與整個行業一起發展。

引用結束。

其實我們所說的 2024 年的網絡狀態,已經是一個非常理想的網絡狀態,那個時候,Nervos 的整個網絡是要比現在任何一個區塊鏈網絡都要靈活、安全、穩定的,甚至可以支撐起互聯網級的用戶體驗。

事實上,此刻的 Nervos 已經非常的靈活穩定了,比如說測試網上的 Demo Gliadex,你可以用 MetaMask 在 Nervos 上做各種各樣的操作。

對於用戶來說,其實是沒有感知的。用戶可能會以爲自己就是在用以太坊網絡,因爲用戶接觸的東西無非就是一個錢包、一個網頁。

Nervos 現在就可以做到讓比特幣的用戶、以太坊的用戶、EOS 的用戶等等,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實際上使用的是 Nervos 網絡,這樣的靈活性在其他鏈上很難找到。

從現在到 2024 年,我相信 Nervos 還會不斷做出非常多讓開發者、讓用戶驚喜的設計。

Q4:轉向 PoS 的 Layer1 越來越多,談談你們的爲何堅守,也分享一下在今年你們會在 Layer1 方面有什麼改進和升級?

對於 PoW 的確信,我們一直沒有改變。如果你選擇做一條公鏈,又必須確保安全性和去中心化,PoW 是唯一的選擇,沒有之一。

PoS 的核心問題是初始分配。早加入就能以比較低的成本拿到比較多的 Token,而這種權利很難被新加入者挑戰和取代的。因爲權利和利益分配方式定了,新加入者很難獲得和前人一樣多的利益。所以大家都會去在早期搶新的網絡籌碼,然後再去搶下一個 PoS 的早期籌碼。

我們選擇 PoW,是希望通過時間來證明自己的價值,而這是 PoS 很難去證明的。

比特幣用了十年時間去證明 PoW 是安全可靠的。PoW 是徹底的 Permissionless。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願意,都可以買礦機和電力加入出塊者的行列,不需要今天的礦工給你任何形式的許可。

今年在 Layer 1 上,我們計劃對 CKB 進行第一次硬分叉,包括 Nervos RFC 提出的升級。這些建議可以讓我們能夠以很多不同的方式改進 CKB,比如引入官方的 RISC-V B 擴展、Flyclient 支持、macro-op fusion 的引入等。

我們在輕客戶端也會做一些改進。輕客戶端可以讓用戶用最少的帶寬和存儲與 CKB 進行交互,它還可以幫助 Nervos dApp 在更多的平臺上運行,比如移動設備。

去年我們已經測試了一個基礎的輕客戶端協議設計。2021 年,我們會完成這項工作,併發布版本。我們會構建工具並與 Neuron 整合。基礎輕協議仍然會下載所有的區塊頭,如果我們成功地將 Flyclient 添加到硬分叉中,並切換到更高級的輕協議裏,這可能會大大減少同步時間、網絡帶寬和磁盤存儲量。

Q5:現在 Nervos 上 的 Layer2 方案都有哪些?和以太坊的 Layer2 方案相比,他們有怎樣的特色?

Nervos 上主要的 Layer 2 方案目前有:Godwoken & Polyjuice、Muta、Axon 和通道網絡。

Godwoken 是一個基於 Nervos CKB 的 Layer 2 Rollup 框架。它爲 CKB 提供了擴展能力,以及基於賬戶的編程模型。

搭配着 Godwoken,Polyjuice 在 Nervos CKB 上提供了一個 Ethereum 兼容層。它利用 Godwoken 提供的賬戶模型以及可擴展性,然後集成 evmone 作爲運行 Ethereum 智能合約的 EVM 引擎。Polyjuice 的目標是 100% 兼容 EVM,這意味着我們計劃支持以太坊最新硬分叉版本所支持的所有智能合約。

