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中亞地區加密貨幣挖礦業活躍

大約 10 年前,加密貨幣剛出現時,歐洲-中亞地區的區塊鏈活動規模還很小。自 2016 年末以來,歐洲-中亞的許多國家爲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提供了肥沃的土壤。2016 年年底,加密貨幣在該地區的使用更加頻繁,特別是在大規模跨境轉賬方面,與此同時,對區塊鏈技術的投資激增。許多國家的政府開始試驗區塊鏈,以改善其服務。

早期比特幣被用於賭博或在暗網上購買非產品

在氣候寒冷和電力成本低的地區,加密貨幣挖礦業蓬勃發展。俄羅斯能源公司 EN+Group 正準備向西伯利亞五家工廠的加密貨幣礦工提供電力供應,可供礦工使用的電力將遠遠超過該地區現有挖礦能力。En+Group 吸引了一批中國礦工。中國挖礦業目前在全球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但中國提供的環境逐漸喪失吸引力。

冰島加密貨幣的開採也在蓬勃發展。它將使用更多的電力用於挖礦,而不是爲其所有居民住宅供電。亞美尼亞將建立一個 50 兆瓦的礦池。Slush
Pool 是一個比特幣開採池,其市場份額約爲 7%,許多參與者來自世界各地,它目前由捷克共和國的一家礦業公司 Satoshi
Labs 經營。KnCMiner 是瑞典的一個礦池,它在俄羅斯還有另一個礦池。

格魯吉亞有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礦業公司之一 (BitFury) 以及許多類似的小公司,BitFury 公司正在加拿大、冰島和挪威建造更多的設施,它控制着全球大約 10%-15% 的比特幣礦業。

由於稅收減免和電價低廉,開採加密貨幣這一現象在格魯吉亞非常普遍。事實上,自 2009 年以來,在整個歐洲-中亞地區,格魯吉亞人均用電量增長是最快的。

歐洲-中亞地區各國 2000-2009 年與 2010-2014 年年平均用電消耗對比圖

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礦業公司之一 BitFury 在哥里(格魯吉亞什達-卡特利州的首府)建造了一個 20 兆瓦的數據中心,在第比利斯(格魯吉亞的首都)建造了一個 40 兆瓦的挖礦設施,資金來自格魯吉亞聯合投資基金 (GeorgiaCo-Investment Fund)。

該國人均用電量快速增長的現象就是在此時出現的。第比利斯的挖礦設施位於一個自由工業區,每日收入爲 25 萬至 40 萬美元。BitFury 最近將該設施出售給了其中國合作伙伴,亞洲中新控股 (AsianChong
Sing
Holdings)。目前,BitFury 正在建設其他移動數據中心,以出售給其他投資者。其他公司則在庫塔伊西(格魯吉亞第三大城市)的自由工業區建立了挖礦設施。

當地許多家庭都到礦池工作。調查顯示,格魯吉亞有多達 5% 的家庭參與加密貨幣開採或投資。

這些挖礦活動對電力消耗產生了顯著的影響,使格魯吉亞從電力淨出口國變成了淨進口國。格魯吉亞用於加密貨幣開採的電力需求比例估計在 10% 到 15% 之間,而且這個數字可能更高,因爲小型挖礦活動很難被注意到。

2016 年,格魯吉亞的人均用電量爲 3,343 千瓦時,幾乎比人均收入水平相近的國家高出三倍。即使在改變該國有史以來高耗電量的情況 (可能是因爲廉價水電的供應) 之後,近年來其能源消耗依然是驚人的。

在 2014 年至 2016 年期間,其人均能源消耗增加了 655 千瓦時,其中只有 65 千瓦時可能是因爲收入增加引起的,還有大約 590 千瓦時的能源消耗仍然無法解釋,這部分佔該國能源總需求的 18%。自 2009 年比特幣問世以來,該國電力需求中無法解釋的部分仍在上升。

2000-2016 年平均電力剩餘消耗與 2000-2009 年平均剩餘消耗對比

當然,加密貨幣的開採也增加了收入。格魯吉亞的加密貨幣挖礦收入很可能爲其國內生產總值貢獻了幾個百分點,即使這些收入未被登記爲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登記了,則很可能被列爲出口收入)。可以觀察到的是,其額外消費的和進口的不僅有電力和計算機零部件,還包括由挖礦收入帶來的更普遍的消耗。這一增長與匯款大量流入導致的消費增長類似。加密貨幣的收入很可能在國外交易所兌換成法定貨幣,然後部分法定貨幣轉移回格魯吉亞。

開採加密貨幣的投資機會可能吸引來自國外的直接投資。現在就得出在其他經濟領域會有溢出效應的結論還爲時過早,因爲這有可能激發其他創新活動,也有可能擠佔對其他活動的投資。

這些挖礦活動表明了該地區企業家對新機會的動態反應。它們預示着該技術其他應用的發展。但是,由於這些企業競爭開採加密貨幣權利而過度使用電力,這也成了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隨着這些市場的發展,目前最緊迫的挑戰是,如果挖礦的地點發生改變或者停留在目前的模式,如何適應和緩解礦工日益增長的電力需求,併爲未來需求下降做好準備。

應對這些挑戰有多種方法。加密貨幣社區正在尋找更有效的方法來更新區塊鏈技術。各國政府正在重新考慮它們的關稅政策;爲了減少能源使用,它們需要提高礦工的電費,或者建立更多以市場爲基礎的機制來確定電價。如果不加以控制,在找到替代能源之前,電力使用量可能會上升,因此會對環境造成長期損害。此外,如果由加密貨幣驅動的電力需求崩潰,對發電廠的財政投入 (或有負債,即與私營部門合作開發新發電廠的或有負債) 可能威脅公共財政。

