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忙澳洲聯邦銀行區塊鏈項目中,張韡武學習到了一點,即用戶是有集成的需求的。

原文標題:《韡武專欄:解決集成需求才是未來區塊鏈業務的重點》
作者:張韡武,AlphaWallet CTO,擁有逾 5 年的區塊鏈開發經驗,曾供職於 R3 全球構架師工作組,曾任澳大利亞聯邦銀行區塊鏈構架師,主導了 12 個區塊鏈項目,詠春拳愛好者

現在銀行業的競爭是在集成度上,基本的存款業務之上,還可以做信用卡、保險、投資理財、養老金帳戶、房貸、質押貸款等等。以用戶服務爲特色的美國運通,還集成了購買飛機票酒店、約車、連帶各種會員服務(如用戶免費升級所租轎車)。用戶喜歡用一家解決很多問題,不喜歡爲每個服務安裝一個 APP。這其中既有信任的原因,也有使用方便的原因。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巴勒斯坦中轉,機場咖啡店不接受信用卡,要人民幣,我手上只有 50 一張的新加坡元,不管怎樣先吃起來了,怎麼收場待會兒再說吧。

過去忙澳洲聯邦銀行區塊鏈項目中我學習到一點,即用戶是有集成的需求的。這些產品中不涉密的項目在《澳洲金融回顧》AFR 發表而廣爲人知,大部分涉及如何聯接多個環境爲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張韡武:用戶端集成纔是未來區塊鏈業務的重點

信任上,打個比方,Spaceship 是澳洲新興養老金管理公司,其投資回報率領先,但是絕大多數人說「我已經相信了我的銀行,不願意把養老金交給其它公司管理」。方便上,主要是信任問題的延伸。每個服務商不能直接信任其它服務商,所以用戶手上得有一堆用戶名密碼。這些系統也不交互,我的銀行帳戶是 Macquire,信用卡帳戶是美國運通,出門前告訴美國運通我去中東了,結果 Macquire 發現我在中東用卡把卡暫時鎖定了。如果是用同一家銀行就沒這樣的問題。

我再舉一個大家都會遇到的例子,信用卡軟件上顯示有一筆奇怪的消費,但是商家名字似曾相識。錢是我花的嗎?還是有人用了我的信用卡?如果信用卡軟件能直接告訴我這筆錢買了什麼,我就不會困惑了,但是所買物品是在商家的數據庫裏的,信用卡公司不知道。商家也沒辦法直接集成到信用卡公司,因爲信用卡公司太多了。

張韡武:用戶端集成纔是未來區塊鏈業務的重點乍一看根本不知道自己消費了什麼

這一點不是金融行業獨有的問題。

比如你收到電子郵件:知乎上有人回了你的貼子,你要跟貼,一點鏈接,發現必須登錄到知乎的應用上。又比如你訂了的機票明明已經取消了,早上 5 點你的 Gmail 引發鬧鐘,說你有一個飛機要趕,還自作多情地告訴你現在離機場有幾分鐘。比如你人在機場用機場的應用查詢航班,人家還要問航班號,航班應用不會自己跳出來提供這個信息,而是要用戶再抄一次過去。我在新加坡有時候要用設施,人家系統會說要我去管理處驗證我是新加坡居民身份,獲得授權碼纔可以用,然而我手機裏有新加坡居民的應用,能證明我身份的信息已經在手機裏了,還要拿手機去找人,真是騎驢找驢。

張韡武:用戶端集成纔是未來區塊鏈業務的重點跳轉鏈接,止於要你登錄 or 註冊

大體上,一切需要憑證、需要關聯、授權、轉移權利的場合,都是有集成需求的。金融行業痛點明顯,所以先着手解決。現在的金融行業,各銀行能用 APP 解決的問題都有相應的 App 了,解決集成需求才是未來的重點。

歐洲新的金融管理要求所有銀行都提供跨行授權功能。這個思路如果用到澳洲,就是使得 spaceship 這樣的小創業公司可以通過澳洲聯邦銀行這樣的大銀行的 APP 爲用戶提供服務。

但是這個解決思路其實不對,因爲這有一個我們計算科學上稱爲 n 方減 n 的問題:爲了使 n 個系統可以共同工作,需要建立 n 方減 n 個鏈接。比如說,像 Spaceship 這樣的資產管理公司連帶上管理資產的銀行,在澳洲大約有 500 家。這些人都集成起來爲用戶提供服務,需要多少次集成?不是 500 次,而是 249500 次。這樣太多了,所以實際做業務的時候,只做關鍵集成,即所有資產管理公司都集成到四大行上面。

這樣是有一大一小兩個問題的。小問題是隻有四大行的用戶纔可以享受集成。大問題是,四大行可以積極合作,也可以消極對待,像門神一樣管住了市場入口,這樣市場就競爭不起來。