Godwoken 與 Polyjuice 都已經部署到 Nervos CKB 的測試網環境中。2021 年,在 Godwoken/Polyjuice 通過審計之後,我們會將它們部署到 Nervos CKB 主網中。

Godwoken 和 Polyjuice 這兩個組件在一起合作,讓第三方基於以太坊平臺開發的 DApp 應用可以無縫的遷移到 Nervos 上的 Layer 2 上來。

Muta 是一個高性能的區塊鏈框架,同時適用於公有鏈和聯盟鏈。開發者可以基於 Muta 定製開發 PoA、PoS 或者 DPoS 鏈,並且可以使用不同的經濟模型和治理模型進行部署。

Muta 和 CKB 之間的互操作性,可以讓任何採用 Muta 框架的區塊鏈都能和 CKB 進行跨鏈交互,同時享受到基於 PoW 的 CKB 底層所提供的高安全性和最終性。

目前 Muta 側鏈取得了非常好的進展,我們在 21 個節點的廣域網上對它進行了測試,穩定 TPS 達到了 4000,交易結算確定只需 3 秒,而且網絡可以持續穩定的保持這麼快的交易速度,這比目前市面上所有使用 BFT 共識的 PoS 區塊鏈性能都要出色的多。例如 EOS,它最高 TPS 是 3500,穩定時只有 1000,而且它交易結算確定需要等待 180 個區塊,Muta 只需要等待 1 個區塊。

Axon 是一個基於鏈的 Layer 2 協議。

它不是 Rollup,因爲它沒有使用 CKB 作爲數據可用性層。在 Axon 中數據可能不可用,我們希望用不同的假設和設計來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之前也做過幾輪 Axon 協議設計,但直到去年纔有了令人滿意的結果。經過了 2019 年和 2020 年,我們從合作伙伴那裏瞭解到了更多的真實需求和痛點,我們相信這些經驗會幫助我們做出正確的取捨,併爲 Axon 帶來更好的安全模型、治理模型和代幣經濟學。目前,我們仍然還在研究協議。希望我們可以在 2021 年完成設計並將其轉譯成代碼。

通道網絡是 Layer 2 原生代幣的另一面(與基於鏈的協議相比)。2020 年,我們從通用的支付通道(GPC)開始研究,探討了 HTLC 的通道同步、UDT 的支持、瞭望塔、付款的路由問題和拆分付款等話題。我們建立了一個原型來測試這些想法,並在去年進行了多次設計迭代。

原型和討論表明,CKB 上的支付通道網絡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比比特幣和以太坊上的支付通道網絡更加強大。通用支付通道的可組合性意味着可以在 CKB 上毫不費力地對 UDT 進行「通道化」!

UDT 不僅是 Layer 1 上作爲「一等公民」的資產,也是 Layer 2 上的「一等公民」資產,因爲它們可以在各層之間流入和流出,且無需進行任何修改。這就給支付通道網絡帶來了最大的流動性,因爲 Layer 1 的所有資產都可以毫無摩擦地加入 Layer 2 的資金池中。

Q6:在開發工具上,Nervos 目前得到了怎樣的完善?在開發工具方面我們能在今年看到怎樣更多的讓人興奮的更新?

2020 年我們確實花了非常大的精力來完善開發者工具。Nervos 是一個全新的平臺,因爲缺乏工具,所以它的啓動是很艱難的。

相對於其他,比如採用了和以太坊相同的賬戶模型的項目來說,可以說在起跑線上我們就落後了人家十米。大家都是百米賽跑,我們先落後了十米,這也是爲什麼我們在 2020 年初致力於開發工具,並日以繼夜地進行工作的原因。

通過去年一整年,我們發佈了各類 CKB SDK、ckb-indexer、ckb-x64-simulator、lumos、Capsule、animagus、mandrake 等一系列工具,開發應用的門檻降低了很多,已經有很多開發者開始使用這些工具在 Nervos 上搭建應用了,我覺得是把這個十米給補上了。