歐洲-中亞地區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相關活動較多的原因

原因可能有以下幾個:

第一,在該地區東部,以市場爲基礎的金融部門相對較新,尚未完全成熟。保險和資本市場不發達,土地登記和房地產地籍仍可改進,區塊鏈技術可能有助於填補這些空白。

第二,1991 年轉型後銀行業暴露出的脆弱性、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及 2014 年油價暴跌削弱了人們對金融機構的信任。在該地區東部金融領域美元化程度較高,反映出公衆對法定貨幣缺乏信任。這導致當地銀行存款非常低,消費者正在尋找其他方式投資他們的儲蓄。

第三,在整個地區,銀行主導着金融部門。很少有不需要抵押品的風險資本。新的融資形式可以幫助那些有潛力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市場中快速增長的科技初創企業。

該地區的小國家擁有有利的商業環境,因此有利於引進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新金融工具。代幣化使小型初創企業能夠在全球市場上籌集資金,而這些初創企業缺乏便捷的融資渠道。波羅的海國家和包括格魯吉亞在內的其他幾個小國的新興企業已經發行了愛西歐。這些例子對該地區的其他經濟體是有啓發意義的,這些經濟體長期以來一直由國有企業主導,主要通過非貿易部門實現經濟增長。

對許多這樣的經濟體來說,挑戰在於如何在全球競爭激烈的領域釋放新的增長潛力。新的 P2P 技術提供了進入這些市場的機會。更具體地說,區塊鏈網絡上的活動自動將參與者置於國際競爭之中。

第四,對新的跨境轉賬方式的需求強勁。該區域的匯款數額很大;與之相關的交易費用高昂。該地區還有很大一部分與洗錢、逃稅和規避資本管制或制裁有關的非法資金流動。

第五,該地區各國政府提供了廣泛的服務。他們監督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其中大多數在醫療、養老金和教育方面發揮着綜合性作用。人們不斷要求提高這些服務的效率和透明度。許多政府正在,以實現這些目標。

歐盟委員會資助了一個區塊鏈觀察站,以鼓勵區塊鏈技術發展,並幫助制定政策建議,特別是關於智能合約和改善政府服務的政策建議。

立陶宛已經開設了一個區塊鏈中心來孵化初創企業,並與墨爾本和上海的類似中心合作。另外,立陶宛中央銀行爲開發新的數字金融技術的初創企業提供了一個爲期一年的沙箱環境。愛沙尼亞正在探索將區塊鏈技術用於醫學的機會,格魯吉亞正在研究支持智能合約應用的可能性。塞爾維亞和塔吉克斯坦正在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 (UNDP
2018) 合作,在區塊鏈上試驗匯款。阿塞拜疆正在試驗將數字 ID 應用於銀行業務的區塊鏈上。瑞典央行正在考慮推出自己的數字貨幣。

第六,該地區各國政府正在尋找方法,以削減大型科技公司的權力,增加隱私。與其他地區的政府相比,該地區各國政府正在限制科技巨頭的自然壟斷。當技術公司獲得一些數據時,該地區的人們會有強烈的隱私擔憂。區塊鏈結構的開源性能打破這種數據壟斷的局面。幾個政府和歐盟委員會正在研究是否有可能利用新技術來削減大型數字網絡公司的實力。

目前還不清楚哪些實驗會產生持久的影響。顛覆性的影響可能來自與區塊鏈最初設計有很不同的應用。區塊鏈技術的試驗已經促進了私營企業和政府的創新和競爭。僅僅因爲這個原因,區塊鏈技術的試驗就值得支持。

歐洲-中亞地區的央行會發行數字貨幣嗎?

在歐洲-中亞地區,各國央行正在探索發行數字貨幣的可能性,原因有幾點。

首先,對傳統現金的使用正在穩步下降。

第二,加密貨幣提供了一種可行的數字化替代方案,複製了數字格式的現金的原始特徵。與現金一樣,加密貨幣允許匿名 P2P 交易,無需中介參與其中。

第三,對與法定貨幣掛鉤的代幣的需求正在增加。這些代幣可以像加密貨幣一樣使用,但其價值不存在高波動性的缺點。將實際的硬幣和紙幣變成具有同樣法律保護的數字代幣,並與中央銀行發行的所有貨幣一樣有穩定的價格,這似乎是一種自然的發展走勢。中央銀行數字貨幣交易的透明度可促進貨幣政策的系統執行。

人們對各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感到嚴重關切。中央銀行發行的數字代幣不僅可以取代現金,還可以取代商業銀行經營的電子支付系統,商業銀行已經能提供電子賬戶、移動貨幣和價值卡。這些系統可以脫機上傳和使用。

瑞典中央銀行正在探索向公衆直接提供電子賬戶和價值卡的可能性。其想法是在中央銀行的中央登記冊中管理這些數字貨幣。這一複製私營部門現有工具的建議源於一種認知,即政府有法律義務向公衆提供支付手段。然而,這可能會削弱商業銀行傳統的金融中介作用,後者將流動性負債轉化爲長期資產。而中央銀行不能承擔彙集流動性負債的職能來爲投資融資。

如果中央銀行選擇區塊鏈技術對數字交易進行去中心化的管理,它將更直接地與加密貨幣競爭,其優勢是提供一個價值更穩定的代幣。不過,該系統將與早期的加密貨幣協議有根本的不同。中央銀行的貨幣供應將是內生的——以便將其價值與法定貨幣聯繫起來——而鑄幣稅將累積到中央銀行。毫無疑問,這樣一個系統將變成一條需要權限的區塊鏈,只有預選的服務器能參與其中。


本文爲來源於世界銀行
編譯:陳佳麗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