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上線彭博終端的證券化與投資平臺 Cadence 創始人 Nelson Chu 聊了聊爲何將證券投資交易放到以太坊上。

原文標題:《以太坊將吃掉華爾街的結算層》(Ethereum will eat Wall Street's settlement layer)
撰文:Josh Johnson,機器學習工程師、加密狂熱愛好者

該文首發在聚焦於開放金融的英文付費電子雜誌「Bankless」。 Bankless 與鏈聞聯合發佈該文章的中文版本, Bankless 的訂閱地址爲:bankless.substack.com

注意到下面這張彭博(Bloomberg) 終端截圖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當彭博終端用以太坊結算: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正向以太坊轉移

我看到很多特別之處。你會發現,這是一份債券,發行方是一家在納斯達克交易的餐飲公司 Fat Brands,它向 400 多家餐館授予了特許經營權。

這些信息相當常見,不是嗎?等一等……看到右下角了嗎?一個 ETH 地址?難道這 3970 萬美元的公司債是在以太坊上發行的嗎?

不可能。以太坊只是極客們玩的。

當彭博終端用以太坊結算: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正向以太坊轉移

再等等……這是債券發行方 FAT Brands LLC 的 ETH 地址 。這是 3930 萬美元債券資金的 以太坊地址(購買價格減去本金儲備)。這是該債券 份額 A份額 B2 在以太坊上的地址。

這是合法的。天哪,彭博終端用以太坊來做資產結算!利息以穩定幣支付,付到 ETH 地址。

上個月有一筆 4000 萬美元的 債券,還有 5 億美元的債券在排期。

這是華爾街將用以太坊取代其結算層的開始嗎?

爲什麼是以太坊?購買這些債券是什麼感受?

我問了問親自操作者。

Josh Johnson 是 Bankless 的讀者,加密狂熱支持者、合格投資人 (購買美國證券必須是合格投資人)。今天由他給我們分享其一手體驗。

——Ryan Sean Adams,Mythos Capital 創始人


幾周前我和我的富達投資(Fidelity)經紀人通了電話。不知怎麼回事,我在金融機構間移動資金做交易時,意外的添加了一個訂單,金額超過了我賬戶中的實際錢數。在和經紀人通話前幾天,我收到一封信,信中說,週末之前如果我不能轉足夠的錢到賬,他們會變現一些資產來填補虧空。

我問電話那頭的人:「這怎麼可能?我的錢不夠,系統怎麼能讓我添加這個訂單呢?」

她也給不出什麼明確解答。她的基本意思是,只要富達相信某人在結算時間之前有能力支付,他們就會允許該客戶下這個交易單。不管怎樣,我剛好碰到一個漏洞,同時我發現這並不那麼不同尋常。總之,我意識到,我對自己在券商賬戶裏的資產並沒有真正的所有權。

傳統金融和結算的問題

追蹤某一資產的所有權其實很難,這不限於經紀業務。股權結構表(cap table)通常用電子表格來追蹤,這很可能遭遇誤操作(fatfingered)。再抵押和賣空都可能使股票數超過正確數字。都樂食品公司(Dole Food) 2013 年的訴訟顯示,該公司股東擁有的股票數比應該存在的股票數多出 33%。現實中並不存在一個可以在任何時間點展示某股票所有權狀況的工具,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不過,只要你進入加密領域,不論時間長短,多半都知道,有好幾家公司在處理類似問題,例如 t-Zero、 Securitize 等。但我敢打賭,你應該不知道有一家公司已經在利用以太坊的主網來應對這個問題,具體細分市場是證券化商業貸款領域,這家公司叫 Cadence。 (Ryan Sean Adams 注:就是本文開頭提到的發行債券的那些傢伙。)

在一個低收益的世界尋找高收益

在討論他們的解決方案之前,我願意先分享一下,我是怎麼發現 Cadence 的,以及他們向我這樣的投資者提供什麼服務。

顯然,我們所處的低利率環境至少已有 10 年時間,過去幾周的行情說明,這種情況還會延續到不知何年何月。那麼,投資者到哪裏獲得收益呢?像我父母那樣的退休老人,怎樣用一輩子的儲蓄獲得一點可觀的現金流呢?在債券和其它低風險放貸上獲得 5% 利息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P2P 貸款一度被視爲個人博取和銀行貸款差不多回報的工具,現在卻被它們期待取代的大機構排擠出局。隨着利率的下跌,投資者被迫從高風險資產尋求收益:高收益分紅股票、低評級債券和房地產。當錢如此廉價,世界充斥着美元時,你又能轉向什麼資產呢?

