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仙人 JUMP 的第 154 篇原創

1

自打寫了渣男渣女和婚姻之後,後臺與情感相關的諮詢總是絡繹不絕。

既然婚姻都說完了。

那乾脆就說說戀愛和分手吧。

畢竟不談戀愛,屁事沒有。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在各種文藝場景中,戀愛總是被描繪的無比美好。

但這其實就和買家秀賣家秀一樣,看着別人好,自己用起來往往不是那麼回事兒。

尤其是這個年代,大家誰不是家裏的小公主小王子,憑什麼遷就你?

所以很多時候,養個寵物能解決的問題,就沒必要專門找個人,畢竟很多人比狗還狗。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但現實中總有這麼些被戀愛折磨得半死不活還苦苦不肯撒手的癡男怨女。

耽誤了別人,還禍害了自己。

還有一大堆層出不窮的我看着都嫌煩的分手費,青春損失費,耽誤費等等計算,男的女的都在算計,這是談戀愛呢還是談生意呢,就算是談生意,能不能開發票?

要真這麼經濟思維,建議一開始就提前做好準備,先小人,後君子。不要完事兒了再來要錢,搞的和仙人跳一樣。

哎?感覺哪裏怪怪的。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2

分手這事吧,說穿了還是和感情有關,感情是無法量化的,我怎麼知道你們誰愛誰更多一點呢,對吧。

婚姻法都只算財產呢。

所以這種時候,經濟思維的優越性就體現出來,因爲經濟學跟談戀愛一樣,不論對錯,只不過戀愛除了對錯之外,其他的也不論,而經濟學除了不論對錯之外,還論利弊。

當然,談戀愛本來就是不理性的,我們很難單純的讓各位癡男怨女套用個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因此我們更多的是採用一種折中的方式,那就是“風險最小化”。

我們不說坑別人,我們只說保護自己。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有人說,不對啊,不是說愛一個人不就應該無條件的對他好嗎?

傻孩子,你不對她好,給她買包買口紅,那投錢寫這種軟文的人還怎麼賺錢呀?

愛從來都是有條件的,是相互尊重的。

如果還抱有 “愛一個人就應該無條件對他好”舔狗式自我滿足想法的,請把錢捐給有需要的人。

錢在你手裏也是浪費,請給他們自由。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3

說戀愛分手的抉擇前,我們要先排雷。

傳統三件套,出軌,暴力,黃賭毒這些我們就不重複再提了。

這些就是情感屆的 714 高炮,遇到就跑,晚了就涼。

傳統三件套之後,我們還應該排除的,是“絕對理性人”。

儘管我們提倡在戀愛中運用“理性人”的概念做風險評估,但需要明確的一點是,我們首先最應該排斥的就是在戀愛中完整運用“理性人”概念,給自己做到收益最大化的人。

正所謂同行是冤家。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我們把“理性人”假設應用在戀愛中有兩個基本原則需要強調:

  1. 不以經濟利益爲首要目的;

  2. 主要運用於分手前的情感評估、風險評估,而不是事事計較。

我並不建議在情感關係中一味的強調利益最大化。

感情這事本身就是一筆爛賬,如果一個人能夠在感情上真的做到純粹利益最大化,那渣男 / 女無疑。

跟他們談戀愛不存在降低風險的可能,不被坑出屎都算你拉的乾淨。

當然,如果有那種只騙身子不騙錢的渣女,請介紹給我,我身邊有一大堆老實人正嗷嗷待哺。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渣男渣女以外,還有另一種最大的可能就是媽寶。

就我所瞭解,所有的媽寶中,除了少數的童年缺陷影響產生的天然媽寶以外,其他的基本都是躲在老媽身後的極致利己主義者,不分男女。

跟這些媽寶談戀愛,他媽在你們的關係中 24 小時無處不在,儘管你都不一定見過他媽,甚至他到底有沒有媽都不一定。

但對媽寶來說,這個媽就是一個萬能工具人,沒事我做主,有事我媽說。

堪稱薛定諤的媽。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實質上,那些所謂的媽寶們只是在關於切身利益的時候,用他媽做了一個擋箭牌,擋住了全部的不利因素,做到了在 0 風險和高收益之間反覆橫跳,從而實現了收益最大化。

“我媽說,女孩子不能隨便出去拋頭露面。”

“我媽說,男孩子就該買房買車寫我名字,哪用女孩子出錢。”

“我媽說,你爸媽留在身邊也沒用,讓他們出完買房錢就回去吧。”

