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鏈科技研究院執行院長李慧、美國力研諮詢公司創始人谷燕西、AscendEX 聯合創始人曹晶,圍繞 CBDC 的發展趨勢進行了深入探討。

整理:Roxe

央行數字貨幣(CBDC)已正式進入國際金融市場,很多專家已將 CBDC 視爲未來十年塑造貨幣的最重要趨勢之一。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發佈的調查數據顯示,全球 66 家央行中,80% 的央行表示正在研究數字貨幣技術,約 20% 的央行表示可能在未來 6 年內發行數字貨幣。

目前,巴哈馬、烏拉圭、厄瓜多爾、委內瑞拉、泰國、柬埔寨已發行 CBDC,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數字貨幣已進入實際測試階段,CBDC 在全球的發展已經進入快車道,CBDC 的發展與落地會對央行帶來什麼影響,能否有效應對通貨膨脹,會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爲此,Roxe 支付網絡於 4 月 21 日,邀請了火鏈科技研究院執行院長李慧、美國力研諮詢公司創始人谷燕西、AscendEX (原 BitMax)聯合創始人 &CEO 曹晶,圍繞 CBDC 的發展趨勢進行了深入探討,Roxe 支付網絡 CEO Haohan 擔任會議主持人。

全球放水背景下,各國央行爲何紛紛發行 CBDC?

CBDC 對央行的影響

CBDC 通常是指各國央行直接發行的數字貨幣。「雖然現在還不清楚各國央行會採用什麼樣的底層技術基礎來支持 CBDC 的發行,但加密數字貨幣及 Libra (現改名爲 Diem)的發展是導致 CBDC 大火的重要原因。」美國力研諮詢公司創始人谷燕西表示。

最初,Libra 協會計劃基於一籃子法幣來發行單一的穩定幣,這一計劃在全球範圍內引起轟動,同時也刺激了各國央行紛紛創建自己的 CBDC 解決方案。不過,目前各國央行都處於探索階段,研究 CBDC 主要看其能解決什麼問題。谷燕西認爲,CBDC 主要是爲了解決兩個問題:首先,如何提高跨境交易的效率?目前,跨境支付的成本高昂,效率低下,已經嚴重阻礙了跨境貿易的發展,這是 CBDC 當下應解決的首要問題,例如 Libra 穩定幣不僅各國通用,且基本能實現實時到賬,這就是 Libra 的優勢。其次,如何應對數字資產出現帶來的機會?當下,數字資產都是在區塊鏈上產生的,想要在全球範圍內流通就需要一個原生的數字貨幣,能夠在編程方面支持與數字資產的對接。大家熟悉的以太坊是用智能合約來交易,尤其隨着 DeFi 的發展,基於穩定幣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我認爲一家央行單獨發行 CBDC 無法解決這兩個主要問題。如果主要央行合作,在保持各自貨幣政策獨立的前提下,在技術和發行機制上達成一致的情況下發行 CBDC,則可有效解決以上問題,尤其是在跨境支付的性能方面。」谷燕西補充道。

對此,AscendEX (原 BitMax)聯合創始人 &CEO 曹晶與谷燕西持有不同的觀點,他認爲,數字貨幣要解決的真正問題不一定是跨境支付,而是偏遠地區人羣無銀行賬戶的問題。「同時,我也不認爲各國央行會採取統一的措施來發行數字貨幣,就像歐盟若採用同一個貨幣會帶來很大的問題,所以剛開始的試點推行,各國的央行應獨自發行自己的 CBDC,這樣有利於大國觀察 CBDC 發行帶來的效果,再決定是否跟進。」曹晶補充道。

曹晶分析道,CBDC 不一定是加密貨幣,區塊鏈的核心是分佈式記賬,從現在的發展情況來看,沒有明確的規定說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就是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貨幣,也可能是採用中央設計出來的存儲形式的電子貨幣。CBDC 到底是不是區塊鏈加密貨幣,包括 Libra 到底是不是一個數字貨幣,各國央行會採取什麼樣形式,目前都沒有定論。

