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瞭解 Dora Factory 項目特性、產品、代幣經濟模型以及競爭優劣勢。

原文標題:《頭等倉【公開盡調】深度報告:Dora Factory》
撰文:頭等倉

Dora Factory 是基於波卡的多鏈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DAO-as-a-Service),產品有實際的用戶數據,社區參與度高,且背靠 DoraHacks,在創立初期就有一定的用戶基數,領先於波卡生態的同類競品。項目整體路線清晰,屬於波卡生態的早期項目,具有先發優勢。

本研報爲 Dora Factory 贊助發佈的免費研報(非財富代碼研報),研報內容完全由頭等倉獨立攥寫,頭等倉極力確保研報內容真實、中立、客觀,同時爲避免對讀者產生誤導,凡是由項目方贊助發佈的免費研報均不提供任何投資相關的建議,本研報旨在能幫助讀者們快速,深度地瞭解項目,幫助大家做出更好的投資決策。

項目概要

DAO 是圍繞任務組織的一個團體,該任務通過在區塊鏈上實施的一組共享規則進行協調。由於 DeFi 的爆發,流動性挖礦的新型代幣發行方式,間接的引發了 DeFi 治理型代幣的發幣潮。回顧當下新興的 DeFi 項目,社區治理型的代幣似乎成了所有 DeFi 項目的標配。一方面,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 DeFi 項目與 DAO 的治理方式相結合,DAO 正在逐步成爲當今世界 DeFi 項目的核心組成架構;另一方面,並不是所有項目都有精力去專門開發、維護一個 DAO 治理平臺,那麼隨着行業的繼續發展,業內對治理的需求上升,勢必會催生出大量對治理工具平臺的需求。

目前全球 DeFi 市場鎖定的價值約 413 億美元,而在以太坊上通過 DAO 管理的總資產 AUM (Asset under management)也高達 8.77 億美元。如果有一個平臺能幫助對 DAO 有需求的項目方建立一個可編程的鏈上治理協議平臺,提供一鍵式的鏈上治理服務,有效的整合不同項目方模塊化的需求。那麼其發展空間及潛力無疑是巨大的。而 Dora Factory 目前也是在朝着這一方向努力。

Dora Factory 是由 DoraHacks 孵化,其多數成員也來自於 DoraHacks。

Dora Factory 前期在波卡上依靠 DoraHacks 全球黑客松活動和 HackerLink 平臺激勵計劃的支持,在起步上領先於波卡上的同類競品,擁有一定規模的生態基礎。但後期如何將自身的優勢轉化爲勝勢,形成自己生態的護城河,還需要項目方後期持續的深耕,將目前的理論實現落地。

產品方面,Dora Factory 產品設計邏輯自洽,產品應用有實際需求。目前 HackerLink 開發了 Dora Factory 的第一批關鍵鏈上治理模塊,並且有實際的用戶數據,社區參與度高。

資金方面,Dora Factory 早期獲得多家投資機構投資,資金較爲充足,後續有可持續的財政儲備金以供項目未來使用。代碼庫目前暫未開源。

在代幣模型設計方面,DORA 代幣模型設計合理,有實際需求。

目前 DAO 賽道還處於早期階段,而波卡上的 DAO 項目更是處於一片藍海。雖然目前整體看下來 Dora Factory 質地不錯,但仍需持續關注後續具體產品的交付情況,以及該賽道和競爭格局的變化。

基本概況

項目簡介

Dora Factory 是基於波卡的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DAO-as-a-Service),基於 Substrate 的開放、可編程的鏈上治理協議平臺,爲新一代去中心化組織和開發者提供二次方投票、曲線拍賣、Bounty 激勵、跨鏈資產管理等可插拔的治理功能。同時,開發者可以向這個 DAO 即服務平臺提交新的治理模塊,並獲得持續的激勵。

基本信息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

[1] 市值排名參考團隊披露早期二級市場流通 18% 的代幣,以及結合當前幣價 $18.34 和 CoinGecko 流通市值排行列表大致計算得出。

項目詳解

團隊

Dora Factory 是由 DoraHacks 孵化。

DoraHacks 是去中心化全球極客社區,以連接全世界的 Hacker 爲使命,爲 Hacker 們提供服務和基礎設施,其深度參與了 Dora Factory 的生態建設。自 2014 年開始孵化 DoraHacks 社區以來,已在全球舉辦數百場 Hackathon (黑客馬拉松),爲 2 萬名以上開發者提供與 hacker 交流的機會,累計產出 1,500 多個項目,輻射 30 萬名開發者。截止目前,DoraHacks 已獲 737 名投資者支持,成功籌集了 230,420 美金。

據 DoraHacks 團隊披露,在 2018 年,DoraHacks 在 8 個國家(美國,中國,印度,日本,韓國,英國,加拿大,德國)的 15 個城市中建立了社區,並組織了 31 個區塊鏈黑客馬拉松。2019 年,DoraHacks 在北京舉辦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黑客馬拉松大賽,「第四次工業革命黑客馬拉松」,有 500 多名頂級開發者參加了此次活動。從發展至今 DoraHacks 已然成爲中國最大的開發者和極客社區之一。

DoraHacks 旗下的 HackerLink 是區塊鏈領域主要的開發者平臺之一,爲全球開發者提供二次方投票 Grant、Bounty、Hackathon、BUIDL 和開發者檔案等功能,目前已有 BSC、HECO、Flow 等區塊鏈生態通過 HackerLink 激勵開源社區開發者。

資金

Dora Factory 截止目前總計完成兩輪私募融資和一輪公募融資,其中私募釋放總額度爲 200 萬枚,單價分別爲 2 美金、4 美金和 6 美金不等。 具體融資金額暫未披露。

