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不能簡單跟黃金類比,但把它和黃金做比較可以幫助更好理解加密數字資產這個新物種。

原文標題:《萬向區塊鏈肖風:如何理解新技術帶來的新資產類別?》
演講:肖風,萬向區塊鏈董事長兼 CEO

「技術是經濟的反應」,當一個新技術出現,往往會對現有經濟帶來衝擊和重構。而區塊鏈則更加特別,它催生了一個新的資產類別。該如何理解區塊鏈及其帶來的新資產類別?萬向區塊鏈董事長兼總經理肖風博士,在第九屆銀華基金資產管理論壇上,分享了他的思考。作爲區塊鏈領域的先行者,以及有着 20 多年資產管理從業經驗的肖風博士,會有怎樣的預見呢?請看下文。


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今天這個論壇是資產管理論壇,顯然講區塊鏈技術總得跟資產管理搭上邊。

2020 年以來,華爾街主流金融機構和主流投資資金開始大量湧入加密數字資產領域。如富達基金、橡樹資本、Black Rock 等世界知名金融企業都開始進入加密數字資產領域。

這讓我想起凱文凱利在《必然》裏說的一句話:「今天一項科技問世之後,需要大約十年的時間,才能對其意義和用途建立起社會共識。」2020 年恰好是比特幣區塊鏈創世十週年,所以我覺得在資產管理論壇上聊這樣的話題,也是恰逢其時。

我今天的分享主要有兩部分:一是區塊鏈技術,二是如何理解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新資產類別。

區塊鏈技術

我從資產管理行業角度介紹區塊鏈技術,跟我們的行業會切合得更緊密。

區塊鏈的經濟特性

區塊鏈的經濟特性總結來說有三個:去中心、分佈式、自組織。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值得做深入、廣泛的探討,它也是區塊鏈一直以來爭議頗多的核心內容。當年的萬維網發明人,在三年前重出江湖時說了一段話,表示現在的互聯網已經過於中心化,違背了他當年創建萬維網時的初衷,因此他要重出江湖,改造互聯網,將過於中心化的網絡改造爲去中心化的網絡。

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在中國,不僅監管部門,市場秩序的管理部門也正在討論這個話題,所謂的互聯網平臺反壟斷,其實它的另外一面就是互聯網平臺過於中心化,在技術上需要重新檢討。

當邊際成本幾乎爲零,擴張摩擦係數也基本是零的數字經濟體,如果不加以去中心化,不加以監管,不加以某些反壟斷的限制,它可能真的可以長到無邊無際。這是工業經濟時期不大可能會存在的現象,這是新的問題。

我非常同意原招商局董事長秦曉先生之前演講說的話:「這些互聯網巨頭需要監管,如何監管是需要仔細討論的問題,去中心化在互聯網技術上,不能只從政治角度,或者社會角度來討論,也需要在技術上去中心化,對互聯網平臺、互聯網巨頭來說,全球目前都在做反思。」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不是你死我活,勢不兩立的關係。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反映到經濟學上來說,是公平和效率的矛盾關係。我們需要強調公平的時候,要去中心化,不能被某一個機構、中心化的點控制整個平臺、網絡、系統。當我們需要講究效率的時候,我們可能要用某些中心化的東西,來保證效率。」

就以最簡單的支付清算來說,比特幣區塊鏈當初是想搭建一個支付網絡,但就支付網絡來說,它並不成功。爲什麼?一個完全去中心的、點對點的對等網絡,要來處理需要高度效率的支付清算業務,顯然在效率上不能滿足。

怎麼樣才能滿足效率?如果像支付寶,要滿足每秒 30 萬筆、50 萬筆的交易,必須用中心化的機制,否則在效率上會大大地喪失。這本身不是一個矛盾,而是取決於我們需要更講究效率一點,還是要更講究公平一點?

