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區塊鏈價值捕獲理論「胖協議」在四年後進行了全面升級。

撰文: Joel Monegro,區塊鏈投資機構 Placeholder 聯合創始人,曾在 2016 年撰寫了著名的「胖協議」一文
編譯: Perry Wang

本文是對之前兩篇文章 The Blockchain Application Stack (2014)Fat Protocols (2016) 的更新。

當我 2014 年開始思考 區塊應用架構 這個問題時,我將它描述爲「功能」的分級堆棧。第一代區塊鏈設計爲底層爲「 覆蓋網絡 (overlay networks) 」,上面是提供衆多不同的去中心化服務,構成「共享的」協議和數據層。再上面,是使用這些協議的獨立應用,後者將其服務再分發給用戶:

瘦應用區塊鏈應用堆棧 (2014)

我預測,隨着加密技術接管網絡,該架構將在十年之內成爲全新在線服務的主流。因此,回顧這個想法過去五年的發展,是很有意思的。

這一構想最明顯的缺陷是,認爲我們應該在比特幣網絡的基礎上構建一切 (當時以太坊尚未面世) 。現在我們有了多種區塊鏈網絡可供選擇,情況大爲改觀。我們現在把「覆蓋網絡」稱爲 第二層 (layer 2) 。時至今日,上述技術架構有了一個更好的名字:「 Web3 堆棧 」。不過總體上來看,這種架構是成立的。

兩年前思考這個問題時,這個模型把我帶到了當時技術界爭論很熱的概念:「 胖協議 」。我當時認爲加密貨幣的大部分市場價值應該是在「協議層」捕捉,而網絡層面的價值應在「應用層」捕捉。

瘦應用胖協議 (2016)

這種想法是從應用堆棧演變而來的。大多數「工作」和數據都存在於協議層,而應用傾向於提供更多的有限接口服務。在 2014 年, 協議層的「商業模式」並不明顯。當我們在 聯合廣場風投 (USV) 投資萌芽中的加密貨幣時,代幣的潛力開始變得更加清晰了。

在 2014 和 2016 年,當時並沒有太多現實世界的實例可供觀察。當時還是 IT 歷史這一宏偉藍圖的「萌芽期」。但現在,我們觀察了衆多市場當中數以百計的加密協議和應用。時間推進到了 2020 年,經歷了 Placeholder 對這些理念多個方面的嘗試之後,現在是重新定義舊的想法,並鞏固我們已瞭解知識的不錯的時間點。

加密服務基礎架構

互聯網巨擘企業傾向於不斷擴大其平臺,通過將用戶鎖定到自家的專有接口中,實現信息的壟斷。與之相反,加密網絡則傾向於提供單一服務,無法「佔有」相應接口,因爲他們不控制信息。專業化是有益的,因爲一個網絡越去中心化,越難以在一個接口中實現一整套服務的局面,不會重現像谷歌、亞馬遜、Facebook 等巨擘實現壟斷的局面。因此,加密網絡 / Web 3 中的消費應用都是獨立建立在多個「 可組合的 」協議之上,利用了我們所謂的「 加密服務架構 」——這很像微服務,但不同的是由主權組件組成。

瘦應用加密服務架構

在去中心化金融 (DeFi) 中,人們稱之爲 「 貨幣樂高 」。想想 Zerion (Placeholder 有投資) 、 InstadappMultis 。他們都是採用很多相同的協議,例如 以太坊CompoundMakerUniswap ,搭建類似的加密貨幣應用。他們通過這種方式交付一套完整的金融服務——結算、借貸、放貸、交易、投資等等,而無需在企業內部開發和保有一整套的功能、基礎設施和流動性。

這些協議在很多借口中提供特定的服務,協議上的衆多應用共享資源和數據,免去了中心化平臺面臨的風險。共享這些基礎設施全面降低了成本。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 和遊戲等邊緣應用也呈現了相同的機制。

