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場模式下,創新作爲一種創出新地破壞市場均衡的力量,不斷地從內部革新經濟結構,動態失衡成爲經濟發展的“常態”。-----約瑟夫 熊彼特

原文標題:區塊鏈帶給經濟學的範式革命(一)---------區塊鏈與全球信用基礎協議
撰文:高小斧

經濟學史就是一部人類信用建立史。人類最原始的商品經濟是從以物換物開始,比如漁夫需要獸皮衣服,不過他只會捕魚,不會打獵,所以他用了一條魚和隔壁的獵人換了一張獸皮,剛好獵人不會捕魚,但喜歡喫魚,所以這交易就一拍即合,這種以物換物的交易方式在原始社會中爲不同人類提供了社會分工。但是如果漁夫和獵人距離很遠,漁夫把魚送到獵人家的過程中有可能魚已經壞了或者在中途被劫匪搶了,這次的交易便宣告失敗。因此,這種交易不僅成本高,還面臨很高的交易風險。於是,人類迅速的發明了貨幣,從最早的貝殼、石頭,到近代的貴金屬、紙幣和現代的虛擬貨幣,人類對於貨幣的使用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礎上的。而傳統金融的信用體系建立依靠的是無數個“中心”,如央行、商業銀行、交易所,同時依靠國家機關如法院、警察等對各個中心提供“擔保”。但是,隨着經濟的發展,人類對金融服務的要求越來越高,開始發現這種依靠“中心”的交易成本依然很高。舉例來講,商業銀行對企業小額貸款的定義是五百萬元,如此大的數額導致了衆多中小企業無法獲得商業銀行貸款,其根本原因在於銀行無法降低信息不對稱成本。於是,十年前,無數的“支付寶”們抓住了大數據技術發展的機遇建立基於大數據技術的個人信用,它讓信用建立的成本相比於傳統金融機構降低了很多,因此能夠對中小企業和個人提供十萬元以下的貸款,這是前所未有的。

那爲什麼依然需要區塊鏈技術呢?近年來大量小貸公司“暴雷”以及螞蟻金服被央行約談暫緩上市都表明,光靠互聯網金融公司使用大數據構建信用是遠遠不夠且極爲不準確的。

雖然互聯網公司在表面上會提倡開放、包容、共享的互聯網精神,但是用戶大數據的使用權和歸屬權均是被公司掌握的,數據在每個互聯網公司內部形成了自己的信息孤島,無法在全社會形成環流,用戶個人作爲大數據的生產者並沒有獲得信用資源的主動權,從而使得全球信用成本並沒有因爲大數據技術的普及而下降。以微信等社交軟件爲例,海量的數據是由一個又一個參與主體產生的,如果按照互聯網精神,這些大數據就是一種“全球性的信用資源”。但是,目前來看,這些大數據的創造者-----用戶並沒有獲得這些大數據的掌控權,反而會頻繁接收到由於這些大數據產生的廣告推送等內容。

因此,在我們看來,新的創新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大數據既要能夠共享,又必須能夠擁有清晰的所有權邊界。WEB2.0 時代通過 TCP\IP 協定解決了信息的複製、傳遞、共享問題。但是當信息上升到了擁有清晰所有權邊界的資產高度時,WEB2.0 便不夠用了,因爲在 WEB2.0 中無法在互聯網上建立所有權和信用制度,如果任何資產所有權可以無限複製,所有權不具備唯一性時,就沒有任何信用可言。

中本聰在 2008 年發表的著名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中提出的方法爲上述問題提供了一個較爲現實的解決方案,中本聰認爲,信用體系的建立不能夠依靠任何中心化的機構,因爲中心化永遠會帶來信息不對稱,從經濟學理性行爲人角度考慮,擁有信息的公司或者機構總會利用權力謀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從而損害用戶的利益。同時,中本聰通過“時間戳”的概念和技術解決了資產重複性和唯一性的問題,即比特幣所有權是唯一的且不能被無數次拷貝的。

無數人在網上提出疑問,下一個如同微信、淘寶、支付寶一樣的應用是什麼,在我們看來,下一個這樣的應用一定是一個依靠區塊鏈技術開發的去中心化的信用系統。暢想一下未來,每個人通過社交軟件、購物記錄產生的大數據,對每個人來講都是具有重大價值的,如果這些數據能夠通過這個系統在區塊鏈上形成一個只有自己掌握私匙的哈希值,那麼這些數據在全網公證後不可以被輕易篡改的同時,用戶個人也能夠掌握了自己大數據的所有權。舉例來講,如果用戶 A 在國外需要租借一輛汽車旅行,那麼 A 只需要講自己的公匙和私匙提供給租車公司,租車公司就可以用大數據技術分析出 A 的信用狀況,這樣租車公司的信用獲取成本降低將會間接的導致了公司運營成本下降,最終使得 A 能夠以更加合理的價格租到汽車。大數據與區塊鏈的結合使得地球上接入互聯網的每一個人都能夠獲得屬於自己的去中心化的全球信用憑證。

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一個依靠區塊鏈產生的全球信用基礎協議即將誕生,未來的信用體系將會建立在一個由每個互聯網參與者自己靠大數據搭建而成的區塊鏈之上,區塊鏈技術將會成爲未來信用大廈的以及金融體系的基礎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