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國產公鏈的三駕馬車之一,GXChain 公信鏈上曾誕生了數款區塊鏈現象級產品,加上對開發者友好,高性能、自帶流量,因而
作爲國產公鏈的三駕馬車之一,GXChain 公信鏈上曾誕生了數款區塊鏈現象級產品,加上對開發者友好,高性能、自帶流量,因而吸引了衆多用戶,併成爲其忠實粉絲,目前 GXChain 已穩定運行了四年有餘。

如今,GXChain1.0 已經完成了 TA 大部分的歷史使命,而 DeFi 的革命性變化給區塊鏈行業帶來了歷史前所未有之大變革。GXChain 決定擁抱變革,擁抱 DeFi,併發布了 GXChain2.0 的未來路線圖,即用 DeFi 重構公鏈,進一步將此前積累的大量鏈下用戶轉換爲鏈上用戶,並將和以太坊以及其他的鏈做交互,以覆蓋到更多的社區用戶。

7 月 19 日下午,PANews 邀請到 GXChain 創始人黃敏強就「從競爭到合作,GXChain2.0 如何重構公鏈」爲主題進行了線上分享,向大家詳細介紹了 GXChain2.0,以及 GXChain2.0 是如何用 DeFi 重構公鏈的。以下是對話全文:

對話 GXChain 創始人黃敏強:從競爭到合作,GXChain2.0 如何重構公鏈

主持人:能否簡單地介紹下 GXChain2.0,官方對其具體定位是什麼?

黃敏強:GXChain2.0 首先是我們對於 GXChain1.0 的自我迭代,在技術上更加契合當前的區塊鏈技術和發展趨勢,尤其是更加傾向於「泛以太坊生態」。對於 GXChain1.0 我們賦予其的定位是垂直領域的數據公鏈,但對於 GXChain2.0 我們更多地願意稱之爲一條免費的、輕量、對開發者友好、並且接近全能的公鏈,和以太坊共用基礎設施後,GXChain2.0 將會成爲以太坊的“試驗田”和 DeFi 創新的實驗室。

之所以會這樣對其定位,原因有二。其一,在過去的 2018 年之後的“後公鏈時代”,市場對於公鏈領域的看法和需求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由當初的各顯神通,到現在基本上已經具備了行業基本基石,因此 GXChain2.0 在市場當中的定位和生態位,需要有戰略層面的調整。

其二,目前的開發者的需求也在進行着潛移默化的變化,在當中我們觀察到兩個關鍵點是我們作爲公鏈的團隊必須予以迴應的。首先是友好、輕量的開發環境,其次是平行遷移的需求,即如何更加無損地遷移到以太坊上和以太坊生態能夠共通且共生。所以基於以上兩點,GXChain2.0 會往“做一條免費的、輕量並且開發友好的公鏈”這一方向持續發力。

主持人:GXChain1.0 的歷史使命是什麼?爲什麼需要再開發 2.0,做了哪些改進?

黃敏強:剛纔提到的 GXChain1.0 是一條數據領域的垂直公鏈,爲的是數據領域的區塊鏈化的優化和改進,本質上是爲了更好的保護和使用社會中產生和已有的數據。當然我們在這一領域和方向已經有了相當高度的探索和嘗試,我們對數據和金融領域的深刻理解和解決方案積累,在這個方面我們整個團隊有着 5 年以上的積累,服務過 500 多家金融科技公司由此產生的經驗,也同樣會服務於 2.0 的開發。既然是作爲垂直領域的公鏈,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會犧牲一部分的通用型和普適性,因此 GXChain2.0 將會在這一個底層邏輯和大方向上做出積極的變化。

GXChain2.0 最大的改進就是 GXChain2.0 從底層架構開始重構的全新的區塊鏈結構,包括 p2p 模塊基於 libp2p 和 discv5 實現 , 並且業務邏輯和 p2p 邏輯完全分離虛擬機模塊,基於 etherumjs/vm,各種特性完全兼容以太坊。此外共識算法爲 Clique POA(測試網), 遵循 EIP-225 實現,可以做到跨平臺快速安裝和使用,這也是我們對於一條“新公鏈”提出的自我要求,也是更符合市場需求和公鏈領域變化的改進。

主持人:相比其他公鏈,GXChain2.0 有哪些優勢?