2021 年 2 月 7 日,第一輪融資由 HashKey 領投,NGC Ventures、DFG、SNZ Holdings、AU21 Capital、Axia8 Ventures、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Candaq Group、德鄰資本、Cabin VC、LD Capital 和 DoraHacks Ventures 參與投資。

2021 年 3 月 1 日,第二輪融資結束,參與方有 Fundamental Labs、Signum Capital、CMS Holdings、Hypersphere Ventures、ID Theory、OK Block Dream Fund、LongHash Ventures、PAKA、Incuba Alpha、Spark Digital Capital、NEO EcoFund、Zonff Partners、SevenX Capital、Lancer Capital、Privcode Capital、Gate.io、Horizon Capital、Kernel Ventures、JRR、Infinity Labs、Lotus Capital、BlockRock Capital、Cumberland、The LAO 以及 DuckDAO 參與投資。

2021 年 3 月 21 日,Dora Factory 在 DuckSTARTER 完成 DORA 的公開發行,發行額度爲 1.25 萬枚,佔總量的 0.125%,單價爲 8 美元 / 枚,IDO 總計募資 10 萬美金

2021 年 3 月 22 日 20:00 – 3 月 24 日 20:00 (GMT+8),Balancer 上進行 DORA 的 LBP,起拍價爲 25 美金 / 枚,初始權重設置爲 96:4,結束權重設置爲 45:55。初始流動性爲 900,000 DORA 和 937,500 USDC,在 LBP 期間 DORA 的成交價格在 $18 - $52 區間,交易量達到 4700 萬美金。此外,據團隊披露,最終在 LBP 上銷售的 Token 數量約有 42 萬枚以成交均價 $20 的價格保守估計,團隊在此次 LBP 中大約融集 840 萬美金 。

2021 年 3 月 24 日,Dora Factory Balancer LBP 結束,並向 Uniswap 注入流動性,初始流動性爲 500,000 USDC 和 25,000 DORA,初始兌換比例爲 1 DORA : 20 USDC。

從上述 30 餘家投資機構的參與,其中不乏諸如 HashKey、NGC、Fundamental Labs、Hypersphere 等業內較爲著名的區塊鏈投資機構。此外,結合 DORA 代幣私募、IDO、LBP 的情況,大致 推算出團隊總計募資約 1650 萬美金。Dora Factory 團隊目前的資金較爲充足,後續有可持續的財政儲備金以供項目未來使用。

代碼

Dora Factory 代碼庫暫未開源。

產品

Dora Factory 的願景在於打造一套按需即用的 DAO 基礎設施,通過爲開發者開發相應的工具套件從而賦能在其生態上開發的 DAO 組織。

概念闡述

在介紹 Dora Factory 之前,我們需要簡要了解一下什麼是 DAO。

分佈式自治組織(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之前在很多人的理解中還是一個比較玄乎的概念,近兩年 DEFI 項目逐漸走向社區治理,加深了更多人對 DAO 的認識。歸其本質 DAO 是圍繞任務組織的一個團體,該任務通過在區塊鏈上實施的一組共享規則進行協調。

那麼我們爲什麼需要用到 DAO 呢?

在區塊鏈中,當協議被創造出來時,由於開發者難以也無法做到面面俱到,所以項目後續難免會遇到許多未知因素,特別是越複雜的協議,後續需要修正的地方相對越多。本着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理念,創建 DAO 是爲了以一種沒有資本和權力導向的情況下,促成一種新的經濟合作和參與模式,幫助區塊鏈協議處理未知問題。

作爲 DAO 的參與者,用戶可以針對項目的更迭提出建議、提案,然後進行投票、執行。

爲什麼選擇波卡而不是以太坊呢?

隨着 2020 年 Compound 發行具有激勵作用的治理代幣作爲引爆點,DeFi 迅速發展,隨後社區治理型的代幣似乎成了所有 DeFi 項目的標配,大家都在用 DAO 完成日常運行和議事。但也是隨着 DeFi 應用的迅猛發展,使得鏈上交易比以往都要頻繁,導致低經濟驅動力的鏈上交易被擠出,比如 DAO 治理投票。需注意的是,Snapshot 通過鏈下免 Gas 治理聚合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該問題。但 Snapshot 本質上是鏈下治理,需要我們去相信其不會作惡。

另一方面,幾乎所有的公鏈都想做 DeFi,不過目前還是以太坊的 DeFi 生態更爲完善成熟,遠超其他公鏈。以太坊作爲一種通用的開放平臺,完全可以當作投票的實施場所。但對於其他公鏈來說,以太坊上的 DAO 並不能直接跨鏈去幫助其他鏈的治理。那麼對於有 DAO 治理需求的公鏈,就需要自己來搭建,或者等後續跨鏈技術的成熟。

此外,目前以太坊已經進入了一個瓶頸期,以太坊 2.0 還充滿很大的不確定性,或許需要有一條可擴展性更好,定製化更強,對開發者更友好的基礎設施。目前來看,Polkadot 也許是一個選擇。

Polkadot 當前的生態發展還處於非常早期階段,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以太坊生態就像是先行試驗田,將在以太坊生態中得到市場檢驗的項目和模式搬到 Polkadot 上來,將是 Polkadot 生態快速發展的助推劑,Dora Factory 目前正在嘗試成爲這個助推劑的一部分,其將作爲平行鏈接入 Polkadot 生態,爲 Polkadot 搭建底層 DAO 的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 官方也提到將在波卡上開發一條平行鏈,是基於以下理由:

