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印協議創始人王東分享新版本特性及以太坊 Layer 2 方案的優勢。

原文標題:《專訪王東:關於路印新版本的一切》
受訪者:王東,路印協議創始人
採訪與撰文:李畫

零知識證明這種技術被證明是非常可行的,它有一個特別好的優勢是它並不在第二層引入某種共識的機制。

ZK Rollup 也許是迄今爲止最匹配區塊鏈系統的用於解決特定問題的 Layer 2 方案,而路印是第一個落地了 ZK Rollup 技術的協議。

它們計劃在今年年底推出 3.6 版本,這是基於 ZK Rollup 的首次「實戰經驗」推出的一個較大的改進版,該版本或許意味着路印在 ZK Rollup 解決方案上不是領先一步,而是領先出了兩步。

但對於路印協議我們仍有很多疑問,路印的 Layer 2 上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它的安全性從何而來,它最大的優勢又是什麼?爲此我們採訪了路印協議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王東,請他回答這些問題。

專訪王東:路印新版本支持 AMM 和訂單簿,Layer 2 與分片會共存

3.6 版本:比 CEX 更快的到賬速度

問:3.6 版本最值得介紹的有什麼?

王東:現在線上運行的是 3.1 版本,做設計的時候我們依賴很多假設的,因爲沒有參考的對象,所以許多假設都相對保守。舉一個例子,3.1 裏面註冊用戶數只能是 100 萬,超過 100 萬就沒法容納。當時是假設零知識證明的成本很高。

但現在看來 100 萬的這個限制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因此在 3.6 版本里用戶數不是 100 萬,而是幾十億,世界上所有人都來用也容納得下。

賬戶只是零知識證明裏邊的一個因素,其他的設計指標還很多,比如支持多少幣種,在 3.1 裏支持 256 個 Token,而 3.6 裏支持 6 萬多種不同類型的幣,所以它也是擴容的一個方面。

3.6 一方面包含很多針對於 3.1 的改進,另外我們還把一些新的想法、新的功能也都放到 3.6 中。

其中有一點是 3.6 才引進的,我們想在 Layer 2 支持 AMM (自動做市商)。這是對之前定位的一個補充。之前我們一直把路印定位成一個基於訂單簿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協議,現在它是三種定位的組合:一個是轉賬(Layer 2 轉賬基本上特別快,秒到);另一個是基於訂單簿的交易;第三個就是 AMM。

除此之外還是有非常多小的功能,比如在 3.1 中,大家都說提現速度太慢了,一個小時也不到賬,那 3.6 上線之後,這個到賬應該是一個以太坊區塊的時間,比中心化交易所到賬還要快,可能你一提現,10 秒鐘就到賬了。

問:你說的到賬是直接在 Layer 1 上面可以體現出來的到賬嗎?

王東:對。比如說你在 Layer 2 有 1 個 ETH,想提出來,那你提的時候這個錢立刻就從二層賬號消失,這幾乎是秒級就完成了,然後大約十幾秒,一個以太坊區塊的時間,你的錢就應該在 Layer 1 到賬了,就這麼快。

以前慢是因爲之前提現是用戶要發送一個以太坊交易,然後等待以太坊十幾個確認,然後我們再去改內部的賬,ZK Rollup 要改賬,改完賬之後要生成證明,生成證明之後,這個證明要上鍊,然後上鍊的這個交易確認又需要一個塊的時間,然後錢纔到用戶的賬號。

未來 3.6 上線後,我們做的就是一旦發現請求是有效的,這個請求轉多少錢,就立刻用我們自己的錢或者流動性提供商的錢先給用戶打過去,相當於有一箇中間方先把錢給用戶了。這種快速提現機制會比中心化交易所有明顯的優勢。

問:可以這樣理解嗎:路印協議 Layer 2 賬戶之間的轉賬,只需要一秒就能到賬;把錢從 Layer 2 的賬戶轉到 Layer 1 的賬戶,只需要十幾秒就能到賬?

王東:3.6 版本會提供這個體驗。

AMM :一個賬號兩種交易模式

問:採訪之前我不知道 3.6 版本可以支持 AMM,你們的 AMM 是怎樣運行的?

