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ner、DODO 與 Loopring 創始人聊 Token 對於 DeFi 生態的意義及中國 DeFi 如何合作共贏。

整理:幣乎

開放式金融平臺 DeFiner 順利完成 Coinlist 私募,一週之內,儲蓄資金池達 5 百萬美金的背後故事。其治理代幣 FIN 首秀 DeFi 交易平臺 DODO、Loopring 及 Uniswap。聆聽 DeFiner、DODO 與 Loopring 創始人,講述 Token 對於 DeFi 生態的意義。DeFi 的中國力量如何合作共贏,DEX 如何與 CEX 競爭,搶佔交易市場的一席之地。

DeFi 的中國力量如何合作共贏?DeFiner、DODO 與 Loopring 分享新進展

DeFiner 是去中心化加密資產儲蓄,融資及支付平臺。2018 年成立於美國,並獲得 Techstars、Signum、Alphabit、SNZ 等機構投資。以下來自幣乎直播內容整理。

主持人:潘致雄(鏈聞首席研究員):今天的直播活動,是 DeFiner 的一個首秀,我們也邀請了 DODO 和 Loopring (路印)共同聊一些 DeFi 新的合作和動向。

首先恭喜 DeFiner,10 月 10 號公開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在 coinlist 上完成了私募,並且在一週之內獲得了 500 萬美元的儲蓄金。

今天我們聊得比較簡單,就是 DeFiner 之後邀請了兩個合作伙伴,那具體有哪些新的動作和動向,我們可以聊一些具體的事情。先請大家自我介紹一下。

Jason:我是 DeFiner 的 Jason。DeFiner 是一個 DeFi 借貸類協議,與衆不同點是我們在 DeFi 類協議上加了聚合器功能,可以配置閒置的資產。我們的回報率始終是比 Aave、Compound 還要更優,這主要是我們產品上的一些事情。

我們是 18 年成立於美國那邊,在 Defi 也是混跡也挺久的,將近兩年半了。所以說一步一步見證了 Defi 這個行業的成長,也挺不容易的。

上週搞這個活動,推出之前還是挺緊張的。因爲我不知道市場到底是什麼情況。因爲又碰到上週市場不好。後來其實是挺驚喜的或者也可以說是挺意外的。因爲我們的條件非常苛刻,要充值 2000 美金,纔會獲得 100 的額度。最高也是 1000 美金的額度。當時還是挺緊張的,後來基本上很快也就結束了。所以我才覺得 Defi 現在還僅僅是調整,其實市場環境還是挺好的。

因爲我們要發佈這個 Token,主要還是以 Dex 爲主。很高興和 DODO 和 Loopring 和潘老師多聊一聊。

Jay:我是路印的 COO,也是早期數字貨幣的投資人。路印是以太坊上第一個落地的二層網絡協議。我們在今年 2 月份正式上線了基於二層網絡的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並且能夠達到 3000 的 TPS,就是在以太坊網絡上每秒交易速度可以達到 3000 筆。

大家都知道近期由於 Farming 和交易挖礦導致以太坊的交易手續費特別昂貴,每筆交易都要付幾百轉賬或者提現。但如果你用上路印協議的 ZK Rollup 的話,那你的交易手續費可以減少到只有每筆不超過一塊錢。並且它的交易速度能夠達到 3000 筆每秒。

這週一,以太坊基金會宣佈了他們在 2.0 版本之前,會先出一版以太坊的 1.5 版本。是結合了 Rollup 的一個技術,可以在短期內把以太網的 TPS 提升到最高達到 4000 筆每秒。並且在 2.0 以後可以達到最高 10 萬的性能。所以現在大環境基本已經確定下來,Rollup 這個技術是解決以太坊擁堵的唯一選擇。