  1. 跨鏈的 DAO 資產管理;
  2. 共享波卡帶來的安全性;
  3. 實現核心業務功能的模塊化開發(Pallets 組件)。

此外,Dora Factory 未來還將致力於多鏈生態,待多鏈生態搭建完善之後,會基於波卡支持跨鏈。

Dora Factory

Dora Factory 由波卡工廠(Polkadot factory)、以太坊工廠(Ethereum factory),和一座虛擬網橋(virtual bridge)三部分組成。每個 DAO 組織都會有一座金庫(vault)保管其數字資產。DAO 組織的權益持有人(stakeholders)可以存入、提取和管理組織中的資產。

波卡工廠

波卡主網功能完全實現後,資產將可以在各條波卡平行鏈上移動,Dora Factory 的 DAO 組織能從所有波卡平行鏈上管理各自的代幣。這也意味着,所有波卡創業項目都可以使用 Dora Factory 來管理他們的 DAO 組織。

上述我們也介紹了 Dora Factory 將在波卡上開發一條平行鏈。此外 Dora Factory 默認提供以下底層功能和模塊:創建 DAO 組織;發佈 DAO 組織;跨鏈資產金庫;質押、稅收與獎金系統;支付;協議層治理。

在底層功能之上,作爲底層架構的 Dora Factory 平行鏈提供共識服務,驗證代幣交易、支撐組件。平行鏈一開始將採用 POA (權威證明)共識。衆所周知,目前 DAO 遠沒有達到去中心化自治的願景,大多數 DAO 實際上與相應的項目方、公司或基金會有關聯。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不是問題,而是必要。因爲實現去中心化的過程做不到一蹴而就。

Dora Factory 先採用 POA 共識過渡,可以一定程度上解決一開始節點的信任問題,便於開發。

而在主網正式上線 Kusama 之後,將切換到 NPoS (提名權益證明,波卡的標準共識機制)共識。屆時,平行鏈的持幣人將可以參與到網絡維護中來:提名和驗證將獲得網絡獎勵。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圖 2-1 Dora Factory 底層功能和模塊

從上圖 2-1 中,我們可以看出通過 Dora Factory 提供的底層功能,任何人或團隊都可以開發應用組件。理想情況下,隨着 Dora Factory 的基礎架構愈加完善,可以吸引更多的開發者加入 Dora Factory,而更多的開發者在 Dora Factory 這個 DAO 組織裏開發也將進一步促成其生態的發展,從而形成一個正循環。

以太坊和 BSC 工廠

Dora Factory 未來會在以太坊和幣安智能鏈(Binance Smart Chain)上部署子工廠(sub-factory)。子工廠是一組工廠合約,爲單個 DAO 組織構建智能合約。在波卡主網的全部功能實現之前,團隊也鼓勵智能合約開發者在以太坊和 BSC 上創建 DAO 組件來驗證概念。客戶端前端將允許在以太坊和 BSC 上創建 DAO 組織。

虛擬網橋

在 Dora Factory 第一階段,DAO 組織必須權衡利弊,選擇在哪條公鏈上進行開發——波卡、以太坊,還是 BSC。

根據波卡白皮書,最終會有網橋通過中繼鏈(Relay Chain)的形式把波卡和以太坊、比特幣等其他主要公鏈連接起來。屆時有望解決跨鏈問題。出於便利性考慮,Dora Factory 將構建一座簡化的虛擬網橋,將波卡生態之外的代幣引入 Dora Factory 平行鏈,以實現將 DAO 組織在跨鏈金庫中保管(非波卡)代幣資產。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圖 2-2 Dora Factory 虛擬網橋

Hackerlink 是 DoraHacks 搭建的線上區塊鏈開發者平臺。

HackerLink 開發了 Dora Factory 的第一批關鍵鏈上治理模塊,算是團隊的第一個官方前端入口。HackerLink 提供了衆多開發者鏈上治理工具,例如二次方投票,開發者賞金,BUIDL 和線上黑客馬拉松等,其中在 BUIDL 板塊,其他團隊可以向投資人和其他開發者演示他們的新項目。

HackerLink 剛剛舉辦了幣安智能鏈的首次線上二次方投票社區 Grant,BSC Grant 1. 團隊一共收到了 80 萬美元的社區捐贈。自從本活動上線以來,已有 100 多個新極客團隊和開發者項目提交了該計劃的申請。

後續,Dora Factory 也將與幣安智能鏈,火幣生態鏈 HECO,OKExChain,Kusama,Polkadot,ETC,Filecoin,Avalanche,the Graph 和 Solana 等合作伙伴合作二次方投票與線上黑客馬拉松等開發者社區建設活動。

總結: Dora Factory 是由 DoraHacks 孵化,其多數成員也來自於 DoraHacks,屬於行業的早期從業者。同時該項目早期獲得多家投資機構投資,資金較爲充足。代碼庫暫未開源。產品方面,HackerLink 開發了 Dora Factory 的第一批關鍵鏈上治理模塊,並且有實際的用戶數據,社區參與度高。而且有以太坊生態在前的先行試驗田,對於波卡生態上類似項目的開發都可以少走很多彎路。整體上,Dora Factory 產品設計邏輯自洽,有實際需求,但更爲具體的情況,還需等待 Dora Factory 的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正式交付過後才能做進一步判斷

發展

歷史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表 3-1 Dora Factory 進展一覽表

現狀

上述我們提到了 Dora Factory 是由 DoraHacks 孵化。目前 DoraHacks 正在與幣安智能鏈,火幣生態鏈 HECO,OKExChain,Kusama 等合作,一起舉辦黑客馬拉松與線上二次方投票開發者社區 Grant 計劃。而這些合作伙伴,日後有一定的概率會直接選擇 Dora Factory 作爲他們的 DAO 的平臺,如果成功實現,那麼這對 Dora Factory 的早期生態建設無疑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表 3-1 社區人數統計