黃敏強:GXChain 的的優勢是明顯的,無論是在技術的底層設計還是市場和用戶存量上。

第一個優勢就是我們對數據和金融領域的深刻理解和解決方案積累,在這個方面我們整個團隊有着 5 年以上的積累,服務過 500 多家金融科技公司。我們明白數據能迸發出多大的價值,也知道如何去保護用戶的數據隱私的同時去產生價值,也知道如何合規的使用數據。 此外,我們在可信計算領域一年多的技術積累,也讓我們順理成章的成爲在做基於可信計算預言機時的競爭優勢。 做 DeFi 離不開數據,未來鏈上會出現的更多的應用也都離不開來自互聯網的數據(需要預言機餵養的數據)。這也符合我們一直以來堅定的區塊鏈+數據的賽道,也是順應這個行業的發展的。

其次我們的鏈上基礎設施已經趨於完備,開發者會有更加直接開發體驗的改善,技術上我們也進行了革新,相比以往的公鏈我們能做到,兼容:兼容 EVM 和以太坊 RPC,以太坊應用無縫遷;內置治理模塊,鏈上參數動態可調;系統合約可通過治理實現升級;在跨鏈層面我們也可以做到內置跨鏈橋,輕鬆實現和同構異構鏈之間的跨鏈。

而類似的優勢會在未來 GXChain2.0 的發展過程中表現的越來越明顯,最終會成爲推進 GXChain2.0 的動力。

主持人:GXChain2.0 爲什麼要兼容 EVM,兼容後將對 GXChain 生態能做什麼?

黃敏強:兼容 EVM 是 GXChain2.0 轉型的核心,也表明了 GXChain2.0 之後的發展方向,兼容 EVM 和以太坊 RPC,以太坊應用無縫遷移,可以讓更多的 GXChain 和以太坊上開發的應用和包括 defi 類應用能夠更快速地更直接地接入到對方的生態當中。

其次,基於 LibP2P、EVM、Express、GRPC 等開源項目的輕量化代碼構建,跨平臺快速安裝和使用,此前 GXChain 的開發語言和以太坊的應用開發語言兼容性不強,一定程度上阻礙了開發者的開發熱情,在兼容之後 GXChain 生態的開發將會有更加寬廣的應用場景和受衆用戶,即兼容後可以形成 GXChain 和 Ethereum 之間。關於資金、開發者、用戶的強大對流,不僅是對“泛以太坊生態”的重要補充,也是對於 GXChain 生態來說的貫通和版圖延伸。

主持人:升級後在 GXChain2.0 上搭建合約交易收取多少費用,會形成一種價格優勢嗎?

黃敏強:在以太坊上搭建合約,調用合約的價格過於昂貴了,對於部分用戶和開發者而言是很高的門檻,但是看似如此高昂的手續費,如果平移到 GXChain2.0 上會是什麼樣的價格呢?我的回答是,很有可能會是 0。因爲從 1.0 到 2.0,GXChain Staking 的功能轉變,在我們看來,而在 GXChain 2.0 上,普通用戶也可以通過將手中持有的 GXC 質押獲得鏈上計算權益。GXChain 2.0 可以實現在鏈上發送轉賬、創建合約、合約計算都是免費或者趨於免費。用戶將自己 GXC 資產 Stake 到鏈上去,就可以獲得免費的資格,不用再消耗任何資源。這一方面降低了用戶的資源浪費,另一方面也加大了通證需求,提升了通證的價值。

主持人:能否再介紹下 GXChain2.0 的 staking 經濟模型,staking 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黃敏強:既然要談 GXChain2.0 的 staking,我們就必然會聊到 GXChain 的“免費”這一特性。正如我在上一個回答中提到的,GXChain 2.0 本着輕量“免費”、“綠色”的原則,在 GXChain1.0 的 Staking 基礎上,做了調整,賦予了 Staking 新的功能,通過質押 GXC 來獲得 GXChain 上的計算資源,從而實現包括合約計算在內的一系列鏈上行爲。

在 GXChain1.0 當中,staking 是作爲鏈上治理關鍵一環而存在,例如公信節點的競選,用戶的鏈上理財等等。而在 GXChain2.0 當中,staking 將會作爲一個很底層很基礎的角色而存在,之後在用戶的行爲習慣中,想要轉賬,想要搭建合約怎麼辦?首先是 staking,之後就會獲得相應的計算資源,對於用戶來說是加深了持有通證的現實意義和客觀價值。

主持人:能否簡單講講目前公鏈行業的現狀,在這樣的現狀下 GXChain2.0 的機遇是必然的嗎?