加密服務架構對創業企業而言無疑是巨大福音。企業家可以通過把很多功能外包給各種各樣的網絡,以很低的成本很快推出全新應用。每個應用採用協議的成本和資源是一視同仁的。這和亞馬遜雲服務 (AWS) 等互聯網基礎架構則完全不同,例如,企業越小,購買 AWS 服務的成本越高。很多加密初創企業脫穎而出,因爲它們在第一筆真正融資之前就推出了全功能產品。它們是「瘦應用」這一新模式能夠證明資本效率的最初一批例證;相比之下,傳統互聯網世界中新興企業要想與老牌巨擘企業競爭,所需要的資金已經是越來越接近天文數字。

隨身攜帶信息

非託管是加密領域降低應用成本的另一種方式。

現實中的互聯網巨擘模式依賴於創建數據壟斷性,因爲將用戶鎖定在自己專有的接口中,是從用戶信息中榨取價值的最有力途徑。這些互聯網企業還與其協作企業競爭,因此用戶得訪問很多不同的平臺,而這些平臺都獲取了用戶的信息。隨着互聯網安全的成本越來越高,以及新的監管政策的出臺,讓數據成爲企業的累贅。財力雄厚、能夠承擔這種成本的企業因此佔據競爭優勢。而資源拮据的初創企業不得不尋找其它商業模式進行競爭。

而作爲加密領域的用戶,您是隨身攜帶自己的數據,沒有人可以控制壟斷。通過連接錢包登錄加密應用時,您正在共享在相關網絡中查找有關你所需信息的「 密鑰 」。您可以與任何應用共享這些信息,因此,當您從一個接口移動到另一個接口時,您的數據會隨身攜帶。然後,您可以控制對其進行操作所需的「 私鑰 」 (基本上是密碼) ,這些操作包括對消息進行簽名或授權交易等。因此,您可以有效地保管您的數據,沒有人可以未經同意就對其進行操作——除非您將密鑰委託給保管人。

例如,在加密收藏品世界中,藝術家可以使用 Rare Art 將其作品代幣化,然後在 OpenSea 上出售。然後,某個人 (例如 Jake) 可以購買,並在 Cryptovoxels 的虛擬畫廊中展示它。

類似的例子還有:在 DeFi 中,如果您通過 Zerion 使用 Maker,然後又使用相同的密鑰登錄 Instadapp ,則可以立即與 Maker 借貸進行交互。由於是建立在相同的標準和網絡之上,這些應用默認可以進行互操作, 並且用戶可以在接口之間自由移動而不會丟失信息或功能。

加密服務架構與非託管數據模式相結合,使得初創企業可以更有效地與中心化傳統企業競爭。這與開放標準推動 IT 市場週期的方式形成呼應。將信息的所有權和控制權授予用戶,可以幫助企業減輕許多成本,同時滿足當今許多消費者的需求。這一模式確實要求企業放棄在線服務很多傳統上的競爭手段。您失去了控制,但贏得了潛在的效率和規模。採用這種模式可以使企業以極低的成本運行,衆多應用也可以從彼此的成功中受益,因爲它們在協議級別共享資源。

而作爲網絡,瘦應用可以在整個市場更有效地擴容。Rare Art 上的每件數字藝術品都間接提高了 OpenSea 的實用價值,Instadapp 上的活動則使 Zerion 受益 (反之亦然) 。但是,許多人不清楚的是,當一切都是開放的時,它們能在什麼時候真正創造長期的業務價值和防禦力。

價值捕捉 vs. 投資回報

胖協議認爲,加密協議將比應用接口捕獲到更多的價值。人們常犯的一個錯誤是將價值捕捉的理念與投資回報混爲一談。許多人得出結論稱,儘管原始文本將應用層成功列爲協議價值增長的一個要求,但在加密應用層進行投資不會有回報。

需要明確的是,最終在應用層獲得的總價值越少,並不意味着應用業務可獲得的超額回報機會就更少。這也不意味着協議層就一直有回報。

價值捕捉更多地與 總目標市場 (Total addressable market,或稱總市場規模) 和其他宏觀要素有關,而收益則因成本基數、增長率和所有權集中度等因素的不同而各有不同。協議和應用之間的區別在於這些元素的組合方式。

