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茹創始人兼 CEO 楊明談 Filecoin 的發展前景及挖礦需要注意的事項。

原文標題:《分佈式圓桌第二期:天茹 CEO 楊明談 Filecoin 挖礦那些事》
受訪者:楊明,天茹創始人兼 CEO

談到 Filecoin,肯定離不開一個賽道——挖礦。尤其是由於 Filecoin 挖礦與比特幣以及以太坊挖礦遊戲規則不同,Filecoin 挖礦到底怎麼挖?Filecoin 礦機在性能方面與比特幣礦機有什麼區別?普通礦工在購買機器的時候需要注意什麼?諸如此類的問題,相必大家一定非常好奇。

那麼,分佈式圓桌第二期我們邀請了天茹( 1475)的創始人兼 CEO 楊明,聊一聊大家所感興趣的 Filecoin 挖礦那些事。

專訪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區塊鏈行業轉折點,需理性分析礦機投入產出比楊明,天茹創始人兼 CEO

Jerry楊總給行業小白們普及一下知識, Filecoin 的挖礦,和比特幣、以太的挖礦有什麼不同?

楊明:首先,比特幣挖礦拼的是算力,也就是單位時間內礦機的哈希運算次數;而 Filecoin 挖礦除了礦機的算力外,還包括了算力增長的速度。第二,比特幣挖礦插網插電就有算力,Filecoin 挖礦有一套懲罰機制,遊戲規則複雜得多。

我對比特幣的代碼非常熟悉,比特幣的代碼非常簡約有美感,它的設計融入了社會學和經濟學的博弈論的知識。而 Filecoin 的代碼不一定完美,卻勝在功能的實用性上。

Jerry你是如何看待 IPFS 協議的前景?

楊明:互聯網經歷了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狂熱,互聯網從部分人開始信仰,直到某個契機下所有人都開始信仰。第二個階段清醒,互聯網的價值被高估,接着 2003 年互聯網的泡沫破了,金融危機降臨。第三階段重建,互聯網開始重新搭建,價值重新萌發。區塊鏈的發展軌跡同互聯網有着異曲同工之妙,目前行業處在低谷期,而 IPFS 有機會將行業從低谷中拯救出來。我隱隱約約地感覺 Filecoin 會是一個轉折點。

縱觀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歷程,我們可以看出從低谷裏走出來的企業都具備一個特質,那就是完善的基礎設施,而基礎設施裏必須有存儲這一塊。這樣看來,基於分佈式存儲的 IPFS 具備了黑馬的潛質。

再回到區塊鏈行業,比特幣只有把交易和資產的數據上鍊,而商務數據 / 交易數據以及用戶數據卻都未能完成上鍊。料想,如果中國 6000 多萬商戶都將數據上鍊,那整個上鍊成本將非常高昂。而 IPFS 憑藉它的技術優勢可以有效地解決這一問題。

我相信所有顛覆性的東西,都是微小的東西入手的,而 IPFS 正是區塊鏈行業那個非常小的切口。

JerryIPFS 協議和 http 協議本質上有什麼不同?

楊明:HTTP 是絕對地址尋址,比如說中國上海延安西路##號,系統會提供相應的 IP 地址,以便用戶可以尋找到那個文件。

IPFS 則不同。當用戶要尋找一個內容,這個內容會形成一個唯一的哈希值,這個哈希值在整個路由裏會有記錄。比如,我要尋找忘情水 .mp3 這個文件,系統會幫我詢問我的好朋友(peers),問他們有沒有這個文件。如果我 200 個好友中好友 A 知道誰有,好友 A 就會向文件所有者朋友 B 發出請求並建立好友 B 和我的 P2P 連接。如果好友 A 也不知道誰有,那他就會繼續廣播。按照這種模式,用戶一般到第三輪第四輪就能 100% 找到。IPFS 就是靠這種找朋友 say hello 的方式將文件拿到,這是 IPFS 和 HTTP 技術通信的本質區別。