代代:很高興能和兩位老朋友一起支持另外一位老朋友即將到來的發幣。我們 DODO 都會第一時間來做 IPO,提供流動性。

幣乎第一次做視頻直播,就是我和胖哥一起的。所以大家應該對 DODO 有過了解。DODO 做的是基於 PMM(主動做市商算法) 的下一代算法做市商模式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通過引入市場參考價格,優化資金效率。基於此,在主流幣市場, 我們支持單邊衝幣,並且比 Uniswap 的資金利用率要高 10 倍。未來,我們會引入專業做市商的作市策略上鍊,提供高效的流動性,並實現有效的價格發現。在新資產發行方面,我們的目標是最自由的 DEX,不僅是上幣自由,還要作市自由。所有一切在 DODO 上的資產的作市參數都是可調的,包括充幣比例,中心價格,手續費率,曲線斜率等等。因此可以最小化新資產發行門檻。同時我們現在也在開啓挖礦,現在的資金池規模有 1 億美金,日交易量平均在 2000 萬美金,大概這個級別。9 月底的時候我們完成了第 2 輪的融資,下週也會跟大家宣佈一些比較好的消息和更多的合作。

主持人:我們可以先了解一下,項目最近除了融資,項目還有哪些新的進展嗎?能給我們介紹一下 DeFiner 在項目層面上的一些進展嗎?

Jason:我們當然還是主要是以項目爲主。我們推出了剛纔說的以聚合器模式爲主,可以提高資金利用率的 Defi 借貸協議。最近 10 月初,推出了 BATE 版,現在大家在 Imtoken 等都可以用到。

我們應該是第一個以手機界面爲主的 Defi 類產品。其他都還是偏網頁端的。當然我們也會有網頁端,最最初會以手機端爲主,之後也會有自己的 APP,都在做。我們覺得移動端還是最最重要的。當時我覺得幣安交易所也就是抓住了移動端的這種機會。所以我們先推出移動端配置爲主的,然後再結合網頁端。這是我們產品上動態,大家可以去試用。

當然發了 token 之後,也會上流動性挖礦。一會也可以具體聊我們和市場上其他流動性挖礦的不同。

再有就是,在十一假期期間,我們推出了一個充 2000 送 100 美元額度的活動,現在大概有 500 萬美金在資金池裏。我們又推出了一個 25 萬 token 的計劃,給早期參與者去分享資金池,至於 25 萬 token 有多少錢就等到時候到 DODO 和路印開盤之後大家就知道了。但我覺得應該會有不少吧。

這些大概就是我們這邊的計劃。

主持人:我看到 Loopring 3.6 上了測試網?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嗎?

Jay:首先要恭喜 DODO 和 DeFiner 完成了融資。我們是老項目,17 年就出來了。能夠看到這個行業一直在蓬勃發展還是很開心的。

我們這個國慶,過得和沒過一樣。我昨天去辦公室看到,我們技術團隊昨天都睡在辦公室,前天趕了一個通宵,在趕產品。我們這個 3.6 的版本技術和,不知道能不能透露,據一些消息,我們在做一款智能錢包,可以在二層網絡上支持 AMM。這些產品都是希望在年底前給推出來的。

3.6 網絡,剛剛上線了測試網絡。它的特色是,目前的二層網絡,需要把你的資金從一層網絡搬到二層網絡,有二層網絡要有個提現的動作。說實話這個動作有點用戶體驗很不好。大家都覺得我憑什麼要搬到你的二層網絡去?雖然你二層網絡很快,但是多了這個步驟還是非常麻煩的。但是 3.6 以後,你就不需要再做這步操作了。你可以轉給任何一個一層網絡的地址,它就可以馬上收到你的提款。

舉個例子,大家知道前段時間中心化交易所每一筆 ERC20 的提現都是賠錢的,它可能收你大概一兩美元一筆的提現費,但實際上它貼給以太坊網絡的可能是 4、5 美元或是更多的 GAS 補貼。如果使用了我們這個 Rollup 技術的話,交易所可以直接提到任何一個人。比如說你提到你的地址裏邊,那隻需要支付可能不超過 1 塊人民幣的 GAS 成本。希望在年底能夠上線,這樣的話,那下一次再有 AMM 熱潮起來的話,大家就不用怕手續費這麼貴了。大家可以直接把 Defi 產品搬到二層網絡來。

而且二層網絡馬上就可以變成一個可編程的。大家都在抱怨二層網絡不是一個可編程的,不可以可組合性,但它馬上就可以支持了。

主持人:你們是不是要做的 AMM 就有點像 DODO 做的 AMM 呢?