從成本的角度看待價值是思考價值分配的一種更精確的方法。其基本原則是,在市場上,成本是決定未來價值的重要因素,因此我們可以通過研究市場的成本結構來估算其價值結構。

在加密領域中,協議層的網絡承擔了大部分生產成本,因此需要更多的投資——這意味着必須在協議層上累積更多的價值才能維持平衡,否則就不會發生投資。應用的運營成本要低很多,所需的投資也更少,因此它們對市場價值的需求也就更少。但是,網絡的所有權和成本結構比私人企業要分散得多。通常,投資代幣通常會爲您帶來一小部分價值,而這部分價值必須更大,才能覆蓋您的資金成本。

例如,在以太坊網絡價值 150 億美元時購買 1000 萬美元的以太坊原生代幣 ETH,將獲得大約該網絡的 0.06% 的市值 (基於當前供應量計算) ,想要實現 4 倍的回報 (持幣價值上漲至 5000 萬美元) ,以太坊的網絡價值需要淨增 600 億美元。而當時如果對成功的應用業務進行 100 萬美元的種子投資 (佔公司 10% 的股份) ,該企業市值「只需」增加 4.9 億美元,所持股權的相應價值也會達到 5000 萬美元——如果考慮後續追加投資,則可能需要不到 1000 萬美元。

但是網絡和企業是以不同的方式處理價值。將公共網絡的價值從 200 美元增加到 900 億美元的力量,與將一家企業的估值從 1000 萬美元增加到 5 億美元的力量大不相同。代幣每次在公開市場上進行交易時,其價格確定都會混亂不堪,在這種情況下,對網絡每一美元投資的價值增長和虧損要比對私營企業的投資快得多。這種複雜性爲流入和流出的投資增加了很多槓桿。同時,商業價值可能是一項衆所周知的功能,但私人的早期投資可能會因爲很多無法預測的方式面臨更高的風險。

最後,我們還必須考慮應用底層所有協議的組合價值,以評估相關價值。例如,Zerion 基於以太坊、Maker、Compound 和 Uniswap 等協議運營。這些網絡的總價值遠遠大於 Zerion 或其競爭對手的個體價值。但是同樣,這與使用這些協議的應用和企業的投資回報沒有多大關係。加密網絡可能擴展到存儲數萬億美元的價值,但其增長會趨於平緩。然後,大部分市場價值都可以存儲在協議層中,而超額的投資回報則轉移到增長更快的領域。但是當前的加密網絡離均衡狀態還很遙遠,並且我們在協議層和應用層都找到了高回報機會。

P2B2C

瘦應用的運行成本更低,因爲它們將很多成本轉嫁給協議和用戶。但是其競爭對手可以訪問相同的生產和數據資源,因此它們可以用傳統網絡上無法實現的方式相互替代。在某種程度上,它類似於零售模式,店面就是零售模式中各種商品的「接口」,並通過品牌、綜合處理和客戶體驗來彼此予以區分。但是,加密領域不是「 B2B2C」,而是可以視爲協議-企業-消費者的 P2B2C ——Protocol to Business to Consumer。

協議提供特定的服務,後者捆綁在應用層分發給消費者。像在零售中一樣,價格由產生服務的加密網絡 (例如建議零售價) 確定,而且在應用層的公平競爭,使任何人都難以不公平地漲價。

這一格局對用戶而言獲益良多,可解決我們在網絡上遇到的許多問題。但是,這引發了有關應用層 可防禦性 的新問題。當一切都是開放狀態、競爭對手可以輕鬆地相互替代的情況下,您如何創造長期的商業價值和防禦力?

