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減半前,從 2019 年 11 月 19 日開始,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穩步增長,這表明礦池在將大部分比特幣分配給礦工之後,繼續持有更多的比特幣,而不是選擇將其出售。

第二次減半前(2016 年 7 月 9 日前)所有礦池的比特幣餘額從 2016 年 1 月 1 日的 421,132 枚下降至 4 月 16 日的 46,955 枚。

撰文:張改娟

5 月 12 日凌晨 3 點 23 分,比特幣在區塊高度 630000 完成第三次區塊獎勵減半,播報方爲螞蟻礦池 AntPool。這意味着比特幣區塊獎勵已從 12.5 BTC 減半至 6.25BTC。

比特幣減半大約爲每 4 年一次,是一種通貨緊縮的機制,以防止過度通貨膨脹。

無疑,比特幣減半受影響最大的就是礦工和礦池。如果比特幣的價格保持不變,那麼礦工的利潤實際上就會減少一半。

據 The Block 估算,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後,礦工的每日收入從 1,610 萬美元下降至 900 萬美元,減少了約 44%。另外,比特幣的出塊時間也略有增加,平均爲 10 分鐘 32 秒。下一次難度調整可能會在 5 天內進行,預計難度將下調約 2%。而比特幣的哈希率似乎也從 122 EH/s 降至 102 EH/s,下降約 22%。

另外,據 F2pool 魚池數據,基於當前比特幣挖礦難度,以豐水期電價 0.25 元 / 度計算,有超 3 成比特幣礦機的日淨收益爲負。以非豐水期電價 0.38 元 / 度計算,有近 7 成比特幣礦機的日淨收益爲負。比特幣礦機螞蟻 S19 已經處於關機價,高算力礦機螞蟻 S19 Pro、神馬 M30S 目前仍然可以盈利。

對於比特幣減半對價格的影響,部分觀點認爲這將導致比特幣價格上漲或飆升。也有觀點認爲,比特幣未來的稀缺性已經反應在當前的價格中了。

減半前礦池的拋售活動有何變化?

那作爲比特幣生態系統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礦池究竟是否押注比特幣上漲?Chainalysis 研究顯示,減半前半年,礦池一直在積累更多的比特幣。這可能意味着礦池認爲比特幣將在減半之後上漲。

下面我們將對礦池的鏈上交易數據進行分析。

我們可以先來看一下在減半前礦池的拋售活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要分析礦池的拋售行爲,我們將先從所有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着手。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9 年 10 月 1 日至 2020 年 5 月 6 日所有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變化(來源:Chainalysis)

通過分析所有礦池從 2019 年 10 月 1 日開始持有的比特幣總量可以發現:

  1. 2019 年 10 月至 11 月期間,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徘徊在 1 萬枚比特幣左右。

  2. 從 2019 年 11 月 19 日開始,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穩步增長,這表明礦池在將大部分比特幣分配給礦工之後,繼續持有更多的比特幣,而不是選擇將其出售。

  3. 此後,這種趨勢繼續保持穩定增長。截至今年 5 月 6 日,礦池的總餘額爲 17,422 枚 BTC,而 2019 年 10 月 29 日的低點爲 8,579 枚 BTC。

另外,礦池在拋售前持有一枚新比特幣的平均天數爲也反映了這一趨勢。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9 年 9 月 29 日至 5 月 3 日礦池持有一枚新比特幣的平均天數變化(來源:Chainalysis)

在 2019 年 10 月 6 日的那一週內,礦池在拋售前持有一枚新比特幣的平均天數爲 2.24 天。

到 2020 年 3 月 1 日這一週,該數值上升到 3.68 天。截至 5 月 3 日當週,平均持有時間爲 5.74 天,是 10 月初的兩倍多。

接下來,我們來分析一下是哪些礦池正在推動這一趨勢。

以主流礦池魚池 F2Pool 爲例,自 2019 年 10 月 1 日以來,F2Pool 開採的比特幣數量超過任何其他礦池,佔此後挖出的所有比特幣的 17%。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9 年 10 月 1 日至 2020 年 5 月 7 日 F2Pool 的比特幣餘額變化(來源:Chainalysis)

截至發文時 F2Pool 的比特幣餘額爲 7109 枚,佔當前所有礦池持有的比特幣總量的 39%。

值得注意的是,F2Pool 的交易歷史數據幾乎完美地反映了整個礦池的交易歷史。F2Pool 的比特幣餘額從 11 月中旬開始穩步攀升。而 3 月 12 日比特幣暴跌當日 F2Pool 持有地比特幣餘額增加了約 40%(約 2000 枚)。

另一主流礦池幣印 Poolin 的交易歷史數據也遵循該模式。

在此期間,幣印開採的比特幣數量排名第二,佔自 10 月 1 日以來開採的所有比特幣的近 17%。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

與魚池類似,自去年 11 月份開始,幣印的比特幣餘額一直穩步增長,在 3 月 12 日也有所攀升。

鏈聞注,以上部分並未涉及至上週末的數據。在第三次減半前(上週末),比特幣價格從 1 萬美元附近一度跌至 8150 美元,但截至目前反彈至 8900 美元附近。不過,礦池的比特幣餘額並未有較大的實質性變化。

上一次減半時礦池的拋售行爲有何特點?