王東:首先 AMM 與訂單簿是在一個 ZK Rollup 裏面,所以它們之間是不用通過 Layer 1 轉來轉去的。然後,在內部協議層面,這兩個賬號是共享的,不過在產品層面,我們現在沒有太確定怎麼去做。

比較傾向的一種方式是 AMM 與訂單簿是兩個獨立的產品,但是後臺的流動性是打通共享的。不過用戶不用那麼困惑,從用戶角度來講他看到的可能是一套賬號系統,兩個不同的交易模式。

問:AMM 和訂單簿的流動性是共享的?

王東:對的,或者這麼說吧,就是我可以下一個普通訂單,把這個訂單放到訂單簿裏面去喫流動性,也可以下一個訂單,直接扔到 AMM 裏邊去跟 AMM 的池子來成交。

從協議的角度來講,都是一個訂單,要麼喫 AMM 的流動性,要麼就喫掉訂單簿的流動性。但是從用戶的角度來講,當他跟訂單簿來交互的時候,他是有訂單這麼一個概念的;如果他跟 AMM 來交互,那就跟 Uniswap 的體驗是一樣的,不會涉及訂單這個概念。

我們的設計會有一個很大的優勢:當一個做市商或者一個套利的人,他發現 AMM 那邊的價格跟訂單簿有點差別的話,他就一定會去把那個平掉,所以 AMM 相對來講滑點會稍微低一點,但我不太敢用一個量化的指標說它跟別的 AMM 的滑點相差多少,因爲這與訂單簿的池子量也有關係。

只要流動性來了,肯定是把 AMM 和訂單簿通過套利的方式讓價格保持一致。所以不管哪邊有更好的流動性,用戶都是可以去喫那個流動性的,流動性是共享的,但從用戶體驗角度來講這個過程是不被感知的。

支付:未來小額轉賬都會在 Layer 2

問:路印 3.6 可以支持 Layer 2 賬號與任意 Layer 1 賬號的互相轉賬?

王東:本來在 Layer 1 就是任何兩個人之間都可以轉賬;在 Layer 2 也是任何兩個人之間可以轉賬。現在的路印 3.1 是說你充值必須得充值到自己的 Layer 2 賬號,提現必須得提現到自己的 Layer 1 賬號。

而在 3.6 版本中,張三可以通過提現把 Layer 2 的資產轉給李四的 Layer 1 賬號,李四也可以通過充值把 Layer 1 的資產轉給張三的 Layer 2 賬號。

問:可以理解爲這是一種跨層的支付 / 轉賬功能嗎?你們做了哪些改變使得路印可以支持這種功能?

王東:可以這麼理解。這就是協議的一個改動,之前我們是沒有往這個方向去設計,因爲當我們做 3.1 的時候,最主要是從一個交易所的角度去設計。

當 3.1 上線之後,Vitalik 就跟我們說現在轉賬費用太高了,你們能不能支持轉賬?我們說其實轉賬也做了,只是沒有作爲第一優先級的事情把它上線,所以大約一個星期之後我們就把轉賬也上線了。

後續我們發現對方如果沒有 Layer 2 賬號,就沒有辦法直接轉,這也是當時設計一個沒有考慮到的地方,3.6 對此做了改進,接收轉賬無需事先註冊了。

問:你們似乎花了一些精力在做路印支付,你覺得支付的需求大嗎?

王東:支付本質上來講就是路印 Layer 2 的轉賬,我們覺得這個非常必要,如果說未來真的有 10 倍、100 倍的人使用以太坊,那是沒有辦法在 Layer 1 做小額轉賬的,大家被迫都得去 Layer 2。在未來,小白用戶可能幾乎都會到 Layer 2 上來,只不過是選某一個 Layer 2 而已。

專訪王東:路印新版本支持 AMM 和訂單簿,Layer 2 與分片會共存

問:路印開發了智能錢包,是爲了更好地提供支付服務嗎?

王東:路印智能錢包是爲小白用戶設計的產品,不僅提供支付功能,還能進行交易、質押。我們想通過路印錢包降低用戶進入區塊鏈的門檻,給用戶帶來安全友好的交易體驗。

路印協議是我們的一條腿,我們另外一條腿就是智能錢包,這是我們真正想要給用戶提供的一個終端產品。把技術隱藏在後面,用戶根本不用知道什麼叫 ZK Rollup ,只要他用起來舒服,不會丟幣就好。