在加密經濟中,應用企業必須在協議功能之外創造價值。在許多情況下,訂閱或交易費用之類已知業務模式是合理的選擇。但是隨着基礎設施的成熟和應用的精簡,我們需要新的業務模式。目前有很多有趣的實驗。例如, Blockstack 創新推出「應用挖礦」,而 NEAR 爲其開發人員提供特許權使用費結構 (兩者都讓人想起 Amy James 的 salutary protocols 理念) 。我對它們如何後續發展抱有很大的好奇心,儘管我對協議應該決定其應用的經濟性還不能完全接受。要講完整個實驗的範圍,得花費更多的篇幅,因此在這裏我將重點介紹三種通用策略:構建成本護城河、垂直整合和用戶即礦工模式。

建立成本護城河 意味着協議未計入中心化成本和外延。這些成本的規模本身是一種防禦性,因爲競爭對手難以承受這種規模的成本。例如, Coinbase 充分挖掘用戶願意外包的兩個非常昂貴的加密經濟外延—— 法幣交易和託管,並通過經典的規模經濟獲利,創造很高的業務價值。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市場不會讓 Coinbase 提高加密貨幣交易費用,但他們會向用戶收取手續費,以支付提供這些服務所需的大量投資。相比之下,諸如 Zerion 之類的更精簡的應用不會將這些成本內部化,因此它們不收取額外費用——但結果是它們無法使用 Coinbase 的業務模型或證明收取相同的費用是合理的。這條道路是行得通的,但是價格昂貴。

加密經濟中的 垂直整合 ,探索爆款應用可能會聚集足夠的用戶、最終成爲「自己的供貨商」的可能性。他們可以在自己整合的協議中將自己變成「供應方」 (例如礦工) ,並直接爲用戶提供服務。我們在帶有連鎖店品牌的舊零售模式中看到了這一點,而伴隨亞馬遜推廣自家產品來取代競爭對手的產品,這種情況再次發生。亞馬遜的增長模式是通過將其平臺出售的商品利潤壓倒接近於零,然後利用該平臺及其完美的需求數據,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創造自己的供應鏈。加密應用可以採取類似的舉措嗎?如果應用稍後導致區塊鏈網絡分叉怎麼辦?市場會允許嗎?外界不希望應用層對協議有太多的控制。網絡世界就是這種情況。但這是可能的結果。

最後一種用戶即礦工模式的想法是利用代幣向用戶分配價值和好處。通常它的工作原理是讓用戶挖出一定數量的應用原生代幣 (而不是協議的代幣) ,然後能獲得折扣或獎勵之類的好處——但存在很多差異。乍一看與超大商品企業 (例如航空公司和信用卡公司) 的客戶忠誠度 / 獎勵系統類似。有些不會提供任何好處的程序除外。創新之處在於設計代幣模型,使用戶可以從應用的增長中獲利。它帶來的不僅限於折扣等邊際收益,還會爲用戶分配應用增長的益處。

譬如,提供加密抵押貸款的 NexoCelsius 通過這種方式使用代幣。當您用 NEXO 代幣償還利率時,Nexo 提供折扣利率。在 Celsius,您質押的 CEL 越多,就可以獲得更優惠的利率, 如果您選擇接受 Celsius Celsius 以 CEL 支付利息,您的存款也可以有更好的利率。由於 NEXO 和 CEL 代幣的供應量有限,因此隨着這些應用使用量的增加以及越來越多的人購買和使用其代幣,它們可能會升值。因此,除了簡單的折扣以外,還會帶來其他好處。我們甚至在諸如 Blox 之類的軟件即服務 (SAAS) 企業中看到了這種模式,如果您選擇使用其代幣付費,它們可以爲您提供月費折扣。我們如何將這一模式進一步納入主流?

最吸引我的是 用戶即礦工 模式,因爲它代表了真正的商業模式創新。前面列舉的此類例子構建得更像傳統的 Web 應用,與 Zerion 等更精簡的應用相比,它們更加中心化和需要託管。但是我喜歡他們此類質押模式的關鍵是他們如何改變用戶——服務關係。傳統互聯網用戶因爲數據的中心化而被強制鎖定。加密應用,即使構建模式更趨於傳統,也沒有傳統互聯網企業那樣的能力來鎖定用戶。但是,用戶即礦工模式會創建一種「 自願選擇加入 」的經濟鎖定,通過將其轉變爲利益相關者,使用戶從企業的成功中受益。它通過用戶——所有權關係而不是用戶鎖定來構建防禦性。這種模式帶來了一系列令人着迷的成果,我將在以後的作品中加以探討。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