備註:上表數據來自團隊提供的 DoraHacks 社交媒體帳戶運營數據,數據統計時間 2021 年 3 月 26 日,10:00 AM (UTC+0)。

綜合上述統計,我們可以看出 DoraHacks 在全世界的極客社區中,擁有一定的影響力,通過早期的社區運營聚合了相當一部分的黑客、開發者。從這點出發,這對於 Dora Factory 早期項目的啓動,無疑是項目強有力的優勢。對於 DAO 項目而言,目前還是較爲小衆的存在,如何在一個不大的圈子裏做大做強,用戶基礎是尤爲重要的。Dora Factory 背靠 DoraHacks 的生態,在前期如果可以成功把一部分開發者轉換到其生態中,參與進生態的建設,那麼對項目來說,將是一次不錯的啓動。

未來

合團隊披露的路線圖來看,Dora Factory 在未來主要將進行以下工作:

1)遷移關鍵組件到 substrate 上;
2) HackerLink 集成:賞金任務與獎金;
3)在 Kusama 上運行二次方注資獎金組件;
4)在 Rococo 和 Kusama 上啓動 POA 共識平行鏈網絡;
5)發佈「按需即用 DAO」的獨立客戶端前端;
6)開始爲 Kusama 上的 DAO 組織提供「按需即用 DAO」服務;
7) Kusama 平臺的網絡共識協議升級爲 NPoS;
8)在波卡平行鏈主網上部署「按需即用 DAO」服務;
9)開始爲波卡主網上的 DAO 組織提供「按需即用 DAO」服務;
10)開啓跨鏈金庫;
11)移除根權限。

總結:DAO 治理對目前大部分用戶來說,還是比較邊緣的需求。相比之下,區塊鏈從業者,社區愛好者和加密朋克們更容易理解這些產品的初衷,並上手使用。Dora Factory 得到了 DoraHacks 全球黑客松活動和 HackerLink 平臺激勵計劃的支持,能緊密地團結全球黑客、密碼朋克和開源開發者。有強大的開發者社區支持。而這些開發者和用戶也很可能成爲之後 Dora Factory 的首批使用者和傳播者,甚至是 Dora Factory 的參與者。在早期,Dora Factory 通過其母公司 DoraHacks 多年在全球黑客松的耕耘,在業界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形象,吸引到一定數量的種子用戶,可以說是完成了一次不錯的冷啓動。

但是 Dora Factory 項目創立至今時間較短,未來項目的發展主要還是要看生態的規模,和具體產品的交付情況。需注意的是據團隊披露,Dora Factory 的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計劃將於 2021 年 6 月附近上線。

經濟模型

代幣供給

Dora Factory 的代幣符號是 DORA,代幣初始供應量爲 1,000 萬枚 DORA。

代幣分配

在第一階段,Dora Factory 將發行標準的 ERC-20 代幣 DORA。DORA 代幣將用於各種 Dora Factory 產品。該階段 DORA 代幣的總供應量將是固定的。

第二階段,在 Dora Factory 主網啓動後,網絡 Staking 和網絡獎勵將開始,每年將線性通脹 1 00 萬個 DORA 代幣,用於獎勵網絡驗證者和社區開發者。需注意的是,DORA 只有在主網正式上線後纔會線性增發,主網上線之前(包括以太坊 /BSC 工廠階段以及測試網階段都不會增發)。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表 4-1 DORA 代幣分配

從上表 DORA 代幣分配情況以及團隊披露的相應資料我們可以看出,在前期將大約有 18% 的 DORA 代幣流入二級市場 。一年後(2022 年 4 月)代幣預計釋放 430 萬枚,約佔總量的 43.0%(未統計儲備金、公開撥款、社區撥款的代幣釋放)。

持幣地址分析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圖 4-1 DORA 持幣地址分析(數據截止日期 2021.3.26)

從上圖 4-1 可知,據以太坊區塊瀏覽器顯示,截止 2021 年 3 月 23 日,DORA 持幣地址有 512 個,前 100 名持幣佔比 99.62%。

整體來看目前代幣持有地址較少,並且持幣情況較爲集中,其中大部分代幣主要集中在團隊手裏。

代幣作用

Dora Factory 由 DORA 代幣持有者共同治理。DORA 是凝聚網絡共識的功能型代幣。用戶和持幣者使用 DORA 代幣進行質押、挖礦和支付。參與網絡建設的開發者將獲得 DORA 代幣獎勵。據團隊白皮書披露,DORA 主要有以下幾種作用:

DAO 質押

在 Dora Factory 上,如要創建一個 DAO 組織都必須在鏈上質押 100 枚 D ORA 代幣。DAO 組織解散後,質押的 DORA 代幣將得到釋放。今後隨着 DAO 組織數量的增長和 DORA 價值變動,創建 DAO 所需的質押費用也可能變爲某個固定價格。通過鏈下工人整合價格預言機,或直接使用其他平行鏈現成的預言機服務,均可達到此目的。

驗證人質押,挖礦與通貨膨脹

Dora Factory 最初將採用 POA 共識,後續部署到 Kusama 之後將遷移到 NPoS 共識。(在波卡網絡中)驗證人和提名人通過確認交易和發佈區塊來維護平行鏈運行。由此,驗證人和提名人會從通貨膨脹中獲得代幣獎勵。除了通貨膨脹,交易手續費也會被分配給驗證人和提名人;用戶和 DAO 組織繳納的網絡使用費(稅費)會相應地分配給所有質押了 DORA 的地址。