「我認爲,各國央行想要推出數字貨幣解決的最主要痛點是各個發展中國家大部分人羣無銀行賬戶的問題,而非跨境支付。」曹晶進一步分析道,由於網點的維護費用很高,在很多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偏遠農村都沒銀行網點,人們想要存取款都非常不方便,數字貨幣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決無銀行賬戶的問題,很多服務可以通過線上來解決。另外,如果把美元換成數字貨幣,將對世界產生重大的影響,所以包括美元、歐元在內的大的經濟體,不太可能從初期就開始試點,反而是一些經濟結構比較單一的小國家在數字貨幣賽道上發展較快,當然也有像日本這樣的主要國家,但目前 CBDC 的先驅者大部分都是如伊朗、委內瑞拉等小國家,因爲對於不能自由兌換外匯的國家來說,數字貨幣有助於其突破一些現實中的障礙。

「的確,小國家試行數字貨幣代替原有系統的成本較低,就像中國的移動支付代替現金支付一樣,而如果美國替換信用卡支付,其實並不能帶來太大的利益,而且替代原有體系的教育成本也非常高。」Roxe 支付網絡 CEO Haohan 也表示。

火鏈科技研究院執行院長李慧認爲,CBDC 是歷史發展的趨勢。在未來數字化的世界裏,是否要在現有的系統上構建與數字化世界更契合的金融基礎設施,是很多央行目前設計 CBDC 考量的關鍵,目的是爲了更好的控制資金流向,進而更好的進行宏觀調控,執行一些財政、貨幣政策等,包括加大貨幣的支付彈性,減少很多不必要的中間環節等。去年 3 月,美國的經濟刺激方案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之所以選擇那個時間點提出數字美元方案,是因爲數字貨幣支付效率更高。通過數字美元,美國政府可以更高效的把救濟款直接發放給美國民衆,無需再通過銀行或支付公司,不僅是美國,很多國家都有這方面的需求。

CBDC 作爲新事物,各國央行都在探索階段,對於其底層技術是否會採用區塊鏈技術,是做零售型 CBDC,還是做批發型 CBDC,各國的做法都不同。雖然已有國家推出了 CBDC,但事實上並沒有真正做起來,究其原因是因爲 CBDC 系統沒有被充分利用起來。CBDC 的發展會對現有銀行體系造成一定的影響,成功的 CBDC 設計不會破壞現有金融系統的穩定,不然會帶來金融風險。

「正如曹博士所言,之前試水 CBDC 的國家其實都是經濟不發達或者通貨膨脹非常嚴重的一些國家,是因爲他們擔心如果中國的 DCEP 或者是美國的數字美元做起來的話,可能會取代他們國內的法幣,從而導致他們自己的主權貨幣受到嚴重的衝擊和影響。另外,CBDC 是基於技術的數字化體系,會存在技術上的一些風險,還需要不斷測試、迭代。」李慧補充道。

CBDC 能否緩解通脹的困境

「CBDC 如果設計不合理可能會帶來一定的風險。在金融危機下,儲戶可能會將存款轉移到 CBDC,本來可靠的存款保險可發揮繼續阻止擠兌的作用,但 CBDC 將錢轉移走則更加容易,從而引發擠兌風險。」Haohan 表示:「在數字世界裏法幣無法更好的流通,因爲每個國家的法幣幾乎都需要通過本國的清結算系統,如美國通過 FED-WIRE 進行本地清結算,中國有國內和國際兩套清結算系統,彼此孤立且摩擦非常大。對於一些國內通貨膨脹和國際制裁非常嚴重的國家來說,發行 CBDC 或許可作爲貨幣替代的可能方案,緩解通貨膨脹的現象,例如土耳其。」

李慧認爲,CBDC 是一種支付方式,無法直接解決國內通貨膨脹這種經濟性問題。美國之前大放水印了很多錢,並在報告裏面提到能夠用 CBDC 或數字美元的手段把這些資金髮放到民衆和企業手裏,這會加速大家對於通脹的預期。

對於 CBDC 與通貨膨脹的關係,曹晶與李慧的觀點一致。他表示,數字貨幣本身是不會解決通貨膨脹問題的,但如果數字貨幣被大規模採用,則可以幫助各國政府的決策者制定出更加精細化的貨幣政策,從這點來說,CBDC 對緩解通貨膨脹有一定的幫助。