Jay:還是有不一樣的。DODO 還是很有特色的,它們的算法不一樣。我們還是和 Uniswap 很像的,唯一的區別是我們提供二層網絡,比 Uniswap 更快。現在 Uniswap 在一層。但路印的 DEX 是要把資金打到二層網絡的智能合約裏,等於很多用戶的資金打在裏面沒有利用起來。因爲我們是訂單薄形式的,所以希望提供一個 AMM 的池子,讓用戶的資金盤活起來。

而 DODO 是 PMM 的模式,可以單邊做抵押。不像 Uniswap 需要存兩邊,價格是用預言機機制去做,它們還是非常有特色的。我自己也有在 DODO 上做 Farming。

主持人:我之前聽說路印會提供二層的解決方案的?那是不是 DODO 和 DeFiner 以後會考慮來使用路印的二層解決方案呢?

代代:我們的 CEO 雷達熊也是比較老的智能合約的開發者,他看過路印的解決方案。之前,雷達熊也和東哥聊了一下。

我們內部的結論是,這個東西我們先不 FOMO,雖然我們看到 Uniswap、Cerver 等都在做 Layer 2,但我們先不會跟進。本來我們這種 PMM 的形式,它的 gas 費就不高。我們和 Uniswap 應該是一個級別的,比他們高一點點,每筆的 gas 費沒那麼高。

我們應該是等一等路印這些先行者,看看效果咋樣我們直接選一個比較成熟的路線直接用。非常期待路印大哥們先趟趟路,我們後面跟上。

主持人:DeFiner 做借貸,不屬於高頻的,是不是短期內也不會考慮加入 Layer 2?

Jason:因爲我們是低頻的,不是以交際爲主的。所以我們也是再看一看吧。但我覺得等這個技術成型了,我們是比較容易去結合的。現在來講,我們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所以就先等一等。作爲低頻而言,現在的 GAS 還好。

Jay:兩位的點踩得非常好。我也是建議,因爲你們不是在裏面開發,所以先等一下,看一下前期的人怎麼踩坑。其實我們也和已經在 Layer 2 上的一些 Dex 一直在溝通。它們也還是會有類似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我覺得你們可以先觀察一下。

它們的問題是怎麼把資產從一層搬到二層。很多用戶看到這一步就不做了。代代說她覺得是一個側鏈,概念可以這麼理解,但還是有點不一樣。因爲畢竟是在以太坊上,除非他們做一個橋接,允許兩個資產轉換。但 Layer 2 還是有它的優勢。以太坊基金會也選擇了。當然最後我們這批先行者,到底是喫到螃蟹的人呢,還是最後會死在沙灘上,可以等三個月或者半年看一下。

我們和 ZK sync 的大方向都是通過基於零知識證明來做 Rollup,而 MC 是另外一個方向。ZK 和我們的後臺中繼也是不一樣的。Layer 2 可以當成一個智能合約,我們目前還是兩個單獨的智能合約。Rollup 目前都是單獨的,怎麼在 Rollup 和 Rollup 之間連接目前也是問題。這個是技術可以解決的,就是時間問題。

主持人:我們聊迴流動性挖礦的事情吧。DeFiner 之後有沒有考慮流動性挖礦?後續有沒有具體的動作和計劃呢?