甚至有社區的小夥伴說,落後的十米是因爲要在我們身上按上更好更具爆發力的彈簧。

專訪 Nervos 呂國寧:下階段工作重點是開發者體驗與 Layer 2

我們的開發工具解決了非常多的開發問題,比如 Animagus,它解決了開發者把 UTXO 模型當作 CKB 賬戶層使用時遇到的大部分編程障礙,使 CKB 的全部優勢得以實現:

  • Lumos:一個基於 JavaScript/TypeScript 的框架,可以顯著加快 dApp 的開發進度,Lumos 的目標是通過幾個組件簡化 Nervos CKB 上的 dApp 開發;
  • Capsule:一個開發框架,它提供了一個使用 Rust 編程語言構建 CKB 腳本的解決方案(Rust 是一種編程語言,旨在讓每個人都能構建可靠且高效的軟件);
  • Polyjuice:Nervos CKB 上的以太坊兼容層,給 CKB 帶來了靈活性,通過它完全可以在 Nervos CKB 上使用賬戶模型,這會帶來無限的可能性;
  • Force Bridge & Godwoken:Force Bridge 是一個跨鏈橋,初期將連接以太坊和 Nervos,並計劃在未來整合其他區塊鏈;Godwoken 是一個通用的框架,用於在 Nervos CKB 上構建 Rollup 解決方案……

2021 年,我們會繼續改進現有的工具,並給大家帶來一些新的工具:

Tippy 是 Nervos CKB 上一套完整的 dApp 開發套件,旨在提供所有在 CKB dApp 開發中能派上用場的工具。

比如時光倒流的功能。開發者在寫智能合約和做應用時,需要有一個測試環境,時光倒流就是這個測試環境中的功能。假設我現在已經挖了三個塊,但是我對結果不滿意,想把鏈回滾到三個塊之前,那麼 Tippy 就可以實現這個需求。當然,它還會有其他很多的功能,比如內置迷你 CKB 瀏覽器、內置交易調試器等。

aML 是一種新的編程語言,用於編寫 Nervos CKB 的智能合約。

aML 提供了一種現代編程語言,具有許多便捷功能(靜態類型、模式匹配、垃圾收集器以簡化內存管理),其中有一個功能在智能合約的編程中特別有用——形式驗證:不僅該語言在設計時內置了一流的、最先進的、源代碼級的形式驗證,而且從 aML 到 CKB VM 中使用的 RISC-V 彙編的整個編譯器也是經過形式驗證的。

這種獨特的設計讓 aML 從我們今天所使用的大多數其他編程語言中脫穎而出,包括 C、Rust、JavaScript 等。我們希望這個完全經過形式驗證的語言,包括經過形式驗證的編譯器,能夠幫助並確保 CKB 智能合約的最大安全性。我們計劃在 2021 年發佈 aML 的初始版本供大家使用。

關於密碼學原語,CKB VM 有別於其他區塊鏈虛擬機的一個獨特之處,就是能夠提供靈活的密碼學原語支持。

截至 2021 年 1 月,我們還沒有看到第二個能以智能合約的形式、支持靈活的密碼學原語的區塊鏈虛擬機。

2021 年,我們將繼續在這方面努力,希望將更多的密碼學原語帶入 CKB 的世界中。

Q7:近來關於 Layer2 的討論很多,幾個 Rollup 的項目方都在加緊上線進度,也有項目選擇 Other Chains as Layer2,你們怎麼看目前的以太坊性能擴展(特別是 Layer2)現狀?

