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去中心化借貸平臺 Compound 的高補貼激勵引發了關於「收益礦場(Yield Farming)」的熱議,那麼「收益礦場」的高收益究竟來自何處?存在哪些資金風險?是否是新型龐氏騙局?知名區塊鏈博主 Tony Sheng 做了詳細分析。

撰文:日曜

Compound 平臺的高補貼返利掀起了「收益礦場」淘金熱

過去一週內,DeFi 市場上有關「收益礦場(Yield Farming)」的討論成爲高熱度話題。

該話題的興起主要源於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 的上線及其「借貸挖礦」代幣分配機制的實行。

  • Compound 原生代幣 COMP 的分配機制是:根據用戶在借貸過程中支付或賺取的費用將 COMP 同時補貼給貸方( lenders )和借方(borrowers)。
  • 由於 Compound 平臺給的補貼價值非常高,刺激了大量用戶前來借款和放貸以最大化賺取 COMP 收益。
  • 與此同時,針對穩定幣而設計的去中心化交易池 Curve 平臺看到了購買 USDT 的巨大需求,其資金池的交易量顯著上升,導致那些向資金池提供流動性的公司獲得了更高的 LP 回報,年收益率甚至能達到 200% 以上。

也就是說,Compound 平臺提供的 COMP 補貼,給了用戶多種機會獲取高額回報。

哪裏有暴富的機會,哪裏就有話題和熱度。業內人士將這類獲取代幣激勵的 DeFi 產品市場稱作收益礦場(Yield Farming),過去一週,圍繞「收益礦場」的討論熱度高居不下。

原 Decentraland 產品負責人、知名區塊鏈博主Tony Sheng發佈了博客和系列推文,闡述其所理解的「收益礦場」的「高收益」來源,以及相伴而來的「高風險」,與此同時,Tony Sheng 還分析得出「收益礦場」本質不是「龐氏騙局」,而是新型「GPU 挖礦」,在短期和中期內,該領域還會迎來增長。

鏈聞對 Tony Sheng 的博客和推文核心觀點做了梳理,內容如下。

Compound「收益礦場」的高收益來自哪裏?

Tony Sheng 指出,藉助 COMP 補貼,用戶有多種途徑在「收益礦場」上實現 100%的年化收益。

Compound 補貼返利式「收益礦場」是新型 GPU 挖礦,有望帶來新的增長

在傳統金融體系中,通過正規渠道借錢所獲得的利息通常很低,常見方式是由銀行代勞,用戶將錢存入銀行,銀行平均支付給用戶約 0.01% 的報酬,或者有些高收益賬戶的報酬能達到最多 1% 的收益率。本質上,這些利率是由借款人願意向貸款人支付多少利息所決定,目前來看,借款人不願支付太多利息,所以存款利率自然不高。

Compound 補貼返利式「收益礦場」是新型 GPU 挖礦,有望帶來新的增長

那麼爲什麼加密領域的「收益礦場」能有高達 100% 的年化收益?依據是什麼?Tony Sheng 給出了兩個主要原因和一個額外原因。

原因一:借款人(borrowers)願意支付更多利息。

在 Compound 平臺上借錢時,借款人會得到一種現金返利(cashback),借得越多,收到的現金返利也越多,返利以 Compound 平臺的原生代幣 COMP 形式執行。

在這個平臺上,現金返利的價值實際上超過了借款費用的成本。也就是說,借款人能賺到的錢比他需要支付的利息更多,他們可以通過借錢來賺錢。這對用戶是一種很大的激勵,也刺激了大量的借款需求,進而增加了貸款人的收入。

原因二:貸款人(lenders)在借款人支付給他們的錢之外還能獲得額外返利。

此外,不僅借款人能獲得現金返還,貸款人也能獲得現金返利。用戶賺的放貸利息越多,得到的現金返利也越多。

不少巨鯨都通過大量借款來獲取最大化 COMP 返利補貼,通過大量借貸,他們將利率推高,從而增加了他們在日常代幣補貼分配中的份額,這些都使得整個 APY (年化收益)接近 100%。

原因三:通過額外操作獲取更大收益

除上述兩點之外,還可以通過對數字美元(Digital USDs)的不同操作獲取最大收益。

數字美元有多種變體(如 USDT、USDC 等,其實就是美元穩定幣),每一種的利率都不同。「穩定幣交易池版的 Uniswap」—— Curve 平臺提供了最佳的美元穩定幣交易平臺。

Curve 通過將一堆美元穩定幣放入一個資金池中,讓用戶與資金池進行交易。用戶可以爲資金池流動性做貢獻並賺取費用,還可以通過出借這些美元穩定幣賺取利息。

由於 Curve 平臺上的借款需求高、有豐厚的市場補貼、並且貸款方可以通過幫助交易員交易各種美元穩定幣而賺取額外費用。因此,對美元穩定幣的借貸和交易需求都非常高,這些都導致 Curve 資金池的收益率有時能高達 200% 以上。

