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 Twitter 網紅如何從社區寵兒變爲萬人唾棄的故事。

撰文:Anthony Sassano,The Daily Gwei 創始人,EthHub 聯合創始人

曾經廣受歡迎 yEarn / YFI 頭號粉絲、Twitter 知名帳號 Blue Kirby 問世僅僅三個月就自導自演了一出「 退出騙局 」 (exit scam) ,似乎以太坊社區依然感受到這一事件的餘震。如果你對此事不甚瞭解,本文可以幫助你瞭解這一傳奇的始末。

劇情精彩,敬請欣賞。

DeFi 網紅變色記:Blue Kirby 如何從萬人迷到萬人嫌?來源:https://twitter.com/CL207/status/1314828002857873414

第一幕:一顆新星的崛起

Twitter 賬號 Blue Kirby 似乎是一夜間爆紅 :三個月前意外推出治理代幣 YFI 後,yEarn 協議知名度大增。Blue Kirby 的 Twitter 賬號粉絲數從 0 增至接近 兩萬人 ,成爲一位大受歡迎的以太坊社區成員。

他發出的任何推文都會得到瘋狂互動 (通常是 YFI 吹捧貼) 。

Blue Kirby 的做法是典型的網紅路線——將自身與某些具有 瘋狂潛力 的事物 (yEarn/YFI) 捆綁,並自己跳上這一風口浪尖。Blue Kirby 的手段不僅僅侷限於發推文,還通過教育、營銷和 社區管理 ,爲萌芽中的 yEarn 生態系統貢獻切實的價值。這使 Blue Kirby 成爲了 yEarn 社區中少數 (短暫) 領薪酬的人,這些工作每月讓他領到 約 7000 美元 。另外,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還因他的貢獻向其捐贈了 25 個 YFI (按本文撰寫時的價格計算相當於 40 萬美元) 。

Kirby 也是創造和傳播 網紅梗 的高手,親手推動了「 few understand 」或「few」網紅梗與「 oh my 」 網紅梗,在以太坊社區內的走紅。

不過這些網紅玩梗逐漸讓社區不勝其煩,最終被清理掉。

第二幕:蜜月期

Kirby 乘着 YFI 價格飆升的東風,似乎勢不可擋。他們的推文充斥着 YFI 上天的內容,而由於 YFI 價格一飛沖天,所有持幣者都「暴富」。

Kirby 藉助聲名鵲起開始在 Rarible 平臺銷售 NFT,併成功躋身該平臺頂尖 NFT 賣家之一。這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他們的受衆羣較大,可以經常通過推文推廣其 NFT。其次,他們的 NFT 像是 yEarn 創始人 Andre 及 Blue Kirby 他們本人的周邊。就像《 星球大戰 7 》即將上映時,迪士尼售賣其周邊。

據 Rarible 的數據統計, Blue Kirby 過去 30 天通過售賣 NFT 盈利 500 ETH ,約相當於 186,000 美元,幹一個月掙這麼多,還不錯吧?

截止這一時候 Kirby 似乎是一股不可阻擋的強大勢力,因爲 YFI 價格一直漲,而 Kirby 的成功一直與其捆綁。他們的 NFT 賣瘋了, YFI 漲得越高,他們越有錢,他們的 Twitter 互動越瘋狂。Kirby 當時可能有登頂世界之巔的陶醉感。

然後音樂戛然而止, YFI 價格開始下滑,而幣圈老傳統再度重演,人們在虧錢之前努力去搶佔一張椅子。但 Kirby 決定做的事情是 砸斷椅子腿 ,奪路衝出這一房間。

第三幕:從王座跌落

伴隨 YFI 價格下滑,我們看到了市場週期後段的完美體現。但其實在這一時期 yEarn 項目基本面沒有任何根本性變化。該團隊依然在打造 創新產品 、推出新的收益耕種戰略、推動總鎖定價值的增長等。

創始人 Andre 此時從 yEarn 部署者地址部署了一個名爲「 Eminence 」的新項目,這成爲 Kirby 的滑鐵盧。這一項目尚未激活:沒有互動界面 UI,沒有如何參與的指南,沒有對具體內容的任何解釋,只有一個 Twitter 賬號提到了該項目和一種代幣,你可以利用 智能合約 購買該代幣或將其兌換成其它代幣。

儘管一切都很模糊,依然阻擋不了 Kirby 賣力吆喝,將任何與 yEarn 有關的產品吹上天。Kirby 當時的推文 猛吹一波 ,製造不要錯過上車機會的恐慌,給出讓人們購買這一 EMN 代幣的鏈接,而他們當時完全知道 Andre 只是在進行「 生產階段測試 」,這些智能合約不太可能接受過審計,還沒有爲與用戶互動做好準備。

所以果不其然, Eminence 智能合約遭到 閃電攻擊 而翻車,短短几個小時就被偷走了 1500 萬美元 。黑客最終歸還了 800 萬美元 (發送至 YFI) ,然後返還給購買了 EMN 的人士,但損失已經切實造成。

