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兩年的獨角獸 FTX 隱隱有向加密貨幣領域「巨頭」邁步的跡象。

原文標題:《講真的,誰會是下一個 Coinbase/ 幣安?》
撰文:科瑞匹託
來源:深鏈科技

數小時之後,Coinbase 即將登陸納斯達克。

作爲真正意義上的加密貨幣第一股,Coinbase 的上市備受行業內外期待,其估值也高達千億美元。

在 Coinbase 上市的預期下,以 BNB、FTT 爲代表的平臺幣早早就出現了爆發的態勢。尤其是 BNB,其上漲呈現出了摧枯拉朽的氣勢,在近幾日從 300 多美元一路飆升突破 600 美元,市值一度逼近 1000 億美元。

一直以來,有業務支撐的平臺幣被認爲是優質的投資標的,此番平臺幣的爆發,讓投資者重新見識到了優質交易平臺以及平臺幣的潛力。

Coinbase、幣安市值逼近千億美元,加密行業下一個「巨頭」會是誰?

與此同時,幣圈也在思考一個問題:誰會是下一個 Coinbase or 幣安?

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平臺 FTX 被一些人看來是極具潛力的選手。

創始人 SBF (Sam Bankman-Fried)的個人影響力、創新獨特的產品、日益完善的生態版圖、圈層連接與突破的種種成功嘗試,都讓 FTX 這個成立僅兩年的獨角獸隱隱有「巨頭」的氣質……

「 1.35 億美元冠名熱火隊主體育場 」

在眼下 Coinbase 上市轟動圈內外之前,加密貨幣領域還有一樁有同樣具有出圈力的事件:FTX 以 1.35 億美元獲得 NBA 熱火隊主體育場 19 年的冠名權。

Coinbase、幣安市值逼近千億美元,加密行業下一個「巨頭」會是誰?

4 月 7 日晚,NBA 熱火隊官方宣佈 FTX.US 將作爲邁阿密熱火隊主體育場接下來 19 年的獨家冠名,結束了美國航空爲期 20 年的對體育場的獨家冠名權。

也就是說,之後邁阿密熱火隊主體育場將被命名爲 FTX 體育場。這不管是對於 FTX,還是對於邁阿密來說,都是筆不錯的生意。

衆所周知,邁阿密是美國人口最爲稠密,最爲富裕的城市之一,娛樂業、金融業極爲發達。

另外,多元文化的匯聚也使得邁阿密有着開放的基因,對於加密貨幣,這座城市也包容且友好。

拿邁阿密的市長 Francis Suarez 來說,他就是實打實的加密貨幣擁躉。不僅自己持有比特幣,還有意考慮允許公民使用比特幣進行繳稅,以及將邁阿密打造爲比特幣挖礦中心。

透過此前的發言和表態,我們不難知道,Francis Suarez 希望通過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放寬,吸引更多高科技公司來到邁阿密,讓邁阿密成爲美國乃至全球的加密貨幣樞紐。

對於 FTX 來說,其誕生纔不到兩年時間,雖然在加密貨幣領域聲名大噪,但對於傳統世界來說,依舊是一個無名之輩。所以,走出去,突破圈層是 FTX 進一步發展的需求所在。

SBF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我們覺得我們已經開發出了一款非常出色的產品,我們非常希望更多人瞭解到它並嘗試一下,我們想看看更多用戶的想法。」

而邁阿密是十分不錯的選擇,在 SBF 看來,邁阿密是一個加密貨幣業務不斷髮展的樞紐,這項引人注目的交易可能會吸引一批從未接觸過加密貨幣的新用戶。

對於邁阿密戴德縣來說,收入 1.35 億美元,又鏈接了加密貨幣領域勢頭最猛的衍生品交易所,進一步奠定自己加密貨幣樞紐的地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另外,關於這場交易,信奉「利他主義」的 SBF 還表示,部分原因是「爲了人類的利益(For the good of humanity)」。

從《邁阿密先驅報》的報道中我們也可以得知,這筆交易中的部分款項,邁阿密戴德縣將用於防止槍支暴力以及提高全縣收入。

即是生意又是慈善,這是一個雙贏的買賣。

「 FTX 的另類崛起之路 」

2019 年 5 月份,FTX 正式成立,主打衍生品交易。交易員出身的 SBF 打造 FTX 的初衷也很簡單,目前市面上的衍生品交易平臺存在很多痛點,不夠創新和友好。