Jason:Defi 其實一兩年了都不溫不火,但是今年火了就是因爲有了 token,有了流動性挖礦。這樣大家可玩兒的事情就很多嘛。流動性能點燃大家的一個點。這個是不管 DEX,還是借貸,任何 Defi 類的產品最終都是會有 token 在裏面的。因爲它是完成了從協議層出來,通過 token 將很多,不管是治理也好,利益也好分發下去。我覺得 token 是一個必須。

所以 DeFiner 也會有流動性挖礦。但是 DeFiner 的定位就是給資金一個舒服、安全的家。我們定位還是以去中心化銀行爲主的。資金如果外面有高收益,比如 100%、1000% 的高收益,他會出去追求高收益。但如果沒有這麼高的收益的時候,就是我們 DeFiner 服務的地方。

我們追求的不是高收益,而追求的是穩定、長期、安全的收益。所以我們的流動性挖礦會稍微有一些不同。但核心目的還是將自己的代幣發給自己的用戶。但是會本着有長期穩定的回報率的區間來做。比如說 10%—30% 之間,如果再往上我們應該就不會去做了。但是這個利率會比較穩定,不像其他一些協議,開始來就是 100%,1000%,但很難持續下去。我們的定位反而是閒置資金的家。如果你沒有太好的投資機會,就把資金留存在我們這裏。我們又把它叫做儲蓄類的協議,就是第一代去中心化的儲蓄賬戶。

所以流動性挖礦我們絕對會上,目標收益會定位在 10%—30% 之間。我覺得我們還是比較容易達到的。因爲我們自帶聚合器或者說是資金配置的功能,所以自身產生的收益 10% 肯定沒有問題。再加上代幣可以控制在這個程度。

這個產品近期就會推出,大家可以關注一下。最開始的投放也是會高收益一點,但還是在我說的那個區間之內。當然這是我們在產品自身。通過和 Dex,比如路印和 DODO 這類可以挖礦類的交易所的結合,還能進一步提升代幣的收益。也可以參加交易類 AMM 的流動性挖礦。這又是一個收益的來源。

總之,我覺得效果還是挺不錯的吧。我覺得自從有了幣,大家的興趣點真的是被點燃了。回到剛纔我說的,我們上個星期做的活動。20:1 的配額度,昨天是發了最後一波邀請,瞬間就爆掉了,很多人還抱怨沒有參加上。我覺得社區的通過流動性挖礦的這種激情還都是在的。不過的確是早期參與的人都會享受其中的福利。

不知道 DODO 和路印,你們對流動性挖礦,除了現在產品上能看到的,還有什麼特殊的計劃安排嗎?

主持人:我記得流動性挖礦 DODO 在做,也是很謹慎的在做吧?

代代:因爲我們算法設計的時候,它的優點是資金利用率高。所以只需要用 Uniswap 十分之一的資金,就能和它的價格一樣好。所以巨大的資金量對我們來說沒有那麼重要。只需要一個適當量級的池子就可以了。但我覺得確實可能因爲現在沒有什麼礦可挖了吧。

我們的曲線是,第一期挖礦結束之後,大家撤走了。第二次挖礦起來之後,可能最近能挖的不多了吧,我們又超過之前的高點了。所以也是很神奇。但也有好處,資金量很充足的時候,其實你可以應用更多的做市策略。

所以後面我們也不會只依賴 Chain Link。後面我們也會跟 Chain Link 合作,一個是優化預言機報價,因爲很顯然我們的算法需要精度更高的報價;第二是現在在和一些其他的交易公司和做市商合作,把他們的機構做市策略應用到鏈上。對這種策略來說,一個比較大量級的流動性提供是一個前提。

所以現在對挖礦這件事,在 DODO 上大家還是比較感興趣,也是 OK 的。但其實我們提供的獎勵已經是非常謹慎的。而且現在大家有一種做題家的思維。評判 Defi 大家只看兩個指標,tvl 鎖倉量,還有交易量。但其實並不是每個 Defi 項目都只適合這兩種單一的價值尺度去評判的。並不是鎖倉量排在最前面的,以後這些幣價就會最高。也是希望整個行業對 Defi 的理解能逐步提高吧,同時發現更多的數據尺度來衡量不同產品的增長。

主持人:路印好像是沒有做流動性挖礦是吧?

