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鏈一週談 20200222本期看點:一、黑客巧妙利用閃電貸獲利 35 萬美元二、Fcoin 暴雷,因爲不懂費雪方程式惹的禍?三、EOS 創始人 BM 不當言論,稱讓新冠病人去死可以避免經濟損失四、OpenNode 集成 Apple Pay,爲什麼這纔是正確的姿勢五、Crypto AG 幕後老闆被曝光,CIA 祕密竊聽全世界近 70 年 一、黑客巧妙利用閃電貸獲利 35 萬美元 2 月 15 日左右,有個 DeFi 黑客搞了一通騷操作,利用“閃電貸”獲得貸款操縱 bZx 騙了大約 35 萬美元,整個騙局由智能合約在一個以太坊區塊時間內自動完成,僅用時十幾秒。具體的:1、黑客從 dYdX 獲得閃電貸貸款 1 萬個 ETH,分成兩份,每份 5000 個 ETH;2、用其中一份去 Compound 抵押借貸借出 112 個 wBTC;3、用另外一份去 bZx 上開了 wBTC 的空單;4、空單開好後,用借到的 112 個 wBTC 去 Uniswap 砸盤,導致 bZx 上的空單大賺;5、最後從做空賺取的利潤中拿出 1 萬個 ETH 歸還最初的閃電貸貸款;6、剩下淨利潤約 35 萬美元。 和 MakerDAO 這樣的有抵押借款不同,“閃電貸”不需要任何抵押,它憑空創生出一對“信用 / 債務”,只要你能在一個以太坊區塊時間內償還債務,你就能在這個短暫的區塊時間之內使用這個信用額度等值的 ETH。本來是不錯的想法,但是沒想到卻被黑客巧妙用來借幣砸盤獲利。 看到這個東西我想起了真空量子漲落。真空中會不停地產生虛粒子對,一正一反,對撞消失,不違反量子力學和物質守恆。但是,當這個事情發生在黑洞視界邊緣時,視界裏面的粒子會被黑洞吞噬,而外面的粒子就成了實粒子,具有正質量,因此被黑洞吞噬的粒子就有負質量。黑洞不斷吞噬負質量粒子,造成自身質量不斷減少,慢慢蒸發直至死亡。 在上面這個閃電貸的案例中,這幾個 DeFi 系統中用戶質押的 ETH 價值就好比黑洞的質量,閃電貸成功模擬了真空量子漲落,瞬間生成了一對“債務 / 信用”,用授信所得的 ETH 操縱市場獲得了真實的盈利(正質量),造成了質押用戶 ETH 價值的損失(黑洞的蒸發)。 可見,信用貨幣的危害,即便是隻能存在十幾秒的信用貨幣,也會消耗和蒸發系統價值。何況當今世界氾濫的法幣?比特幣爲什麼叫做“電子現金”呢?因爲比特幣賬本上記錄的是真實貨幣,而不是信用貨幣。 【參考閱讀】《貸款協議 bZx 被操縱讓「閃電貸」走紅,讀懂 13 秒必須還款的閃電貸的祕密》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10002254120.htm 二、Fcoin 暴雷,因爲不懂費雪方程式惹的禍? 過去這一週最大的瓜可能就是 Fcoin 官宣長文《真相》了。據真相一文說,Fcoin 不得不關機了,因爲他們數了數,手裏的幣不夠兌付用戶了,缺口有多大呢,大概在 7000 個 BTC 到 13000 個 BTC 之間,按 1 萬美元一個比特幣估算,大概就是差 7000 萬美元到 1 億 3000 萬美元之間的債務窟窿。 有三種可能的情況:第一種可能性:張健早就預謀要非法佔有投資者的財產,故意策劃了這麼一出,藉口還不上了,其實是把幣都侵吞了準備跑路;這種可能性不大。如果他真是早有預謀,那應該在 2018 年圈的幣量達到頂峯的時候關機跑路。 第二種可能性:系統錯誤,把賬記錯了。比如用戶充值 10 個 BTC,數據庫記成了 11 個。這種情況有沒有可能呢?有可能。但是以張健團隊的技術經驗,應該會較早發現這種 bug 並修正數據。這一點不會成爲暴雷無可挽回的主因,最多是幫兇。 第三種可能性:FCoin 的金融模型存在根本性的致命問題,導致系統空轉,債務黑洞越來越大,而張健團隊對金融不夠敏感,在早期對這個可怕的問題缺乏足夠的重視,第一次發現債務小黑洞時感覺無所謂,直到黑洞迅速暴漲引發危機時,已經無可挽回。 問題就出在費雪方程式上。看費雪方程式:M * V = P * Q 金融產品賣的是什麼?債務。比如你花 100 元買我一個年化收益 40% 的理財產品,那麼銷售完成後,我欠你 100 元本金和 40 元收益,這就是債務。債務是 Q。P 是債務的定價。P * Q 就是銷售出去的債務總量。Fcoin 的各種挖礦返幣、各種存幣理財、各種持幣分紅,統統都是金融產品 Q。 用戶購買 Fcoin 的金融產品用的是什麼?數字貨幣,最終對標比特幣。它們是 M。