基於尋找文件的不同模式,HTTP 協議和 IPFS 協議也有各自的優劣勢。第一,在 HTTP 協議裏,由於文件地址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網絡容易遭到攻擊。其二,由於這個地址是有一個所屬主體的,這個主體有一定的特權。比如說,你在臥室裏裝了個攝像頭監控老人和孩子,那麼監控錄像是可以被攝像頭生產公司調用的。

相反,在 IPFS 協議裏,你在尋址之前是不知道文件在哪家服務器的;當你不知道要攻擊的對象在哪裏時,要進行攻擊是很難的。其次,你的數據背後是沒有特權方的,唯一的特權方就是你自己的,因爲你有唯一的哈希值。只要這個哈希值不泄露,任何人都看不到數據。

IPFS 還有成本優勢:當系統搭建好以後,用 IPFS 存儲數據的成本會變低。HTTP 和 IPFS 這兩種技術方案的屬性就好比叫計程車打滴滴快車。以前你打電話叫計程車接你,計程車需要從出租車公司出發,而現在滴滴會根據系統匹配就近來接你。計程車來接你時,會佔用馬路資源(浪費帶寬資源),會耗油(消耗節點的計算資源),還沒有那麼快(傳輸數據慢)。

由於 IPFS 系統會根據你 200 個 peers 裏網絡最好以及信任度最高的去拿文件的,而且是派很多節點去拿的,所以效率會高出很多。比如說你在谷歌上看一個視頻,視頻數據在美國西雅圖,按照傳統方式需要通過很長的路徑傳輸到你手裏,因此體驗是沒有那麼快的。而在 IPFS 上,如果在局域網上有人看過這個視頻了,他會就近傳給你。

最後,雙方對於邊際收益的期望值是不一樣的。對於中心化企業來說,他養人,養安全維護,承擔風險,所以希望錢掙得越多越好;而對礦工來說,硬盤閒着也是閒着,能掙一塊是一塊。

Jerry楊總的關於 HTTP 和 IPFS 之間區別的回答是我聽過最清楚最具象的了。那麼,我想問問你過去有哪些經歷?您是因爲怎樣的一個契機,進去 IPFS 這個賽道的呢?

楊明:我曾在愛立信、谷歌、百度、英特爾以及銀聯待過。總之,外企央企民企,IT 互聯網金融我都觸及了。

17 年的時候,我在做另一個項目的時候,無意中接觸到了 IPFS。那時候我對它的第一印象是:這個事情有搞頭。機緣巧合的是,當時進行的項目遇到了瓶頸,於是我就調轉方向,着手佈局 IPFS 了。我還記得 2017 年過完年,我就辭了職,將身心都投入到 IPFS 上了。

很巧的是,我研究生時期做的項目就是邊際網絡協議 BGB 系統,和 IPFS 還挺像的。我在愛立信做開發的時候也接觸過不少協議,比如說域名解析 DNS、DHCP 自動分配地址等等。我當時還看了 IPFS 以後,就覺得似曾相識,非常有親切感。

Jerry天茹公司的定位是怎樣的?公司有哪些產品和服務?公司目前的客戶是誰?會解決他們什麼樣的痛點?

楊明:我們打算從產品型企業切入進 IPFS 賽道。目前公司的產品有硬件設備以及軟件的解決方案。我們做的是底層通訊協議、加密效率、上層策略優化以及挖幣優化的一體化服務。

從硬件設備來說,我們賣兩款礦機,基礎版本目前價格是 8.8 萬,挖礦效率達到 40GB 每小時;超算版本目前價格是 24.8 萬,性能能達到三位數。市場上性能好的礦機,挖礦效率一般在 5-15GB 每小時之間,因此天茹在技術性上的優勢是非常明顯的。在硬件礦機這一塊,我們主要服務於高淨值客戶。

專訪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區塊鏈行業轉折點,需理性分析礦機投入產出比1475 礦機 加速版