Jay:對,我們沒有在這塊設計太複雜的模式。因爲我們是訂單薄的 DEX。我們還是相對保守,可能也是比較老牌項目。我們的二層網絡上是一個智能合約控制交易所的所有資金。現在資金裏面有幾千萬美金幾乎是閒置的,就是大家比如掛單掛在那邊。這些單如果不被交易的話,就不會享受任何價值。我們也希望爲用戶產生一些收益,特別是現在 AMM 這麼火的情況下。所以我們目前的首要目標是先提供 ama 的服務,讓我們路印的用戶能夠產生的收益。躺在裏面的資金可以產生收益,哪怕資金躺在二層網絡,資金也不會嫉妒一層網絡一些高回報的資金。

我想問 Jason,DeFiner 能在 Coin List 上完成 500 萬美元我也是很佩服。能上 DeFiner 的項目也有一定要求嗎?在 CoinList 上有沒有屏蔽掉哪個地區的用戶,比如國內或者是美國的用戶嗎?

Jason:對,中國和美國都不可以。這樣屏蔽掉了很多參與者,但是你會發現還是有人有海外 IP,去做的。所以我還挺驚訝的,畢竟中國、美國基本上是兩個最大的市場。最開始還是有點擔心的,後來沒想到效果還是可以的。

Jay:之前和 Jason 簡單聊過,我也知道他們和國外的一個很頂級合作方在做一些市場運營的動作。看來效果還是不錯的。國內的用戶,可以通過 DODO 和路印在 12 號有機會參與一下。

Jason:我覺得一個代幣,包括主流的 Defi 代幣,最終肯定會上中心化交易所。但因爲我們還是做 Defi 的,那如何把福利分給 Defi 的小夥伴?我覺得還是把首秀排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會好一點,我覺得是一個福利。當然去中心化交易所,路印的 Layer 2 的 amm,DODO 的創新的 AMM,這種技術進步的空間非常大。我們還是希望流量、深度能提高,交易成本能降下來,最終對於用戶來講,其實還是 Defi 類的交易所個人認爲會好一點吧。這也是我們選擇首發在 Dex 上,而不是最開始就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很大的原因。

我覺得 DeFi 這個遊戲剛剛開始,大家一起玩一玩。

幣乎的社羣還是挺好的。每次大家來看視頻,不光是看視頻,對於自己總是有很大的回報的。一個是知識上的回報,今天就普及了很多下一代 DeFi 大家在做的事情;第二個金錢上估計也會有很大的回報。一個我們會給些紅包,更重要的是可以捕獲到一些先機。

我們的私募是在 10 號全部結束了。其實主要還是給了社區的用戶。其實如果單純從募資的角度,我們是沒有必要去走 Coin List 的。因爲其實還挺麻煩的。但我們也把私募做完了。在 12 號,我們會陸續把幣發出來。第一批幣肯定是發到去中心化交易所。

最開始我們想的是 Uniswap、DODO、路印。但很多人建議現在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機器人特別多,如果深度不夠的話,機器人很快就能在兩個池子之間互相擼。我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就是不是不先做一個交易所。路印還不一樣,因爲它畢竟是訂單薄的模式。比較擔心的是 DODO 和 Uniswap 之間,現在 Defi 上的機器人在深度不夠的情況下擼來擼去的特別多。我們也在看要不要只先放 DODO 和路印,Uniswap 和中心化交易所也差不了多長時間了。這件事也在還在考慮。

國內的小夥伴肯定是很有福利的。尤其是已經在使用 DODO 和 Loopring 的可以關注一下我們。第一批代幣肯定是在 DODO 和 Loopring 上首發。

主持人:如果選 DODO 和 Loopring,那可能是第一個首發在兩個 DEX 上的項目。

Jay:其實有難度,因爲有這些機器人的存在,它們不涉及轉賬的問題,都是用一個錢包,所以機器人兩邊擼會非常快。我們也在和技術大咖再仔細討論一下要如何面對這個問題。

但我覺得這個方向是沒有問題的。大家都可以關注路印和 DODO,12 號具體時間還沒確定,估計會是在 12 號白天或者下午的時候。

代代:會上 FIN 對 USDT 的交易對。

主持人:作爲一個用預言機的 DODO,同時還支持了 IDO。IDO 和預言機是怎麼去分隔開兩類產品的?