這裏面有好幾個點,我嘗試拆細一點說。

首先說以太坊,以太坊長期以來的一個大目標是做 ETH 2.0,ETH 2.0 曾經的主要方向是分片,現在的以太坊已經改變了它的方向,改爲以 Rollup 爲中心的二層擴展路線。

我們認爲以太坊經過多年嘗試後,選擇了 Nervos 的道路,這變相證明了 Nervos 從一開始就走在對的道路上,並且提前出發了三年。

大家可能對 Rollup 這個詞不陌生,但是對 Rollup 的歷史可能不熟悉,如果對以太坊的 Layer 2 發展有所瞭解的話,以太坊在最初的 Layer 2 的嘗試是 Plasma,經過兩三年的探索,發現很多問題還是難以解決,於是在 Plasma 的架構上往回退了一步,形成了今天的 Rollup 方案。

今天的 Rollup 方案,從技術角度看,是一個權衡和取捨後的折中方案,並且這個方案從歷史發展進程的角度看,其實是一個過渡方案,用來解決當下以太坊在 2.0 的分片遇到巨大的問題而無法推進,有面臨巨大的性能擴展壓力面前的過渡方案。

展開講會比較複雜,簡單的說,Plasma 的數據放在 Layer 2,其相對於 Layer 1 的數據可用性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於是就退一步,不解決數據在 Layer 2 的可用性問題,把數據都放回去到 Layer 1 上,就把計算還留在 Layer 2,這就是退一步的 Plasma,就是今天的 Rollup。

Plasma 其實的可擴展性實際上比 Rollup 要好,Plasma 只需要在 Layer 1 上存很少的數據。而 Rollup 是這樣做的:既然 Plasma 有這樣一個問題,那麼我們就把更多的數據存到 Layer 1 上面,這樣就可以把這個問題給繞過去。

但代價就是,因爲把更多的數據放到了 Layer 1 上,所以 Rollup 的可擴展性就沒有 Plasma 好。但是它更安全,而且現在就可以用。雖然可擴展性不好,但總比以太坊現在快,總能夠緩解一下現在的問題。所以,從實際效果上來說,Rollup 是一個很有實用性的方案。

今天的以太坊 1.0,包括去年 12 月份發佈的以太坊 2.0 的第一階段 Beacon Chain 都不是爲 Rollup 而優化設計的 Layer 1。

以太坊現在整個 Rollup 方案,嚴格來說不是基金會做的,不是以太坊核心團隊在做,事實上是社區在做。

Rollup 本身只是一個思路,它在工程實現上可以細化成很多不同的方案。目前以太網社區非常多的 Rollup 方案大致上分成兩類:Optimistic Rollup 和 ZK Rollup,它們各有各的優點。

簡單來說 Optimistic Rollup 的通用性更好,它可以支持各種各樣的合約,包括現在我們看到的 DeFi 應用,任意的應用都可以直接往上搬,但是它的資產退出時間會更長。它的安全性可能會比 ZK Rollup 要差一些。

零知識證明用了非常高深的密碼學方案,但是現在所有的這些基於零知識證明的方案,其實沒有經過很長時間的檢驗。大家要知道,在安全領域,真正能檢驗一個東西是否安全的,只有時間。

你可以做很多理論的證明,但是理論的證明不代表實際。當你把它通過工程變成一個可用的產品時,它可能實現的細節上就不一樣了,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漏洞。所以理論和工程是不一樣的,這是零知識證明面臨的一個問題。

ZK Rollup 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是不太通用,假設開發者做了一個只能用來做支付的 Rollup,或者做了一個 DEX 的 Rollup,那麼它上面就只能是一個 DEX,不能再部署一個像 Compound 這樣的借貸合約。

這是目前以太坊的 Rollup 的兩大流派,兩大流派都有很多項目在做。2021 年以太坊上會出現很多類似的 Rollup 方案,希望基於 Rollup 的以太坊臨時擴容方案能在 2021 年可以改善以太坊的擁堵問題。

Q8:從您的角度看,從上線以來,你們當初設計的經濟模型有沒有經歷了時間的檢驗?有哪些是您覺得運行得特別好的,哪些還需要有改進的空間?