專訪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區塊鏈行業轉折點,需理性分析礦機投入產出比1475 礦機 pro 超算版

除了礦機之外,我們還提供軟件解決方案。簡單來說,如果你有一臺服務器,但是挖礦效率不高,那我們可以提供賦能服務。除了硬件需要自己採購外,軟件我們會按每臺機器一萬塊 / 一年收費。在軟件解決方案這一塊,我們主要服務於有存量機器的客戶。

我們打算將天茹打造成一家輕資產的平臺型企業。第一款平臺型產品是我們自行開發的 OSP 系統,客戶可以通過這套系統使用天茹的 GPU 進行加速。原本礦機本身需要買兩塊 GPU,每塊一萬元,這是礦機之外的額外成本。如果客戶採用了天茹的 OSP 系統,不需要再額外購買 GPU。用戶可以調用天茹的礦機來計算,礦機計算結束後會把結果告知客戶。這樣一來就會產生雙贏的局面,用戶既降低了 GPU 成本的門檻、提高了效率,天茹也獲得了收益。

第二款平臺型產品是真正意義上的礦池。與傳統的礦池採用集羣架構不同(相對於來說較爲簡單),我們做的是底層通信機制的優化和任務分發協作的策略:我們會脫離礦場的限制,在全世界形成一張網,然後相互之間配合。採用天茹的礦池會產生以下這幾點效果:第一,降低了相互協作的成本,提高了協作有效的轉換率;第二,突破了地理位置等因素的限制,使得用戶接入門檻更低;第三,突破了硬件瓶頸的限制,這裏硬件指的是磁盤 IOPS 以及萬兆網卡等等。總之,我們改了底層的技術架構,使得系統兼容低門檻的礦池,提高了機器的利用率。原本客戶寄存自己的礦機到礦池需要很多信任成本的,現在你不需要信任我,跑一條命令就可以接入礦池。

Jerry公司的產能以及銷售情況方便透露一下嗎?

楊明:因爲公司前期有一定的佈局,所以礦機一個月的產能能有 200 臺左右。至於銷售這一塊,公司會逐步形成健全的銷售體系!

這個行業目前還處於渾濁狀態,不確定性因素太多,行業整體的銷售手法也比較粗糙。市面上的礦機都在用不同的點在進行銷售,用不同維度拓展市場以及維護客戶,這些維度包括了排名、算力增長、礦場維護以及價格優勢等等。

其實,挖礦本質是投資行爲,客戶在購買礦機的時候需要考慮:每投一萬塊錢,能獲得多少鏈上資產?主網能增長多少算力?這裏面到底有多大的盈利空間?我們衡量礦機的價值所用的維度只有一個,那就是單位增長算力的成本,即單位的投入產出比

我們面對的客戶都是行業認知比較高、有風險承受能力、較爲理性的人。其實我們小程序註冊用戶已超過 10 萬人,其中希望用低成本能獲得高收益高回報的客戶較多,但是我們不能用強銷售的手段刺激人們的暴富夢想,所以我們的產品對於大衆客戶來說會有一定的門檻限制!另外,我們希望能保證成本的前提下客戶的收益最大化,弱化了經銷商利潤空間,所以在銷售策略上看我們的銷售也不會那麼激進。

新事物產生的背後一定是亂象叢生的。況且,這背後有有如此大的經濟利益。但是比起用更多的精力去做市場,我們公司更願意花費更多的時間去潛心研究技術。我們走的這條路雖然前期比較難走,但是後期越走越輕鬆,算是厚積薄發吧。也希望市場的認知能逐步提升!給技術人員研究時間,還市場和客戶收益空間!

在這裏奉勸大家購買礦機時不要單看排名這一個維度,因爲排名背後商家所投入的成本時隱性的;其次,購買礦機時需要貨比三家,不要迷信激進的營銷手法。

Jerry : 以現在的投入成本和幣價來看,礦工需要多久才能回收成本?