一切技術隱藏在背後纔是真正好的技術,小白用戶應該像使用美國 Robinhood 那樣的炒股軟件一樣,想要買賣的話一點就可以了。

零知識證明這種技術被證明是非常可行的,它有一個特別好的優勢是它並不在第二層引入某種共識的機制,它不像側鏈。但它目前爲什麼沒有一下就吸引很多的流動性或者用戶呢?還是在於有個學習門檻,已經不是技術方面的東西,所以這就需要開發讓用戶上手特別容易的產品。

我們可能在年底前同時上線智能錢包。智能錢包本身是在 Layer 1,但是它會集成 Layer 2,在用戶轉賬的時候我們會盡量引導用戶在 Layer 2 做轉賬,這樣的話就省錢了,目前路印轉賬是零費用。

我們做智能錢包是經過一些思考的。除去技術的考量外,我們相信智能錢包是一種財富管理理念的迴歸。

多數人習慣了基於信任來管理財富,現在我們就是相信銀行,相信國家背書的機構來管理我們的財富。有了區塊鏈之後,很多極客倡導每個人都自己管理資產,可是多數人是沒用知識、經驗,更沒有信心來管理自己的資產的。責任,或者說完全的控制權,是一把雙刃劍。

路印的錢包允許用戶通過一個可信的關係網來管理資產,而這個關係網是用戶自己有權利決定的。只要關係網中的多數人是可信誠實的,資產就會很安全。(注:此處是指賬號的安全性依賴,而不是指 Layer 2 的安全性依賴)

因此路印錢包設計的核心理念是基於去中心化技術,把財富管理迴歸於信任這個基礎,而非讓每個人都學習區塊鏈技術和一些專業術語。

問:路印支付可以提供 API 嗎,就是說其他的應用可以把路印支付功能接到自己的應用裏去嗎?

王東:我們現在已經提供了一套 API。如果現在有錢包說要支持 Layer 2 的轉賬,就可以看看我們的 API 文檔(docs.loopring.io),接入到路印的中繼裏面來,就可以給他的用戶提供非常便宜甚至是免費的轉賬。

Layer 2 的安全與效率

問:路印協議爲什麼有與主網一致的安全性?

王東:有一個技術的東西叫 Merkle tree (默克爾樹),它是把不同的數據一層一層的哈希,最後變成一個簡單的哈希值,這個值就叫樹的根。這個根實際上能代表樹裏邊一切的狀態,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狀態是什麼。

這棵樹本身是要能夠在某個地方找到的,如果沒有這棵樹,只有根,那這個賬戶也是不安全的。這就是爲什麼 Vitalik 說 Starkware 的 Validium 技術本質上並不是跟主網一樣安全,因爲它的這棵樹是不能通過以太坊主網的數據來恢復的。

我們的 ZK Rollup 就是在 Layer 2 維護這樣一棵樹。它最開始的時候非常簡單,裏邊什麼都沒有,然後當你交易或支付時,就會改這棵樹裏邊的數據,這個改動本身是要放到以太坊上去的,作爲一個數據存到以太坊上。(注:並不是把這棵樹放在以太坊上,這棵樹在 Layer 2,但要把對這棵樹的改動的數據放在以太坊上)

因此,你可以通過以太坊把這棵樹在任何一個時間點的歷史狀態全部恢復出來,恢復出來之後,你可以通過樹根來驗證你恢復的數據是不是對的。

最極端的狀況,如果這個交易所在某一個狀態停止了,破產了或者團隊跑路了,這個時候可以通過以太坊的數據把這棵樹恢復出來,任何一個用戶都可以把從葉子節點到根的一串數據拿過來,這一串的數據叫默克爾證明。

把這個證明扔到以太坊的路印協議的智能合約裏,合約就會算這個默克爾證明能不能證明你確實是在這棵樹裏面,如果能證明你在這棵樹裏,就會把這棵樹裏標記的你有多少錢從以太坊的智能合約裏解鎖出來,直接轉到你的以太坊賬號裏。

總的來講,關鍵的一點是把包括 Merkle tree 的根在內的數據上鍊,第二個點是這個默克爾證明本身是能夠通過智能合約去驗證的,而且一旦驗證成功就把錢打給對方。這就是在最不理想的情況下提現的方式。

專訪王東:路印新版本支持 AMM 和訂單簿,Layer 2 與分片會共存

問:ZK Rollup 的高 TPS 從何而來?