區塊鏈上的真實資產就只有 M。 那麼 V 是什麼?V 是貨幣流動速率。收益率越高,結算越及時,V 就越大。Fcoin 的各種產品,可能都是高 V 模式,這個沒有它內部結算數據無法定量測算,手頭有數據的參與者可以用自己的實際數據推測一下。 可以看到,V 越大,真實資產 M 和名義債務規模 PQ 的差距就越大。比如 100 個比特幣週轉了 100 次,那麼就會創造出 100 * 100 = 10000 個比特幣的債務,但是系統中真實存在的真實資產有多少?只有 100 個比特幣。差了多少?9900 個比特幣。這就是債務黑洞。 錯賬數據可以修復,收益承諾可以勾銷,但是債務黑洞,那可是本金的窟窿,填不上的。除非有白衣騎士,願意外部輸血,拿出 9900 個比特幣把債務黑洞填上。靠系統自身已經無法自救了。 【參考閱讀】《Fcoin 真相》https://fcoin.zendesk.com/hc/zh-cn/articles/360043503273-FCoin%E7%9C%9F%E7%9B%B8 三、EOS 創始人 BM 不當言論,稱讓新冠病人去死可以避免經濟損失 前不久,EOS (柚子)的創始人 BM 在推特上語出驚人。他評論了一番新冠肺炎疫情後,發表了一個驚世駭俗的觀點,認爲 2% 的死亡率和經濟發展付出的損失相比,應該讓 2% 的人去死更划算。 十年前中本聰就拿他的榆木腦袋沒辦法,不得不甩了他一句,“如果你不明白或者不理解,我也沒有時間說服你,抱歉。”也許中本聰始料未及的是,十年後的 BM,依然是那麼的不開竅。 其實 BM 的言論並沒有多麼獨特,他不過是把極致的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論調用到了這麼一個不合時宜的場合而已。 人類正義的終極問題之一,正是對於功利主義的發問:爲了整體利益的最大化,是否值得犧牲少數個體的利益? 犧牲一個人的生命,挽救五個人的生命,是正確的嗎?如果你正好好的走在路上,忽然被抓到醫院裏,那裏躺着五個重病號,急需器官移植,把你全身器官摘下來分給他們,正好都可以救活,犧牲你一個,救活這五個,請問你願意嗎? 那麼,犧牲 2% 的生命,爲了全國、全世界的 GDP,是正確的嗎? 當然是錯誤的。任何一個人的生命,都不應當爲了任何看似崇高的理由而“被犧牲”。這份不應當裏面,包括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以及 TA 的生命。 【參考閱讀】《BM,帶着你的 EOS 滾出中國!》https://mp.weixin.qq.com/s/l3a6gN-eDi-c8-7T84P85Q 四、OpenNode 集成 Apple Pay,爲什麼這纔是正確的姿勢 比特幣支付公司 OpenNode 號稱要集成 Apple Pay,模式比較有意思,允許“消費者選擇以法幣支付、商家以比特幣接受”。該功能還在測試中,接受商家註冊試用,幾個月後將正式上線。它的營銷主管說,比特幣的波動性雖然讓購物者不願使用比特幣消費,但是商家對於接收加密貨幣的需求並未減少。OpenNode 的商家客戶希望將部分或大部分支付以比特幣進行,目前已有 5000 家商家註冊,其中很多來自於奢侈品行業。 這條新聞令我很感興趣。和幾年前星巴克宣稱接受比特幣支付的做法正好相反。星巴克的模式是 C 端付比特幣,B 端收法幣。OpenNode 的模式正好反過來,C 端付法幣,B 端收比特幣。我看好後一種模式,因爲這符合比特幣貨幣化的發展規律。 一個商品(commodity)貨幣化的全過程大概會經歷幾個階段:(1)收藏品;(2)投機品;(3)保值避險品(SoV, Storage of Value);(4)交易媒介(MoE, Media of Exchange);(5)計價單位。 黃金完成上述過程經歷了上千年的時間。比特幣的貨幣化可能是我們這代人有生之年能夠親眼目睹的一次偉大的貨幣化進程(也許無法活夠久到該進程完全完成)。 過去十年,比特幣經過了前兩個階段,分別由理想主義分子和狂熱投機分子所推動。從 2019 年上半年開始,比特幣正式進入了第三階段。 過去十年,所有“支付主義”的理念和嘗試都失敗了,最典型的代表就是 BCH。一個貨幣,不靠權力強制而自發進化成爲交易媒介,需要完成艱難的雙邊市場冷啓動。這是一個靈魂拷問:先有蛋,還是先有雞? 從 C 端着手還是從 B 端着手?換句話說,究竟是消費者先願意使用這個幣,才能推動商家接受這個幣;還是商家先願意接受這個幣,繼而推動消費者使用這個幣?先有買,還是先有賣? 