楊明:事實上有兩個因子決定礦工收回成本的時間週期:第一是現有投入到 Filecoin 挖礦的礦機數量,第二是目前的幣價。假設投入到市面上的礦機有 3-5 萬臺,而幣價在 50-100 塊,那麼採用天茹的礦機(超算版本)的回本週期在 25-50 天左右。這兩個因子具有很大的波動性,這也是礦工的風險所在。

Jerry楊總未來想把天茹打造成什麼類型的公司?公司有什麼願景呢?

楊明:之後我們還是想往生態型的企業發展。我們會成立子公司,子公司會投資應用類的公司。

前期技術是一個核心驅動因素,後期打的是資本戰以及資源戰。在戰略部署以及卡位方面,後面一個階段非常重要。

我們曾經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教育上下左右的企業。我們稱這些和我們在大方向上一致的企業家們叫做共識合夥人。這些共識合夥人是未來公司佈局行業最密切的夥伴。

Jerry我也想聊一下目前挖礦行業的現狀。大家都知道大部分的礦工是中國人,海外的礦工三成不到,用的還是我們提供的機器和技術。在你看來國內的產業鏈是怎麼分工的?其次,礦工的地理上是在各個城市是怎麼分佈的?都各有什麼什麼特點?

楊明:按垂直行業分的話,上游就是機器製造商,俗稱 OEM;中游的話就是礦機廠商,下游的話就是銷售體系和客戶了(即礦工)。在這個產業鏈兩側有媒體 / 交易所 / 錢包 / 瀏覽器等等。

礦業之所以聚集在深圳是因爲深圳在產業鏈上游比較發達,即硬件比較發達。不過,不少傳銷組織也大多分佈在深圳。

上海這邊會更加遵循商業邏輯。產業鏈裏做技術的公司在上海的居多。另外,杭州 / 北京以及成都也都有不錯的企業。

Jerry會不會隨着主網上線而泡沫破裂?

楊明 :大概率是會的。可能很少一部分投入產出比和風控做的好的企業才能抵禦風險。

Jerry從內心裏敬畏的對手是誰?

楊明:挖礦行業整體的素質是沒有互聯網和 IT 高的,可以說真正的精英沒有進入到這個行業。不過,我敬畏的人還是挺多的,比如說像星際大陸、先河、西安靈動、原力區、中國社區、星際公聯、儲訊等,他們都爲這個生態做了不可替代的貢獻。

Jerry最後,楊總有什麼建議需要提醒對 Filecoin 挖礦感興趣的小夥伴嗎?以及外界對於 1475 一直以來都存有誤解,那麼楊總有什麼要進行澄清的嘛?

這裏,我想重申的一點是挖礦本質來說還是一個投資行爲。關於選擇投資礦機的時候,技術固然關鍵,但是最重要的指標就是投入產出比:即每投一萬元,需要清楚這個一萬元在主網上線之後每個小時可形成了多少鏈上資產。你還需要清楚礦機的算力、穩定性(包括算力增長的穩定性)、出幣的效率等等,這都是跟你的切身利益相關的,不要被排名以及一些情懷的宣傳所引導。

其實,行業對我們的誤會還蠻多的。

第一:老有人覺得我們是官方,其實我們確實跟官方走得近,但是我們不是官方。這裏我需要澄清的是我們是一家中國企業,是一家礦機廠商。

第二:是有人說 1475 最核心的競爭力是找 bug。其實,我們找 bug 只是一個副產品。因爲我們優化的是底層的東西,比較容易發現一些底層的 bug,所以就順帶解決了 bug,跟官方玩了攻防的遊戲。說到底,我們和大家一樣,都希望這個生態變得更好,更安全穩定,風險更低一些。

第三,有人認爲 1475 用機器去刷排名。其實,我們用的設備數量並沒有那麼誇張,最多的時候也就 97 臺。之所以我們跑的最快的時候每個小時有 10T,是因爲我們的機器每小時最高能跑到三位數。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