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 減產後, 網絡安全或許不必擔憂,但其開發緩慢一直遭受質疑。

原文標題:《BCH、BSV 雙幣減半,對 BTC 後續影響幾何?》
撰文:黃雪姣
編輯:郝方舟

人們盼望已久的減半「先遣軍」,BCH,終於迎來減半。

北京時間 4 月 8 日 20:19,高度爲 630000 的 BCH 區塊被 Antpool 礦池挖出,區塊獎勵從原先的 12.5 個 BCH 變成 6.25 個 BCH,宣告 BCH 減產完成。

當前 BCH 全網算力約爲 3.69 EH/s,挖礦難度爲 523.62 G,BCH 價格位於 265 美元上方,相較 24 小時內高點下跌近 5%。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

被空頭盯上的 BCH 還能有「減半行情」嗎?

這是 BCH 自 2017 年離 BTC「出走」以來的首次減半,因此並沒什麼「歷史」可做參考。

但作爲比特幣的「大太子」,又先於比特幣一個月減半,BCH (及其分叉幣 BSV)的價格表現被不少人寄予厚望。

今早(4 月 8 日)起,BCH 和 BSV 的價格開始拉昇,領漲主流加密數字幣。

上午 10 點,BCH 自 251 美元一路上漲至最高點 280 美元,最大漲幅達 11.55%;BSV 也不甘示弱,幾乎同時從 184 美元拉昇至 220 美元附近,最大漲幅達 19.5%。

投資者最關注的問題,是這樣的上漲在減半後能持續嗎,還是會掉頭?

Odaily 星球日報採訪了部分 BCH 支持者和持幣者,其中認爲 BCH 後續會下跌的不在少數。

從多空比的角度觀察 OKEx 上 BCH 的合約情況,過去連續兩日(4.6-4.7),空頭持倉比例大於多頭;而到今日 5 點-10 點,多頭短暫壓過空頭;但隨着 BCH 在 10 點開始拉昇,空頭再次佔據上風。OKEx 數據顯示,BCH 交割合約做空賬戶數已經達到做多賬戶的 1.5 倍。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數據來自:OKEx,採集時間:4 月 8 日 14:00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數據來自:OKEx,採集時間:4 月 8 日 14:00

OKEx 投研總監「K 爺」分析認爲,空頭情緒較濃,主要是由於很多投資者朋友比較擔心「靴子落地」行情的出現。有這樣的風險意識,是一名合格投資者的基本素養。畢竟萊特幣的減產行情過去不到一年,大家仍記憶猶新。

LTC 去年 8 月減半的情形,加密分析師「區塊鏈威廉」在博客中做了細緻回顧。

「首先是減半前微漲,不算什麼大的反應。大家普遍認爲『減半沒行情了』。不曾料減半後居然有『亮點』,市場突然拉漲,突破 100 美金,但那之後一根針插下去,到現在都沒回去過。不過,這也有個重要因素是大環境在下行。」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但未必接連相似。這一次,你看到歷史上演的也許是 A 方案,或 B 方案、C 方案,這些方案都曾在歷史中出現過。此時,去判斷是否會發生『靴子落地』行情,我認爲意義並不大,因爲短期價格走勢的精準預測確實很難。」K 爺向 Odaily 星球日報表示。

部分人對 BCH 減半後的行情較爲悲觀,也有人認爲減半行情或許根本不存在,即使有也很可能像 LTC 那樣被提前消耗了。

「所謂馬上要減半所以有行情,這個說法從頭到尾都是比特幣帶來的信心和共識,其他幣並沒有這樣的共識基礎,也沒有比特幣減半帶來的市場供應量大幅衰減。」區塊鏈威廉指出。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

從統計數據看,2020 年以來,BCH 和 BSV 總體呈先上漲後下降的走勢,不少持幣者相信,價格整體上漲的背後,減半效應的影響因子居功不小。

BCH 曾在 2 月 15 日達到 495 美元的年內高點,累計漲幅達 155%,但在隨後一個月內不斷「回撤」,至 3 月 13 日觸底,累計跌幅爲 71%。

BSV 年內有兩次大的上漲,第一次發生在 1 月 10 日的獨立行情,BSV 在 4 日內錄得 280% 的漲幅,相較年初更是上漲了 320%,但在 3 月的大暴跌中同樣回撤了近 75%。

經過幾番漲跌之後,BitUniverse 數據顯示,BCH 和 BSV 在 Q1 仍成爲位數不多向上的主流幣,漲幅分別爲 6.9% 和 73%。

那這是否代表「減半利好」已燃燒殆盡?

K 爺的觀點頗爲樂觀,「我們要將減半這件事分成兩個影響階段,一個是短期的『吹泡泡』階段,另一個是長期的『壘磚頭』階段。減半是對長期供需形成影響,所以,減半行情不會過早結束。」

「區塊鏈威廉」結合 LTC 的經驗,持消極觀點。「主流幣減半後通常跟大趨勢,很可能就沒什麼獨立行情了。」但他補充道,BCH、BSV 和 LTC 不同的地方是,這次減半的雙幣背後都有強有力的「主力」。

減半後,BCH 會缺算力嗎?

