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 居然也成爲了少數人的遊戲?

原文標題:《Axie Infinity 幕後推手 YGG 成功 IDO,但這只是一場 32 個地址的狂歡》
撰文:Azuma

7 月 27 日 22:00,知名鏈遊公會、Axie Infinity 爆火背後最大的助推者之一 Yield Guild Games 於 SushiSwap MISO 啓動了其代幣 YGG 的公開銷售(IDO)。

少數人的狂歡:鏈遊公會 YGG  IDO 竟只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

雖然整場 IDO 在設計上將持續 24 小時,但在社區近乎瘋狂的參與情緒下,2500 萬枚 YGG 代幣只用了短短 31 秒便被搶購一空,募資總額高達 12496000 USDC。不過,與火爆的社區呈鮮明對比的是,由於缺乏對單個地址的額度限制,這場備受關注的 IDO 最終淪爲了大戶和「科學家」們的狂歡——最終僅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以 0x71d88 開頭的單個地址(實爲個人合約地址)足足搶到了 900 萬枚 YGG,佔總銷售量的逾三分之一,絕大多數參與者只能無奈陪跑。

Axie Infinity 爆火的幕後推手

要想介紹 Yield Guild Games,必然繞不開近期爆火的鏈遊 Axie Infinity。作爲本輪 GameFi 熱潮的領頭項目,Axie Infinity 的市場熱度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持續居高不下。

NFT 數據網站 Cryptoslam 顯示,無論是比較交易量、買家數量,還是交易筆數,Axie Infinity 在各個維度上均居於榜首,數據表現蓋過了 CryptoPunks、NBA Top Shot 等諸多老牌項目。

少數人的狂歡:鏈遊公會 YGG  IDO 竟只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

Token Terminal 數據顯示,Axie Infinity 過去一個月的協議收入高達 1.49 億美元,以十餘倍的差距甩開了 MetaMask、MakerDAO、Compound 等不同賽道的龍頭項目們。

少數人的狂歡:鏈遊公會 YGG  IDO 竟只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

而從幣價走勢上看,Axie Infinity 的原生代幣 AXS 同樣表現驚人。GoinGecko 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 7 月 28 日 10:00,AXS 報價 47.75 美元,24 小時漲幅 28.4%,周漲幅 216.6%,月漲幅更是高達 1191.8%。

少數人的狂歡:鏈遊公會 YGG  IDO 竟只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

Yield Guild Games 的助推正是 Axie Infinity 能夠取得如此強勢表現的一大關鍵原因。Yield Guild Games 是一家成立於菲律賓的遊戲公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肆虐造成了菲律賓當地失業率的飆升,在這種特殊情況下,當地的部分失業者逐漸將目光投向了以 Axie Infinity 爲代表的鏈遊項目,開始嘗試「邊賺邊玩」 (paly-to-earn)。

Yield Guild Games 從中看到了機會窗口,一方面,該公會會幫助 Axie Infinity 招募並培訓玩家,另一方面,Yield Guild Games 會向無力承擔早期起步成本的玩家們租賃遊戲內的角色,繼而再從玩家的收益中抽成。

一種特殊的「三贏產業結構」就此誕生。對於 Axie Infinity 等遊戲而言,Yield Guild Games 所做的工作可以幫助他們快速引流;對於玩家而言,Yield Guild Games 的舉措降低了他們的入場成本;Yield Guild Games 公會自身也收益於這種正向模式,不但快速成爲了 Axie Infinity 內規模最大的遊戲公會,其「勢力範圍」也開始擴展至其他遊戲及地區。

隨着規模的快速膨脹,Yield Guild Games 最終就自身的未來發展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轉變爲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自治需要治理憑證,這也是爲什麼 Yield Guild Games 會選擇推出 YGG 的原因。

公募玩成了私募

從 YGG 的 IDO 結果來看,「矛盾」似乎是最恰當的形容詞。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這場 IDO 既有成功的一面,也有失敗的一面。

成功說的是這場 IDO 的超高熱度。31 秒售罄、千萬美元級的募資額,即便是在幾個月前市場一片向好時,這樣的數據表現也並不多見。在銷售正式啓動前,許多社羣內都可以看到一些詳細的參與攻略,羣內討論熱度居高不下,無數投資者躍躍欲試。

