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I 創始人 Andre Cronje 這樣解釋近期與 Pickle、Cream 及 Cover 協議的合併和合作。

撰文:Andre Cronje,yearn.finance 創始人
編譯:Perry Wang

在去中心化金融並非由公司架構組成的世界中,併購、結盟與合作等這些術語意味着什麼,我們能從截至目前的互動中能學到什麼?

先從術語定義開始:

  • 合併:兩個實體合二爲一,尤其是指公司。
  • 收購: 一項資產或標的被購買或獲得。
  • 結盟:兩家或兩家以上的實體組成結盟夥伴關係。
  • 合作:聯手打造某一事物的行動。

上述有趣的定義描述中,都以某種方式指向所有權。 在去中心化生態系統中,所有權意味着什麼?

拿以太坊舉例,誰擁有以太坊?先看看其中的參與者:

  • 礦工 (他們決定軟件是否升級)
  • 開發者 (他們構建軟件供礦工使用)
  • ETH 持幣者 (他們是系統的用戶,但不驅動選擇)
  • 創始人 Vitalik (絕對的思想領袖)
  • 以太坊基金會 (他們幫助資助這一生態系統,但他們有多少話語權?)

很難確定誰擁有以太坊,不是嗎?但是我個人傾向於說開發者和礦工的組合是真正的主人。 現在讓我們看一下 Yearn 與以太坊的互動。

Yearn 是在以太坊之上構建,因此這意味着要結合兩件事。 Yearn 與以太坊有聯繫,yearn 和以太坊聯手工作以生產某種東西。 Yearn 和以太坊可以是合作、結盟關係,也可以說是一種程度較低的合併。爲什麼算是一種合併關係呢?僅僅因爲以太坊開發者的建設並不是推動 yearn 的發展,而 yearn 的構建者對礦工沒有影響。

現在讓我們看一下治理協議。治理可以看作是礦工,他們決定協議是否升級。但是如果該協議沒有任何根本的變化,該怎麼辦?

我們看一下近期的合併作爲案例研究。

Pickle

Pickle 和 Yearn 之間存在開發者高度一致。兩個團隊都在研究耕種收益策略。通常會採用相同的策略,這樣開發就形成了重複勞動。從開發團隊整合角度來看,兩個協議的合併是合乎邏輯的。 Pickle 核心開發者可以專注於策略,Yearn 可以提供額外的安全性、同行評審、審計和討論。兩家開發團隊合併了。現在我們共享相同的小組,整合相同的討論,專注於將生態系統結合起來變得更強大。Pickle 和 Yearn 仍然是獨立的品牌,但開發資源得到了整合。

人才實現了合併。

Cream

與 Yearn 有強大的協同一致性。收益耕種和貨幣市場 Money Markets 可以很好地合作。可以利用貨幣槓桿來增加收益耕種。貨幣市場天生就具有槓桿作用。但是這兩個實體之間通常在願景上存在差異。 我們已經看到,貨幣市場往往具有完全不同的目標客戶羣。 諸如 Aave 和 Compound 等協議可以被稱爲借貸市場,其重點是爲終端用戶提供借貸產品。而 DyDx 協議也提供貸款,但是出於槓桿交易的目的,因此,儘管它們是貨幣市場,但核心興趣在於讓用戶使用該市場進行交易。Synthetix 也可以被看作是貸款市場,但具有合成資產的核心驅動力。Alpha Homora 是一個貸款市場,但專注於槓桿收益。而所有這些都是貸款市場。

儘管開發團隊確實合併並相互利用,但這種類型最好將其歸類爲聯手合作的兩個團隊,期待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即協議預留,協議與協議間的預留服務,降低其貸款提供者的角色比重。這種設計有助於其他協議(例如 Aave,Compound,DyDx,Synthetix 和 Alpha Homora)獲得更多資金,同時又不限制其資源。重點是提高資本效率,而不是瞄準傳統的貸款市場。

因此讓我們將與 Cream 的整合歸類於合作與結盟。即使開發團隊真的合併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Cover

對保險協議 Cover,我願歸結有四個專注領域;

  1. 核心保險產品,以穩定幣計價的固定期限產品,與一系列協議(具體可變)掛鉤。
  2. 協議預測市場,預測協議可能被剝削的感知風險。
  3. 永續合約 (或者按我個人的叫法:懶人合約) 保險,服務於單純想撥備部分儲備金對沖風險的用戶和協議。
  4. 保險即服務,提供任何代幣以成爲其自身生態系統的支撐,允許代幣模仿 1 和 3 中的產品,以其自己的代幣爲催化劑。

雖然 Yearn 爲上述所有 4 個項目提供安全性、審查和審計渠道,但特別專注於 3 和 4 的合作,因爲 4 使 YFI 成爲自己的保險生態系統,而 3 使得機槍池獲得從收益中支取費用的保險,無需提前佔用用戶的費用。收益有所降低,但風險得到對沖。

與 Cream 的聯手亦是如此,這一合作更接近於目標和成果的一致性,共享開發資源。

結論

在很幸運地參與了相關談判之後,我不得不說,對於這些動作具體是合併、收購、結盟還是合作,我和大家一樣也得不出準確的答案,簡單的回答是:每個聯手都類似於團隊合併、協議相互利用、所有團隊成員協調一致並共享願景,這是我認爲與以前的做法有所不同的內容。去中心化金融使我們既可以合作,又可以共生,同時仍然保持獨立個體。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些聯手行動,但是我對此絕對感到非常振奮。

來源鏈接:andrecronje.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