王東:當我們說 ZK Rollup 也好,說離線賬號也好,本質上都是在說這棵 Merkle tree 的大小是什麼、裏邊有什麼信息、能存放多少幣、多少賬號之類的。爲什麼 ZK Rollup 能夠擴容,能夠變得那麼快、那麼省錢,與對這棵樹的更新涉及到的一些計算相關。

比如一個人的賬戶狀態改了,那要怎麼改 Merkle tree 的根?需要一層一層的去算,算到那個根。所以一筆交易可能要改大約 4、5 個葉子節點,一筆轉賬大概要改 3 個葉子節點,這些改動是非常多的。

但現在,這些改動跟以太坊沒有關係,它不用去做這些改動過程的計算,計算都是在 Merkle tree 上面,在中繼裏邊做的,以太坊上只要把零知識證明驗證一下就行了,可能就花費 10 萬 gas 還是多少 gas,大概是這樣。

比如說做 1000 筆交易,改動可能是大約 4000 個葉子節點,可能要算幾萬次哈希算出一個根,但這些數據都在 Layer 2,最後扔到以太坊上的數據其實就是三種:第一個是對各個葉子怎麼改的;第二個是對根怎麼改的;第三個是一個證明來證明前兩者的一致性。

零知識證明做什麼呢?零知識證明就是驗證改這棵樹裏邊這麼多數據的時候,這個根的計算跟各種改動是能夠匹配得上的。零知識證明只是做了這麼一件事,就是證明數據的一致性。

它對應的也不是每一筆交易怎麼去證明,而是說一大堆交易打成一個包 / 塊,如何去證明這個包,它是一個批處理的過程。

中繼:「一鍵」交易所、共享流動性

問:路印協議有一箇中繼系統,是不是任何人或機構都能通過它來構建屬於自己的、但又是使用路印 ZK Rollup 技術的交易所?

王東:簡單回答是這樣的。我們在最初的時候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協議類型的項目,中繼做什麼呢?中繼就是維護訂單簿、撮合、生成零知識證明,然後保證一切交易所核心的數據、邏輯沒有錯,然後能夠符合協議的要求。

中繼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系統,我們覺得是很有價值的,我們把中繼做成一個服務開放出來。像 WeDEX 沒有後臺中繼的開發人員,那你(路印)乾脆就幫我(WeDEX)做個雲服務。我給你一個亞馬遜賬號,你幫我去開發、部署、上幣、運營,只是運營的決策是我來做,上什麼幣、費率多少也是我來做。

中繼服務的這種理念我們還是會堅持下去,避免重複開發。所以對於小團隊來講,如果是對 ZK Rollup 這種技術感興趣,可以先嚐試着用我們的中繼服務,後續如果對中繼服務不滿意,那拿到投資了就可以自己去開發。

問:假如一個酒店 / 應用,它需要在主頁給客人提供一個數字貨幣交易的服務,那它是否可以直接通過中繼系統構建一個路印的 ZK Rollup 上的交易版塊?

王東:你舉的這個例子實際上我們現在就可以實現,只是我想再延伸一下,這個中繼及服務器其實有兩種不同模式。

第一種模式,假如你想做一個自己的交易所,所有的上幣、所有的費用、所有的靈活性、所有的控制都想自己拿到手,那這個時候你用你的賬號,我們給你做一箇中繼的集羣,這個集羣跟路印的集羣完全分開,中間沒有任何聯繫,所有的運營都是你來做。這種模式成本可能會稍微高一點,因爲要花錢去付雲計算的各種費用、租金。

還有一種模式是這樣的,在 3.6 版本上線以後,你就用路印的這一套中繼,這時候,比如你想上線一個幣叫 abc,這個 abc 路印是不想上的,在路印官方頁面交易所不會看到 abc,但因爲大家後臺用的中繼系統是一套系統,一個人如果登錄了路印的交易所,他也可以同時登錄到你的系統、你的交易所。只不過他登錄到你的之後,在你的界面上會看到 abc,他在你那裏看到的資產類別跟在我這裏看到的就不一樣。這種就會更靈活,運營的成本就會低很多。

問:基於路印 ZK Rollup 的不同的交易所間可以共享流動性嗎?