減半最直接的負面作用,是對挖礦收益的影響。

隨着收益的降低,部分礦工離場,或轉而挖 BTC,由此造成短期的算力下降(半個月-1 個月),屬正常現象。

但如果你擔心 BCH 網絡會因此不安全,那就多慮了。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數據來自:BTC.com,採集時間:4 月 8 日 16:00

BCH 排前五的礦池,除了一個「未知」外,其餘礦池均爲曾在分叉 BTC 或 BCH&BSV; 算力戰中明確支持 BCH 的世界礦池,包括比特大陸旗下的 AntPool、BTC.com,比特大陸投資的微比特礦池 ViaBTC,以及江卓爾的萊比特礦池 BTC.TOP。

其中,江卓爾在不久前的「BCH 礦工捐贈計劃」中投出反對票,並表示其將用個人持有 3500P 算力(約等於減半前 BCH 的全網算力)來捍衛 BCH 的利益。因此,如 BCH 遭遇算力攻擊,想來這些礦霸不會坐視不管。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數據來自:F2Pool,採集時間:4 月 8 日 20:00

除了有衆所周知的「大腿」外,BCH 當前主流的客戶端 ABC 中還有一項名爲「rolling checkpoints」的設置,其作用是當一個區塊獲得超過 10 個確認便無法回滾,可在一定程度上防止雙花攻擊。

雙幣減半對 BTC 有何影響?

從礦工轉移的角度看,雙幣減半理論上將給 BTC 挖礦帶來多大的競爭呢?

假設 BCH 和 BSV 的一半算力都轉向挖 BTC,我們可以看到,BTC 將增加 3% 的算力,這一增幅對於比特幣來說倒也常見。但在這個挖礦利潤微薄的當下,這一漲幅對於 BTC 礦工仍是個不小的負擔。

另一方面,此次雙幣減半的價格走勢,也將成爲 BTC 減半行情的參照系之一。

「每一次減半行情的走勢,都對未來的減半行情有着參考意義,因爲你需要親身經歷 A、B、C 方案獲取經驗和參考數據。尤其是極其相似的事件正在形成極其相似的價格走勢時。」OKEx 投研總監 K 爺認爲。

礦工捐款計劃擱置,BCH 發展慢如何解?

除了價格和網絡安全,判斷公鏈的價值標尺,更要看開發進展與鏈上生態。

在這方面,BCH 常被人們拿來與「胞兄弟」BSV 做比。

兩者都有類似的大區塊擴容路線和支付公鏈願景,但在 2018 年底兩者分離後,BSV 的鏈上應用及交易量很快超過了 BCH,因此「BCH 發展緩慢」的質疑聲不絕於耳。

下圖爲 BTC (黃線)、BCH (綠線)、BSV (紅線)三者的日交易量,從圖中可看出,在壓力測試之外,BSV 的交易量已經壓倒前面兩者。

BCH 產量減半,對價格、網絡安全及生態發展有何影響?

當然,不少 BCH 支持者並不承認 BSV 的這種「領先」。

BCH 愛好者 BruceLee 曾在博客中吐槽,「像某些幣(指 BSV)把天氣之類的數據往區塊鏈上保存從而產生大量 TX (鏈上交易)的行爲,只能說是純刷數據,就算產生再多 TX,那和殺手級應用也沾不上邊。」

如果說 BSV 的生態應用不算實際應用的話,作爲一條公鏈,BCH 可能更慘,因爲其上的應用寥寥可數。

究其原因,Odaily 星球日報此前介紹過一個直觀的問題,BCH 開發團隊的募捐方式低效且不可持續。

爲避免開發斷糧、進一步壯大生態,今年 1 月,江卓爾曾發博文公佈了一項《BCH 的基礎設施融資計劃》(下稱「計劃」),旨在通過礦工捐出區塊獎勵的方式爲爲開發團隊持續籌措資金。

這一「計劃」,因在實現方式上傾向於「幾大礦池聯合實施」、「算力投票」而被不少社區成員斥爲「獨裁」,最終,主要發起人之一江卓爾宣佈作罷。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 月 19 日,在 ABC 團隊發佈新版客戶端中,默認礦工只能投票支持「計劃」。要想不進行投票,或者投 No,還必須具備一定的編程知識,自己去修改代碼。

據 BCH 支持者「行走的翻譯 C」介紹,這一版本軟件被社區稱爲「惡意軟件」,隨後,前 ABC 團隊創始成員 freetrader 宣佈上線不包含「計劃」的新版客戶端 BCH Node (BCHN),並逐漸獲得支持。

與此同時,社區對主要開發團隊 ABC 信任不足,社區分裂風險仍在。

「目前看來,只要沒有惡意算力搗蛋投票支持那個『計劃』,那麼基本不會被激活。」行走的翻譯 C 認爲。

從好的一面看,行走的翻譯 C 認爲,在「計劃」引起爭議的同時,海外社區推出了很多替代性方案,誕生了新的全節點客戶端 BCHN、新的融資工具 Flipstarter,讓 BCH 生態更加地健壯、多元,開發更去中心化,長期看對 BCH 的發展仍屬利好。

在捐贈計劃之外,3 月 20 日,Tether 宣佈將通過 SLP 協議在 BCH 上發行 USDT,這是繼 BTC、ETH 等底層公鏈之後,USDT 選擇的第 5 條公鏈,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瞭這家圈內「印鈔」銀行對該社區的認可。

據 BruceLee 介紹,2019 年初上線的 SLP 協議(運行在 BCH 網絡上的一個 token 協議)至今已發佈 7530 個幣種。據統計,SLP 上產生的 TX 佔 BCH 總 TX 的幣種已達 10% 以上。

在此之外,4 月初,General Protocols 的開發者宣佈將推出基於 BCH 的衍生品平臺 Anyhedge,有望成爲 BCH 上的首個 DeFi 協議。4 月 5 日,混幣方案 Cashfusion 也在社區中順利募得 5.1 萬美元 BCH,將幫助團隊持續開發、爲 BCH 提供專屬的隱私交易方案。

最近的一個月,我們的確看到不少重要進展,或許預示着 BCH 的生態應用正在實現從 0 到 1 的跨越。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