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ncer 的資產池比 Uniswap 更具靈活性,同時通過代幣激勵流動性提供者,並逐漸賦予治理權。

推薦閱讀:《讀懂自動做市商賽道新銳 Balancer:提高交易流動性,還可創建指數基金

作者: Chris Burniske 和 Alex Evans,均就職於區塊鏈投資機構 Placeholder
編譯:盧江飛

在過去的一年裏,基於資金池的流動性協議(也被稱爲自動化做市商,即 AMM)幾乎統治了所有 DeFi 活動,他們沒有訂單薄,而是根據算法曲線(algorithmic curves)提供資產。儘管在流動性和交易方面取得了令人驚歎的增長,但第一代自動化做市商仍然相對缺乏彈性。爲了適應更多用戶和更多的投資策略,自動化做市商必須不斷優化發展才能提供更好的靈活性和深度——而這,恰恰是 Balancer 希望通過構建可編程和可定製流動性池所實現的目標。

Balancer 是一個全新 DeFi 協議,能把資產管理和去中心化交易有效結合在一起。

  • 對於投資者而言,Balancer 目前所提供的一個核心功能是:指數化的加密資產管理(參見注 1)。投資者無需向投資組合經紀方(管理方)支付費用,只需向 Balancer 流動性池中貢獻資產,就能賺取費用(參見注 2)。
  • 對於交易者而言,Balancer 是一個具有價格競爭優勢的無需許可的非託管交易服務平臺,針對每筆交易所收取的費用最終將會是資產儲戶的投資回報。

Balancer 現在所做的事情,很像是把傳統金融領域裏富達(Fidelity)旗下的資產管理服務和納斯達克(NASDAQ)的交易服務整合在了一起,然後把納斯達克的交易利潤轉移給富達的資產持有人。

Balancer 這種機制創造出了一種「1+1>2」的效果,繼而能推動流動性資產池規模變得越來越大,流動性池獲得的資金越多,(當有人嘗試尋找資產投資時)就越不可能出現滑點問題。由於關鍵資產滑點問題得到解決,Balancer 很快便成爲了一個吸引衆多交易者探索競爭交易的場所。與此同時,不斷增長的交易活動也會資產儲戶帶來了長期價值創造(long-term value creation)。最終結果就是:流動性池規模在這種激勵機制下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這套機制顯然非常有效,雖然只運行了短短四個月時間,但 Balancer 已經爲熱門交易資產(比如 MKR、REP、LEND、mUSD 等)提供了極具競爭力的價格。

舉個例子,對於那些尋求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平臺上有更少滑點的 MKR 交易者來說,Balancer 上有一個流動性池非常適合他們,這個流動性池規模約爲 1300 萬美元(其中 60% 是 MKR、40% 是 ETH),也是目前最具流動性的資產池之一。

成爲 Balancer 的供應方和治理方

Balancer 允許供應方——也就是業內俗稱的「流動性提供者」(LP)按自己的條件存放資產,流動性提供者可以加入現有 Balancer 流動性池,也可以自己創建流動性池——在此過程中,他們可以進行一些參數選擇,比如:

  1. 首選配置資產(目前支持幾乎所有 ERC-20 代幣);
  2. 流動性池權重(百分比形式);
  3. 交易費用。

這些選擇讓流動性提供者擁有很大的靈活性,也使 Balancer 成爲許多 DeFi 實驗的沃土,更促使其在很短時間內積累了大量流動資金(目前已達 2 億美元,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Placeholder:Balancer 憑什麼吸引流動性提供者?未來將如何發展?

Balancer 傾向於由用戶自己持有和管理代幣,作爲該承諾的一部分,Balancer 會把 BAL 代幣分發給活躍的流動性提供者(供應方),網絡表決權隨着時間推移也會轉移給這些流動性提供者。

另外,BAL 代幣也可以在公開市場上購買。毫無疑問,最好的 BAL 代幣流動性場所就是 Balancer 自己,BAL 代幣持有者有權決定 Balancer 的未來、以及如何使用 BAL 代幣。

現階段,Balancer 每週會向流動性提供者分發 14.5 萬代幣,直至代幣總量被耗盡,這種方式似乎與比特幣有些相似。從長遠來看,預計 BAL 代幣需要找到一個可複製的價值獲取模型,這樣才能讓網絡被持續利用。另外,雖然 BAL 代幣受到 1 億代幣總量硬頂的限制(當前市場供應量約爲 3500 萬,隨着時間的推移,後續會每週向流動性提供者增加代幣供應量)。
,但實際 BAL 代幣供應量其實還是由 BAL 代幣持有人最終來確定。

Balancer 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Balancer 增長主要來自於其動態流動性資金池,目前支持 8 種 DeFi 代幣資產。對於那些想要訪問其他類型代幣流動性池的用戶來說,Balancer 允許通過智能合約、個體、或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來控制、更新流動性池參數,這意味着 Balancer 其實覆蓋了相當大的可編程範圍——我們稱之爲動態 Balancer 流動性池,此類流動性池包括:

  1. 同時增加流動性和抵押參與度的流動性池;
  2. 基於社區治理的流動性池,比如 PieDAO 中的流動性池(這些流動性池中的 USD 權重會定期調整,以支持波動性較低的穩定幣);
  3. 可以將到期資產(比如債券)轉換爲永久代幣的過渡流動性池;
  4. 可編程「複製」金融衍生品交易功能的流動性池,比如用戶可以持有類似於期權收益的流動性提供者的股份;
  5. 流動性引導池,此類池可以讓團隊使用很少初始資金建立早期流動性,同時逐漸減少滑點和風險敞口。這種模式能用於一些核心資產發行,而且能使資產在已存於市場的情況下增強二級市場流動性;
  6. 浮動定價流動性池,此類流動性池可以在流動性需求旺盛時增加費用(比如 3 月 12 日「黑色星期四」),因此比固定費用池更有利可圖,而且還能吸引更多流動性。並在較低滑點情況下實現更好的交易。

作爲一個加密行業風投機構,Placeholder 相信開放協議將會是構建更高端金融系統的基礎,而且我們已經投資了一些基於此類協議構建的應用程序和一些極具防禦性的 DeFi 協議。開放協議降低了服務提供商的成本,也讓用戶和應用程序都獲得了雙向選擇的機會,Balancer 是該範式中最強大的協議之一,我們希望該協議上能夠出現更多新穎的應用程序,從而爲 Balancer 吸引新的資金和流動性。

Balancer 非常優雅,加上其可擴展性,立即把我們吸引到該協議上——當然,這與 Balancer 協議背後才華橫溢的團隊是分不開的。Maker 社區成員 Fernando 讓 Balancer 背後的數學模型成爲現實,還聘請了 mkr.tools 創建者 Mike McDonald 來實現這一切。此後,Balancer 的團隊規模不斷擴大。我還想透露一個消息:他們現在正招聘高級智能合約工程師來爲 Balancer V2 提供支持。

注 1:當交易者從流動性池中獲取資產時,如果流動性中的資產構成如果偏離目標權重,其實會激勵套利者將權重調整回目標值。這樣,投資者就可以確保自己的投資組合比例設置在自己的期望值範圍內,而且無需自己進行任何重新平衡。

注 2:如果流動性提供者在重新平衡過程中因套利而損失一些價值,這部分損失會通過交易費抵消。有關 Balancer 如何權衡流動性取捨,可以參考另一篇 完整分析文章

來源鏈接:www.placeholder.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