建議所有適齡青年都可以去祖安做一下情感培訓,遇到這種媽言媽語,直接祖安三聯。

從今天起,你我都是媽寶掘墓人。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4

排除渣男渣女和媽寶後,恭喜你,遇到的雖然不是什麼好菜,但起碼吃了也死不了人。

從這裏開始咱們就要談些比較玄學的感情因素了。

按照量化交易的標準,即便主觀的東西,我們依然儘量用客觀的方式來處理。

我們無法用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來對待戀愛,因爲戀愛中我們判斷利益的的單位不是“金錢”,更煩人的是,戀愛中並沒有單一的,或者說普世的標準作爲依據。

如果說婚姻是兩人組隊對抗風險的經濟學,戀愛就是一門基於荷爾蒙和多巴胺的純玄學。

每個人對“愛情”的需求,定義,行爲方式都有所不同,但我們只能夠在各種不同間總結出一些共性的東西,爲你規避風險。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由於戀愛相比婚姻而言,成本要低得多,大多數戀愛也不是婚姻的基礎。

如果是的話,人均戀愛數應該小於或等於 1,但現實怎麼樣,你們比我更清楚。

有鑑於此,我們對於戀愛分手的保底要求是,可以無益,但不能有害。

由此我們判斷的標準更多的不是依據“增益”而是“損耗”。

當維持一段勉強的戀愛,比分手的代價要高得多,就應該分手。

畢竟誰都不是出來做慈善的,年期輕輕就想着給人當爹當媽是一種心理變態。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在刨除你的對象是低層級有害生物之後,就該考慮幾個因素。

如果我們把戀愛用交易的思維來處理,判斷交易是否需要終止的唯一標準是成本與收益的平衡,判斷收益能否覆蓋成本,達成正向收益。

如果增益≤0 那麼就可以說再見了。

下面我們開始評估。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5

評估戀愛價值的第一步,是成本收益衡量模型。

首先,我們要將各種主觀參數進行客觀量化,明確對你而言重要的參數,弱化不重要的指標。

簡單來說,就是歸納出那些對你而言關鍵的因素,然後量化。

常有人痛苦怒吼,她不喜歡我卻喜歡那個處處不如我的垃圾,爲什麼!

爲什麼?因爲你們各自的效用函數存在差異唄,簡單的來說,蘿蔔白菜各有所愛,你對一個抖 M 千般愛護,不如別人一個巴掌管用,這找誰說理去?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扯遠了,首先我們要把一段關係中的各種收益成本的相關因素量化,去除大部分無效指標。

比如在大部分感情中,“承諾”和“情話”就是最不重要的參考因素。

什麼“我會保護你一輩子,我要永遠守護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要爲你對抗全世界”。

醒醒,這世界可沒閒到天天摁着一個人來打。

在這個時代,情話張口就來,承諾這東西,不如欠條管用,起碼欠條法院還會受理。

這種騷包情話一不花費任何成本,二沒什麼卵用,三等真的需要用的時候,你也不一定找得到人,基本作用等同於錘粉的“下次一定”。

信了你就鯊壁了。

感情這狗東西看不見摸不着,過於抽象,我們要具體分析,就要把抽象的概念具象化。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比如我們把“陪伴”“成長”“忠誠”“愉悅感”“快樂”“尊重”“經濟利益”“生活便利”“被愛的感覺”“自信心”些能給你帶來愉悅感,或者實際收益的稱爲 “幸福指數”,歸入收益。

而把“浪費時間”“經濟支出”“不必要的精力消耗”“打擊感”“爭吵的痛苦”“無效溝通”“惡意揣測”把這些給你帶來負面效果,需要耗費時間精力及經濟支出的,稱爲“痛苦指數”,歸入成本。

給這些東西做一個評分卡。

例如自信心+5 分,浪費時間-3 分云云,你隨意按照自己的標準來打都可以,因爲這個是隻屬於你的,關鍵是要有評分卡。

更關鍵的是,要真實面對自己的內心,假如我是一個女孩子,我就是享受男孩子爲我花錢,那就一定要在相關指標加權重;