其實在項目上線之前,我們一直就強調,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基於交易費來做經濟模型的,這裏會存在的問題就是,如果未來擴容的方向要往 Layer 2 走的話,那也就意味着未來主要的交易、經濟活動會發生在 Layer 2 上。

現在的趨勢也驗證了,因爲昂貴的手續費,越來越多的應用和交易都在往交易摩擦更低的鏈遷移。但是當大部分的交易遷移之後,我們會發現這整個體系是不協調的,因爲如果是一個健康的生態,正確的經濟模型,那麼它應該是生態越大,手續費收入就會越多,對原生代幣的需求越高,市值越高,就越安全。但如果是在基於交易手續的經濟模型之上,而交易又在往 Layer 2 遷移,那麼之前支撐起他的經濟基礎就會被打破。

Nervos 的經濟模型是建立在 Layer 1 的存儲空間基礎之上的。不管網絡的 Layer 2 如何發展,始終都要往 Layer 1 上面存數據,並且對 Nervos 的原生代幣產生需求。

所以分層之後,Layer 1 上會保存兩種東西:一種是關鍵的、高價值資產,另一種是 Layer 2,我們把它叫原數據。這時候 Layer 1 上會有的東西,它基本上是一個存儲的用途;Layer 2 會變成一個交易的場所。

另外一點是,基於我們的經濟模型設計,我們在發展 Layer 2 之前,在只有 Layer 1 的時候,我們的礦工生態就發展的非常繁榮了。

在最開始我們也提到,目前 CKB 的算力網絡已經進入到非常安全穩定的狀態,上線 4 個月之後,CKB 上的第一批 ASIC 礦機就出現了,算力也達到了 34.51 PH/S,較主網上線時上漲 469 倍。這樣的發展是非常令人興奮的。

當然不可否認的,就現狀來講,我們最缺失的是應用生態的發展。這也是我們經濟模型非常重要的一環。應用生態的繁榮,才能增加對 CKB 的真正需求,才能讓整個經濟體往最健康長久的路上發展。

經過去年一整年的努力,我們爲生態應用的爆發也做了非常多的準備。已經有非常多的開發團隊在 CKB 上進行開發,今年也會有一些應用會上線。

Q9:xUDT 是什麼?2020 年誕生了大量的 DeFi 應用,我們有沒有機會在 2021 年,看到 DeFi 應用在 Nervos 上爆發?

去年我們推出了 Nervos 上的「ERC 20 代幣標準」sUDT,而 xUDT (可擴展的 UDT)擴展了 sUDT,爲 UDT 可能需要的額外行爲提供了空間,例如合規性要求和治理。

xUDT 更像是可擴展的框架,就像 Chrome 瀏覽器一樣,我們可以爲其創建各類擴展。xUDT 本身並未指定或實現任何具體的 UDT 行爲。當你想創建一個新的 UDT 時,這些擴展可以以一種靈活的方式組合和使用。

你可以認爲它有一個已經做好了的 xUDT 核心,不同的社區開發者可以做不同的擴展。比如說可以在它之上擴展符合監管 A 的標準,另一個開發團隊可以做一個符合監管 B 的插件、帶隱私功能的插件等,這些插件都可以由有不同的團隊開發,還可以被組合在一起。

在 xUDT 標準中,Token 的很多功能特點可以被模塊化,這在以太坊裏面是做不到的。以太坊上有很多代幣標準。但是,現在用的最多的還是 ERC20,其他代幣標準其實很難取代 ERC20,但是 ERC20 本身並沒有多少可擴展性。

所以如果開發者想要開發更復雜的功能,ERC20 是不夠的。這時候,開發者只能把它的代碼複製一份,修改之後再上線。但這種做法對安全是不友好的——因爲改了哪怕只有一行代碼,都有可能引入安全的問題。

一個更好的安全方面的實踐是,拿經過考驗的東西直接用。所以,如果能夠做到以一個插件的形式或者模塊化的形式來組合,且該插件可能已經被很多人用過,那麼就能極大的保證安全性問題。這是一個新的探索的方向,除了 Nervos 之外,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其他這樣的 Token 標準。

