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James

2017 年 12 月,也是一輪政策監管過後,整個區塊鏈世界陷入迷惘:擁抱傳統商業遇到了阻礙,想要改變世界的各種金融鏈、科技鏈紛紛叫停,監管合規不僅沒有敞開懷抱,連之前高呼的“巨大創新”也被徹底清算,浮出水面的是一個叫做 Cryptokitty 的遊戲,據說一天賣出了十數萬個 ETH 的“以太貓”,和今天的 Axie Infinity 遊戲日收入 800 萬美金超越王者榮耀如出一轍。那時候,我領悟到,區塊鏈跟傳統世界並不兼容,就像“美洲大陸”和“歐洲大陸”一樣,不是簡單複製,是對未來的重塑,指望傳統大陸向新世界輸血,是一種貪圖便捷和抱大腿的投機思維。

新世界,需要新人篳路藍縷,一點點打造出來,而指望把區塊鏈當成一種工具去改造傳統世界,更是犯了方向性錯誤,必然不能充分發揮它的創造力和優勢,就像“美國是美國”,“歐洲是歐洲”,再怎麼嚮往美國的民主,也只能搞出君主立憲。各種鏈接主義宣告失敗後,徹底的虛擬世界閉環項目“以太貓”卻大獲成功,這不得不讓人反省。於是我建立了一個小羣——“以太世界移民”:只考慮在鏈上閉環應用,不再理會傳統世界的是是非非,然後開啓了 NEST 的創造之旅。

一晃三年了,期間遇到各種各樣的朋友,也經歷了一輪如期而至的牛市,那時候構想的鏈上閉環的應用,今天被稱之爲 DEFI,而堅持去中心化的我們,也獲得應有的回報:三年來,我們從學習智能合約怎樣開發,到做出了真正的預言機、形成自己的合約開發模型、DEFI 設計方法,這在亞洲團隊裏是少見的。

然而更大的收穫來源於對區塊鏈的認知:一開始和普通大衆一樣,把它當成一種類似互聯網的工具,用互聯網產品思維來對待,後面發現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它不是互聯網產品,因爲主流的互聯網產品是消除普通人的不確定性,你可以說 imtoken 是互聯網產品,但 ETH 這個協議則不能用互聯網產品的概念語言進行描述,因爲它是用來消除整個人類羣體的不確定性的,是一種人類知識邊界的拓展,並不指望一個普通人一定要理解(但只要你願意去理解,它就能爲你服務);接着我們又認爲 DEFI 是一個金融產品,只是把它搬到鏈上,讓金融交易去中心化,現在明白,它並不是一種爲了交易而生的事物,因爲交易要求邊際成本遞減,而區塊鏈天然要求邊際成本遞增,這是矛盾的。

這種矛盾的根源在於,也是我們現在認識到的:區塊鏈是一種價值生產模型,而不是一種價值交換模型!也就是說,區塊鏈是用來生產新的原生價值,而不是用來對已存在的價值進行交換的機制——交換早在商業文明的崛起時刻,就已經是去中心化的了,它被命名爲:市場機制。

這一認知的變化是巨大,我試圖將區塊鏈和市場放在一起進行對比(而不是將區塊鏈和互聯網或者比特幣和蘋果公司):二者都是非合作博弈,只是一種用於價值生產,一種用於價值交換。只有生產出來的價值帶有資產屬性,才能吻合邊際成本遞增的模型,這也是我們更進一步的認識:區塊鏈就是用來生產原生資產的非合作博弈工具(模型),我們把這種原生資產稱之爲——均衡資產,即當這種博弈達到均衡時,能夠創造出傳統合作博弈所創造不出的新特性新功能,比如不可篡改的數據(BTC)、邏輯計算(ETH)、隨機信息流(NEST)。

我們能逐步思考到這些內容,是因爲從一開始就堅持了一種很純粹的思維方式:Crypto Native 思維,完全的去中心化並拒絕折中。當我們做 DEFI 發現需要預言機時,就堅決不使用 Chainlink 這種無法進行去中心化鏈上驗證的東西,我們認爲,從長期來講,USDT、Chainlink 是代表“歐洲大陸”立場,而不是“美洲大陸”立場的互聯網產品,和 Crypto Native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沒有什麼好迴避的。

堅持 Crypto Native 是很困難的,因爲創新極爲艱難而妥協又無處不在,然而我們對新世界的探索纔剛剛開始,就要退回到老路,這自然談不上什麼信仰和情懷:生存固然重要,但既然已經是切割了傳統世界是是非非的最純粹的一波信徒,起碼也要點“華盛頓式”的精神,做出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因此,我們在這裏發起 Crypto Native 社區,專門從事純粹的去中心化協議的研究和創造,任何好的想法都可以在這裏交流和碰撞,但最高的宗旨就是堅持去中心化或者說非合作博弈思維框架。正如 NEST 社區的創新一樣,NEST Protocol、CoFiX、Parasset、Fort、Tank、Flow DEX … 源源不斷,層出不窮,只爲探索區塊鏈世界的邊界,建設這個全新的非合作博弈大陸,想想是一件多麼興奮的事情。人類的價值生產模型,數千年來,都是合作博弈的,直到中本聰開啓了非合作博弈價值生產的新篇章,這類價值已經從 0 突破到了數萬億美金,我個人預計未來非合作博弈價值即均衡資產,將佔到人類總財富的 20%-40%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