DORA 每年增發 1,000,000 枚,除非社區投票通過其他壓倒性多數的方案。因此與波卡不同,DORA 是從第一年 10% 開始線性增發。通脹率逐年增加。每年通脹增發的代幣有 2% 會進入 Dora Factory 中央金庫(Treasury),其餘的則分發給提名人和驗證人

網絡使用費(稅費)

組件可收費。DAO 組織將必須燃燒 DORA 代幣(或支付費用)來使用收費組件(當然也會有免費組件)。網絡使用費是
Dora Factory 向 DAO 組織收取的稅費。稅費會相應分配給所有質押地址。

網絡獎勵

網絡會獎勵驗證人、組件開發者和創業建設者。驗證人從通脹和 DAO 組織繳納的稅費中獲得獎勵。非驗證人的 DORA 質押者從網絡使用費中得到獎勵。開發者獎勵來自於(收費)組件收入。

交易手續費

平行鏈上的所有交易都會被強制徵收一筆很小的手續費。交易手續費將被分配給提名人和驗證人。

治理

和傳統互聯網 SaaS (軟件即服務)平臺不同,Dora Factory 由 DORA 持幣人組成的社區共同治理,而非一傢俬營公司。治理主體分爲兩個:治理 DAO (The Governance DAO)和理事會(Council)。治理 DAO 是所有 DORA 持幣人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理事會則是在根權限(sudo)移除之前,對項目路線圖負責的核心開發團隊。

治理 DAO 是 Dora Factory 自建的 DAO。在 Dora Factory 主網上線後,治理 DAO 將在 Dora Factory 的客戶端前端界面中呈現。所有 DORA 持幣人都是 DAO 的成員,所有質押地址都可以就議案進行投票(我們稱爲 DORA 投票人)。

有以下各種情況會啓動治理程序:

a)授權重大平行鏈主網升級:任何重大的平行鏈主網升級(如平行鏈共識機制、治理規則、挖礦和質押規則等)都需要 DORA 投票人三分之二多數通過。

b)授權社區獎金:Dora Factory 將會持續推出多輪次二次方注資獎金,鼓勵優化平臺的新創意、新組件。社區可根據二次方注資機制,捐款 DORA 給他們看重的項目。社區獎金將由 HackerLink 牽頭推出。所有社區二次方注資獎金都需要 DORA 投票人的簡單多數授權通過。

c)理事會:治理 DAO 之外,Dora Factory 還有理事會,負責履行開發路線圖和執行關鍵操作。理事會還有權對平臺進行小規模改動和升級,並根據增加組件的流程添加功能組件。

d)增加組件:組件(Pallets)可由 Dora Factory 開發者開發,也可以是任何地方的任何社區開發者(或團隊)。動員開發者社區發明形形色色的 DAO 組件對 Dora Factory 而言至關重要。在波卡上,組件可以在本地 substrate 節點上自由開發和測試。在向平行鏈添加組件時,其安全性必須得到保障。一個組件(不論來自 Dora Factory 核心研發團隊,還是社區開發者)必須經過徹底測試和安全審計,才能提交到 Dora Factory 測試網上。組件會在測試網上駐留一段時間,才能上線到 Dora Factory 的波卡平行鏈中。這一過程由理事會負責執行。

e)公開獎金:理事會還會掌握一筆公開獎金,用於資助鏈上治理有關的新創意、機制和算法;必要的 DAO 組件;關鍵開發套組等。公開獎金決策的通過,需要理事會成員達成簡單多數。

f)賞金任務:用戶和核心開發者會提出某些功能和改進設想。HackerLink 會據此發佈公開的賞金任務。DORA 核心項目和社區項目都能發佈賞金。所有賞金任務都會連接到 GitHub 上,以便在 GitHub 上管理工作流。各種加密貨幣都可被用於賞金支付。不足以達到公開獎金水平的小型功能和改進,有可能會以賞金任務的形式發佈。

g)根權限和選舉 :在根權限(Sudo)移除前,理事會成員由 Dora Factory 基金會指派。根權限移除後,理事會成員將由 DORA 投票人選舉產生。選舉規則將被寫死(hard coded)進治理組件,並添加到治理 DAO 中去。屆時,Dora Factory 項目將進入去中心化自治的階段。

頭等倉:深度解析波卡生態 DAO 基礎設施 Dora Factory圖 4-2 DORA 代幣作用

總結:Dora Factory 的代幣符號爲 DORA,代幣主要用作質押、網絡使用費、網絡獎勵、交易手續費、治理等,總量爲 1,000 萬枚,大部分代幣在頭兩年會逐步釋放出來。並且在 Dora Factory 主網啓動後,網絡 Staking 和網絡獎勵將開始,每年將線性通脹 100 萬個 DORA 代幣。代幣模型設計合理,代幣有實際需求。

競爭

行業分析

概述

Dora Factory 的細分賽道爲波卡上的 DAO。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O)的概念於 2015 年被正式提出,發展至今市場中依然缺乏對這一概念的統一定義,維基百科中對此的描述是:DAO 是一種由計算機程序編碼來運行規則的組織,它不受中央政府的影響,其財務交易記錄和程序規則均保存在區塊鏈上。

它可以劃分成「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三個要素。「去中心化」意爲權力去中心化,或運行在分佈式的基礎設施中;「自治」即由智能合約自動執行規則,「組織」即某個實體。企業家 Philipe Honigman 將 DAO 通俗易懂的解釋爲「協調人類活動的工具」。

