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探討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交叉鏈原子掉期所面臨的共同問題:即是「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不提供託管服務的去中心化交易系統經常在不經意中創建了一個美式的看漲期權,與直接用資產與另一種資產交易這種的更簡單的操作有所不同。我們將就該問題如何體現在這些去中心化交易平臺進行探討,如 Bisq 和其他交叉鏈原子掉期結構產品等。然後我們再探討 IDEX 在一開始如何解決該問題,但後來又要求用戶在某種程度上信任平臺運營商,並消除了去中心化交易所一些優勢來解決問題。我們的結論是,儘管增加了複雜性,但在某些情況下,最好還是接受看漲期權作爲產品,而不是嘗試忽略它或與它抗爭。

概述

去中心化穩定幣及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通常被視爲加密幣生態系統中的兩個聖盃。然而,與去中心化穩定幣類似, DEX 所面臨的挑戰往往被低估。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專注探討去中心化交易系統所面臨的一個特定挑戰:與其以讓兩個資產進行直接交易,這些系統通常無意中創建出了美式看漲期權。

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的理論

當在任何完全不提供託管服務的系統中交易加密幣時,一方必須先支付,然後另一方再支付。從理論上講,後執行方有着某種程度上的選擇權:- 他或她可以玄子繼續並完成交易,或者停止採取行動並取消交易。在先執行方採取行動後及後執行方採取行動前如果後執行方原先想要購買的代幣的價格下降,或者他原先想要出售的代幣的價格增加,他便有動機停止及取消交易。這意味着:

1、先採取行動的交易員就兩種資產之間的差價發行了美式看漲期權;
2、這些交易所可以自然地發生,也可以作爲兩個單獨的交易。讓我們以愛麗絲用萊特幣向鮑勃購買比特幣作爲例子。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如上表所示,無論交易是否爲原子交易,後執行方對是否取消依然擁有選擇權。

人們可能認爲這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問題,因爲時間段很短或這種潛在期權的價值可能很低 ; 然而,通常情況並非如此:這種期權期限通常爲 24 小時,加密幣價格可能在該時間內非常不穩定。這種高波動性通常也是交易員一開始希望互相交易代幣的原因。 因此,潛在期權價值可能很大且影響着交易量。

通過一系列的步驟包括收取保證金可以減輕或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們還沒有見到實施這些方案的交易系統。緩解問題的另一種方法是通過交易員以某種形式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後以聲譽和用戶之間的信任形成一種去中心化的網絡 。如果交易其中一方因爲價格波動取消交易,他們的聲譽就會收到影響。然而,這種設置可能極大地增加了該交易系統的複雜性,因爲想要建立一個能夠抵擋 sybil 攻擊的去中心化聲譽系統的難度相當高。

下面我們將看看三種不同的去中心化交易系統(或半 DEX ),並解釋它們分別是如何衍生出看漲期權的。

案例研究

Bisq

摘要表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Bisq (前稱爲 Bitsquare )是一種點對點應用程序,它容許使用以法定貨幣買賣加密幣,以及加密幣之間的交易。 Bisq 本質上是一個 DEX ,因爲用戶通過點對點網絡相互連接並直接相互交易。

Bisq 每日成交量(美元)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_(資料來源: Coinmarketcap )_

Bisq 平臺的截圖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_(資料來源: BitMEX 研究)_

下面我們將解釋 Bisq 平臺潛在交易的一些例子,並描述最終的期權問題。

示例一:在 Bisq 上以美元購入比特幣

愛麗絲希望使用美元從鮑勃那裏購買 1 個單位的比特幣:

  • 步驟 1:鮑勃將 1 BTC 放入需要至少 2/3 同意的三方多重簽名賬戶中。這三個簽名方分別屬於鮑勃,愛麗絲和第三方仲裁員。這代表了鮑勃的報價,其中也包含價格(例如每 BTC 3,800 美元);
  • 步驟 2:愛麗絲可以通過向另一個多重簽名賬戶支付小額押金(可退款)來接受鮑勃的報價。押金由鮑勃設定(例如 0.01 BTC );
  • 步驟 3:愛麗絲有 24 小時進行銀行電匯,向鮑勃的賬戶支付 3,800 美元。如果沒有爭議並且電匯成功,愛麗絲便會收到 1 BTC 和押金返還。 如果沒有發生電匯,愛麗絲會損失押金,並且將 1 BTC 退還給鮑勃。 任何爭議均由第三方仲裁員調解。

以上看似僅僅代表了愛麗絲購買比特幣的行爲 ; 然而,在考慮所背後涉及的經濟激勵的情況下,由於愛麗絲能夠以有限的損失退出交易,我們可以看做,在步驟 2 之後,她實際上持有了下列美式看漲期權: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因此,當鮑勃在決定愛麗絲需要支付的保證金數額時,理論上他應該考慮比特幣的波動性並使用期權定價公式來確保愛麗絲無法以過於便宜的價格買到該期權。根據 Bisq 目前的價格看來,似乎其中許多的期權價格都被低估了。

示例二:在 Bisq 上以門羅幣購入比特幣

愛麗絲希望使用門羅幣( XMR )從鮑勃那裏購買 1 個單位的比特幣:

  • 步驟 1:鮑勃將 1 BTC 放入需要 2/3 同意的三方多重簽名賬戶中。這三個簽名方分別屬於鮑勃,愛麗絲和第三方仲裁員。這代表了鮑勃的報價,其中也包含價格(例如每 BTC 賣 80 XMR );
  • 步驟 2:愛麗絲可以通過向另一個多重簽名賬戶支付小額押金(可退款)來接受鮑勃的報價。押金由鮑勃設定(例如 0.01 BTC );
  • 步驟 3:愛麗絲有 24 小時的時間向鮑勃的賬戶支付 80 XMR 。如果沒有爭議並且匯款成功,愛麗絲便會收到 1 BTC 和押金返還。