互聯網成爲非常龐大、複雜的網絡之後,很難用一套中心化的機制自上而下管理它、協調它。在複雜網絡世界裏逐漸分中心、去中心,是技術上的必然趨勢。這樣理解的話,對區塊鏈技術的接受程度也會高一些。

分佈式經濟特徵

基於區塊鏈的經濟,是分佈式結構、點對點、網絡化、平等的關係。所有的節點,不是你決定我,我決定你,也不是你控制我,我控制你的關係,它是分佈式的架構。

互聯網發展得越來越龐雜,使用分佈式技術才能管理這麼大的網絡。經濟越來越龐雜之後,分佈式也會更具有決策效率。

分佈式經濟的特徵是點對點的對等網絡,在對等網絡上做事情。

從區塊鏈的經濟組織形態上來說,更多是採用自組織方式,用共識算法協調這麼多的平等參與方、平行鏈接點,用共識算法來約束大家,不再是靠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組織系統。用協議、合約達成一致,共同治理某個經濟體,共享經濟體的利益。

自組織

自組織從經濟學角度來看,就是新的「實惠」。在上世紀 70 年代有個重要的經濟學文章說:「企業就應該股東利益最大化。」這句話成爲了上世紀 70 年代以來,公司治理核心的概念,我們叫做「股東資本主義」。

到今天,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自組織,倡導「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在這裏面,股東、員工、客戶、社會都是利益相關者,所有的利益都應該得到妥善的照顧,而不止是股東一方利益的最大化。

有一本書叫《有限與無限的遊戲》,這本書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看一看。體育競技就是有限的遊戲,它一定有個終局,有一套規則,依據規則一定有時間、截止點、贏家和輸家。無限的遊戲沒有終止,沒有贏家和輸假,所有的利益相關者各得其所,這個遊戲永遠可以持續下去。只要是有限遊戲,某個人的利益會最大化,他會拿走所有的東西,剩下的人是弱着、失敗者。

這是我介紹的第一個方面,區塊鏈的經濟特徵。

區塊鏈的技術特徵

區塊鏈的技術特徵可以談很多,但是最核心的一條是「區塊鏈是事實的機器、信任的機器」,通過信任的法則、數學算法,把經濟活動中的交易成本、信任成本降到零。

原來很多的經濟活動或商業理想因爲成本的問題,可能不夠商業化,或者不能在商業層面上實現,因爲你很難在原來的基礎上建立信任關係。

區塊鏈怎樣實現事實的機器和信任的機器呢?靠機器、靠法則、靠計算機程序、靠智能合約、靠共識算法等,把信任的成本降到最低,讓所有區塊鏈上的數據都成爲可信、可靠的事實,最主要的特徵在這點上。

這點靠什麼實現?基於區塊鏈的分佈式數據庫,它本身在技術上被設計成所有人只能往上面增加數據,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從數據庫上刪除、修改,甚至回滾數據。這是區塊鏈最大的技術特徵。

因此,我們認爲只要數據是原生在區塊鏈上的,這些數據就是真實的、可信的,你不需要懷疑它。

怎麼在數據庫上保證所有的數據不能被篡改、不能被回滾、不能被刪除?區塊鏈錄入數據的方法、管理數據庫的方法和傳統的數據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區塊鏈上沒有一個人、沒有一箇中心化的節點能決定怎樣把數據錄入系統,你要錄入系統必須全網節點達成共識,大家共同記賬。如果你要修改數據,需要掌握大部分的網絡節點,和網絡大部分的節點合謀,這是難度非常高的事情,也是成本高到作惡不划算的機制設計。

區塊鏈的應用,尤其是和互聯網的應用有什麼不同?

