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Trading,社交交易,指的是投資者觀察其他人去模仿操作自己的投資。這不是一個新概念,我們現在已經習慣了在二級市場投資的時候隨時隨地與別人溝通獲取信息,這是互聯網的功勞。但其實,Social Trading 不是互聯網後的產品,這個故事,可以從 100 年前的「股票大作手」利弗莫爾講起。從十幾歲開始,利弗莫爾就開始玩股票了,他常常在對賭行的交易大廳站上一整天,就盯着黑板上寫的一個又一個的價格,試圖從價格變化找到規律變化,然後擠到櫃檯上,寫下買入的金額和數量,並和現金一起遞交給店員。店員確認無誤後,收下現金並確認買入。因爲天賦,他總能賺錢。以至於由於他的盈利率過高,利弗莫爾開始受到投資者的喜愛:每進入對賭行,便有一羣人跟在他屁股後。他買入的股票,羣衆也跟着買入,他賣出的股票,羣衆也跟着賣出。成名後,他有了辦事處。據說,利弗莫爾的辦事處有 60 人在守着電話、電報,以及股票行情自動收錄器,實時反映最新的股市行情,向利弗莫爾提供股市動向分析。他不是一個人在工作,而是結合了 60 個人提供的信息來確定下一步的操作,這是那個時代的 Social Trading。把時間從 20 世紀初期調到 90 年代,媒介渠道有了升級,國內股民的 Social Trading 也有了變化。早期 A 股股民幾乎每日必看的資訊有兩份,一個是每日晚 7 點開播的《新聞聯播》,另一個是人民日報社主管主辦的《證券時報》。兩者都有一個共性,登上版面的上市公司隔日要麼大漲要麼大跌。投資者隔日對照着提及的企業買入或賣出便可。幾年後,A 股迎來史上罕見的大牛市,全民炒股興起,那時候沒有手機,互聯網也遠沒有普及,最實時獲取信息的方式,就是證券大廳,那是當年股民們最喜歡的地方。股民們在證券大廳一坐就是一天,在閃爍着紅綠數字的大屏幕下,股民們交頭結耳,許多「股神」遊走於證券大廳,向投資者薦股從而賺取分成。那是屬於老股民們的 Social Trading。很快,證券大廳人煙日漸稀少,互聯網來了。有了互聯網的加持,Social Trading 有了顛覆性的優化。終於,在 2010 年,國外目前最知名的 Social trading 產品 eToro 應運而生。 Social trading 市場的頂級平臺 投資本身是一個需要大量時間和經驗的行業,這對於參與交易的投資者的素質無疑是要求較高的。Social Trading 是一種交易形式,它能夠使投資者觀察到同行和專業交易員的交易行爲,並通過跟單來跟隨其策略。投資者只需要少量的金融知識甚至不需要金融知識也可以進行操作。Social Trading 的前世今生eToro 前身爲 RetailFX,由 Yoni Assia、Ronen Assia 和 David Ring 三人在 2007 年創立。eToro 在其社交投資平臺上推出了「跟單(Copy Trading)」功能,吸引了大量的用戶和交易員。在 2010 年,註冊用戶數量就達到了 150 萬,在該平臺上交易的金額也超過了 1000 億美元。截止至 2018 年,已經擁有超過 1300 萬名註冊用戶。在 eToro 上,跟單者每個月需要支付 10 美元給被跟單者,跟單者可以自主選擇是否對每一筆訂單進行跟隨。被跟單者除了收穫投資收益還可以享受跟單者每月的「訂閱費」。創始人 Yoni Assia 在 2012 年接受採訪時表示,全平臺跟單的平均勝率是 80%。平臺上當時最受歡迎的德國外匯交易員 Moksel1972 擁有超過 20000 名跟單者,他的交易盈利率高達 99.6%。這意味着,Moksel1972 每個月光訂閱費的收入就超過了 20 萬美元。投資者在 eToro 上賺得盆滿鉢滿,平臺自然收益也不會太差。在 2007 年至 2013 年之間,eToro 通過四輪融資籌集了 3150 萬美元。2014 年 12 月,eToro 從俄羅斯和中國投資者處融資了 2700 萬美元。在 2018 年,eToro 又融資了 1 億美元。其股東中也不乏軟銀、Spark Capital、中民投等著名投資機構。目前,eToro 估值達 8 億美元。eToro 的成功也給一系列財經平臺指明瞭下一步發展的方向,在國內就有如雪球等平臺上線了跟單體系。彼時,方三文剛從網易離職,幾乎全部職業生涯都在與內容打交道,而又熱愛投資的他選擇了「投資+社區」這條賽道,從而創辦了雪球。在雪球上,一衆早期在博客、電視上的「炒股大神」被扒的精光,權威每天都在坍塌,只因投資邏輯、投資路徑在雪球上一覽無餘。方三文表示,很多跟帖的發言比主貼價值還要更大,雪球上,被投資者們追隨、奉爲大牛的用戶,有些只是某家公司的普通職員。雪球的跟單機制和露出機制,吸引了國內衆多投資者的加入,創立 3 年吸引了 1200 萬用戶,而此時 A 股有效賬戶也不過 6000 多萬。事實證明,社交跟單這一商業路徑是有效的。 加密貨幣交易平臺的跟單今生 自 2017 年底,eToro 開始佈局加密貨幣,先是通過提供比特幣、以太坊、萊特幣、瑞波幣等十種加密貨幣從而進入美國市場。