代代:我們有兩個市場。一個是 DODO ZOO 動物園,一個是 DODO 野生動物園。所謂的利用預言機它只是一種報價策略。因爲 DODO ZOO 支持的是一些銷量很大,主流交易幣對。象在這樣的交易對上,外部的交易市場,在幣安、火幣上已經有很好的流動性了,那 Dex 相對來說只是一個小池塘。那這時候,我們就要需要用到外部的指導價格。所以最簡單的一種報價方式就是用公開的預言機的服務。但是公開的預言機的服務,如果你碰上比較厲害的交易對手,它可以過來套利,可以過來搶跑,會造成 LP 的損失。

所以我們現在認爲不能用這種完全明牌的報價策略。所以要和 Chain Link 合作或者跟一些其他機構做市商合作,引入專業性的,更高精度的報價。這纔不容易被擼。

DODO 野生動物園這個市場是做新資產的流動性。DODO 是想成爲新資產流動性最好的場所之一。對新資產而言,現在還沒有流動性,意味着沒有人有能力給新資產定價,即使項目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定價。做市是一個非常專業的事情。做市的核心就是報價,給資產關於價格方面的意見。並且把它發佈發佈到訂單薄或者鏈上。

對於新資產沒有人有能力定價的情況,我們的 IDO 其實是爲了解決這個問題,就是新資產的做市和流動性提供的問題。這裏預言機的參數,是由項目方來定一個初始價格,但是隨着大家自由的交易買賣,這個價格是會沿着曲線去做增長的。這一版 IDO 主要的點是,項目方可以單邊提供流動性,並且我們不允許項目方撤走流動性。

同時技術團隊在開發新的一版 IDO 的算法,那一版算法所有的參數都是開放的,項目方自助上幣就可以了。而且在做市上靈活度也會很大,散戶也可以參與。現在 IDO 的做市散戶是不能參與的。

主持人:現在 IDO 交易的策略,動物園和野生動物園是一樣的嗎?還是完全不一樣?

代代:對於交易者來說都是一樣的,就是自由買賣。做市和交易是兩件事情。做市的核心就是報價,交易就是任何一個人過來自由的買賣。

主持人:Fin 後續會上中心化交易嗎?有沒有什麼計劃?

Jason:中心化交易所肯定是會上的。因爲這個幣一旦流出去了,你是沒有辦法控制的。最開始的 Defi 類的項目都是中心化交易所自發上的。其實對項目方我覺得是好事情。幣圈的很大部分的流量還在中心化交易所。Defi 爲什麼增長這麼快?不是新有的資金加入,而是原有的資金,從 Cefi 上流入了 Defi。

我覺得就目前來講,中心化還是有自身很大的優勢的。去中心化畢竟是以智能合約爲主,開發的靈活度並沒有那麼高。包括現在大部分的流量,做市場這一塊。去中心化交易所基本上都是以技術爲主,市場這塊我覺得反而會薄弱一點。中心化交易所在做市場這塊其實挺強的。

所以我們也會上中心化交易所,但是會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之後。大家也可以留意一些信息,應該很快就有消息出來。

主持人:具體分配到 DODO 和路印上的資金是怎麼安排的呢?

Jason:這個就要跟二位協商了。這個真的是首發。要去發現價值,究竟流動性的池子要多少,我們還在討論中。但是儘量以提供很足的交易深度爲主。

主持人:會拿多少流動性去做這個事情呢?