在目前的實際應用中,DAO 項目熱點集中在以下幾種模式:投票系統、資金分配協議、爭議仲裁法庭和合作博弈。

投票系統又分爲僅項目內部使用和支持其他 DAO 組織使用其投票系統,前者如目前新興的 DeFi 項目,在項目設計之初便涉及鏈上投票系統,但僅供項目自身使用;後者如 Aragon 和 Dora Factory 後續要做的,不僅是項目方可以在內部使用其投票系統,在網絡中創建的其他 DAO 組織,也可以直接套用其模塊或進行治理投票。

資金分配協議指通過 DAO 組織來合理分配開發資金,以此更好地激勵開發者爲項目構建基礎設施,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是 Moloch DAO。

爭議仲裁法庭熱點是由 Aragon 推動的,旨在將智能合約無法解決的事項搬至法庭中,由法庭的陪審員進行投票仲裁。

合作博弈,所謂合作博弈就是在不損害任何人的利益的前提下,至少讓一部分人受益。這個概念 Pool Together 已經做到了。

縱觀目前 DAO 平臺,其實功能還是較爲單一。在 Dora Factory 的願景裏,是希望藉助 Substrate,構建 DAO 即服務的基礎設施,在這個基礎設施上使用 DORA 來賦能這個基礎設施並激勵開發人員,並且讓調用不同治理模塊和功能的 DAO 實現隨時隨地可插拔地調用這些的功能。

發展現狀

DAO 的願景十分美好,也正因如此在 2016 年,開山鼻祖「The DAO」才能憑藉去中心化 VC 狂攬 1.6 億美元,成爲當時史上最大的 ICO。但可惜的是 The DAO 在當時出師未捷身先死,當時黑客利用 The DAO 智能合約的漏洞,竊取了價值近 7,000 萬美元的以太坊代幣,隨後不久以太坊進行硬分叉。而 DAO 也因此一役,尚未興盛便逐漸退出大衆視野,至今 DAO 領域依舊非常小衆。而波卡上的 DAO 目前還是一片藍海。

但對於現實的組織體系而言,DAO 仍充滿變革的潛在魅力。隨着 DeFi 的興起,以 Compound、Yearn Finance 爲代表的社區治理又一次的扛起了 DAO 的大旗,間接的引發了後續 DeFi 治理型代幣的發幣潮。但是並不是所有項目都有精力去專門開發、維護一個 DAO 治理平臺,那麼隨着行業的繼續發展,業內對治理的需求上升,勢必會催生出大量對治理工具平臺的需求。

競品對比

由於目前波卡生態的 DAO 纔剛剛起步,很多項目做得還比較粗糙,沒有實際的產品與 Dora Factory 進行比較,也不好對領域中的項目進行精準細分。因此本章節我們將先主要從其他區塊鏈生態,特別是以太坊中的 DAO 項目展開競品對比。

GitCoin

從開發者社區以及開發者 DAO 治理方面來看,GitCoin 無疑是 Dora Factory 主要的競爭對手。

Gitcoin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網絡構建的去中心化應用。Gitcoin 名字雖然帶「coin」,但其並沒有發行代幣。Gitcoin 爲開發者提供了一個社區,讓他們在開源項目中通過賞金的方式進行協作,並將自己的技能貨幣化。此外 Gitcoin 還提供公開平臺,供項目向社區及以太坊基金會申請資助。其願景是通過區塊鏈支持各類開源項目,促進開源運動的發展,由 ConsenSys 支持。

簡單來講,Gitcoin 把 Github 上的開源協作機制代幣化,並且讓開發者獲得經濟上的回報和獎勵。

Aragon

Aragon 是以太坊區塊鏈上的一個可以讓任何人創建和管理任意組織,如公司、開源項目、非政府組織、基金會、對沖基金等的 DApp。Aragon Network,也稱爲阿拉貢是一個由代幣控制的數字管理組織。本質上,Aragon Network 是個可以讓任意組織、企業家和投資人高效安全協作,並且沒有技術漏洞和惡意參與方的生態系統。Aragon Network 鏈上組織將會使用 Aragon Core 進行搭建,由 Solidity 語言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 和網頁端去中心化應用 DApp 組成。一開始,Aragon Core 會專注於資本化的公司類組織,但它的模塊化功能也足夠適應其他種類的組織。

目前 Aragon 已經提供去中心化自治公司 DAC,即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s 的管理機制搭建方法,支持投票、預算、制定規章制度,以及其他功能。

DAOHaus

DAOHaus 是基於 MolochDAO 框架推出的 DAO 服務平臺,用戶可以在 DAOHaus 上加入已有的 DAO 組織,也可以創建屬於自己的組織並邀請成員其他成員加入。(MolochDAO 是由以太坊早期開發者 Ameen Soleimani 等人發起的一個開源社區治理協議,初衷是通過去中心化治理的方式爲以太坊上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開發資金,從而解決以太坊 2.0 開發緩慢等問題。)

其投票方式和 Moloch 一脈相承,其治理流程包括:工會銀行、怒退、工會踢、提案等。

  1. 若用戶想要加入其生態中的某個 DAO 組織,需要提交一份帶有個人信息的提案,寫明自己可以質押的代幣數量,以此來換取股份(share,決定其投票和收益的權重)。
  2. 發起提案之後,由組織內的其他成員投票,經過投票期、緩衝期、處理期,通過投票結果來決定是否同意該用戶加入組織。如果大部分成員同意,則用戶進入組織。
  3. 若提案失敗,則將該用戶質押的代幣如數歸還。如果組織內有不同意提案結果的成員,可以選擇怒退,銷燬股份,贖回等量的質押代幣。