失敗說的是這場 IDO 的迷之設計。起初,Yield Guild Games 曾考慮過採用常規拍賣方式,但由於 MISO 平臺不支持設定價格上限,所以最終改爲了荷蘭拍。在 Yield Guild Games 於 IDO 之前幾天發佈的規則介紹文章中,可以看出該公會(現在該說是 DAO 了)針對拍賣可能出現的多種情況還是有過一定考量的,但或許是低估了大戶們的參與情緒,最終拍賣並沒有對單個賬戶設置限額。

這一設計缺陷的結果前邊也已經提到了,公募最後被玩成了私募,如果 YGG 的主要效用是作爲 DAO 的治理憑證,那麼從代幣分發角度考慮,這場 IDO 將是徹頭徹尾的失敗。

從鏈上信息來看,整場 IDO 只持續了兩個區塊,爲了更快地搶到籌碼,大戶和「科學家」們一是通過合約形式將參與拍賣所需要的兩筆交易(授權+打幣)寫在了一起,以便同時執行;二是大幅提高了交易的 gas 成本,以加速鏈上打包速度。

少數人的狂歡:鏈遊公會 YGG  IDO 竟只有 32 個地址成功參與?

以那位投入了 4528000 USDC、搶得逾 900 萬枚 YGG 代幣的大戶爲例,該用戶將自己的兩筆交易寫在了以 0x71d88 開頭的合約內,並支付了 1.166 ETH 的 gas 費用。

大戶之所以會如此瘋狂,在一些社區的討論中,有聲音提到這是因爲一些基金未能拿到 YGG 的私募額度,只能在 IDO 中和散戶一起搶購。資金總量 + 技術實力的雙重劣勢下,散戶的陪跑幾乎已是定局,也不怪投資者會去罵一句:「我倒要看看這 32 個 怎麼互割。」

YGG 的推出,究竟意味着什麼?

雖然這場 IDO 並未普遍惠及社區用戶,但作爲 Yield Guild Games 從一家普通遊戲公會向 DAO 轉變的標誌性事件,還是有着一定的正向意義的。

對於 Yield Guild Games 自身來說,理想情況下(現在這情況顯然還需努力),轉變爲 DAO 將爲整個公會帶來更強的凝聚力,所有成員將以 YGG 爲憑證共同決定 Yield Guild Games 的未來發展方向。從組織形式、分工協作等方面來看,遊戲公會與 DAO 天然具備着較好的契合性,如果 Yield Guild Games 能通過 DAO 的形式取得更好的發展,也將有助於推動 DAO 理念的進一步普及。

而對於鏈遊賽道來說,資金對 Yield Guild Games 的認可則意味着賽道內又跑通了一個獨立於遊戲自運營之外的可行商業模式。在此之前,卡牌交易也好、邊玩邊賺也好,都還限於遊戲自身運行的範疇內,執行這套商業模式的主體是遊戲項目方,服務的對象是玩家;而 Yield Guild Games 這套模式的執行主體是獨立於項目之外的公會,服務的對象既有玩家,也有遊戲項目方。

從生態發展角度來看,Yield Guild Games 豐富了鏈遊的生態版圖,成爲了基於 Axie Infinity 等遊戲之上的另一層應用。這在一定程度上有些類似於 DeFi 世界裏曾經發生過的故事,Maker、Uniswap 等早期協議隨着時間的流逝演變成爲了生態基石,無數新興項目在此基礎上不斷湧現,逐漸築起了 DeFi 的高塔,而這次,Yield Guild Games 成爲了壘在鏈遊地基之上的最新石塊。

最後聊聊代幣情況吧,YGG 昨日 IDO 最終的拍賣成交價格爲 0.49984 美元,由於拍賣仍需走完設計上要求的 24 小時,所以拍得籌碼的大戶們暫時也無法申領,也就是說二級市場上暫時仍沒有流通的 YGG 代幣,交易開盤時間至少要等到今晚 22:00,就像社區內的一位暴躁老哥所說:「今晚的開盤纔算真正的『公募』,只不過被中間商們賺了道差價。」

來源鏈接:www.o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