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負利率的產生以及人們對美元前景不佳的共識,企業財務部門開始尋求比特幣與黃金等可替代的儲值資產。

原文標題:《IDEG 丨反烏托邦式的量化寬鬆及機構對比特幣的接納》
撰文:James Butterfill,CoinShares 投資分析師
翻譯:Cara Cao、Arvin Wang

《夢之安魂曲》講述了四個紐約人因吸食毒品而進入了想象中的烏托邦世界,但隨着他們的毒癮加重,最終烏托邦夢境破滅的故事。近期,這種像「夢之安魂曲」版本的貨幣政策成爲了現實。量化寬鬆毒品般的刺激效果正在逐漸消散,與此同時,人們對於寬鬆貨幣政策的依賴毒癮正在以一種微妙但卻可能是醜陋的方式暴露出來。這次的疫情更是進一步惡化了美國和英國的國債利率,並有可能在不久以後轉爲負值。不少企業敏感地意識到了可能出現的負利率與其暴露出來的問題,並開始着手尋找合適的另類資產和潛在的儲值工具。

風險緩衝策略正在失效

由於傳統風險緩衝策略未能很好地發揮作用,導致最近在市場上出現了不尋常的拋售行爲。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政府與央行採取了非常規的貨幣政策(主要爲量化寬鬆)。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起始於上一次金融危機的 2009 年,當時需要採用「火箭筒政策(bazooka policies)」以防止產生嚴重的經濟衰退。最初,這些擴張性政策通過提升資產價值的方式來幫助重新調整企業的資產結構。此外,政策還強制要求貨幣市場基金免除手續費來降低企業支出,但同時,這樣也誘導了投資機構和其他公司去尋求更高的收益。

獵尋更高收益改變了投資者的資產配置

從那以後,這種對於更高收益率的追求一直在拉動對固收及其他收益產品的需求,同時也壓低了這類產品的收益率。它像毒品一樣流行開來,並在最近達到了頂點,固收產品等收益率正在變成負數。據路透社的報道,目前大約有 30% 的歐洲政府債券收益率爲負。這也導致了固收資產在投資者的投資組合佔比空前的高,如果債券價格急劇下跌,可能會給投資經理帶來巨大風險。

觀點:負利率是機構接納比特幣的催化劑數據來源:Bloomberg、ICI、CoinShares,截止 2020 年 10 月 13 日

疫情促使負利率更加嚴重

負利率對存入資金的人而言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對於大多數實行了負收益率政策的國家來說,其受影響的資金賬戶主要爲央行所持有,本質上來說相當於鼓勵他們去放貸而不是保留過多資金。這也導致了負利率在整個金融系統傳導,例如銀行同業存款、企業存款以及個人大額存款。疫情加劇了政府本已非常沉重的債務負擔,並且這種情況在未來可能會變得更加糟糕。同時疫情還導致了現金的使用量大大減少,並且隨着我們進一步朝着無現金社會邁進,負利率將更加容易對個人產生影響。

觀點:負利率是機構接納比特幣的催化劑數據來源:Bloomberg、ICI、CoinShares,截止 2020 年 10 月 13 日

企業資金管理的挑戰

傳統上,企業財務部門通常負責管理組織的流動性風險、財務風險和營運資金,以支持管理層和業務部門。資金充裕的企業財務部門往往會將資金投入貨幣市場來做短期的現金投資,而不是將其閒置在資金賬戶裏。對於歐洲地區來說,自 2015 年 3 月以來,從收益率爲負的短期儲蓄或現金投資獲得收益是非常有挑戰性的。

歐洲的企業財務部門不得不接受的負利率,但對於那些擁有更多國際業務的公司而言,他們充分利用了美國和歐洲的利率差來減少損失。此時美國的短期貸款利率依然爲正,這對於這些公司是很有幫助的,特別是在人們對於美元的前景共識總體仍然是樂觀的情況下。

對美國貨幣財政政策的幻想破滅

自疫情於 2 月份開始蔓延以來,美國的反應是制定一項佔國內生產總值(GDP) 13% 的刺激方案,這遠大於歐洲佔 GDP 4.3% 的方案。如下面倫敦銀行同業拆借月度利率圖表所示,美國的刺激計劃對短期存款利率產生了顯著的負面影響。

觀點:負利率是機構接納比特幣的催化劑數據來源:Bloomberg、CoinShares,截止 2020 年 11 月 1 日

從今年年初以來,美國的利率已經從 1.5% 下跌到現在非常接近於 0 的狀態,相對於歐洲的利率差也正在迅速縮小。貨幣擴張政策引起了企業財務部門的擔憂:隨着企業創造收入的加快,其獲得的貨幣購買力正在下降。這種貨幣擴張同時還增加了大衆對美國財政和貨幣體系的不信任感,並從根本上改變了投資者和企業財務部門對美元的前景看法。

企業財務部門開始將目光投向其他地方

由於負利率的產生以及人們對美元前景不佳的共識,企業財務部門開始尋求可替代的儲值資產。通過搜尋發現,很少有投資品可以有效地扮演這一角色。最初,美國長期國債非常流行,但在最近幾個月,美國國債與美股的相關性變得很高,並且其他傳統的避風港(例如日元)也在展示它們比歷史更低的防禦性特徵。

結果就是在以美元爲主導的情況下,可選擇的儲值資產很少。當前,主要有兩個可行的、低相關性的流動性儲值資產——黃金和比特幣。我們的研究表明,比特幣相對於黃金是更好的分散投資組合工具。此外,如下圖所示,比特幣和負利率債券之間緊密的聯繫也正在逐漸顯現。

觀點:負利率是機構接納比特幣的催化劑數據來源:Bloomberg、CoinShares,截止 2020 年 11 月 1 日

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公司宣佈他們將比特幣作爲儲值資產進行配置。

觀點:負利率是機構接納比特幣的催化劑數據來源:Bloomberg、Bitcointreasuries.org、CoinShares,截止 2020 年 11 月 6 日

正如《夢之安魂曲》的結局一樣,企業財務部門逐漸清醒意識到負利率這一現實,並開始着手於尋找可行的替代儲備資產。正如最近 MicroStrategy 的 CEO 邁克爾·賽勒(Michael Saylor)所說,隨着企業開始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世界,每一次對比特幣的公開宣稱都將是大衆進一步接受比特幣的催化劑。

來源鏈接:coinshar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