黃敏強:關於這一問題我在剛纔的回答當中已經有所提及,即當前的公鏈發展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行業的生態位和各自扮演的角色已經越來越明晰,自 defi 爆發以來以太坊的頭部聚集效應越來越明顯,即一條公鏈的存量和共識在 DeFi 的爆發式繁榮下變得更爲重要和堅固。因此 GXChain 團隊一貫的看法就是,不要站在以太坊的對立面,而是要做它的合作伙伴。基於這樣的現狀就會產生你的這一提問,就是對於 GXChain 來講,我們的發展機遇是不是必然的?

在我看來不僅是必然的,而且有兩個「必然」,第一個「必然」,以太坊的生態也是有其自身的問題的,應對不同用戶和開發者的需求以太坊在一定程度上沒有辦法完全滿足,例如門檻的問題,開發成本的問題,而且諸如此類的問題,已經成爲了“房間裏的大象”,大家都不可忽視的問題,這就有了相應的改進空間。例如,前段時間 EVM 賽道的興盛和 Polygon 的火熱,一定程度上都反映了這個問題。

改進思路有二,1)從以太坊內部進行改革,2)由外部提出相應的更優解,我想 GXChain2.0 的轉型是屬於後者,在以太坊本身的改變動力和時間效應相對不足的情況下,GXChain2.0 必然有其有足夠的時間和機遇來交出自己的答案。

第二個“必然”,GXChain1.0 自從 2017 年上線以來,已經有 4 年之久,在此期間我們積累了大量的開發者、鏈上用戶、海內外知名度以及行業經驗,客觀來說,GXChain 此前的積累在行業內也是屬於前列。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此前多年的積累必然會在方方面面助力 GXChain2.0 的快速發展,成爲 GXChain2.0 再次出發的助推器和強勁動力。

主持人:最近 NFT 與元宇宙熱度不斷攀升,GXChain 2.0 對於這部分應用是否有佈局?

黃敏強:我們之前就在 NFT 賽道有積極的佈局,首先我們和世界知名的加密藝術家進行合作,一起發佈了 NFT 加密藝術品,並且在傳統的拍賣行有很不錯的拍賣收穫。此外對於 NFT 賽道我們認爲未來還會有很大空間,仍然會繼續佈局。例如遊戲,元宇宙,等等,之後的交易和互通會更加便捷,在藝術品和 NFT 交易方面也會有更深的探索。

元宇宙目前是一個非常具有熱度的話題,GXChain 也在積極的佈局。我們認爲,元宇宙還在非常早期,當前技術條件、用戶教育等方面仍然是步入元宇宙時代的門檻,GXChain2.0 也會有積極的佈局,元宇宙的前奏或者說是入場券是 NFT,GXChain 已經具備了自己的 NFT 協議和體系,在 GXChain 上的 NFT 熱度同樣也非常高並且在社區治理,交易收藏等方面發揮着重要作用。關於元宇宙的佈局 GXChain 已經是進行時,例如扶持在元宇宙相關的 NFT,交互方式、 內容生產、經濟系統和標準協議等領域的部分項目,逐漸突破將陸續拉近與元宇宙時代的距離。

主持人:GXChain2.0 官方將如何吸引到優秀的開發者和 defi 項目方,將支持哪一類的項目開發?