值得一提的是,翻車後 Andre 短暫退出 Twitter 和社交媒體。

在此次黑客攻擊後, Kirby 似乎想故技重施——利用這一事故製造一場網紅爆梗。他們推出 #HalfRekt 標籤,指人們在這一翻車事故中僅損失了 50% (即一半) 的資產。

也許在 YFI 價格繼續節節高升時,這個梗會走紅,但當時的情境是 YFI 價格一路滑坡,很多在高位站崗的持幣者可不是隻損失一半,而是血本無歸 #FullRekt ,而且正是同一批人買了 EMN。

Kirby 因此從以前牢不可破的意見領袖王座上 跌落下來

第四幕:背叛

因此,在遭受 Eminence 攻擊後,Kirby 敗盡了社區內對其的好感,他們盡其所能希望恢復原來的影響力。對於他們來說不幸的是,面對的大環境是 YFI 價格迅速下跌,以及社區因購買 EMN 而「 損失過半 」 (其中很多人是由於 Kirby 的這一波鼓吹而中招) 。最重要的是,Kirby 以大約 22,000 美元 的價格公開出售了他們的 YFI (在 bluekirby.eth 地址上可以看到相關信息) ,而他們解釋這樣做是通過 Tornado Cash 洗掉他們的 ETH ,將資金轉移到一個更私人的賬戶中 (他們隨後這麼做了) 。

不過社區對此解釋並不買賬,因爲對於 Kirby 來說,使用中心化交易所「洗」他們的資產會要容易的多。因此,社區將 Kirby 出售自己的 YFI 視爲一種嚴重的背叛。

此後不久, Kirby 開始大力推廣他們參與的一個名爲 Off-Blue 的新項目,該項目原生帶有一個全新的代幣。沒有人真正知道該項目的內容或打算做什麼,但是自從 Kirby 參與進來之後就是新一波 大肆炒作 ,人們認爲它與 yEarn / YFI 有一定關係。

隨着時間的推移,有關 Off-Blue 項目的更多信息浮出水面,他們聲稱該項目是由 Kirby +部分「匿名人士」打造的,並且與 NFT 有關。代幣分發的詳細信息反映了這一點,人們可以通過購買 Blue Kirby 創建的 NFT 以及 Off-Blue 本身創建的 NFT 來瓜分大多數代幣。代幣分發還包括一次空投,接受空投者需使用與 YFI 治理互動的地址,這進一步證明了該項目「 與 yEarn 相關 」的理論。

DeFi 網紅變色記:Blue Kirby 如何從萬人迷到萬人嫌?來源:https://rekt.ghost.io/whale-hunt-sbf-blue-kirby/,同樣是一篇講述 Blue Kirby 故事的好文章

幾天之內 Off-Blue 帳戶售出了約 2,000 ETH (746,000 美元) 的 NFT,且沒有明確說明這筆錢的用途——人們推測所有這些錢都將歸 Blue Kirby 所有 (這裏有一些 證據) 。由於很多人投訴 Off-Blue 是騙局或是欺詐性項目的強烈抗議,Rarible 決定在其平臺上暫停 Off-Blue 的帳戶。

值得慶幸的是,Off-Blue 正在向使用 ETH 購買 NFT 的人 提供退款 (可以在此處進行) ,但是顯然損害已經造成,該項目只能關張大吉 (至少目前如此) 。

第五幕:消失與不良影響

在這段時間內, Blue Kirby 依然在應對 Eminence 翻車事故的不良影響,YFI 價格依然跌跌不休,他們賣出其 YFI,處理 Off-Blue 爛攤子,而且有人爆料了 Blue Kirby 的真實身份,對其進行 人肉搜索

這一切導致 Blue Kirby 刪除了他們的 Twitter 帳號,並實際上從公衆的視線中消失,他們通過出售 YFI ,及保留從原始銷售 NFT 和 Off-Blue 相關銷售收入中拿到的 ETH,估計共賺到 100 萬美元

這場鬧劇的後果非常慘烈,Blue Kirby 失蹤後,社區中許多人現在對「 匿名建設者 」更加厭煩,因爲儘管 Blue Kirby 名頭響亮,但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它與任何現實生活身份無關,他們的存在意味着在遊戲中沒有真正的個人存在感。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他們確實在遊戲中擁有存在感時 (被人肉後) ,他們決定完全退出社區。

Blue Kirby 會不會有救贖行動?他們會以全新的精神面貌回到社區,來彌補他們的所有不法行爲嗎?他們會退還所賺的錢嗎?我對此表示高度懷疑。有些事可能得到彌補,但這件事似乎不是其中之一。

即使 Blue Kirby 所犯的是一個 誠實的錯誤 ,即使他們本來出於良好的意願,他們也可能已經傷害了太多的人,並且失去了太多的信任,因此無法受到社區張開雙臂的歡迎。

現在,Blue Kirby 已經消失在以太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