(1)區塊鏈是建立在互聯網的分佈式網絡基礎之上,只是它比互聯網的分佈式網絡走得更遠,走得更前。區塊鏈結構可以分成七個層次,分佈式網絡是點對點對等網絡。

(2)分佈式存儲。物聯網在 5G 時代,分佈式存儲顯得尤其重要,因爲有幾百億、上千億臺機器都在發生着數據,很難用中心化的數據庫存儲數據,因此分佈式存儲相比幾年前變得越來越重要。

(3)分佈式計算。存儲不是最終目的,這些技術的協同計算纔是最終目的。分佈式計算有互聯網式的分佈式計算,也有區塊鏈式的分佈式計算。

(4)分佈式賬本。這是互聯網應用和區塊鏈應用的分水嶺,互聯網所有應用沒有賬本系統,在分佈式網絡、分佈式存儲、分佈式計算之上,加一套分佈式賬本,就有區塊鏈的基本特徵。

(5)分佈式賬本之上,是基於共識算法的一套社區治理機制——自組織的分佈式治理機制。這樣一套治理機制搭建好之後,你就可以在這之上創新很多分佈式商業模式。分佈式商業模式之上,可以湧現出千千萬個分佈式應用,這些東西結合區塊鏈的經濟特性和區塊鏈技術特性,會出現很多從零到一的創新。

從分佈式網絡到分佈式應用,是從互聯網應用到區塊鏈應用。從互聯網走向區塊鏈,這兩個是疊進的關係,不是你死我活,有你無我的關係。

全球區塊鏈技術的大致狀況

不管區塊鏈世界多麼複雜,核心的區塊鏈項目大概有五個,剩下是圍繞這五個核心區塊鏈項目做其它的分佈式商業和分佈式應用,或者說提供某些技術、開發工具或些管理工具,讓別人更好地在這五個平臺上做自己的事情。

這五個核心項目分別是 2009 年上線的比特幣區塊鏈網絡,2015 年的以太坊區塊鏈網絡,去年上線的 Polkadot 和 Filecoin,以及今年會上線的 Dfinity。這些網絡側重不同的方向。

比特幣這套網絡被設置成爲發行電子現金。以太坊更多是讓別人在它的平臺上編寫智能合約,某些協議可以通過智能合約創造很多分佈式商業和分佈式應用。隨着不同的區塊鏈系統被建立起來,這些區塊鏈系統之間必須互聯互通,於是有了 Polkadot,專注於跨鏈與多鏈技術的系統,把不同的鏈連在一起。Polkadot 起來以後,可以把比特幣網絡和以太坊網絡互聯互通,把其它的網絡也互聯互通起來。

但這些網絡也會面臨一個問題:怎麼基於區塊鏈做新的分佈式存儲和分佈式計算。Filecoin 要用區塊鏈技術建一個去中心化的分佈式存儲網絡。Dfinity 也是用區塊鏈技術建一個去中心化的計算平臺,和現在的雲計算有很大的不同,它更多偏邊緣計算、端計算。

熟悉了這五大區塊鏈核心系統,基本上掌握了區塊鏈世界最基本的東西。

前一部分,簡要講講區塊鏈技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站在資產管理從業者角度或者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掌握這幾點,基本上也大致地瞭解了區塊鏈最核心的東西。

如何理解新技術帶來的新資產類別?

我想先引用布萊恩·阿瑟的一句話,這位阿瑟教授是斯坦福的經濟學教授,也是第一屆聖塔菲研究所的創始所長。聖塔菲研究所主要研究在信息時代,各種技術如何去影響社會和經濟。他寫了一本書,叫做《複雜經濟學》。在複雜網絡時代,信息技術使得社會越來越複雜,怎麼樣看待技術對經濟帶來的衝擊和重構?