黃敏強: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爲這是所以公鏈項目方都需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對於這個問題我將從兩個角度來回答:

第一,更好的開發環境,更輕量的開發內容並且和以太坊生態的互通,對於開發者而言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吸引,因爲和以太坊生態的互通首先意味着有更大的受衆和鏈上用戶,GXChain 的用戶基礎仍然非常龐大,對於開發者而言同時能夠輻射 GXChain 的鏈上用戶和以太坊的生態用戶。尤其是在 defi 領域,當前有很多 GXChain 生態內的用戶選擇跨鏈去參與以太坊的生態,包括參與挖礦,進行 dex 交易等等,所以同時輻射兩條公鏈的用戶受衆。

第二,增強相應的扶持,重點支持前沿領域的項目開發。例如借貸,MEV,聚合器等領域,我們內部也有相應的研究和觀察成員,對於當前的熱點和未來的 defi 發展,都會有自己的思考角度和參照方向,對於有前景的 defi 領域和發展方向,我們會提供多方位的發展支持。例如,開發者基金,用戶和市場策略的支持,甚至是項目運作層面的支持等等,這會很直接的讓生態繁榮起來讓生態內的參與者實實在在地受益。

在以上兩個條件之下,GXChain2.0 就可以更有優勢的去建立自己的 DeFi 應用生態,並且和以太坊生態仍然是互通的。今後在 GXChain 上也可以通過入駐的項目方進行流動性挖礦,可以資產抵押,可以閃電兌換,借貸,是對促進 GXChain 的長遠發展是有巨大幫助的。 同時,這也是對於比技術完備更進一步的 GXChain2.0 生態的自我完備。

主持人:GXChain2.0 近期及後續的,路線規劃是怎樣的?

黃敏強:是的,這是一個很宏大的問題,但是我們不會用簡單的「星辰大海」來回答,因爲在這個行業需要實實在在的佈局規劃,努力和腳踏實地。

第一,完成路線圖中應有的升級,將按照路線圖完成技術進展包括引入 8-10 月份引入 staking 和 slashing 模型、12 月主網上線後的 1.0 和 2.0 的跨鏈互通,完善自我的生態是第一步。GXChain 做的更多的是基礎設施,而不是單獨的某一些應用,因此我們會在鏈上進一步更多的基礎設施,首先在底層公鏈這一角度做到自我完備。

第二,我們會找到多的開發者,任何時候開發者都是核心,對於開發者的獎勵和規範,對於市場的支持都會提上日程,尤其是對於上述方面的開發者和項目方,借貸、聚合器、合成資產等方面。

第三對於市場策略的升級,首先 GXChain 生態不是一個閉環的生態而是需要有更多的參與者開發者和使用者,和更多 Defi 生態的合作和互聯互通也是日後的重要規劃之一,同時我們還會持續推進團隊的全球化和國際化。目前海外生態仍然在不斷壯大中,區塊鏈世界本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在海外之後的佈局會更加深入,合作對象也會更加廣泛而全面,包括頭部的交易所、頭部的加密社區、和開發團隊。隨時歡迎來自社區的監督,也歡來自迎社區的支持!

觀衆提問

1、GXChain 目前針對的目標市場是什麼?您在用戶,全球市場和合作夥伴方面有什麼快速增長計劃?GXChain 是如何將 staking 的經濟模型和相關利益方的激勵結合起來? 代幣是如何分配的?

黃敏強:在新的鏈上治理激勵機制中,節點的獎勵包括出塊獎勵和得票獎勵,出塊獎勵是給節點激勵他們的出塊行爲,得票獎勵是給節點激勵他們獲得社區的認可,節點可以將一定比例(我們成爲分紅比例)的得票獎勵分發給投票者,也就是持倉者。目前節點爲了吸引更多的投票,基本上都是設置了 100% 的分紅比例。所以兩者的收益是可以兼顧的,得票獎勵是爲參與 Staking 的賬戶專門設立的獎勵,目前設置的獎勵是每年 50 萬 GXC,收益來源是基金會的撥款。

從 2019 年上線以來,我們的社區用戶參與 Staking 的熱情非常高漲,長期保持在 15% 以上的自發質押率,從長期以來看來,鏈上 staking 的參與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的預期。如果 Staking 持續參與積極,基金會會考慮增加獎勵池子的大小,目前我們是沒有采用一個算法來決定 Staking 數量和獎勵池子的關係,也是因爲當時考慮到激勵的大小還受到很多鏈外因素的影響,比如牛熊週期、市場情緒、GXC 價格等。後續可以通過理事會來調整鏈上的參數,比如獎勵池子大小,獎勵分配等,來讓網絡逐步優化達到一個比較理想的狀態,GXChain2.0 上線之後,staking 會繼續保持在一個核心的角色上,爲網絡的安全,鏈上的治理作爲“壓艙石”和用戶參與鏈上行爲的“第一步”。

