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場外交易經紀人推動的洗錢活動幾乎可以推動在《加密犯罪報告》中涵蓋的所有其他類型的犯罪。

原文標題:《加密犯罪報告》:加密貨幣洗錢價值達數十億,超過半數流入交易所
摘自:《Chainalysis 2020 加密犯罪報告》
撰文:Chainalysis.com
翻譯:頭等倉(First.Vip)

前言:如果一個黑客的錢包裏有大量非法所得的加密貨幣,他接下來要解決的事就是:在不被逮捕的前提下,將加密貨幣轉換爲現金。因此,就必然要進行洗錢。

歸功於區塊鏈的透明性,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加密貨幣的洗錢過程。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2016 年到 2019 年,非法所得 BTC 在各個服務中的佔比

Exchange 爲交易所;
Uncategorized:未分類服務;
other services:其他服務;
Illicit service:非法服務,包括勒索軟件地址、受制裁的實體、暗網市場和被盜資金相關的地址;
Risky service:風險服務,包括 P2P 交易、混合服務、高風險交易和賭博網站。

交易所一直都是犯罪分子偏愛的洗錢路徑。由圖中所示,有很大一部分非法所得 BTC 都流入了交易所,並且自 2019 年 1 月以來,交易所的佔比一直在穩步增長。在整個過程中,Chainalysis 追蹤到了 28 億美元的非法所得 BTC 由犯罪分子轉入了交易所,其中 Binance (幣安)和 huobi (火幣)位居前列,佔比超過了 50%。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

幣安和火幣是最大的兩家交易所,要遵守 KYC 規定,那麼犯罪分子是如何將非法所得轉入交易所的呢?Chainalysis 追蹤了幣安和火幣中接受了非法所得 BTC 的賬戶。

在 2019 年,幣安和火幣共有 30 萬個個人賬戶從罪犯來源收到了比特幣。Chainalysis 根據賬戶在 2019 年收到的所有比特幣的總價值將這些帳戶細分爲不同的類別。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上圖分類標準是每個賬戶收到的比特幣數量,其中包括非法和合法來源

黃色部分代表每個分類中帳戶收到的合法資金;
紅色部分代表每個分類中所有帳戶收到的非法 BTC 總量;
綠色代表類別中的帳戶數量。這顯示所有帳戶至少都收到了一些非法 BTC;
黃色顯示了每個分類中所有帳戶接收的加密貨幣價值總量。這意味着,右側獲得最多加密貨幣的類別中,31 個賬戶在 2019 年總共收到了價值超過 80 億美元的比特幣,而這 31 個賬戶中的每個賬戶分別收到了價值 1 億至 10 億 美元的 BTC。

從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一小部分賬戶非常活躍。其中,在 2019 年,有 2196 個賬戶共收到價值近 278 億美元的比特幣。非法 BTC 僅佔幣安和火幣接收總金額的一小部分。

儘管如此,非法資金總值非常高——僅在最高的類別中,31 個賬戶在 2019 年就從非法來源獲得了總計超過 1.63 億美元的比特幣。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2019 年火幣和幣安收到的非法 BTC 價值和賬戶數量彙總,僅涵蓋與非法資金有關的賬戶

一小部分帳戶接收了發送給幣安和火幣的大部分非法比特幣。三個最高的類別中,810 個帳戶從非法來源獲得的比特幣總額超過 8.19 億美元,佔總數的 75%。那麼究竟誰是背後推動這些活動的「鯨魚」?

Chainalysis 分析表明,大部分「鯨魚」是場外交易經紀人。

OTC (場外交易)經紀人促成了那些不想或不願意在交易所進行公開交易的買賣雙方之間的交易。OTC 經紀人通常與交易所關聯,但獨立運作。如果交易者想設定價格,清算大量加密貨幣,他們通常會利用場外交易經紀人。場外交易經紀人是加密貨幣市場流動性的重要來源。雖然不可能知道場外交易市場的確切規模,但我們知道規模是十分巨大的。加密貨幣數據提供商 Kaiko 估計,場外交易可以促成所有加密貨幣的大部分交易量。

但是,問題在於,儘管大多數場外交易經紀人都經營合法業務,但不乏有一些人專門爲罪犯提供了洗錢服務。OTC 經紀人的 KYC 要求比交易所低得多。許多人利用這種寬鬆性,幫助犯罪分子洗錢和兌換資金,通常是先將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兌換成穩定的中間貨幣 Tether,然後再兌現成法定貨幣。

根據對各種犯罪集團交易的分析,Chainalysis 彙總了最主要的 100 家 OTC 經紀人名單,基於他們從非法來源獲得了大量加密貨幣這一事實,判斷出這些經紀人提供了洗錢服務。這不是詳盡的清單,列出了腐敗的 OTC 經紀人。但是,提供洗錢服務的絕不僅僅只有這 100 個經紀人,我們稱這 100 個經紀人爲「Rogue 100」。