當前 DAOHaus 支持的 DAO 組織類型有:Guild (工會)、Club (俱樂部)、Venture (風投)、Grant (資助)以及 Product (產品)等,用戶在創建組織時將根據組織類型來設置參數,包括該組織支持的代幣、一天時間可以受理的提案上限、提案週期、緩衝期、獎勵等等。

Snapshot

Snapshot 是一個鏈下無 Gas 多重治理客戶端,易於驗證,且保護結果。由 Balancer Labs 的 Fabien Marino 推動,它允許基於代幣的項目在那裏發佈提案,讓代幣持有者在鏈下投票,而不需要進行區塊鏈交易,即不需要支付 Gas 和交易費用。提案和投票以簽名信息的形式存儲在 IPFS 上。

並且在 2020 年 9 月,Snapshot 與 Aragon 合作,計劃新增鏈上治理的能力。通過組合 Aragon 的工具後,Snapshot 或許可以演變爲一套完整的治理解決方案,爲有治理需求的項目提供低成本且安全的工具集。

競爭指標分析

目前 Dora Factory 的產品僅上線了 HackerLink,其核心的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計劃計劃於 2021 年 6 月附近上線,因此目前我們也是主要從已有的產品及相關數據進行簡要對比。

二次方投票

二次方投票是購買投票的系統,每增加一票,票價就是前一票的兩倍。換句話說,用錢買票,但收益遞減。Vitalik 在這方面提出了一個稱之爲「二次方鎖幣投票」的二次方投票變體,通過將持有的代幣鎖定 k 的平方的時間,持有 N 個代幣可以讓你進行 N * k 次投票。這一修改好就好在它隨着時間的推移調整了激勵措施:更多的投票權力要求投票者長時間堅持自己的決定。在代幣化的世界裏,進出某個社區的難度很小,因此這一點尤其重要。

Gitcoin 的核心功能與 Dora Factory 類似,都致力於是採用二次方投票的方式對項目進行衆籌及 Grant 的配置。Gitcoin 初衷是解決以太坊生態中的公共產品(Public Goods) 融資低效的問題。作爲以太坊的「軍火庫」,Gitcoin 通過二次方投票已幫助過數百個項目完成起步融資。

對比 Dora Factory,其在近期剛舉辦的 BSC Grant1 中也使用了二次方投票,讓 BNB 的持幣用戶爲 BSC 最新生態項目投票支持。最終吸引了 80 萬美金的社區捐贈,他們被分配給了 108 個 BSC 生態新項目。有 1 萬多個地址參與到了本次線上 Grant 的投票環節中。

此外 Dora Factory 在北京與幣安智能鏈合作的黑客馬拉松中也使用了二次方投票,5000 多位社區用戶爲 19 個項目投出了 1 萬多票。大賽獎金池本來只有 1 萬多美元,但是社區投出了 8 萬美元。變成了一個獎金池接近 10 萬美元的線下黑客馬拉松。

雖然 Gitcoin 成立較早,在業內有不錯的口碑及生態,短期內難以被超越。但從 Dora Factory 近期剛剛起步就取得的規模來看,同樣具有一定的競爭力。

治理費用

Dora Factory 是基於波卡的多鏈 DAO 即服務基礎設施。因爲是前期主要是在波卡生態上開發,所以其鏈上治理成本天然優於像 Aragon 這類的在以太坊上開發的 DAO 項目,後期以太坊二層問題如能有效解決,那麼在以太坊鏈上治理 Gas 費用也會大幅降低。

而 Snapshot 由於治理過程是在鏈下所以無需 Gas 費用,但在鏈下治理中,一個提案開發者同意了,礦工可以反對,用戶也可以反對,達成決策的效率相對較低。而鏈上治理的話,能夠確保整個流程是透明公開的,整個治理流程是可審計可追溯的,而且一旦達成決策,任何人都無法阻止其執行。

生態規模

據 Aragon 官方信息顯示,目前 Aragon 平臺中創建的組織數量超 1,700 個,管理資金總額過 9 億美金,生態建設較爲完善,有實際的業務數據支撐,發展至今 Aragon 已然成爲以太坊生態上 DAO 賽道的龍頭。

據 Gitcoin 官方數據顯示,目前在其平臺上每個月有 161,206 名活躍的開發人員(但只有 1% 創建了鏈上交易),賞金任務的完成率達到 78.9%。自 2017 年 11 月推出以來,Gitcoin Grants 已舉辦過 9 期捐助計劃,覆蓋了 1588 個項目,總計 284,503 名捐贈者參與,產生 324,386 筆完整交易,累計幫助項目方籌得 1012 萬美金。是目前當之無愧的以太坊「軍火庫」。

目前已有 606 個項目使用 Snapshot,基本包括了目前業內所有知名的 DeFi 項目。其通過無 Gas 投票解決了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運作和治理的最大痛點,也許可以促成一種分層治理結構的全新實驗。

DAOHaus 生態中最常見的組織是風投類型的 DAO 組織。該社區籌集的金額已經超過了 2000 萬美元,其中,1000 萬美元分配給生態系統中的各個 DAO 組織,以支持其發展。

而相較於 Dora Factory 由於起步較晚,目前生態規模是遠不及上述幾個項目的。雖然從前期舉辦的二次方投票的數據結果來看,Dora Factory 擁有一定的社區參與度,但後續仍需要項目方做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迎頭趕上。