我打個比方,有一批學生去買書,書商只要把書做到書包能裝的程度,就可以賣去。市場競爭很激烈。後來來了四個書包公司,他們佔了 90 的市場份額,然後說每一本書必須向他們申請集成證。對於沒集成證的書,就算書包容得下,書包也會智能鎖住拉鍊不讓書裝進去。這樣做,用戶一進書店就不看書了,專門看書上的兼容證,而書的競爭也不再是內容競爭了,而是誰能拿到四大書包公司的集成證。這就是目前澳洲金融市場的局面。

金融行業這種局面也適用於一些其它行業,但是不是普遍適用的。如今打手機電話,對方不管是不是同一個移動公司的,通常費用是一樣的。快遞公司也不分中通地址還是圓通地址,你只要有一個地址,哪家快遞都可以給你送。使用百度瀏覽器不會只能瀏覽百度授權集成的網站,而是隻要我黨授權的都可以訪問,所以這裏面的競爭是更激烈更有效率的。這裏面是沒有 n 方減 n 這個問題的。爲什麼有的市場可以充分競爭,有的市場如金融就不行?

答案是看是不是需要確權。我有美國運通卡,纔可以進運通貴賓室訪問一些服務。我有聯邦銀行帳號,纔可以訪問聯邦銀行的理財業務(或者其合作伙伴的理財業務)。這裏都是有一個屬於用戶的東西。不管用戶有什麼資產(會員、存款帳號都算),它都有一個發行方。如果用戶可以直接使用某類服務,這種服務的競爭就是激烈的,更爲公平的。如果用戶必須通過它的發行方纔可以使用某類服務,它的競爭就不激烈,就是授權和集成的競爭,而非產品和服務的競爭。

爲什麼會這樣?因爲資產的發行方是唯一可以使用這種資產的單位。發行關係和代理(使用)關係是二合一的。這種模式叫代理模式,這是目前技術侷限所造成的,不通過代理,用戶沒有辦法使用需要確權的服務。

直到區塊鏈出現。

寫到這裏,咖啡店老闆過來收走了我的 50 新加坡元,給我找了 1000 塊巴基斯坦國貨幣。「我去哪兒花?」我問道。「歡迎你以後再來巴基斯坦!」他笑着回答道。

張韡武:用戶端集成纔是未來區塊鏈業務的重點巴基斯坦貨幣:盧布,正面爲穆罕默德·阿里·真納的頭像,反面爲巴基斯坦的風景名勝

近一年市場上有了一套概念,叫幣圈和鏈圈。這兩圈還沒有交集,一個人不能既屬於幣圈又屬於鏈圈,就跟有了中國國籍就不能有其它國籍一樣。我從 2012 年就開始投資比特幣,近兩年在銀行從事區塊鏈之後,發現到國內人介紹我「鏈圈達人」。我是一直挺幣,說我「鏈圈」我覺得奇怪。我覺得如果一定要分,有這麼兩個圈子。

一個圈子認爲商業訂購技術。比如快速結帳需要 POS 機,POS 機應聲而出,帶來 IBM 的發軔。二戰時要算彈道拋物線,帶來計算機的誕生。社會經濟發展來自新的商業模式,新的商業模式帶來技術發展。這個圈子會談應該向技術要什麼,要來怎麼用。銀行官僚大體上是這一派人士。IBM 做 Hyperledger 也是這樣思考的:一個商業問題等於一個技術方案,解決商業問題技術方案就有價值。HP 也是這樣,你需要打印,我給你打印機。

一個圈子認爲技術推動社會變革,商業模式是結果不是原因。比如因特網把所有結點連接起來,這個項目是什麼商業模式,其設計者開始並沒有打算。比如 HTML 技術產生也沒有商業模式。比如高速因特網不是爲了 SalesForce 建立的,但是有了它 SalesForce 才能建立自己的商業模式。又比如如果沒有開源運動,單純用解決問題收費的思路是不可能產生比特幣這樣的發明的。

這個圈子會指出比特幣的發明不是中本聰去訪談了解了用戶痛點,發現「用戶需要一種並非刷完卡就交易完了,而是刷完卡要再等半個小時的支付方式」,所以才做出比特幣來的。比特幣是技術,但它解決的是錢的問題,不是技術如何賣錢的問題。技術創新是有自己的經緯的,商業領袖也學不會它。

這兩個圈子交集也很少。一個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賺錢的技術專家和一個不知道技術上根本創新的商業領袖在一起很少談得來,一談就是空對空。我們區塊鏈充滿了這種空對空的對話。我在澳洲時銀行辦過一次公開交流活動,有一個銀行領導花了幾個月仔細研究了比特幣,說:「做得太盲目了,中本聰應該去問問銀行到底需要什麼再去做比特幣。」立即就有另一個人站出來說,「銀行是過去技術侷限性的產物,技術進步了就沒有銀行了。看看郵局的命運就知道了。」針鋒對麥芒,大家都爲後面這位鼓掌。