Rogue 100 中的 70 個 OTC 經紀人都擁有火幣帳戶,從非法來源接收比特幣。其中,有 32 個 OTC 經紀人賬戶在 810 個賬戶中,接收了最多的非法比特幣,其中 20 個賬戶在 2019 年收到了價值 100 萬美元以上的非法比特幣。在此過程中,這 70 個 OTC 經紀人總共從犯罪實體那裏獲得了價值 1.94 億美元的比特幣。有趣的是,「Rogue 100」中的這 70 個 OTC 經紀人沒有一個在幣安進行操作,儘管其中一些經紀人可能在其他交易所也有帳戶。

請注意,Rogue 100 僅代表 Chainalysis 進行調查的過程中,手動識別爲洗錢者的 OTC 經紀人。我們認爲,在其他非常活躍的幣安和火幣帳戶中,有一些非法資金帳戶也很可能屬於違法的 OTC 經紀人,只是沒有被我們發現。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

Rogue 100 是非常活躍的交易者,對加密貨幣生態系統具有巨大影響。自 2017 年底以來,他們每月收到的加密貨幣數量都在穩定增長,但今年卻在激增。在 2019 年,他們獲得了價值超過 30 億美元的比特幣,其中一部分在之前的 PlusToken 騙局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總體而言,Rogue 100 收到的資金可以佔所有比特幣活動的 1%。

通過分析這些 OTC 經紀人在 Chainalysis Reactor 中的交易,我們可以看到兩個違法 OTC 經紀人從非法來源獲取資金的流程。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

(從左到右)我們看到資金從犯罪實體開始,通過中介錢包轉移給兩個 OTC 經紀人(這兩個經紀人在 Rogue 100 名單中)。然後,場外交易經紀人將資金轉移到火幣,最後轉換爲現金。

我們還可以在 Reactor 中看到,OTC 經紀人經常相互交易。下面是查看 Rogue 100 中三個 OTC 經紀人的交易示例。

究竟是誰在爲數十億的加密貨幣洗錢行爲推波助瀾?

這可能只能代表合法的 OTC 經理人執行的交易流程。但是,從 Chainalysis 的現場情報中可以瞭解到,洗錢者和其他罪犯經常相互進行大筆交易,試圖通過人爲活動降低暴露犯罪錢包的風險,避開區塊鏈分析軟件。

雖然很難估計究竟有多少代幣從犯罪分子錢包流向 OTC 經紀人,但分析表明,所有比特幣交易中,有很大比例的 OTC 經紀人正在接收非法資金。

加密貨幣行業如何處理場外交易經紀人和洗錢活動?

由場外交易經紀人推動的洗錢活動幾乎可以推動在《加密犯罪報告》中涵蓋的所有其他類型的犯罪。畢竟,如果不良行爲者無法通過非法手段兌現他們所收到的加密貨幣,那麼犯罪動機就會大大減少。這不僅意味着受害者數量將減少,而且隨着該行業與監管機構和傳統金融機構合作,並推動提高採用率,將有助於提高加密貨幣的聲譽。

幸運的是,執法機構,監管機構和加密貨幣企業可以採取一些步驟來杜絕洗錢活動。這一切都始於透明度。洗錢,特別是在法治世界中,通常被認爲是一個黑匣子,它只有在獲得搜查令,並仔細研究犯罪嫌疑人的銀行記錄時才能被打開。但是,使用區塊鏈分析工具,我們可以分析在區塊鏈上的交易記錄,並深入瞭解犯罪分子如何更快地洗錢。執法人員和監管機構才能更好地打擊加密貨幣中的洗錢活動。

我們還呼籲交易所對場外交易經紀人和在其平臺上運行的其他嵌套服務進行盡職調查。大多數大型交易所(包括火幣和幣安)已經在收集有關客戶的 KYC 信息。分析表明,交易所會不斷將審查範圍擴大到 OTC 服務平臺,並確保 OTC 服務平臺對客戶具有有效的 KYC 流程,以便在打擊洗錢方面發揮作用。

對於《2019 年加密貨幣犯罪報告》,幣安首席執法官 Samuel Lim 表示:

「幣安致力於清理加密貨幣中的金融犯罪,致力於改善加密行業的健康狀況。我們將繼續改進專有的 KYC、AML 技術、第三方工具和合作夥伴,以進一步加強我們的合規性標準。

幣安的核心價值觀之一是保護我們的用戶,方式包括提高平臺安全性和停止可疑交易。我們認識到,我們有確保平臺完整性、保護其免受不良行爲者(包括提供洗錢服務的任何交易商或經紀人)侵害的責任。隨着全球資本流入加密貨幣,我們意識到了非法資金的增長趨勢和動向,我們正在與志趣相投的合作伙伴(例如 Chainalysis)合作,以改善現有系統並解決這些問題。

在我們運營的每個司法管轄區中,幣安均遵循並遵守當地法規和 KYC 要求。通過我們的發展和價值觀,我們已經在監管機構、金融機構和公衆之間建立了信任,我們將繼續提高『反洗錢』合規標準,使之達到最高標準,並覆蓋最大的資產覆蓋範圍。」

來源鏈接:my.first.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