王東:就是我剛纔說的兩種不同的模式,如果這個團隊是完全要獨立出去,那他的流動性就不能共享。如果是用同一個後臺,全部的流動性都能共享。實際上當大家看一個交易對的時候,可能看到的訂單簿的深度都是一樣的,流動性全部是共享的。

如果用戶想要通過路印協議來自建交易所的話,長期來看,我們是希望他來使用我們同一個中繼的,就是跟我們共享流動性,我們也共享給他。這樣的話,在一些特別流行的交易對上,比如說像 ETH/USDT 這樣的交易對上面,如果共享,大家一上來就有很多的流動性在裏面。

然後其實也是共享用戶羣體的,只不過是說如果你運營的好,一個用戶到你那兒去登錄,到你那裏去交易,那這筆交易費就歸你,如果從我這兒交易,那這筆交易費就歸我。如果你運營的不好,由於這個中繼都是共享的,你的成本就會下降很多。

所以總體來講它的優點非常多,成本能下降很多。我們會鼓勵大家共享我們的中繼、共享流動性,只是在運營層面你運營你的我運營我的,中間把怎麼去分潤、怎麼去做收益做好就可以了。

專訪王東:路印新版本支持 AMM 和訂單簿,Layer 2 與分片會共存

問:路印的代幣可以捕獲到其他交易所的價值嗎?

王東:路印代幣的的價值捕獲是通過質押來做的,所有質押 LRC 的用戶都會在所有交易所的交易裏面得到一個百分比,目前這個百分比是萬分之六,但有可能會有變化。

不管是哪一個交易所成交的交易,只要基於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都會有獎勵固定到一個質押的獎勵資金池裏面,是這種捕獲方式。整個路印協議上的交易量越大,它捕獲的越多,跟交易量幾乎是成正比,和交易所的數量倒是沒什麼關係。

ZK Rollup :限定領域的專屬解決方案

問:路印協議與 Layer 1 上的協議的交互性是怎樣的?

王東:Layer 2 是有一個智能合約在 Layer 1 上面的,出入金的時候要經過這個智能合約,Layer 1 和 Layer 2 之間價值轉換的相關部分也是通過智能合約來做的操作。這個智能合約可以跟 Layer 1 的任何的項目做交互,在出入金的那個交易裏面跟 Layer 1 做可組合。

但比如你在第二層做轉賬、交易,因爲已經挪到了 Layer 2,就沒有辦法在 Layer 1 做聚合,這也是 ZK Rollup 在聚合性方面要比純粹在 Layer 1 的項目要差的一個原因。

這算是一個取捨,我們其實並不鼓勵這種聚合,因爲一旦有這種聚合的話,你必須還要去 Layer 1 去跟一個費錢、慢的操作來做聚合,又要用到 Layer 1 的資源,那麼你在 Layer 2 做的這個省錢、高效的工作就沒有辦法省錢和高效,Layer 2 本身的目標沒有辦法達成了。

我們的原則就是不再那麼大地去使用 Layer 1 的資源,包括計算和存儲,而是把計算和存儲拿到 Layer 2 去。

ZK Rollup 或者所有這種 Rollup 的本質的設定就是不在 Layer 1 上去做什麼事,如果協議設計的目標是每一筆都要跟 Layer 1 有交互,那就不能夠容忍 ZK Rollup,這兩個的目的是衝突的。

我們想做的事情,就是爲用戶或者爲我們的合作伙伴提供安全又廉價的轉賬、交易以及 AMM 服務,它是非常限定在某一個應用領域的專屬的一個解決方案,不是通用的。

問:有沒有可能把現在一些主流的 DeFi 協議放到路印的 Layer 2 上面來?

王東:很遺憾,至少目前爲止是不能。基於目前最好的技術,zkRollup 也只允許你把某一種特定的應用場景編程到 Layer 2。比如說路印的 Layer 2 就是支持用戶之間的轉賬,支持用戶之間的交易。

能不能在路印 Layer 2 上用我的邏輯、用我的某種語言來寫一個程序?是不能的,它是一個不支持可編程的技術,它是專門針對某一個業務邏輯寫死的一個技術。

當然,我覺得未來是非常有可能在 Layer 2 也進行編程的,只不過目前的這種技術,真正在上面實現了特定業務的也是非常少的。

在我看來未來一、兩年之內,主流的還是要把某個特定的應用場景,把它的存儲跟計算拿到它自己的 Layer 2 去做加速,然後每一個 ZK Rollup 本質上都是不同的東西。ZK Rollup 不像側鏈,側鏈是一個可編程的鏈,你可以把什麼都拿過來。

問:這是不是跟零知識證明這個技術本身有關係?