假如我是一個男孩子,我就是喜歡綠茶大波浪,那一定要加權重。

你可以騙所有人,但自我評估的時候,不能自己騙自己,反正這個打分也不會對外,對吧。

有了評分卡後,我們就建立了一個最簡單的成本收益模型。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6

評估戀愛價值的第二步,是戀愛投產比的橫向對比。

你個人的付出與收穫的對比,如果有做過電商的朋友,你可以簡單的理解成投產比,也就是我們常說的 ROI。

戀愛的情況下,因爲參數太多,我們取最簡單的時間來做基礎計量標準。

假設 5 個月的戀愛,合計 150 天,你用了 100 天,在哄人,忍讓,道歉,讓自己痛苦不堪。

這是投入。

50 天在開心快樂,不可描述。這是產出。

假設其中的單位效益相等,即一天的快樂跟一天的痛苦對等(我知道很複雜,別鑽牛角尖)。

100 天的付出,50 的收益。

算下來 ROI 0.5,而我們最低要求 ROI 是 1。

不讓我做 1,那咱們這段關係就歸 0。

這話有點怪,但話怪理不怪。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講道理嘛,不論你戀愛的目的是婚姻,還是單純爲了戀愛而戀愛,本質都是爲了一個更好的狀態。

不讓我結婚,還不讓我開心了?

不讓我開心,那我就滾球了。

談個戀愛又不是誰欠誰的,對吧。

如果 ROI 大於 1,那麼對比單身狀態跟其他戀愛狀態,如果 ROI 小於這兩者的話,也建議終止。

對收益的追求,應該越來越大;對風險的追求,應該是越來越小。

人沒理由越活越回去。

如果你經過理性估算還是覺得要維持關係,那一定說明你前面的量化參數做的有問題,你還是矜持了。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7

評估戀愛價值第三步,是判斷戀愛中的“供需平衡”。

除了投產比,還要考慮戀愛中的供需平衡。

戀愛中的供需,用買賣來形容不貼切,更準確的應該是交易。

雙方共同付出,共同收穫,以“時間”“精力”“陪伴”等作爲交換等價物,各取所需。

這個平衡不一定是 1:1 的絕對平衡,而是一個總體對等的動態平衡。

差值可以用感情來彌補。

大多數情況下,穩定的戀愛關係,都是動態平衡的。

畢竟吃虧這件事情大家都不喜歡。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如果雙方的付出和得到不成比例,一方單方面付出,另一方單方面索取時,這個平衡就會被打破。

供需不平衡,將帶來地位不對等,地位不對等,也就意味着舔狗出現。

沒有人想當舔狗,但總有人舔而不自知。

不論你投產比再高,在這段戀愛裏獲得了再多的幸福感,只要付出的成本遠高於市場均價,依然是損失。

我給你買 IPHONE11PRO 的錢,你給我一個金立語音王,雖然比我以前的老人機好用,但這還是欺負人。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或許有人會問,這不就是那些渣男渣女和媽寶嗎?

不是的,這跟直接求財的渣男渣女不一樣,因爲大部分戀愛中一方瘋狂索取的深層訴求並不是錢,而是滿足自己對於戀愛的一切不合理幻想。

簡單的來說,他們或許不一定渣,但是真的作。

從某種程度來說,作比渣更可怕,因爲渣只是要錢,作可能要命。

典型的表現比如“安全感”。

對伴侶的要求是:不許喝酒,不許身邊和狐朋狗友出去玩,不許微信裏有異性存在。

自己喝酒蹦迪一條龍,去了酒吧,經理一口一個老闆好久沒來。

“愛我就要給我安全感啊!”

一味的強調愛我就要包容我的全部,用一個“安全感”綁架對方,這既是低幼也是雙標。

我曾經親眼見過一個男生被女朋友的作得氣到精神崩潰,呼吸急促當場在大馬路上倒地不起,過了小半天才緩過來。

小男孩長得真是眉清目秀,我差點去給他人工呼吸。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8

不管你認或不認,戀愛的本質是一場情感交易,原本可以是正和博弈,但總有人喜歡把他完成零和博弈。

要安全感,建議可以去買份保險,而不是把對象當成保險櫃。

那如果放任供需嚴重不平衡,會怎樣呢?

當單一商品價格高於市場價格時,會引起其他商品價格的競爭性增長,導致增加消費者支出成本。

你舔你女朋友,你女朋友的閨蜜有樣學樣,也要求他男朋友舔,導致舔狗常態化,對追求者而言戀愛成本普遍增高。

當商品價格普遍高於市場均衡價格時,商品會過剩。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舔,成爲一個常態化的現象時,那些不願意舔的追求者會放棄對戀愛的需求,相對的導致那些原本可以不單身的人,因爲缺乏追求者而被迫單身。

