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公衆號鏈聞 ChainNews (ID:chainnewscom),作者李畫,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我們希望把密碼貨幣推廣到日常支付,但實話實說,微信支付和銀行轉賬已經能夠很好地滿足支付需求了,大衆還有使用密碼貨幣做支付的動力嗎?或者問,密碼貨幣能帶來大衆需要但非密碼貨幣不能提供的支付上的優勢嗎?

答案或許是能,因爲密碼貨幣的 可編程性 。在過去一年,我們已經見證了可編程金融,也就是 DeFi 的創造力;也許在未來,我們能夠看到可編程支付對支付方式的革新。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從一款名叫 Sablier 的應用出發,討論可編程支付的可能面貌和應用場景。 Sablier 提供一種全新的支付方式: 流支付

Sablier:金錢是時間的函數

一直以來,支付都是在某個確定的時間點上發生,在某一時刻,錢要麼已經轉移要麼還未轉移;流支付改變了這種情況,它發生在時間段中而不是時間點上,錢持續從一個賬戶轉移到另一個賬戶,就像河水從一處流向另一處。

在這種新的支付方式中,錢是時間的函數:

Y = a · X

其中 a 是單位時間被支付的錢,它是支付雙方事先商定好的常量;X 是時間,是自變量;Y 是被轉移的錢,它隨着 X 的變化,也就是隨着時間的流逝而不斷變化。

實際上在很多支付場景中,支付的錢本就應該是時間的函數,比如薪酬,但因爲技術上無法做到,所有的支付就都只能以時間上離散的方式完成,我們對於支付方式的想象力也被侷限其中。可如今,在區塊鏈和密碼學的基礎之上, 以時間爲變量、流式地傳輸金錢或者價值成爲了一種可能 ,我們就可以試試看時間函數的方式是否更爲合適。

Paul Ber 是最先開始嘗試的人之一,他是 Sablier 的 CEO 和聯合創始人。Sablier 是法文「沙漏」的意思,只不過在這個沙漏中,隨時間落下的不是沙子,而是錢。

Sablier 實現了 Y = a · X 這一函數關係,用戶只需要連接自己的錢包,填寫與支付相關的常量信息,就可以創建出一個流支付。它有網頁版和手機版,目前支持 MetaMask、Coinbase Wallet 等多款錢包以及接受 WalletConnect 協議的錢包 ,對於大多數區塊鏈用戶而言是友好的。(https://sablier.finance

觀點丨從流支付到支付樂高,密碼貨幣將革新支付方式

那麼,流支付可能的應用場景會有哪些?Paul 大力推薦用它來發工資:如果一個人的月薪是一萬,流支付意味着他不再是在某個發薪日收到一萬,而是每天甚至每刻都能因已經付出的勞動而獲得報酬。這種方式對提供勞動的人而言是友好的,相較於過去,他可以更早地使用這筆薪水。

除了用於支付薪酬,流支付還可以被應用於投資或資助,這有點類似於 DAICO 的作用,被投資者是逐步收到投資款的,而不是一次全部拿走;如果項目進展與預期不符,投資人可以收回未被支付的錢。這種方式對投資人是一種保護,對被投資對象也是一種約束,他們需要建設項目,而不是拿錢走人。

流媒體也可能成爲流支付的應用場景。 對於非訂閱用戶而言,流支付是一種合理的方式:被收取的費用取決於用戶看視頻的時間、聽音樂或音頻的時間、呆在直播室的時間,如果他不喜歡這個節目,就可以隨時退出,不用爲這個節目付全部的費用。

把流媒體擴展一步,就是數據流。 數據是未來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一旦隱私計算爲數據收費構造好基礎之後,下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收費,而流支付或許是可供選擇的重要方法,用流動的金錢來支付流動的數據。除薪酬、投資、數據流這三個應用領域外,流支付還有其他想象空間,比如用於 租賃、遊戲、顧問服務 等等,在此就不一一展開。

如果你不止是對使用這種支付方式感興趣,還想設計或接入流支付,可以去關注 ERC-1620,它是一個以太坊上的流支付標準,Sablier 正是基於該標準實現的。

比特幣閃電網絡也有流支付應用,它的名字叫 Joule,被設計用於小額支付、自動支付、流支付。如果你更關注的是比特幣網絡,那麼可以去了解它,其開發工作由 Grant.io 聯合創始人 Willie O'Beirne 主導。(https://lightningjoule.com

當錢從數字成爲可編程對象

Sablier 的流支付是可編程支付的一種,但可編程支付遠不止於此——畢竟 Sablier 僅僅使用了一個最簡單的一次函數,Y = a · X。當錢或價值成爲可編程對象後,理論上可以把它們放入任何的函數之中,來實現符合該函數模型的支付場景。

這會讓支付與場景結合在一起,而在這個維度上的便捷性是我們從來也沒設想過的,微信和手機銀行始終是圍繞單次的支付行動展開的,它們無視場景,當我們認爲它們作爲支付方式已經足夠實用時,或許僅僅因爲我們還沒有打開新的維度,還沒有想象過支付的其他可能。

觀點丨從流支付到支付樂高,密碼貨幣將革新支付方式

可編程性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意義:當可以對錢編程後,支付就不再是需要依靠外力才能觸發的單個行動,它可以成爲整個流程中自動執行的一部分。這種實現對於以機器爲主要構成的自動化社會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它讓支付不會成爲需要干預的點或容易故障的點。

那麼除了 Sablier 的流支付,支付方式還可以怎麼去編程?