淘寶的案例告訴我們,雙邊市場型電子商務平臺冷啓動的成功祕訣在流量端、買家端。但是,貨幣不是電子商務。我們太喜歡使用類比推理了,尤其是面對陌生的事物。不幸的是,類比推理對 99% 的傳統事物是有效的,卻讓我們對 1% 的全新事物陷入認知錯誤無法自拔。 比特幣,正是屬於那 1% 的一種全新事物。 事實上,對於貨幣而言,它的價值來自於一個信念,那就是有人想要它。在經濟學的交換論中,賣家要的是幣,放棄的是貨;而買家放棄的是幣,要的是貨。要讓一個幣成功,是應當把心思放在怎麼樣讓買家更好的放棄它呢(正如很多“支付主義”的數字貨幣所做的那樣),還是把心思放在怎麼樣讓賣家更想要它呢? 答案顯而易見。 【參考閱讀】《OpenNode 爲零售商找到了將法定付款轉換爲比特幣的方式(使用 Apple Pay)》https://www.wanbizu.com/xinbi/20200220206406.html 五、Crypto AG 幕後老闆曝光,CIA 祕密竊聽全世界近 70 年 「數十年來,全世界許多國家都依賴於瑞士公司 Crypto AG 製造的加密設備保護通信安全。但它們不知道的是,數十年來,CryptoAG 已被 CIA 和西德的情報機構祕密控制,控制了該公司的情報機構纂改了加密設備使他們能更容易的破解加密信息。《華盛頓郵報》和德國 ZDF 披露,這一行動先後有兩個代號,分別爲 Thesaurus 和 Rubicon。CIA 在其報告形容這是情報界的世界政變,外國政府甚至花更多的錢購買設備以獲得優先權讓它們最祕密的通信能被美國和德國閱讀。從 1970 年起,CIA 和 NSA 就幾乎控制了 Crypto AG 的方方面面,從招聘決策到設計技術、破壞算法和指導銷售目標。之後美國和西德的間諜就坐享其成進行監聽。在 1979 年人質危機期間他們監視了伊朗的毛拉,馬島戰爭期間向英國提供阿根廷情報,跟蹤了南美獨裁者的暗殺行動,抓捕對 1986 年柏林迪斯科舞廳爆炸事件進行慶祝的利比亞官員。它也有限制,蘇聯以及中國都沒用過 Crypto AG 的設備。」 CIA,美國中央情報局。NSA,美國國家安全局。Cypto AG,1952 年在中立國瑞士成立。策劃者真是頂級戰略家,放長錢,釣大魚。 美國爲啥老懷疑華爲的設備有後門?總是幹壞事的人,會覺得別人如果不幹壞事簡直不可思議。一個小偷,會覺得人人都要偷東西。一個行賄者,會覺得別人肯定都行賄。用一箇中華成語來講,這就叫做“以己度人”。 斯諾登曝光“棱鏡”已經讓大家感到震驚,但想想畢竟還只是針對美國公司的監控。而此次爆出 Crypto AG 的這個大料,全世界都坐不住了,各國首腦忽然發現自家後院都早已被美國給滲透了,每天進行的絕密工作、一舉一動竟然都暴露在美國的眼皮子底下,被看個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中本聰爲什麼給比特幣的簽名算法選用的是 secp256k1,而不是 NSA 傾情推廣的 secp256r1 呢?他是本能地不相信 NSA 呢,還是早就得知了 NSA 的一些祕密?也許我們永遠無法知道。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密碼朋克發起人 Eric Hughes 在 1993 年撰寫的《密碼朋克宣言》中就如此警醒世人: 「我們不能奢望政府、企業、或者其他龐大、匿名的組織出於他們的仁慈來授予我們隱私權。評價我們會對他們有利,並且我們應該認爲他們確實會這麼做。」 「如果想要獲得隱私權,我們必須捍衛它。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創造可以處理匿名交易的系統。」 2009 年 1 月 3 日,密碼朋克成員、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啓動了比特幣的主網。一個新的時代就此拉開帷幕。 【參考閱讀】《美國這一爆炸性醜聞,讓世界瞠目,讓盟友憤怒》https://mp.weixin.qq.com/s/s7YxlOsd6IW9bYWTA3Tjyw 【關於本欄目】“一週談”每週末對數字貨幣區塊鏈行業的近期事件進行個人化點評,僅代表個人觀點。事件並非必須是過去這一週之內發生的,只要是在這一週關注到、值得點評的近期事件即可。
更多劉教鏈原創文章(點擊閱讀):
新作:

3000+爆文:

2000+熱文:

1000+好文: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