有一個領域我決定看一看,即小企業融資。有些小企業要給供應商付款、給員工發工資,但銷售情況卻不穩定,他們願意支付較高的貸款利息。這些企業通常用賬戶應收款或其他資產做抵押,以獲得短期融資。而對於希望將被動收益多元化的投資者而言,這種貸款的風險回報比相當不錯。在我看來,這種投資剛好填補了我的風險組合的空白,因爲其收益與證券和其他高收益投資沒有相關性。有一些公司允許合格投資者投資此類資產,但他們通常要求的金額較高,或者不具備透明的資產流狀況。然後我偶然發現了 Cadence。 他們讓投資門檻降到了 500 美元,他們也被整合進彭博終端,其網站直觀易用,回報還很有競爭力。然後我瞭解到,他們背後竟採用了以太坊主網。成了!我怎麼也得嘗試一下。

到現在我已在 Cadence 投資六個多月,對投資回報的表現有些小驚喜,使用便利度也頗爲滿意。我參與了 11 筆投資,實際年回報率基本在 9% 到 12% 之間。這一回報率基本符合預期,當舊的交易到期,我也可滾動進入新一輪。每筆貸款的期限從 1 個月到 1 年不等,通常爲 3 到 6 個月。各個貸款發起人都專注於某個特定行業,比如運輸業、中小企業,墨西哥小企業,甚至加密貸款。

當彭博終端用以太坊結算: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正向以太坊轉移投資樣本

當彭博終端用以太坊結算: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正向以太坊轉移貸款發放結構樣本

底層基礎設施將被逐步取代

我和 Cadence 創始人 Nelson Chu 聊天時,我問他:「爲什麼把這些交易放到以太坊上?」他說,用了以太坊以後,所有人的錢包就「可完全反映他們的交易行爲,這就成了一個完美的審計線索。」

想象一下!完美的審計線索。加密社區討論這一構想已有多年。現在我們看到這一夢想成真。在以太坊主網。每個投資者有自己的以太坊地址,存放代表其特定投資配置的 ERC-20 代幣。他們可以到 Etherscan 查看這些代幣。投資條款指向以太坊上的特定合約,代表全體所有者(化名)及其持有金額。

當彭博終端用以太坊結算: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正向以太坊轉移

當然,也不要興奮過頭。這不是我們所知的 DeFi。這不是去信任的。仍然有一箇中介,即 Cadence。如果他們把某個合約的分配額敲錯了,他們就重新發布一份。

這些以太坊主網上的合約,作爲一個平行結構,可以追蹤在任一時點關於所有權的全球狀態。不需要任何人來跟蹤股票的變動情況,也不會出現都樂股票那種事故(看看我在文章開頭碰到什麼狀況)。沒有人更新那張電子表格。以太坊自動在後臺處理一切。

但 Nelson Chu 腦中有一個長期發展戰略。如果遇到更大的交易,比如他們剛剛完成的 Fat Brands 整體商業證券化的交易,機構們認爲,這些證券將變成可交易的。

Nelson 表示:

「所以,我們實際上有一條路,可以將人們實際想要交易的某個資產證券化,還有一種,就是將人們對其流動性不感興趣的事物代幣化。因此,當受託人需要進行資產分配時,當某家銀行希望創造一個二級市場時,代幣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比如瞭解是誰在什麼時候擁有什麼資產。」

這意味着,投資者未來將能在主網上交易那些代表貸款合約(也就是現金流)的 ERC-20 代幣。

主網是一種戰略優勢

證券。在以太坊上。當下。實際上無人討論這些。但這正是 Cadence 的戰略優勢。他們可以降低這些交易的成本,提供可審計性,並利用今天的以太坊使其後臺實現自動化。

並非每筆生意都要變成一筆 DeFi 生意。並非每家企業都要從免信任起步。但人們會逐漸認識到,如果有一個透明、公開的全球賬本,人們會獲得一種勝過其競爭對手的戰略優勢。就像 Nelson Chu 說的:

「我們在玩一個長期遊戲。我們只想讓受託人放心,認識到我們是在從頭起步,發行一種數字證券!只要能證明我們能讓他們的生活更輕鬆,他們能獲得更多盈利,我們的產品就有機會被更多人採用。 」

我相信,這就是傳統金融基礎設施會轉移到以太坊的原因。這種轉移發生在口袋裏,口袋會相互連接起來,最終無縫運轉。彼此構建和加強流動性,讓轉手、審計、交易和投資變得越來越簡單。

思考題:

  1. 傳統資產搬到以太坊有哪些好處?
  2. 這對 ETH 的價值有正面還是負面影響?

來源鏈接:bankless.substac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