上一次比特幣減半發生在 2016 年 7 月 9 日。Chainalysis 通過分析上次減半前幾個月礦池的交易數據發現,當時礦池並未持續積累更多的比特幣。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6 年 1 月 1 日至 1 月 8 日所有礦池的比特幣餘額變化情況(來源:Chainalysis)

從上圖可以看出,第二次減半前所有礦池的比特幣餘額從 2016 年 1 月 1 日的 421,132 枚下降至 4 月 16 日的 46,955 枚。這意味着,2016 年 1 月至 4 月份,礦池拋售了大量的比特幣。到 2016 年 5 月和 6 月份礦池持有的比特幣餘額趨於平穩。

以 2016 年減半前持有較多比特幣的礦池 HaoBTC 爲例,我們可以看一下其在 2016 年 1 月至 2017 年 4 月之間的餘額變化情況。按在此期間開採的比特幣數量來看,HaoBTC 當時爲第九大礦池,佔當時挖出的所有比特幣的 2%。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4 月 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變化情況(來源:Chainalysis)

在 2016 年 3 月中旬以前,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大多時候都徘徊在 1000 枚以下。3 月下旬開始,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逐步增長,並在減半前的一個月內(即 6 月 9 日開始)大幅增加,7 月 8 日達到 2,337 枚 BTC。

值得注意的是,HaoBTC 在 2016 年 4 月的某個時間啓動了交易所,因此尚不清楚遷移到 HaoBTC 地址的新比特幣來自採礦還是客戶活動。

在 2016 年 7 月 9 日比特幣減半之後,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一直徘徊在 2,000 至 3,000 BTC 之間。不過,2017 年 2 月 7 日起 HaoBTC 突然開始迅速拋售其大部分比特幣。2 月 11 日,該礦池的比特幣餘額僅爲 920 枚。

歷史數據表明,HaoBTC 作出了非常正確的選擇。在 2016 年 3 月 28 日至 7 月 9 日期間(HaoBTC 積累比特幣期間),比特幣的平均收盤價爲 520.93 美元。而在 2017 年 2 月 7 日至 2 月 11 日的五天中(HaoBTC 在出售其大部分比特幣時),平均收盤價爲 1,028 美元。

那本次減半前 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有何變化?比特幣減半前礦池在拋售?數據告訴你兩次減半礦池拋售行爲有何不同2019 年 10 月 1 日至 2020 年 5 月 5 日 HaoBTC 礦池的比特幣餘額變化情況

可以發現,自 2019 年 10 月以來,HaoBTC 的餘額一直處於大幅波動的狀態。通常情況下,HaoBTC 在拋售之前不會超過 1,500 枚 BTC,拋售後會降至 600 至 1,000 BTC 之間。

不過,這種行爲大約在 4 月 3 日開始有所轉變。4 月 3 日之後,HaoBTC 的比特幣餘額一直震盪上升,5 月 1 日達到高點 1,787 枚 BTC,並且在之後的每次拋售中都只會拋售較少的比特幣。

近三個月礦工也在儘可能避免拋售比特幣

鏈上數據分析公司 CryptoQuant 的數據也顯示,過去三個月內,礦工也在儘可能避免拋售比特幣。

CryptoQuant 通過礦工持倉指數(MPI)追蹤比特幣網絡礦工的持倉以及資金流出數據。該指數覆蓋了網絡中 98% 的礦池,MPI 指數代表了礦工的總流出資金與該數據的 365 日移動均線的比值。如果 MPI 數值高於 2 則代表礦工正在拋售比特幣,而目前該數值降至-0.5。

減半後比特幣後市將如何走?

近期礦池(尤其是魚池和幣印)所持比特幣的大幅增加表明,他們可能在押注比特幣上漲。

那對於比特幣後市走向及減半影響,礦圈大佬有何看法?

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在 「世礦會」特別直播活動中指出,「此次減半在宏觀背景下與前兩次減半有所不同。對於礦工來說,能夠優化的電費成本已在很大程度上被挖掘。此次減半可能會推動挖礦行業重新洗牌。估計會看到全網算力的百分之幾十的下降。另外,區塊出塊時間可能也會有所延長,不過之後可能會逐步進行恢復。未來還有一週的時間會在當前的挖礦難度下挖,在不考慮網絡功效等的情況下,挖 BCH 和 BSV 的收益將會比比特幣高一到兩倍。」

Matrixport 亞太區域銷售負責人李礦在「世礦會」特別直播活動中指出,「減半意味着上一輪礦業的競爭塵埃落定,意味着對於持幣想進入的人羣觀望期結束。礦業在這一段時間逐漸由散戶想大戶變遷,再由大戶向機構變遷。這一輪減半豐水期電費(0.2 元)已經到了很低的價格,這種情況只在 2015 年出現過。從礦場情況來說,競爭很激烈也很殘酷。很多老舊礦機可能會面臨關機。對比特幣價格而言,增量的市場對價格的影響不是特別明顯。減半後的幾個月後或者明年比特幣的價格應該會有所反彈。」

值得一提的是,比特幣分析師 Willy Woo 曾在《Willy Woo:減半後比特幣最大拋售壓力或來自交易所》提及,「到 2020 年,礦工將不再是比特幣的最大賣方,而加密交易所將帶來巨大的賣壓,造成比特幣價格下跌。這是由於需要出售比特幣獲取運營資金。」此外,Willy Woo 還表示,BitMEX 等期貨交易所延緩了比特幣突破萬億美元、10 萬億美元市值的預期。雖然期貨交易所爲市場帶來流動性,提供對衝工具,但從現在開始,它們將是對比特幣的最大看跌壓力。

對此,趙長鵬迴應稱,「該觀點並不適用於幣安,原因是幣安的大部分手續費來自 BNB。我們只會出售足以支付我們開銷的比特幣(這遠遠低於收入),其餘的都會持有。」

參考文章:https://blog.chainalysis.com/reports/mining-pools-bitcoin-halving-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