Y = a·X^2

Y =a·X 是一次函數,我們也可以使用二次函數,比如 Y = a·X^2 。在這種情況下,錢的流動不是均勻的而是加速的,隨着時間的增長,單位時間需要支付的錢也越來越多。有這種支付場景嗎?當然有。比如開源社區的開發者有些一個月只參與幾個小時,有些一個月參與上百個小時,對於社區的發展,後者的重要性要高出很多,那麼如果支付方式是參與時間越多單位時間的薪水越高,就能更好地鼓勵後者。

與之相反的是二次方根,Y = m·√X,錢的流動是減速的,隨着時間的增長,單位時間需要支付的錢越來越少。這似乎提供了一種更爲靈活的會員制付費方式,參與的越多,收費越低,但用戶不需要在事先做出承諾,也沒有選擇的壓力,他是在使用服務的過程中被鼓勵去更多地參與。

但二次方和二次方根都只是舉例,對於一般的支付場景來說,這兩個曲線隨時間的變化都過於陡峭,實際中可能需要選擇更接近於一次函數的曲線。

Z = a·X + b·Y + c

除了把時間作爲自變量,還可以在函數中加入其他自變量或常量,因爲在一些支付場景中,錢不僅是跟時間相關,比如它也可能跟工作量或工作質量相關。 以 DAO 爲例來討論這種需求。

很多人相信 自由職業 會成爲未來的一大趨勢,而相比自由職業,DAO 可能又是一種更好的參與形式,因爲在這種組織結構下,自由職業者可以在保持自由的同時,深度參與進一個組織的日常和發展;另一方面,創始人和管理者的工作也可以是一種自由職業,他們也能獲得更高的自由度。

但如何爲 DAO 的參與者分配收入會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首先需要找出關鍵的指標,比如代碼的數量、評定的分數等等,這當然很難,但假設指標已被確定後,就需要把這些指標放入函數中,通過代碼來實現去中心化的自動支付,也就是可編程支付。這種支付方式對於 DAO 是至關重要的,不然 DAO 難以在支付這個環節貫徹其 自組織、自動運行的屬性

支付樂高

可編程性意味着可以通過代碼實現不同函數;可編程性同時也意味着可組合性。在 DeFi 領域,這種可組合性越來越能夠給系統的發展提供強大的動力,或許在支付領域,可組合性也同樣能夠爆發潛力。

這種可組合性包括支付協議與支付協議的組合,比如形成支付鏈。在版權問題上,當用戶以某種支付協議購買歌曲後,各參與方就能以約定的分款比例在另一支付協議下收到費用,避免平臺方數據造假;在貨款問題上,當商品在一個支付協議中被售賣後,供應商就能通過另一個支付協議收到錢,避免被惡意拖欠……

可組合性還包括與 DeFi、與 DAO、與其他應用或協議的組合。 在與 DeFi 的組合中,支付協議的潛能可能是通過結合帶來創新的產品;在與 DAO 的組合中,支付協議是與其他財務協議一起組成會計系統,相當於實現公司財務系統的外包,DAO 只用關注自己的核心業務。

不過,就如同 DeFi 的發展過程、甚至以太坊上生態發展的過程一樣,可組合性是要在基礎組件完備之後才能釋放力量,而在此之前是既要潛心研發、又要發起挑戰並可能遭遇挫敗的成長期。Sablier 和 Joule 都只是最基礎的流支付,可編程支付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一旦它取得突破,相信就會帶來超越我們之前認知的某種變革。

改用許倬雲先生的一句話,雖然未見,但它或是一種遠見。

參考資料

觀點丨從流支付到支付樂高,密碼貨幣將革新支付方式

_ BlockMania 是區塊鏈諮詢智庫,旨在將區塊鏈行業最深度的認知和思考帶給行業與公衆。如同區塊鏈一樣,我們認爲每一個 idea 都有成爲連接另外的 idea 而成爲節點的可能性,因此我們要搭建一個將 idea 從點連接成線,從線匯聚成網絡的平臺。_

_ 在過去的一年裏,圍繞區塊鏈市場、技術、應用等話題已舉辦多場高質量線上 AMA 活動,歡迎關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