如果沒有發生電匯,愛麗絲會損失押金,並且將 1 BTC 退還給鮑勃。 任何爭議均由第三方仲裁員調解。

同樣,上面的例子可以僅僅被視爲愛麗絲購買比特幣的行爲 ; 然而,在考慮背後的邏輯,我們不難看出由於愛麗絲能夠以有限的損失退出交易,我們可以視爲她買入並持有了以下美式的看漲期權: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如果一個人試圖獲得以低價購買看漲期權所帶來的好處,那麼使用門羅幣交易可能比使用美元更有利,因爲門羅幣價格的波動性更大,因此期權的價值更高。 由於門羅幣價格比比特幣更具波動性,因此將這筆交易看做愛麗絲獲得看跌期權而非看漲期權可能更爲經濟正確,期權內容如下。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作爲一名交易員,如果想要利用這種結構,人們可以先較低的溢價購買這些門羅幣期權,然後通過在中心化平臺上買入門羅幣來對衝風險。然而, Bisq 的但單筆交易金額有限,因此盈利規模也有限。

雖然這些潛在期權的特性可能使平臺推廣上更具挑戰性,但它對 Bisq 來說也可能是個機會,它們可以將這些交易重新命名爲期權,並鼓勵比特幣賣家設定合理的保證金價格,使其和市場上的期權的定價一樣是基於價格波動的,例如它們可以考慮使用 Black-Scholes 模型來定價。

交叉鏈原子掉期

摘要表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我們認爲 TierNolan 在 2013 年 5 月的 Bitcointalk 論壇上首次描述了交叉鏈原子掉期。交叉鏈原子掉期允許用戶以原子方式將一個資產換成另一個資產,這樣整個交易捆綁在一起,只能一起成功或一起失敗。這樣,任何一方都不會因爲自己履行了交易而對方沒履行交易而蒙受損失。

下圖描述了鏈上原子掉期的過程。我們繼續以愛麗絲和鮑勃之間的交易做爲例子,愛麗絲以 1 個比特幣向鮑勃交易 100 個萊特幣。

交叉鏈原子掉期結構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如上表所示,雖然有人試圖構建原子掉期,但與 Bisq 類似,它無意中創建了美式看漲期權。在渠道建設期間,同樣的問題似乎在建立在閃電網絡的多貨幣路由或基於閃電網絡的鏈外原子掉期的通道時都無法避免。雖然有可能通過一系列的步驟和更多的保證金要求來解決這些問題,但會因爲提高複雜性而使得具體實施變的更具挑戰性。就像上面的 Bisq 一樣,交叉鏈原子掉期的開發人員不如接受其潛在的期權特性並使其成爲產品,而不是試圖規避這個問題或者爲了解決它而增加了系統的複雜性。

IDEX

摘要表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IDEX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網絡的交易平臺。交易員將資金存入以太坊智能合約,提交委託,執行交易或付款等都需要交易員和 IDEX 平臺的簽名纔可執行。

在一定時間範圍後,用戶可以在沒有 IDEX 簽名的情況下從智能合約中提取資金, 這保障了在 IDEX 突然消失的情況下用戶仍然可以取回存款。提交委託,取消委託和委託匹配在 IDEX 服務器上進行脫鏈匹配,以實現快速無縫的用戶體驗。然後將指令按順序提交給以太坊區塊鏈,並且只有來自用戶的有效簽名才使指令生效。 因此, IDEX 無法在未經用戶授權的情況下竊取用戶資金或進行交易。

據 Dex.Watch 稱, IDEX 是全球排名第一基於以太坊的 DEX ,市場份額約爲 50% 。 IDEX 類型的平臺在很多方面比上述提到的交易所更先進,因爲它們可以通過在交易期間將雙方的資金部分保存在託管中來解決看漲期權問題。

IDEX 每日交易量(美元)

原子掉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經意創造的看漲期權

雖然 IDEX 無法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竊取用戶資金或進行交易,但指令的順序由 IDEX 集中處理。 IDEX 可能無法及時執行委託以及偷步交易或未能及時取消委託。因此,雖然杜絕了中心化交易所常見的一些風險,但實際上他們仍然暴露一些典型的中心化交易所的風險。但是,與完全中心化的交易所相比,我們仍然認爲 IDEX 類型平臺是一個重大改進。 IDEX 還有其他限制,例如只能交易基於以太坊的資產,平臺最終會受到以太坊網絡容量的限制。

結論

在某些方面, Bisq 的模型比 IDEX 和交叉鏈原子掉期更加雄心勃勃。 IDEX 將自身限制在以太坊網絡上存在的代幣,而原子掉期只涉及某些加密幣。相比之下, Bisq 試圖交易美元等法定貨幣。雖然使用以太坊智能合約或更復雜的閃電網絡結構解決看漲期權還是可能的,但一旦當涉及到法定貨幣時,可能就無法解決了。

當然,如果存在去中心化的美元穩定幣,則原子掉期和 IDEX 類型平臺便可涉及美元。 這說明了兩個聖盃,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是相關聯的。在 catch-22 類型的情況下,雙方是環環相扣的,只有兩方都存在才能穩健地運行。

在我們看來,如果沒有去中心化的穩定幣,當通過去中心化系統以法定貨幣交易加密幣時,所產生的看漲期權是不可避免的。 Bisq 可能是一個去中心化進入加密幣生態系統的突破口 ; 然而,與其試圖解決看漲期權問題,也許 Bisq 應該接受它。也許有效的進入加密幣生態系統的突破口便是通過美式看漲期權。雖然這可能並不容易,但它可能是構建強大的反審查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