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李晨談 Staking 發展、公鏈價值與 DeFi 前景等話題。

原文標題:《對話 HashQuark 李晨:重新理解 Staking 經濟,公鏈新基建在路上 | 鏈捕手》
受訪者:李晨,HashQuark CEO
撰文:王大樹

公鏈作爲區塊鏈行業的底層技術支持,曾經在市場上行時百鏈齊發,市場下行時萬鏈歸元,如今隨着以太坊上的 DeFi 熱潮,公鏈們似乎找到了價值支撐,包括 EOS 在內的大部分老牌公鏈都在試圖藉此回血,然而核心問題在於什麼樣的公鏈是有價值的?加註 DeFi 的必要條件又是什麼?此次鏈捕手就此與 HashQuark CEO 李晨展開了深度交流。

HashQuark 是香港金融科技公司 HashKeyGroup 旗下專業的區塊鏈基礎設施服務商,近期更是逆勢完成了由啓明創投領投、分佈式資本、HashKey Capital 等跟投的 A 輪融資。作爲公鏈市場的局內人,他們既經歷變化也在變化中思考行業,定位自己,相信會對你理解公鏈現狀有所啓發。

對話 HashQuark 李晨:重新理解 Staking 經濟,公鏈新基建在路上 | 鏈捕手李晨,HashQuark CEO

理解 Staking 經濟的擴展性

鏈捕手:請向讀者簡單介紹下 HashQuark 的定位與目標。

李晨:就像早期大家對我們的認知是做 Staking 的公司,我們也的確一直專注於 PoS、DPoS 等共識機制公鏈的 Staking 生態建設和服務,目前服務也覆蓋了 Polkadot、Cosmos、Tezos 等知名公鏈,不過,在這裏我想說明,其實 HashQuark 的定位一直是做區塊鏈基礎設施,從 Staking 開始是因爲 Staking 的技術和商業模式相對成熟和清晰,但 Staking 只是區塊鏈基礎設施的一部分

鏈捕手:區塊鏈行業的確還處於很早期的階段,相關的一切都需要在前進中探索出來,不過因爲你們紮根行業有一段時間了,目前在基礎設施上的探索有何進展?

李晨:探索來自思考,其實從 Web1.0 到 3.0 的發展過程來看,區塊鏈的基礎設施跟以往的基礎設施非常不同。比如,Web1.0 階段,只有三個應用,網頁 HTML、郵箱、文件傳輸,對應的基礎設施就是服務器跟網絡設備,再比如 Web2.0 階段,應用方面以移動互聯網爲主,對應的基礎設施核心是雲計算,雲計算還分 Iaas、Paas、Saas 三層。

而每個階段對應的基礎設施上幾乎都跑出了偉大的公司,1.0 階段誕生了賣服務器和網絡設備的思科、惠普、戴爾等;2.0 節點則跑出了 Iaas 領域的 AWS、阿里雲以及 Saas 領域的 Salesforce。

覆盤下來,我們認爲 Web3.0 階段也會產生偉大或值錢的公司,而且一定是具有全新基因的公司,以 PoW 機制下產生的比特大陸爲例,我相信 PoS 等其他共識機制下同樣存在這樣的機遇,所以從 PoS 機制下的 Staking 業務切入。

鏈捕手:切入之後又做了哪些佈局?

李晨:18 年底我們從最早的 PoS 公鏈 QTUM 開始,首次發佈了 HashQuark 產品。後續我們做的主要的事情就是練內功。

一方面是強化自己的技術和安全體系。現在我們的 Staking 雲已經在香港,新加坡,美國等多地部署,同時也具有了自動化運維的能力。安全方面我們恪守底線,從來沒有出過問題。另一方面,我們不斷磨產品,陸陸續續增加到了 40 多條公鏈,功能上也不斷去滿足用戶的需求。

在不斷強化內功的基礎上,今年我們就會將服務進一步升級,比如我們會爲機構客戶提供專有的 Staking 雲,也會提供一系列 Staking 收益優化工具。

鏈捕手:僅從 Staking 的業務來看,互聯網的服務器廠商對你們來講似乎是很強的競爭對手?

李晨:這不一定,從以往的經驗中可以看到思科、戴爾、惠普等 1.0 階段的巨頭在設備、數據中心上都相對更有優勢和基礎來做 2.0 階段的雲計算,但爲什麼最後不是他們把雲計算做起來,反而是 AWS 和阿里雲這些具有電商基因的公司,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同樣,目前看 AWS,阿里雲做區塊鏈肯定相比原生的區塊鏈公司更有優勢,但新公司可能更懂行業更有想象力,也更有場景。這可能是決定性的因素。

鏈捕手:贊同,但目前市面上的做 Staking 業務的新公司也不少,想成爲值錢的公司還是需要打造屬於自己的競爭壁壘。

李晨:這個需要回到根源上看,想清楚公鏈爲什麼需要生態和節點?是我們做業務規劃的關鍵要素,其實通過這個角度我們得出兩個階段性結論。

一個結論是,節點服務商的基礎工作是提供技術活躍度且樹立樣本效應,這點很容易實現,很多類似的企業都可以做,但難點在於如何參與社區治理,只有參與社區治理纔會讓持有的 Token 有意義,所以我們參與項目時都會積極去參與鏈上治理,爭取賦予 Token 更多價值,基礎服務+社區治理合起來我們稱爲 Staking 經濟。

鏈捕手:關於鏈上治理你們具體都做哪些事情?