關於我們有沒有機會在 2021 年,看到 DeFi 應用在 Nervos 上爆發,主要從主網上線至今,我們所做的準備都是在爲上層的應用鋪路。包括:

  • 發行 CKB 上的 DeFi 資產(同時他是有可在鏈上受監管的能力),這有賴於 sUDT 以及 xUDT 等等的嘗試。
  • 在 Nervos 上用 Solidity 等以太坊虛擬機兼容的語言直接在 Nervos 上開發,這大大降低了開發者未來在 CKB 上開發的門檻。這賴於我們搭載 Rollup 擴容方案的 EVM 兼容層(Polyjuice + GodWoken)。
  • 讓用戶可以輕易使用各種他手上的錢包使用 CKB DeFi dAPP,在 CKB 上可以直接用以太坊、EOS 、Tron 等錢包操作 CKB dApp 這大大降低了用戶的門檻嗎,未來還有更多的公鏈可以兼容,甚至我們可以使用指紋解鎖等方式照顧到沒有區塊鏈賬戶的數十億互聯網用戶。
  • 再來是我們同時還可以在用戶、開發者都只有最小的摩擦的情況下,完成多鏈資產的跨鏈,所以你可以把 CKB 想象做多鏈的資產交換的中心,在這裏用戶可以使用自己既有的錢包,用任何鏈上的資產在一個界面上操作他想要的交易,例如用 Tron 錢包中的 $TRX 在 CKB 上的借貸平臺抵押借出 ERC-USDC 這完全是可能發生的應用,而且用戶根本不需要有新的成本去使用 Nervos 上的 dApp,使用體驗能夠像是他每天早晨在過家門前的馬路那樣自然滑順。

總的來說,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多鏈並起的戰國時代已經來臨,而且在以太坊沒辦法提出更好的 Gas fee 以及擴容方案以前,這個態勢還會在。

那麼這時候,誰能夠在最安全的前提下,讓既有的用戶覺得在你這條鏈上就像在以前的環境一樣,同時手續費更低、速度更快、還支持多鏈的資產在上面使用,同時還能夠有吸引圈外用戶的能力,這種平臺上的 DeFi 很大的機率會成爲未來的範式,而 Nervos 的基礎設施已經爲此佈局了超過一年的時間了。

Q10:和現有的跨鏈方案相比,Nervos 的跨鏈方案有什麼特色之處?這些方案現在的進展如何?

相較於現有的如 Cosmos 和波卡等項目的跨鏈方案,這兩個項目的互操作性僅適用於使用它們自己框架構建的區塊鏈網絡,並不是要和所有區塊鏈互操作。

換而言之,他們所做的事情是:如果你使用我的框架進行構建,那麼我會保證與其他同構區塊鏈兼容,與其他使用同構框架的網絡進行互操作——對於波卡來說是 Substrate,對於 Cosmos 來說是 Cosmos SDK,然而這兩個所謂互操作性網絡本身是不能互操作的。

當然,加密世界裏還有其他一些互操作性解決方案,與資產橋接或實現跨多個區塊鏈的交易,但用例都比較窄,開發人員無法構建更通用的應用程序。

相比之下,Nervos 推出的是一個「萬能通行證」的互操作性 2.0 解決方案,從技術層面上來看,Nervos 萬能通行證更像是把許多東西整合在一起,使每一個基於 Nervos 構建的應用都能自動成爲完全跨鏈或多鏈的 dApp。

舉個例子,如果你想構建一個可以交易的 DEX,那麼這個交易所可以無縫交易所有區塊鏈上的資產;如果你想構建一個借貸應用,那麼用戶能夠對任何區塊鏈上的任何資產進行存儲和借貸;如果你想構建金融衍生品應用,可以表達來自不同區塊鏈資產的多頭 / 空頭頭寸,甚至可以用自己持有的任意加密貨幣支付交易費。