對於如何將 staking 的經濟模型和相關利益方的激勵結合起來,這個問題的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當然我要說明的是,在我們 GXChain 理解中的區塊鏈尤其是公鏈,是天然的全球化的產物。在全球化的推進上,我們將繼續推動 GXChain 社區以及 GXC(GXS) 持幣用戶的全球化和社區治理。此外,我們的全球先行者們會在已有的成果上繼續地推動,目前來看我們以及在全球近二十個國家建立了自己的社羣,今年我們也將繼續推進,客觀上來說,海外用戶的增量正在不斷擴大當中,GXChain 也是海外用戶增長紅利的受益者。

2、全球的公鏈都有自己的特色,大家應該要互相合作,GXChain 要做的就是承接以太坊的「溢出價值」,在合作的前提下,找準自己的競爭優勢。那麼 GXChain2.0 優勢和特色有哪些?

黃敏強:關於這個問題,我在前面的回答中有提及,首先我們在市場用戶存量上有深厚的積累,無論是曾經爲 500 多家金融科技公司服務,還是在可信數據領域的深耕,都讓我們在市場用戶存量上有一定的優勢。同時,我們對 GXChain2.0 進行了從底層代碼到經濟模型的重構,從 0 到 1 重新打造,並且目前已經兼容 EVM 和以太坊基礎設施,另外跨鏈層面我們內置跨鏈橋,輕鬆實現跨鏈,無論是在業內的積累還是跨鏈的技術優勢和體驗上,我們都頗有信心讓自己長時間的保持健康和積極的發展。

3、CXCHAIN2.0 是否支持跨鏈,如果跨鏈,你們第一選擇是什麼?爲什麼選擇它?

黃敏強:我們設想未來的公鏈會全部鏈接到一起,形成“鏈網”,那是把公鏈自己比作一條高速。比如滬杭高速,但是自己也得帶樞紐啊,我們不能保證每一個合作伙伴都有跨鏈中繼,如果他們沒有就可以寫智能合約和我們連接到一起,如果他們有,我們也可以相互寫合約連接到一起,所以我們自己做跨鏈中繼的目的還是爲了連接上的靈活性。對於具體的跨鏈方式來說我們會有內外兩套方式,對於可以用跨鏈中繼完成的內容,我們完全可以通過 GXChain2.0 內置的基礎設施,無縫地鏈接,轉移到以太坊等其他公鏈上,如果是異構的公鏈或者協議不允許的情況,我們會通過外部的合作伙伴例如 poly network 等來實現。

4、在同類競品中,CXchain2.0 有着什麼樣的優勢來贏得市場?

黃敏強:對比於其他公鏈,我們的優勢已經很明顯無論是,資金人才還是更超前的技術架構我們都有相應的優勢和話語權,例如在 GXChain2.0 上,會有以下幾大特色:

輕量:基於 LibP2P、EVM、Express、GRPC 等開源項目的輕量化代碼構建,跨平臺快速安裝和使用;

軟分叉:系統合約可通過治理實現升級;

跨鏈:內置跨鏈橋,輕鬆實現和同構異構鏈之間的跨鏈;

造鏈:簡單配置實現自己的 EVM 兼容區塊鏈,通過可插拔的模塊實現不同共識機制、治理模塊和內置跨鏈功能。

5、請問 GXChain 現階段主要集中在哪方面的工作上?在未來三個月乃至整個 2021 年,我們能期待 GXChain 哪些發展?

黃敏強:GXChain2.0 測試網於上週上線,目前已經實現兼容 EVM 並內置跨鏈橋。GXChain 現階段的工作集中在 GXChain2.0 的開發以及國內外的市場運營,同時我們目前也在邀請一些合作伙伴和開發者加入。接下來的幾個月會陸續加入新功能模塊,包括引入 staking 和 slashing 模塊,實現秒級區塊確認和實現免費的經濟模型。預計到 2021 年底,也就是 12 月份,GXChain2.0 將主網上線未來幾個月大家可以期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