不過真正讓加密世界開始注意到這家新生交易所以及 SBF 這個年輕的掌舵人的,卻是一樁「負面」新聞。

2020 年 2 月,Bitfinex 排行榜數據顯示,認證爲 FTX 首席執行官 SBF 的賬戶浮虧超 1300 萬美元。新聞披露開來後,旋即引發了討論。DFund 創始人趙東甚至在 Twitter 詢問 SBF 是否有挪用 FTX 用戶的資產。

SBF 迴應稱:「都是個人資產,這也是對其他地方做空的對沖,Bitfinex 相對於其他市場有很大的折扣。」

事實也證明,除 Bitfinex 外,SBF 當時也同時在 BitMEX 上進行對沖操作,公開數據顯示,SBF 以及其創辦的做市商 Alameda,在 BitMEX 上盈利超過 7000 枚比特幣。

如果說,上述這則「負面」只是故事的伏筆的話,接下來轟轟烈烈的 DeFi 熱潮則將 SBF 推向舞臺的中央,「天才交易員」、「套利之王」的大戲開始上演。

Coinbase、幣安市值逼近千億美元,加密行業下一個「巨頭」會是誰?

不過,因爲一樁事,外界也對 SBF 有了除「讚歎」之外的好感:接過 SushiSwap 的「爛攤子」,幫助和推動 SushiSwap 平穩交接給社區。

總而言之,如果回顧 2020 年的 DeFi 熱潮,SBF 是繞不過去的名字之一。

FTX 呢?似乎相比 SBF 個人的風頭無兩,作爲公司的 FTX 的聲勢要弱一些?事實上,在 SBF 成爲加密貨幣市場的話題人物之前,FTX 就在積蓄力量。

上線美國合規交易所 FTX US;推出 DeFi 指數;首推股權通證;推動 Solana 上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Serum 的構建等等。

當然,對於 FTX 和整個加密貨幣市場來說,更重要且更受矚目的則是股權通證這一創新。

將加密貨幣和股票相結合,前一個做嘗試的是幣市 BISS,只不過該平臺因爲監管等種種原因走向了末路。

FTX 的股權通證可以讓合格的交易者一年 365 天,7×24 小時地進行交易特斯拉等公司的股票,打破股市的限制。

而且,股權通證以 1:1 的比例由受監管券商經紀人的股票來做支撐,使交易者獲得持有股票本身的所有經濟利益:股息,股票分割等。

當然,作爲衍生品平臺,除了股票的現貨交易,FTX 也增加了對相應產品的期貨交易,並允許用戶以高達 101 倍的槓桿率進行交易。

股權通證的成功,讓 FTX 嚐到了甜頭,也讓他們對這個產品進行了深度挖掘——進一步推出了 Pre-IPO 產品。

在 Airbnb 首次公開募股前,FTX 上線了 Airbnb IPO 預售合約(Pre-IPO Airbnb Contracts)這一衍生品合約;在 Coinbase 即將開展首次公開募股的預期下,又推出了 Coinbase IPO 預售合約交易市場。

股權通證這一創新性產品就像一把鋒利的匕首一樣,在衍生品交易市場劃開了一道口子,讓加密貨幣市場看到了 FTX 的實力和創新力。

「 圈層連接與突破 」

灰度將加密貨幣引入股市,FTX 則將股票引入加密貨幣。

除了說給加密貨幣領域的用戶提供了投資股票的通道外,FTX 股權通證的嘗試,更是讓「資產數字化」往前邁了一大步。

在股權通證推出引發市場關注的同時,有關 SBF 的另一條勁爆消息也被媒體曝出。

11 月 5 日,備受全世界關注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亟待揭曉,競選資金追蹤網站 Open Secret 數據顯示,SBF 向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競選活動捐款 520 萬美元,金額在「CEO 捐款人」中僅次於彭博社創始人。

同時,SBF 還被發現是民主黨超級 PAC (政治行動委員會)「Future Forward」的成員,Facebook 聯合創始人達斯汀·莫斯科維茨和前 Google 首席執行官埃裏克·施密特同爲該 PAC 的成員。