阿瑟的另一本書叫《技術的本質》,他在書中提出這樣一個結論:經濟是技術的一種表達,衆多的技術結合在一起,創造了一種稱之爲經濟的東西。經濟的背後都是技術的變遷,它帶來了經濟範式、經濟模式、經濟組織、經濟活動、商業產品的變化。」

中國科學院的前任院長白春禮先生在全國政協的科普報告中談到當前全球前沿科技發展狀況。他主要講到了四個方面的科技發展:

  • 信息技術。量子科技帶來了信息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帶來很多的衝擊和創新。
  • 能源革命。全球面臨第三次能源革命。
  • 生物醫藥。生物學技術目前正突飛猛進,經歷重構。
  • 航天宇航。

這四個科技在這十年,或者未來十年的突破性進展,其實已經影響到了我們的投資,影響到了資產類別的創新。如果不理解科技發展的時代背景,就無法理解科技帶來的新資產類別,包括比特幣。

以特斯拉爲例。很多人看不懂特斯拉,可它就在人們的質疑中屢創新高。這家汽車企業的市值超過了很多百年以上老牌汽車企業市值之和,爲什麼會出現這個狀況?在這個問題上,PE、PS、PB 這些指標統統失效了。我們永遠不可能通過這些指標理解特斯拉作爲一個可投資資產的表現。

比特幣也是如此。它是信息技術迭代帶來的新資產類別,是新的可投資品和投資工具,很難通過傳統思維來理解它。特斯拉則是在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由全球能源革命催生出的新物種、新資產、新可投資品和新投資工具。

NVIDIA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黃仁勳認爲以後汽車製造廠商應該會以成本價銷售汽車,而通過提供軟件服務盈利。他粗略估算,一個汽車廠如果以成本價銷售一千萬臺汽車,每年從汽車上賺取五千美元軟件服務的收入,年收入將達到 500 億美元。這種盈利模式和傳統汽車公司的盈利模式截然不同,不能用傳統思維來理解它。

比特幣也是如此,它是信息技術 1.0 到信息技術 2.0 的科技突破催生出的數字化新資產類別。這些新物種背後的道理和大背景其實非常相似。

過去十年,不管是在華爾街還是中國 A 股市場,基於信息技術、新能源技術創建的公司的股票漲幅最大,如阿里、騰訊、特斯拉、蔚來等,以及新的生物技術突破帶來的生物股票的上漲等等。不關注、不理解這些企業可能會失去未來。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前幾天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爲《比特幣是更好的黃金嗎?》。我認爲比特幣是一個新物種,不能簡單跟黃金類比,但把它和黃金做比較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加密數字資產這個新物種。

比特幣和黃金有差不多的特性,都有比較高的生產成本,都供應有限。黃金是真的要去礦山裏挖,黃金的出品率能達到百分之幾已經非常不錯了。比特幣則是通過一套數學算法,每十分鐘產生幾個比特幣。另外,全球公認黃金是一種準貨幣,或者說是具有貨幣特性的一類資產,不需要任何一個國家的主權來背書就能得到大家的認可。美元、人民幣等其他貨幣都是需要有強大的主權國家背書才能得到人們的認可。黃金和比特幣則不需要。

有人問比特幣的價值從哪兒來?有現金流嗎?買它有利益嗎?沒有。和黃金一樣,它的價值來源於全球共識。在各國央行競相發貨幣的時候,世界上總有一些先知先覺者,尋找一些不會受到央行不負責任行爲影響的資產,所以黃金和比特幣的行情都很好。

日本央行現在是日本股市裏面最大的投資者,它持有超過六千億美元的日本股票 ETF,這意味着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裏面,不僅通過國債發行貨幣,也通過股票直接向企業發行貨幣。2008 年,歐洲重壓之下也採取了類似的辦法。美聯儲在疫情期間也是如此,所以美聯儲負債表上也出現了很多以前不可能出現在央行負債表上的資產。

最後黃金和比特幣都沒有利息和現金流。但比起黃金,比特幣的優勢更明顯,它是數字化的,方便攜帶和保管。

儘管以比特幣爲代表的加密數字資產價值浮動巨大,但它的市值卻一直在上漲。所以我們應該認認真真地研究、分析,尤其是當它的市值在 2021 年達到了一萬億美元。

以上就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對於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資產的看法,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