李晨:目前來講,我們主要是通過工具真正幫助到用戶和社區參與者解決問題。

具體講就是方便參與 Staking,方便參與治理,獲得更高的收益,保障資產的安全。拿 Polkadot 舉例子,我們推出了產品 PolkaCube, 可以幫助用戶一目瞭然的看到 Staking 數據,可以方便的參與治理,除此之外我們還提供策略,幫助用戶投票獲得最大收益。很高興 PolkaCube 也獲得了基金會的認可,拿到了 Grants。

再比如就是保證用戶資產安全,目前 HashQuark 已經順利運行一年多,在安全這點上用戶都比較放心。

判斷公鏈價值的標準

鏈捕手:你們過去服務了 30 多條公鏈,究竟是如何判斷哪條公鏈是有潛力的?

李晨:我們總結了四個標準:

一是開發者的質量與活躍度。比如去看 Github 上是不是活躍,到底產生了多少項目,以這個標準判斷表現最好的是以太坊還有波卡。過去我們也通過參加以太坊和波卡的開發者大會來驗證了這一點,坦承講加密朋克的感覺很重,基本都是在談技術和應用的問題。

對比來看,國內的公鏈開發者大會還是聊商務多些,這種差距或許就是爲什麼以太坊能跑出來的重要原因。

二是用戶端。這條公鏈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用戶,Token 是否足夠分散,比如很多公鏈的通證都集中在機構手中,對開發者的激勵有限,也就很難做出優質的應用,其實用這一標準去衡量以太坊當之無愧。

三是技術。有沒有經過時間考驗,比如以太坊,它已經運行了很久,暴露過多個安全問題,相比那些沒出現過問題的公鏈,我們認爲以太坊更可靠。畢竟實際運行主網纔是最好的測試。

四就是中心化程度或者說社區文化。

鏈捕手:社區文化具體是指?

李晨:拿以太坊舉例,當時以太坊 ERC2.0 的通過就是社區邊討論邊吵架中出來的,這說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的程度很高,社區文化很強,而且在充分討論後基本上不會捅出大簍子,相比中心化決策快且效率高來講更是優勢,有些公鏈,它們採用 DPOS 機制,效率很高,手續費也沒有以太坊高,但結果是 DeFi 最終還是從以太坊上長出來。

鏈捕手:DeFi 確實引領了一波潮流,但似乎沒有吸引圈外資金,更多還是圈內的流動轉移。

李晨:我覺得圈內圈外資金目前看並不重要。但可編程開放金融這個事還是值得關注的,我個人來講,長期看好 DeFi,比如 UnisWap 可以讓玩家簡單地去上幣,這非常震撼。

DeFi 是一個完全在鏈上的,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最近的熱點證明了這樣的一個金融世界是具有強大活力的。反過來說,DeFi 帶來的手續費過高,交易過慢,安全隱患等,也在反應目前的公鏈基礎設施還有待加強。這兩者之間是互相促進的良好態勢。

鏈捕手:想象力值得肯定,但如果按照前面提到的第二條標準,波卡的籌碼其實是不夠分散的。

李晨:對,項目早期都是這樣的,因爲畢竟需要一個啓動過程,關鍵看社區共識度。波卡的社區共識非常高。

另外由於波卡本身的機制,隨着 Staking 的展開和後續平行鏈的啓動,Token 會越來越分散。另外,波卡的開發者非常活躍尤其是中國和歐洲的,另外一方面,它在技術上的願景、生態哲學上的邏輯非常合理的。比如 Kusama 的創新,我們堅定的看好波卡。

鏈捕手:對於波卡這種早期項目,你們會提供哪些服務?

李晨:我們現在主要參與波卡 Staking,一方面作爲投票人需要考慮用戶的收益問題併爲他們做投資策略;另一方面作爲驗證人,我們要想如何賺取更多的收益。未來我們也會積極參與到平行鏈的生態中去。

鏈捕手:按照上述標準,短期內公鏈賽道的格局應該不會發生太大變化,這樣一來對於 Staking 服務商來講,客戶源會不會很有限?

李晨:目前還沒有這樣的情況,現在市場反饋還是穩定向上的,不管是波卡還是以太坊,只要向上發展基本就能滿足我們公司日常的發展需要。

鏈捕手:其實,回過頭看過去不少出問題的公鏈大概率都是在鏈上治理上出問題,最後導致項目崩盤,以你的經驗來看,當下鏈上自治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李晨:核心問題就沒有治理模型,沒有辦法去激勵節點積極參與治理,絕大部分公鏈都是爲了治理而治理,只肯在底層技術、通證經濟模型這兩大板塊下功夫,不願意花心思在治理模型上,這也是難點所在,畢竟鏈上自治一定是要滿足這三點都具備纔有希望做好,才能更好地解決社區提案問題、流量問題,從而反哺整個公鏈經濟體。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