「無論是 CBDC 還是現有經濟體系,能否抑制通脹的關鍵在於貨幣政策,即是否能真正控制貨幣發行量與 GDP 的發行量一致,如果貨幣總量一定,通縮的經濟就不會導致通脹。」谷燕西表示:「CBDC 這個載體本身不會對通貨膨脹有影響,關鍵還是取決於央行的貨幣政策。在現在的情況下,我認爲比特幣是全球範圍內抑制通貨膨脹的最佳工具。」

各國 CBDC 之間能否互通互聯

「目前,CBDC 的發展還處於早期階段,無論從技術還是政治層面上,都很難真正實現全球數字貨幣的統一,大概率會出現由幾個主要國家的主要貨幣制定的公共接口。CBDC 未來的發展與其說是技術問題,不如說是政治和商業的問題,在試驗階段談是否需要整合,怎麼整合還爲時尚早。」曹晶表示。

谷燕西認爲,在技術方面很有可能達成統一的標準,然後各國按自己的貨幣政策發行後便可實現互操作。具體來說,央行會採用「分佈式」還是「中心化」的系統、標準,主要在於央行之間會達成什麼樣的協議。雖然投入成本較高,但統一的技術標準一定是可行的,可操作性也是可以實現的。

「非常同意谷老師的觀點。未來肯定會建立一套全球共同的統一標準,以實現各個國家 CBDC 之間的互聯互通。」李慧表示:「這個標準不僅是技術上的,也包括很多業務上的,在統一的標準之上,彼此之間可以更流暢進行貨幣匯兌,包括支付等功能的實現。」其實,G7 集團、G20、國際清算銀行、金融穩定理事會 FSB 以及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 FATF 等國際性的組織機構已經在非常密集的討論關於 CBDC 未來的標準,就像目前做跨境支付都是基於 SWIFT 的標準,未來數字貨幣也會有這樣一個機構或組織指定一套標準。另外,目前的跨境匯款是銀行對銀行的交易,每個國家都有很多銀行,是 N 對 N 的關係。未來,如果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 CBDC 央行數字貨幣體系,就會變成一對一的關係,所以 CBDC 對於未來跨境支付來說,在業務上能夠減少很多的中間冗餘環節,提高匯款效率。

中國發行 DCEP 的積極作用

目前,中國在世界經濟中所佔的比重,與各國外匯儲備的人民幣所佔的比重是不成比例的。現在,人民幣國際化雖已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作爲不可自由兌換的貨幣,還是限制了很多國家採用人民幣,數字貨幣的發展可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另外,人民幣數字貨幣的推廣對中國很多地區無銀行賬戶的人羣來說也是利好,可以讓更多的人享受金融服務。

「對於美元的防禦來說,中國作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GDP 大概是美國的 75% 左右,本身對美元的通脹輸出就具有非常強的抵禦能力,所以數字人民幣的推出,爲中國在國際的經濟影響力以及人民幣的普及都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曹晶補充道。

「非常同意曹博士關於貨幣政策的觀點。」谷燕西表示:「DCEP 作爲新的人民幣載體,肯定會觸及到更多的現有人民幣流通體系無法觸及到的一些用戶和應用場景,如曹博士提到的無銀行賬戶人羣,這對他們來說的確是有好處的。至於 DCEP 是否能夠抗擊美元擴張,除了貨幣政策以外,還要取決於 DCEP 的推廣程度,以及市場在全球範圍的接受程度等因素。」

「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主要還是依賴於貨幣政策和經濟實力,當然也離不開一些外交政策。基於支付、流通效率以及多樣性的 DCEP 可加速這個過程,但目前 DCEP 只是在國內試行,距離真正大範圍使用和投向國際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所以,短期來看 DCEP 可能對當前的局面並沒有什麼本質性的抵禦能力,只能起到緩解作用。但長期來看,的確能夠加速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李慧表示。

目前,各國都在搶推 CBDC。在數字化的趨勢下,CBDC 作爲當前不發達的支付清算體系的重要補充手段,不僅能夠解決現有的現金管理成本問題,也能推動普惠金融的實現,讓更多的人享受到更方便、安全、低成本的金融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