大家印象中,加密貨幣與美國總統大選的聯繫和結合,還停留在「美國總統大選預測市場」等產品。像 SBF 這種直接給總統候選人捐贈的做法,極爲少見,雖然也有加密人士進行捐贈,但金額和傳播效果遠不及 SBF。

此番捐贈,也不難揣測 SBF 的意圖,一來,相比特朗普,拜登上任對加密貨幣行業的發展更加友好,捐贈有利於整個加密貨幣行業及 FTX 自身的發展;二來,在加密貨幣領域監管始終是懸在諸多交易所頭上的一把劍,捐贈有利於維繫和監管層的良好關係。

當然,拋開上面所說的深層目的,捐贈這件事本身也是一次事件營銷,尤其是在加密貨幣圈子渴望獲得更廣泛的關注及接受之際,SBF 的政治捐款無疑是一場從圈內穿透至圈外的絕佳營銷案例。

從股權通證,到政治捐贈,再到文章開頭所說的冠名熱火隊主體育場。我們不難看出,SBF 所帶領的 FTX,這個成立不足兩年的交易平臺,有着相當大的野心:

從加密貨幣領域出發,但又不囿於加密貨幣領域,通過圈層連接和突破的嘗試,輸出對傳統世界的影響力,獲取更廣泛的關注和用戶,建立自己的護城河和王國。

「 下一個 Coinbase or 幣安? 」

眼下 Coinbase 上市在即,幣安又憑藉平臺幣的瘋漲引發投資者對於交易平臺的關注,那 FTX 會是下一個 Coinbase 或者幣安嗎?

相比 Coinbase,FTX 和幣安有更多的相似之處。

Coinbase、幣安市值逼近千億美元,加密行業下一個「巨頭」會是誰?

從產品創新層面來說,幣安一直是創新的引領者,從 IEO 到交易所公鏈,幾乎每次都帶起一股風潮。FTX 同樣創新力十足,股權通證的推出可見一斑,4 月 12 日,幣安宣佈推出特斯拉的股權代幣,從某種程度上更加反襯出 FTX 的創新與超前。

從營銷傳播層面來看,不論是冠名 NBA 熱火隊主體育場,還是爲拜登競選捐贈,都是絕佳的事件營銷,和幣安的一些營銷相比有過之無不及。

另外,從整個生態版圖來看,雖然 FTX 成立不足兩年,但已經開始如幣安一樣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兩個維度進行生態的構建,且頗有成效:

在中心化世界,以 FTX 爲基礎,通過創新性、差異化的產品佔據市場的同時,關注合規,推出美國合規分部 FTX.US;在去中心化的世界裏,佈局基於 Solana 公鏈的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Serum、AMM 協議 Raydium、主經紀商協議 Oxygen 等等,完善 DeFi 生態宇宙。

與此同時,FTX 還以 1.5 億美元的「天價」收購移動新聞和投資組合跟蹤 APP Blockfolio,來獲取更多的散戶投資者。在某種程度上這和幣安收購 CoinMarketCap 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以看到的是,憑藉着 SBF 個人的影響力,依靠着創新的產品、日益完善的生態,以及圈層連接和突破的打法,FTX 在 2020 年以來獲得了全面的爆發。

據 FTX 官方數據,2020 年,FTX 的交易量呈井噴式上漲,交易總量超過 3850 億美元,日均交易量達到 10.6 億美元,相比 2019 年增長超過 1000%;平臺新增用戶超過 10 萬,相比 2019 年,增長也超過了 800%。

進入 2021 年以來,FTX 更是上了一個臺階,目前日均交易量已超過 79 億美元。

所有勝利都是創新的勝利、價值觀的勝利,一個信奉「利他主義」的交易員、創業者,一個「由交易員創建,服務於交易者」的平臺,SBF 和他的 FTX 會在接下來市場競爭中處於何種位置,產生多大的影響,就如同「FTX 會不會是下一個幣安」這個問題一樣不好回答。

但可以觀察到的是,作爲獨角獸的 FTX 正慢慢往「巨頭」的路上前行。

參考資料:

《2020FTX 大事記》《你想知道的關於 FTX 的 2020 年度數據都在這裏》,FTX 行業洞察

《野心家 SBF:捐助拜登 520 萬美金背後的意圖》,鏈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