Compound「收益礦場」面臨三大主要風險

從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到,用戶有機會從 Compound「收益礦場」中獲得高達 100% 的年化收益,這與傳統銀行提供的 0.01%-1.00% 相比,是 100-10000 倍的增長。當然,與高收益相伴而來的,是高風險

Tony Sheng 認爲,用戶在追求「收益礦場」這些高收益的同時,也會面臨三種失去資金的風險。

Compound 補貼返利式「收益礦場」是新型 GPU 挖礦,有望帶來新的增長

風險一:智能合約漏洞(vulnerability)

基於以太坊借貸協議進行借貸操作,其實是把自己的資產放入該協議的智能合約中,智能合約就是用戶資金的「保險庫」。

但事實證明,打造完美的「保險庫」很困難,尤其對於一項相對較新的交易平臺而言,安全漏洞被發現的頻率相對較高。一旦出現智能合約漏洞,用戶的資金就會面臨風險。

因此,該項風險是真實存在的,並且很難衡量,就目前來看,想 100% 控制這種風險幾乎不可能。

風險二:被清算(liquidated)

用戶可能會由於借錢太多而被清算。爲了最大化收益,一些用戶會借到 4 倍於其初始存款的錢。如果用戶的存款價值低於其所需借款的數額,就有被清算的風險。

當用戶遭受清算時,其存款會被賣掉,以彌補所借的錢,同時該用戶還會受到嚴厲處罰。

規避該類風險的方法主要是,別用太多槓桿(能避免的話,儘量不去碰它),槓桿很可怕,使用要格外謹慎。不過,這種風險也並非加密領域所獨有的。

風險三:資產本身的價值被掠奪(robbed)

第三種損失資金的方式是資產本身的價值可能被掠奪,這種形式的掠奪可能會發生在由法幣支持的數字美元上,如 USDT 和 USDC,源於資產被擔保不足(undercollateralized)。當然也還有一些其他方式可以從資產中竊取價值,這裏不做展開。

所有這些都意味着,追逐「收益礦場」的高收益存在重大風險,用戶需要謹慎行事,尤其是那些不熟悉「收益礦場」投資主題的人,高回報幾乎總是與高風險相關。

「收益礦場」是新型「GPU 挖礦」,有望帶來新的增長

雖然 Tony Sheng 強調 Compound「收益礦場」存在高風險,但他並不認同將其視作「龐氏騙局」。他認爲「收益礦場」從本質上看一點都不像龐氏騙局

龐氏騙局指的是這樣一種欺詐形式:通過將後來的投資者投資的錢迅速返還給第一個投資者,從而使人們相信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企業是成功的。
本質上,它是用投資者 2 的存款來支付投資者 1,一旦存款停止,那些沒有得到償還的投資者就永遠看不到回報,而這些項目在營銷時通常又會承諾用戶有確定回報。

但在「收益礦場」中,並沒有這種「詭計」。

「收益礦場」的回報是:
淨收益(Net yield)= 費率(Rates)+ 補貼(Subsidy)- 成本(Costs)

雖然 Compound 平臺的其他用戶行爲會影響獲得回報的相關變量,但投資者的回報並不依賴於新投資者的存款,並且恰恰相反,投資者越多意味着競爭固定收益率供應的人更多,由此每個人的收益率會更低。

此外補貼的價值(COMP 的價值)由市場力量決定(爲了使補貼維持其美元價值,需要有新的資本來購買)這一點,是所有資產都存在的情況,並非 COMP 獨有。

因此,Tony Sheng 認爲,「收益礦場」不是「龐氏騙局」,他認爲「收益礦場」是新型「GPU 挖礦」,其動力學邏輯幾乎一樣。

進行固定成本投資:GPU 礦工投入的硬件;
需要支付運營操作的可變成本:電費;
通過滿足有機需求而獲得報酬:生產區塊;
通過投機一項資產而獲得報酬:加密貨幣。

Compound 補貼返利式「收益礦場」是新型 GPU 挖礦,有望帶來新的增長

礦工可以通過不斷切換到最有利可圖的算法、並立即以美元出售其開採的產品來實時優化其收益(yield)。另有一些人還可能投機性地開採一些尚未流通的加密貨幣,押注這些幣未來會升值。

隨着時間的流逝,家用 GPU 挖礦的用戶會逐漸失去競爭力,取而代之的是那些能獲取到專業挖礦設備和更低電力成本的專業運營隊伍。類似的情況也會在「收益礦場」中發生。

Tony Sheng 表示,「收益礦場」的機遇是市場中補貼總額的函數。而至少已經有十幾個其他比較引人注目的項目可能會以類似方式發佈代幣。目前市場似乎還在對這些代幣進行評估。

如果這一趨勢繼續持續下去,更多資產進入,人們繼續對其估值,那麼至少在短期和中期內,「收益礦場」應該還會增長。

早期的 GPU 挖礦吸引了很多投機者和愛好者,最終,他們逐漸變成了真正的信徒,「收益礦場」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