根據現在市場的情況下,幾萬美金是最少的了。這輪私募最後是 0.6 美元一個 Fin。所以流動性至少是幾萬美金,上 10 萬也都有可能。上所之前會討論這個策略,那個策略。但是你對市場的信息其實是最摸不準的,所以有可能是階段性的。比如初期先安排一部分資金,幾萬的資金或者代幣進去,如果覺得市場特別好,那肯定還是會安排更多的資金。這是一個摸索中的狀態。初期真的是摸不準,因爲我也不知道市場會走得如何。

初期應該先拿一部分資金,幾萬美金去試水,如果不夠會加大流動性的提供。

主持人:10 月 12 號,是 DeFiner 的 Fin 代幣開始解鎖是吧?

Jason:開始發我們是先發到 Dex 去,這是第一波。發完 Dex 我們纔會去發給早期的一些投資者。肯定是先有市場,然後其他人手裏纔有幣的。

代代:你們的經濟模型要不要介紹一下?

Jason:我們的代幣是分三個最重要的方向:第一個方向是治理。治理代幣是 Defi 項目基本上都會有的。比如項目有一些參數或者說控制上哪些資產不上哪些資產,參與到社區治理中去;

第二種是流動性挖礦,這個大部分 Defi 也是有的。因爲通過流動性挖礦能很好的把一些想要賣的賣盤吸收回來,再分配給用戶手裏去。而且還能平衡一下逆差,對於我們做借貸的來講;

第三個是所有人都沒有做的。我們的代幣還有一個功能是分潤。因爲我們是借貸,Dex 的利潤是手續費,借貸是利息差。傳統金融市場有 100 萬億的借貸量,產生大概 3% 的息差,就是有 3 萬億美金。對於 Defi 類借貸,基本上會有 1%—2% 的息差,這是我們的收益。比如 Compound 的話,就把這部分收益自己留着了。我們是會想着把這部分收益再通過二級市場,返回給所有 Fin 的持有者。也就是 Fin 達到了有收益。這是其它 Defi 類還沒有推出的事情。

我們覺得如果爲了最終的去中心化,肯定是要有分潤。所以我們還是通過分潤機制,把它再返回到所有 Fin 代幣持有者手裏。這樣對代幣會有更強力的支持。比如我們的資金池裏達到 DODO 現在的一個億美金了,我們基本上利潤所得這部分應該會到 150 萬美金左右,如果按 1.5% 來算。如果我們把 150 萬美金都拿去二級市場回購 Fin 的 token。其實我們的私募只做了 100 萬美金,你就可以想象這個場景。所以對於我們來講,資金池的規模還是挺重要。它決定了我們這個服務產生的收益。也決定了我們能控制的收益,能從市場上再回購多少代幣回來。這是我們和其他經濟模型裏不太一樣的地方。

主持人:我記得 Compound 裏的息差是不是用來建立保險基金的?

Jason:對,我們也會有保險基金。因爲它相當於是屬於團隊自身的嘛,然後覺得如果有問題,團隊願意把這部分資金拿出來,提供保險。我們也會有。

主持人:還有個問題,分潤會不會牽扯到證券定義呢?

Jason:現在還好。因爲我們發幣之前都有法律顧問。他唯一說的一點是,你不能讓投資者坐着,或者是躺着賺錢。你還是要設計一些策略或者機制讓他們參與一些行爲,然後去拿到獎勵。所以可以設計投資者需要提供流動性,做 LP,或者爲社區做一點貢獻。只要產生了行爲,拿到分潤就是可以的。當然你分給他多少又是另一說。但是傳統證券是你什麼都不用幹,就可以拿到分紅。而且是固定的,法律意義上的分紅。這個這個是是的確是你說的對就是需要,要注意的一個地方對,但是我們都是有法律顧問,然後把這塊也都看好了,這老師也不是說是,那就是你躺着就可以,這一點的確是需要注意的地方。但我們會有法律顧問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