其實兩個圈子裏都有達人和真知。

就說上面的針鋒對麥芒故事。發言的是支付部門的退休老領導,是個爲人尊敬的人,我瞭解他的研究。比如他講到百萬級大額支付才需要第三個簽名,以及簽完要等需要 1 周時間以便籤名者有機會簽了以後反籤(籤否),大家良心說話,用比特幣的人需要不需要這個?是不是沒設計進去?(我試過了用比特幣腳本做不出來。)他也講到票款對付:銀行是有票款對付的職能的,光做通貨不做票款對付根本革不了銀行的命,而票款對付是需要做 Non-fungible token 的,這些中本聰都「忘了設計了」。這個老領導代表了銀行也有真知。區塊鏈白皮書很多,美聯儲也出過一個,大家不知道吧,含金量不錯的。

我們迴歸技術來說事。區塊鏈倒底是什麼?它的技術本質是記帳方式的變化。這話是真的,但是不明就裏的商業領袖會跟着說這樣無道理的話:「過去銀行記帳,現在區塊鏈記帳,主要是記帳主體變了,看不出技術創新點。」

這話爲什麼沒道理?因爲區塊鏈記帳方是無權力的。記帳方既不能拒絕記帳(一般情況)也不能做假帳或大幅度調整進帳次序和時間,所以它不是「信息」,而是「證明」。集成是需要證明的,光靠信息轉來轉去是不夠的。作爲一個公網,它沒有準入權限的(未來的設計會成爲用戶可以設置准入權限,更好)。這是一個很好的集成點,以前從來沒有過,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

我打一個比方,把上面的邏輯放到場景中。

我現在住在新加坡的「臻苑」,物業給我一個應用,上面寫了我的房東是誰,遇到什麼情況找誰,停車場要修理我也會收到通知。這就是一個我的 Token,證明我有住在「臻苑」的權利。但是它不是區塊鏈 Token。後來我想用 BBQ 設施,物業說它歸商用樓管理,需要一個 BBQ 設備管理網站的用戶名和密碼。用它可以訂 BBQ、會議室什麼的。這個網站需要房東幫我申請。這一申請就是一週。爲什麼這麼麻煩?

因爲居民區和商用樓區不是同一個公司在管。雖然有協議,居民可以使用辦公區,但是要走一個確權流程。他們也討論過兩個系統接駁,來個共同登錄,但是太複雜了。

如果我的租戶 Token 是一個區塊鏈 Token,我就可以直接向第三個單位證明我的租戶身份,對方不需要爲我開設帳戶就可以爲我提供服務,也不需要物業開放他們的 API。實際上我可以直接用手機裏的租戶 Token 啓動 BBQ 機,而不需要 BBQ 機跟這個那個系統集成。

說出來有點驚人:其實 BBQ 機甚至不一定需要跟區塊鏈連接。使用 SPV 證明可以在離線情況下僅靠密碼學就達到相當的可靠度,用戶可以證明爲了獲得這個 Token 世界上已經燒掉了多少電,BBQ 機一看嚇壞了,說這肯定是真用戶,爐子開開燒烤串吧。現在批評比特幣燒電浪費的不知道它有多大應用。這種 Token 概念已經有小範圍實施了,被證明很有效率,比如大學校園裏通常有 SSO,即 Single Sing-on 的服務。不過這些服務是用前面說的ð²-ð的辦法實施的,不是用區塊鏈,所以有集成的極限,一般只有在同一個單位才能集成(比如,大學圖書館和教學樓都是屬於同一個大學的)。

我再舉一個虛擬一點的例子。我從京東買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如果這是一項區塊鏈交易,有交易就有 Token。理想情況下,我可以許可信用卡公司訪問這個 Token,我還可以給出我擁有這個 Token 的證明。這樣,如果筆記本電腦需要退貨,信用卡公司可以直接走受理流程,不需要京東「許可」信用卡系統接入他們的系統。如果壞了,保險公司也可以認 Token 走流程,不需要跟京東集成。

爲什麼這麼牛?因爲 Token 是屬於用戶的,不是屬於京東的。在它上面有可靠的證明,信用卡公司知道是用戶跟京東交易產生的,保險公司知道是被保的商品。想想看,凡是想跟用戶直接做生意,受集成證煩擾的,現在都可以直接「集成」到用戶身上,集成難度很低,跟「信用卡接駁京東」不是一個等級。實際上,在信用卡 APP 裏直接顯示買了什麼物品、物流現現在哪一站,都可以做到了。

這種做法我給取了個名字,叫用戶端集成。這是以前沒有過的。聰明的讀者會指出如果用區塊鏈,信用卡公司的記帳功能就用不到了。確實是這樣,代替它的是用戶的智能錢包。這就是我們創業團隊在做的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