隨後 2019 年收購了丹麥區塊鏈公司 Firmo,同年又基於 AI 技術推出了以情緒爲指數的加密貨幣投資組合。而後又收購了比利時的加密貨幣投資組合追蹤應用公司 Delta。eToro 力圖將跟單帶到了加密貨幣交易領域。比特幣從 3 月 12 日暴跌至今,行情又來到了 9000-10000 美元的選擇路口,1000 美元的大波動可能隨時來臨,除了期貨合約之外的衍生品如期權更加複雜,無法短時間入門,這時跟單的優勢便體現了出來。對於用戶而言,學習成本低,跟單功能只需要用戶同步交易員操作行爲即可,不需要盯盤,不需要研究點位行情。用戶可同時跟隨多個交易員,最大程度穩賺收益。每筆跟單收益直觀可見,盈利數據實時展示。還可隨時修改跟單金額、跟單合約,也可隨時停止跟單或止盈平倉。對於被跟單者,不需要自帶流量,也不需要自我營銷,只需要研究行情,提高自身的收益率和盈利率。於是,在 eToro 後,國內的加密貨幣創業者們也紛紛進去了這個領域,既有以實盤和提供數據起家的幣 coin、合約帝,也有基於交易平臺的 Bitget。Bitget 成立於 2018 年,獲得了全球頂級遊戲公司 SNK 數百萬美金投資,後者 2019 年在韓國 KOSDAQ 掛牌上市,創造了有史以來海外企業在韓國上市最高市值記錄。與 eToro 的 Social Trading 不同, Bitget 的跟單產品還是有不少創新。首先,Bitget 的跟單者無需先付費再跟單,跟單者只有盈利時才需要支付一定的費用,Bitget 對被跟單者的激勵爲跟單者盈利的 10%。和 eToro 訂閱制不同的是,Bitget 的模式更能激勵被跟單者。其次,爲了防止被跟單者作惡,Bitget 實施了「交易員審覈」、「限制開單最高合約倍數」、「限制單合約最高張數」、「用戶可隨時修改跟單設置和停止跟單、平倉」等措施。Social Trading 的前世今生這些措施其實也是對跟單者的保護,在跟單模式下,交易員的操作對投資者來說至關重要,真實透明的帶單記錄和跟單記錄是投資者的必須,誰也不希望自己跟單的交易員的數據不真實。平臺會對交易員進行監控,如果發現交易員同時雙向開倉超過 3 筆,虧損持倉時間超過 24 小時未平倉,或者交易員開倉數量小於 20,虧損超過 50%,虧損持倉時間超過 48 小時未平倉,Bitget 就會對交易員進行處罰,輕則暫停交易員權限 3 天,重則封號。這些風控措施並不是擺設,在官網平臺也公佈了違規封號的交易員名單。同時投資者的賬戶也不能一味掌握在交易員手中,依然需要掌握主動權,隨時修改或者停止跟單。爲了提升用戶體驗,Bitget 在上線 2 周後就做了迭代,用戶在選擇交易員時,可以參考更多維度的指標,用戶可以從綜合、收益、收益率,以及勝率等多個維度篩選交易員。

Social Trading 的前世今生

交易平臺的創新與用戶教育 創新其實是一家交易平臺的核心,如果僅有幾個簡單幣種的交易,三大交易所是不可能做到現在的體量的。不說幣價低迷的時候,就像現在幣價保持在 1 萬美金左右,依然傳出了在二級市場曾經頗有人氣的披薩狗平臺關閉的消息。Bitget 這次的 Social Trading 產品,透露出這家平臺依然專注於衍生品賽道的創新。隨着期權的興起,很多期貨合約平臺的重心已經不在期貨上,只是保持着項目合約的更新,重心放在了其他衍生品,但 Bitget 仍然專注於合約賽道。就像比特幣礦機的芯片,7nm 製程的一定比 10nm 製程的礦機更強大嗎?其實不是的,仔細研究 10nm,依然有可能做出性能高於 7nm 的礦機。從某種意義上講,Bitget 的 Social Trading,是 312 暴跌後的一種產品趨勢,我們可以理解爲用戶保護,再宏觀一些,可以理解爲用戶教育。暴跌帶給二級市場最大的財富,就是讓投資者明白交易組合的重要性。那些在多單中加入看跌期權的投資者,那些時刻保持對衝思路的投資者,在暴跌中起碼不會全軍覆沒,但全倉槓桿單一方向的投資者在這種災難中就很難倖免。於是,在暴跌後,期權開始被投資者關注,保險也開始被大量提及,許久沒有聲音的網格交易在交易平臺中開始推廣,本應是大資金纔會考慮的「量化」,也開始在小資金中嘗試,有些交易平臺開始推出量化產品。所有一切現象都說明一個問題:投資者越來越需要有正確邏輯的投資教育,交易產品也在向此趨勢發展。Bitget 的 Social Trading 也是其中一種,當前市場行情,動輒 10% 的波動,沒有經驗的投資者非常掙扎,用專業交易員的經驗來規避行情風險,比用戶自己去學習量化、期權這些概念要來的輕鬆。前幾天幣安下架了 FTX 槓桿代幣又上線自己修改過的槓桿代幣的事情,讓很多人說幣安不履行用戶教育的責任。其實以幣安的用戶體量,大量沒有經驗的投資者不熟悉規則就開始交易導致資產損失必定時有發生,所以他們選擇修改規則符合更多人的交易習慣也無可厚非。在 312 發生後,用戶自身就已經明白了合理交易的重要性,有越來越多的平臺正在推出用戶教育的產品。在這個趨勢下,在 Social Trading 後,Bitget 預計還會推出更多的新產品,適用於各種場景,這會是交易平臺領域的下一個戰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