具有互操作 2.0 性質的應用,比其他區塊鏈上的應用更有優勢。以太坊用戶、比特幣用戶、以及其他任何一條區塊鏈用戶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用戶探索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技術門檻也會因此大幅降低。

關於目前的進展,Nervos 已經推出示範性 Dex Gliadex

在用 MetaMask 和 Gliadex 做連接時,我們不需要在 MetaMask 上進行任何網絡的切換。但是如果在其他的鏈上,用戶必須要切換網絡才能使用 Metamask。

這個差異是 Nervos 對於各種公私鑰背後的密碼學的簽名算法兼容下的結果。在 Nervos 網絡下,你可以直接讓 Metamask 保持在「以太坊主網」就能夠使用 Nervos 上已經成熟的 dApp (GliaDex 是示範用 DEX, 所以沒有做這樣的部署)。

另外,在 dApp 尤其是 DeFi dApp 層面上,還是有少數的 DeFi dApp 會要求用戶安裝自己家的錢包,甚至記下另一組助記詞,因此當你在使用這類型的 dApp 時,你會需要兩個錢包,進行跨鏈的時候會需要兩次以上的交易。

而 Nervos 的跨鏈方案可以讓用戶在錢包使用、交易簽名等層面都有更便利的體驗,用戶只需要一個錢包,使用上還不需要切換網絡就能直接在 Nervos 的鏈上進行交易簽名。

我在想這也是爲什麼很多人會說 Nervos 的 dApp 叫做 UnidApp 的原因。UnidApp 統一了用戶的使用體驗,甚至還統一了開發者的開發體驗。

以下是真本聰社區成員對嘉賓的自由提問:

Q11:Nervos 還是以太坊的殺手嗎?

短期來看,我們希望是,但是長期來看,我們 Target 的目標是下一代區塊鏈基礎設施。

Q12:這個多鏈 DEX 的資金池是怎麼保存資產的呢?

多鏈的資產跨到 CKB 上,將以 sUDT (CKB 的 ERC20 Token 標準)方式呈現。

Q13:第一次硬分叉,會出現分叉幣嗎?

不會出現分叉幣,雖然是否出現分叉幣從理論上並不是由開發者決定,而是由礦工決定,但是我們跟礦工社區保持非常緊密的合作,這次分叉屬於協議升級,是一次無爭議分叉,在社區並沒有出現任何形式的共識分裂,所以不會產生兩條鏈,也就不會有分叉幣。

Q14:Nervos 會像以太坊那樣轉 PoS 嗎?

永遠不會,我們從頭到腳都不認同 PoS 適合 Layer 1。

Q15:我們在今年能玩到 CKB 上的 dApp 嗎?

一定會。

Q16:所以你們的 Layer2 方案都是自己提供嗎?未來會像以太那樣由社區開發嗎?

未來一定會主要通過社區來主導,目前我們的 Layer 2 方案要考慮的是發揮出我們的 Layer 1 的優點,同時 CKB 的 Layer 1 設計是爲了優化支持 Layer 2,所以基於 CKB Layer 2 的整體表現要大幅好於其他 layer 1 上的 layer 2。

Q17:爲什麼你們的社區這麼偏執於技術?這樣子是很難做社區的。

是不同階段的優先級不同,在項目的早期階段,我們希望能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把平臺搭建出來,而未來我們將全力以赴的去做社區,這個就想做飯一樣,我們希望做有米之炊,而不是空對空做社區,其實如果從 18 年就知道我們的話,會了解我們一直在努力做開發者社區,等平臺上線後,我們纔開始着重做產品和用戶社區。

Q18:Nervos 感覺還是最初那版 Logo 好看

的確我們的 Logo 做了改版,但是每一次改版,Logo 都用更簡練的方式來呈現 Nervos 協議的精神內核。

Q19:招人中?

招!!!!!!!!

Q20:以後如果 Uniswap 想轉到 Nervos 上來,可以實現嗎?

可以的。

來源鏈接:realsato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