其他指標

此外我們關注 DAO 項目還可以從治理機制效率、社區參與率與公平性這幾個比較重要的維度出發,去評判一個 DAO 項目的優劣。

治理機制效率:提案投票週期的長短即社區執行一次治理提案所需要的時間,DAO 項目治理週期通常比較長。因爲將權力下放至社區,執行或通過某項提案的時間勢必比由少數人抉擇的中心化組織要長得多。如果決策週期過於長久,可能對項目的發展速度有所影響。Aragon 目前的平均一次治理提案的時間在一週左右

社區參與率:由於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個地址,無法統計精準的參與人數,所以區塊鏈中社區參與率通常指對提案進行投票的代幣數量佔比。將權力下放至社區也就意味着決定項目發展方向的權力掌握在社區手中。健康發展的生態系統往往離不開社區的支持,社區參與率低說明此提案沒有得到充分的仲裁,大多數成員更傾向於投機,他們可能只是持幣待漲,但卻漠視社區的發展與建設。此外,社區人數可能也是影響參與率的因素之一。如果一個項目本身人數比較少,往往都是同一撥人對提案進行投票的話,說明並沒有達到去中心化的效果。

治理機制的公平性:指的是 DAO 平臺提供的治理機制(如爭議仲裁)在何種程度上平衡各方的應得利益。在鏈上治理的投票過程中,假設目前的提案內容爲「是否要引入某項加密技術」,如果密碼學家和普通持幣者的投票權重一樣的話顯然是不公平的。但是鏈上意味着我們無法判定哪些參與者是專業人士,哪些是普通人士。所以,根據持幣來劃分權重反倒是最容易執行的。目前大多數 DAO 項目的治理都是採用「一幣一投票」的形式,當然這種形式的公平性僅僅是相對於中心化的決策而言。

上面我們提到了像 Aragon 這類的通用型 DAO 項目,如果未來跨鏈問題能夠解決,那麼像在以太坊上深耕多年的諸如 Aragon 這類的通用型 DAO 項目,遷移到波卡,這無疑會對波卡生態上的 DAO 項目產生一定的衝擊。

目前整體上來看,Dora Factory 要實現的願景與 Aragon、Gitcoin 此類的通用型 DAO 項目有許多相似之處。那麼後續用戶爲什麼選擇你而不是其他的 DAO 平臺,就要比拼項目之間的其他指標。一個旨在讓持幣人進行包容性參與的有效治理體系,必須具備用戶體驗好、摩擦小、且以去中心化和公平公開作爲基礎的特點。

行業前景

2020 年,流動性挖礦成爲了協議項目向早期核心用戶分發代幣的創新激勵機制,即用戶不需要購買代幣,只需添加相應的 LP,就會獲得代幣獎勵,而這些代幣經常是一種治理代幣。隨着 DeFi 的發展,產生了越來越多具備治理價值的代幣。以 Maker 和 Compound 爲早期代表,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 DeFi 項目開始了去中心化治理。項目使用開源代碼進行決策治理,並且將行動和資金情況都記錄在區塊鏈上以供任何人查看。採用 DAO 的治理方式逐步成爲當今世界 DeFi 項目的組織架構。

截止撰文 2021 年 3 月 23 日,全球 DeFi 市場鎖定的價值約 413 億美元 [3],而在以太坊上通過 DAO 管理的總資產 AUM (Asset under management)也高達 8.77 億美元 [4]。去中心化治理創造了一個無需信任、沒有邊界、透明、可訪問、可互操作並且可組合的組織。隨着未來 DeFi 的進一步發展,我們可以預計將會有更多的 DeFi 項目與 DAO 的治理方式相結合,DAO 正在逐步成爲當今世界 DeFi 項目的核心組成架構。

DAO 是一個大規模的社會實驗,開放式的去中心化治理方式是值得追尋的未來,這片森林也吸引了無數開發人員爲之奮鬥,雖然目前 DAO 產業仍不成熟,也還面臨着諸多挑戰和困難,但這並不能掩蓋其巨大的發展前景。或許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我們將可以看人們從固有的中心化治理到 DAO 治理的大規模遷移。

總結:Dora Factory 屬於波卡上的 DAO,目前該行業雖然還處於一個很早期的階段,但 DAO 本身就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Dora Factory 前期在波卡上依靠 DoraHacks 全球黑客松活動和 HackerLink 平臺激勵計劃的支持,在起步上已經領先於波卡上的同類競品,但後期如何將自身的優勢轉化爲勝勢,形成自己生態的護城河,還需要項目方後期持續的深耕,做出具有亮點的產品。

參考資料:

DoraHacks 成員信息,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dorahacks/?originalSubdomain=cn

私募輪情況,
https://dorafactory.medium.com/dao-as-a-service-infrastructure-dora-factory-closed-seed-funding-2970bb46afe5
https://dorafactory.medium.com/dora-factory-closes-second-round-of-private-sale-57e44e31c038

Dora Factory 白皮書,
https://daorayaki.org/dorafactory1-0/

HackerLink 官網,
https://hackerlink.io

DoraHacks 官網,
https://dorahacks.com/

Dora Factory LBP,
https://pools.balancer.exchange/#/pool/0xc2acf2760945af149ac11cc8a2845f3d1ec59b99/about

Dora Factory 持幣地址分析,
https://etherscan.io/token/tokenholderchart/0xbc4171f45EF0EF66E76F979dF021a34B46DCc81d

《「激進市場」和二次方投票 | 用市場本身去監管市場》,Dora Factory
https://mp.weixin.qq.com/s/-JJrxharX4cOMtuVzUunDQ

《A beginner’s guide to DAOs》,Linda Xie

《Introducing DORA: All Tokenomics that you should know》,Dora Factory,
https://dorafactory.medium.com/introducing-dora-all-tokenomics-that-you-should-know-38f93851fe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