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賣家的底細,參與者很容易收到來路不明的虛擬貨幣,從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捲入洗錢案件中。

原文標題:《隱祕的交易 ——起底 USDT 場外交易》
撰文: PeckShield

虛擬貨幣面對面場外交易,看似安全實則暗藏危機。

「相較於在虛擬貨幣交易所轉賬,面對面現金交收可以繞開銀行審查,實時確保交易完成,避免交易任意一方卷錢跑路,在香港地區儼然成爲一種受歡迎的交易趨勢。」一位香港虛擬貨幣找換店相關負責人表示。

在正規的虛擬貨幣交易所購買比特幣需要實名認證,投資者需要在平臺上認證個人信息,按照提示上傳身份證、護照、住址證明等信息;使用 Bitcoin ATM 認購比特幣,則需要支付高達 10% 至 15% 的手續費,而且 ATM 機逐張清點現金,這就使得交易路徑有跡可循。

揭祕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成交額快速增長,灰色產業盛行

據 PeckShield 派盾反洗錢報告數據顯示,2020 年未受監管的虛擬貨幣出境規模高達 175 億美元,較 2019 年增長 51%,且仍在快速增長。虛擬貨幣在灰色產業主要呈現三種用途:販毒、網賭和資金外逃。在這條隱祕的灰色產業鏈裏滋生出大額的場外交易市場。

一手交錢一手交幣 隱祕的場外交易

「我們做港元,」李英(化名)稱,自己提供出比特幣、泰達幣(USDT)收法幣(港元)的服務,「賣家只需要提供一個虛擬貨幣收款地址,待轉賬確認後,收付款可當面清點、查收。相較於場內交易,我們不會過問買家的資金來源、身份信息,而且金額上不封頂,只要提前談好佣金就好。」

揭祕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成交額快速增長,灰色產業盛行

像李英這樣的炒幣老手,開始轉向打通黑灰產世界上下游的「生意人」越來越多,他們在虛擬貨幣的隱匿之下,爲黑灰產業不斷「輸血」。

「很多人認爲這種一手交錢一手交幣的場外交易很安全,實際上存在很多潛在的風險。」 PeckShield 派盾旗下反洗錢態勢感知平臺 CoinHolmes 的專家表示。

他解釋道,從買家的角度來看,由於不清楚賣家的底細,很容易收到來路不明的虛擬貨幣,從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捲入洗錢案件中。

據 CoinHolmes 觀察發現,有一些曾參與 OTC 交易的商家、玩家的銀行卡在我國 2020 年啓動的「凍卡潮」中被凍結,更有甚者,或因捲入洗錢案件配合相關執法部門調查。

從賣家的角度來說,提着一大箱現金在街上晃盪很容易被盯上。在 CoinHolmes 協助調查的案件中統計發現,OTC 交易資金量級往往都在七位數以上。近期 CoinHolmes 從協助警方辦理的場外交易案件中觀察發現,場外交易開始轉向面對面現金交易,如果沒有及時將現金安全存儲的話,就會出現被搶被劫的情況,而且可能遭遇「殺豬盤」。近期,在我國內地和香港地區都發生過 USDT 場外交易被劫事件。

「在我們近期協助調查的案件中,就出現通過社交平臺僞造買家身份,成功進行幾筆幾十萬元現金兌虛擬貨幣的場外交易,在構建買賣雙方信任後,再提出大額度交易把賣家引入提前做好的局的情況。一般這種交易都約在天昏昏暗的時候,且選擇人煙較稀少的地方,待收到轉賬後協同同夥進行搶劫,這種買家大多是有組織的東南亞團伙。」CoinHolmes 反洗錢專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涉黑灰產業的案件中,犯罪分子愈加青睞錨定美元、價值穩定、同樣具備隱匿性的泰達幣(USDT)。

據中國檢察⽹數據顯⽰,2020 年來已經有 85 例與 USDT 關聯的犯罪案件,⽽在 2020 年之前只有 5 例。

揭祕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成交額快速增長,灰色產業盛行

在 CoinHolmes 協助辦理的泰達幣(USDT)場外交易被劫案件中,CoinHolmes 結合已有的上億地址標籤,快速鎖定目標相關交易地址,並協助執法機構和(USDT)的母公司 Tether.Inc 進行司法調證,將可疑地址列入黑名單, 及時、有效地攔截和阻斷可疑的 USDT 的轉移, 爲相關執法部門偵破案件爭取時間,增大追回受害人損失的機率。

「飛車黨」設局 交易老手中伏

據 CoinHolmes 統計,半個月內在香港地區發生兩起虛擬貨幣場外交易被劫案。

揭祕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成交額快速增長,灰色產業盛行

1 月 3 日傍晚,36 歲的李先生成功與 2 名南亞買家當面交易價值 100 萬港元的比特幣後,第二天(1 月 4 日)下午, 2 名南亞買家再次通過微信與李先生聯繫,欲再與其交易價值 300 萬港元的比特幣。

2 名南亞買家與李先生在買家行駛的車上完成交易,李先生通過網上戶口轉賬 15 枚比特幣至指定賬戶,買家給予 360 萬港元現金,當李先生在車上點錢之際,買家行駛的私家車停靠在某一山坡上,彼時另一輛私家車靠近,跳下 3 名南亞大漢破門搶走交付的 360 萬現金及 2 手機後迅速逃離,隨後買家將李先生踢下車驅車而去。

據悉,受害人自 2020 年 3 月至 12 月期間,經網上交易平臺牽線與南亞買家成功進行 5 至 6 筆虛擬貨幣交易,獲利 10 萬元港幣,在交易 100 萬港元的比特幣後準備大幹一筆,豈料墮入陷阱。

半個月後,1 月 18 日,殷女士與人進行錨定美元的穩定幣 USDT 現金交易時,被 3 名持刀、棍男子搶劫 350 萬港元,劫持者將該女子反鎖於一單位內,並迅速驅車而逃。據悉,殷女士曾與「買家」完成 3 次交易,每次交易金額約 60 至 70 萬港元,由於雙方長期「合作愉快」,進而促成此次「大額交易」。

據港媒報道,南亞假借交收虛擬貨幣行劫的事件早有先例,2018 年一名男子誤信劫犯假扮的賣家,依對方指示攜 140 萬港元現鈔當面交易,不料遭到伏擊現金被當街搶走。

據 CoinHolmes 觀察發現,內地地區也曾發生過場外交易「黑喫黑」的情況。據裁判文書網顯示,2018 年 7 月 至 9 月期間,一個黑客團伙四次入侵打着「區塊鏈」名義的詐騙平臺,並盜取資產 512 萬元。

在入侵得手後,黑客們聯絡了一家境外洗錢平臺。境外洗錢平臺要求分 7 成作爲佣金,黑客們應下高額費用後,沒想到洗錢平臺吞掉所有資產後「跑路」。被告鄧某在法庭上供述,當時他們五人在車上與洗錢平臺聯絡,洗錢平臺堅稱自己沒收到錢,當時就懷疑他們被騙了。

2020 年以來,我國上下開展瞭如火如荼的「反洗錢」和斷卡行動。虛擬貨幣成爲嚴打領域,部分虛擬貨幣 OTC 商因此受到波及,這也倒逼 OTC 轉向面交,「鋌而走險」無疑是將自己置於更大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