舔狗不止不得 house,還會破壞市場環境。

爲人爲己,拒絕舔狗。

如果你們的戀愛供需嚴重失衡,那就意味着有一方在做舔狗。

不論你是處於優勢還是劣勢,都建議放棄。

如果你是舔的那個,那放棄也是很自然的選項。

如果你是被舔的那個,那麼你能獲得優勢的原因是什麼?對方爲何屈就於你?建議可以思考下這個終極問題。

自己配鑰匙麼?配麼?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9

評估戀愛價值的第四步,是預判分手成本。

如果已經走到分手這一步,還有一項你應該考慮的成本,那就是分手的成本。

我當然知道不是每個人分手之後都像我這樣出去蹦迪狂歡暢遊海拉魯。

有的人分手轉個頭炮火連天;

有的人分手當起朋友圈詩人,兩年不帶消停,我沒暗示牛頓老師;

還有人分手之後發奮賺錢當起微商,最後賠得褲子都不剩,同樣,我也沒暗示牛頓老師;

有的人是快感追求型,有的人是痛苦迴避型,分手對每個人而言意味着不同的成本,有的 0 成本,有的搭上命。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這時候就需要預判分手對你可能產生的成本。

你需要認真閱讀上面內容,拿出評分卡,計算 ROI。

如果戀愛處於損耗狀態,而分手成本低,可以直接分手,抓緊止損,這世界上好男人好女人多得是。

如果戀愛處於損耗狀態,而分手成本過高,那就需要想清楚,或者說用一種過度式的方式處理。

當然,吊着不分手這種事情雖然收益大,但容易被雷劈,建議自重。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分手是一次性的交易,要快準狠。

交易完成後,生死各安天命,所以不要試探,要麼不提,要麼開工沒有回頭箭。

那種喜歡試探的,發現對方不挽留還要淬一口痰,罵一聲渣男 / 女,是弱智的表現,建議電療。

分手就像離職,不要輕易的把離職兩個字掛在嘴邊,用作要挾加工資的手段。

你的每次提離職都是在老闆心裏給自己加了一個反骨崽的標籤。

反覆橫跳跳多了,趕上升職加薪沒你的事情,要優化第一個想到你。

說分就分,既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別人。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10

經濟思維運用,是爲了建立一段良性的、更適合自己的關係,儘量避免風險。

肯定少不了有人會問,不是說好真愛戰勝一切嗎?

事事量化匹配,不冒任何風險,那還有什麼真愛呢?

我倒想問一下,是誰給了你們這種,真愛一定要被現實一頓吊打才能成仙的錯覺?

愛情就是奢侈品,絕大多數人就是一輩子找不到真愛的。

我最討厭一些空想主義者的東西就是光談雞湯,不會去認真執行。

總有人說什麼每個人都是自由平等的靈魂,談什麼風險收益太俗。

這種自由而平等的靈魂常常在分手後無縫銜接的又搞起另一個靈魂。

真是標準的墳頭蹦迪。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追求真愛沒錯,但是規避風險同樣沒錯。

錯的是隻想白嫖不想負責的心態。

是的,對自己負責也是一種負責,甚至可以說,對自己負責是最基本的責任心。

或許仍然很多人覺得感情的事情無法理性,覺得,命中註定要追求真愛。

這當然是你的個人選擇,如果你覺得“追求真愛”帶來的自我滿足,大於戀愛中帶來的一切風險,那就儘管去做。

因爲在你這裏,主觀感受帶來的滿足感大於客觀收益,只要你把“自我滿足”在參考指標中的比例調得足夠大,世界上就沒有你覆蓋不住的風險。

畢竟愛情這件事情,只要你嘴巴夠硬,永遠可以化險爲夷。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最後我還想多說幾句。

儘管我們討論的前提都是把感情用一種量化的思維在討論,說得好像愛情在這個時代已經不存在了一樣。

但愛情是存在的,毫無疑問,只不過需要用心去找。

希望你們能遇到愛情,體驗過愛與被愛。

在被現實的痛苦捶打之前,先體驗過世間的美好。

心中有火,才能好好的跟這操蛋的世界戰鬥。

我很喜歡知乎上的一句話,“情啊,愛啊都是少不更事,但少不更事也不是什麼壞事。”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仙人 JUMP

長按左側二維碼關注!

你將感受到一個放飛自我的靈魂

且每篇文章都有驚喜

-----------------------

感謝你的閱讀,下面是 1 個抽獎鏈接按鈕,4 月 17 日晚上 19 點開獎,一共 1888 元,666 個紅包,感謝大家的支持。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閱讀、在看和轉發,點我參與抽獎!點我參與抽獎!

**
**

【愛是折磨人的好東西】

分手也是一個技術活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