王東:我們現在來看零知識證明可用的工具,你這種說法是對的。這裏邊目前來講最大的限制是你寫一個電路之後,要做一個安全設置,這個過程一旦設置好了之後,電路的代碼就不能變了。

未來零知識證明在理論與實踐上如果發展起來的話,有可能是允許你動態來寫這個零知識證明的電路的,電路你可以隨便改,改完之後它也是安全的,但現在還不行,不過我們也看到了苗頭。

未來,要在這一步實現之後的第二步纔是真正的在這上面做可編程,那個時候零知識證明技術的完美性就會更彰顯出來,現在還在非常早的階段。

雜談

問:你之前有說過把以太坊作爲數據層面,而不用作計算層面,怎麼理解這種說法?

王東:現在的以太坊是要把數據都同步下來,把每一筆交易都運算一遍,所以同步的過程是非常慢的,因爲你後一筆計算要依賴於前一筆計算的結果。但如果說以太坊變成一個純粹的數據層面,計算非常少,那以太坊同步起來就會非常快。

硬盤多便宜,但是 cpu 的計算會限制吞吐量。所以你看現在以太坊是把數據變得更便宜一點,然後把計算維持的比較貴。我覺得數據應該要繼續更便宜,然後計算要更貴。最後可能是一筆轉賬,如果你在以太坊上做,沒有十幾、二十美金應該是做不成的,這纔是比較合理的一種做法。

也就是在未來,真正要上鍊來做的一些計算,一定是高價值的一些存在,比如說這個交易轉了 10 萬以太,上鍊沒問題,花幾十美金,或者是像我們這樣把成千上萬的交易打包成一筆,我們花幾十美金上鍊,這也許是可以承受的。

不應該是每一筆小的轉賬都跑到以太坊上去,這樣的話以太坊永遠都沒有辦法真正的擴容。

問:如果分片技術上線的話,還需要 Layer 2 嗎?

王東:需要,分片解決不了這麼多的問題。首先每一片的性能,跟以太坊現在的性能應該差不了太多,如果說它再優化,可能是乘以 2、乘以 3,差不了太多,是個線性的,然後分片,你再乘以一個數,假如說就是 1024 的話,那這對於整個世界來用以太坊是不是足夠呢?

我舉個例子,以前路印 2.0 的時候,以太坊主網如果全被路印來使用,每秒才能清算 3 筆交易。那你想,如果以太坊擴容 1000 倍,全被我所用(路印 2.0),這個吞吐量也就是 3000 筆每秒,這夠嗎?絕對不夠。

專訪王東:路印新版本支持 AMM 和訂單簿,Layer 2 與分片會共存

問:你們在設計 3.1 時會擔心零知識證明的成本,那爲什麼在 3.6 中不太需要擔心成本問題?

王東:在說原因之前很想說一點,就是我們上線後發現零知識證明的成本其實還好,不像我們預想的,至少比以太坊的 gas 費還要便宜。

此外,我們做了 3 個改進,第一個改進是在 3.1 版本里,零知識證明的類型是非常多的,有幾十個不同類型的證明,但在 3.6 裏邊這種證明的數量指數級下降了,只有幾個,因此整個架構服務器有一個優化的空間,少一點機器處理少一點類型的數量的證明,效率會更高一點。

第二個是我們優化了 libSTARK 內部的一些代碼,然後在數值計算方面,尤其是矩陣運算方面做了大量的優化,這個幫我們提升了非常多的效率,成本就下降了。(注:libSTARK 是路印協議使用的零知識證明代碼庫)

第三個是我們爲另外一個後端服務設立一個不同的模式。現在叫 Server mode,什麼意思呢,就是它是一直等着別人來跟它提出計算零知識證明的申請的,常駐內存,你來一個我就處理一個,效率會高很多。以前我們是做完之後資源就釋放掉,再有一個請求的時候再要一臺機器,初始化內存、初始化計算環境都需要時間。

這些是一個工程上面的,說起來其實也不是一個革命性的東西,但是這三個加在一起就讓我們的 3.6 不管是成本也好,或者計算的時間也好,都會有好幾倍的下降,所以我們越來越覺得能夠把 ZK Rollup 放在生態環境裏面去運行了。

結束語:

文章的最後一個問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不是特別有效的信息,放在文中也會讓文章顯得過長,但我留下它,因爲喜歡最後一段的這種表達。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