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e LIU,本體市場總監

近期在美國出差有半個多月的時間,感悟頗多,這篇文章寫於舊金山飛往芝加哥的航班上,斷斷續續,思緒萬千,今天終於將思路整理完畢。

解析「中國背景公鏈」,從技術和白皮書再到產品和生態

在舊金山有一週的時間,參加舊金山區塊鏈周後,我陸續拜訪了很多企業,通過與各區塊鏈負責人的見面和溝通,讓我對自己所在的團隊、所做的事情和所處的整個行業有了更多的想法,在這裏和大家簡單分享一些洞見。

「技術+白皮書」

關於「技術和白皮書」這個話題,我一直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此次舊金山之行,是我首次代表本體,也是第一次以區塊鏈從業者的身份到訪美國。來之前我和大部分人一樣,此前聽說過很多關於美國項目的傳說,心中充滿着無限憧憬,想要學習先進的技術和理論。這些輿論有的來自行業媒體,有的來自知名 KOL,也有的來自部分「崇洋派」。作爲一個市場部的負責人,我其實能夠理解部分媒體和大號宣揚海外項目的做法,受到利益驅使無可厚非。而對於一直信奉眼耳聽爲虛,眼見爲實的我來說,我此次來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傳言中所描繪的那樣,至少我一直對本體自身技術實力深信不疑。

不誇張地說,本體可以說是業界首批腳踏實地完成白皮書的項目之一。據瞭解,以太坊的白皮書尚未完成,何談世界計算機?所以,完成白皮書這一點上,本體就已經具有極強的說服力。況且,我們還在主網上線一週年(2019 年 6 月 30 日)發佈了白皮書 2.0 版本,明年的紀念日,我相信我們將呈現更多新的技術,兌現更多曾許下的承諾。

解析「中國背景公鏈」,從技術和白皮書再到產品和生態圖片來源於網絡

因此,談到技術,需要關注兩大方面:

  1. 技術的可拓展與創造性;
  2. 技術的開發和實現能力。

單純從技術的可拓展與創造性這個角度來說,海外項目確實會具備比「中國背景」的項目較爲明顯的優勢,這其中包括幾個原因:

團隊成員的教育環境和背景

在海外教育體系成長的學生,其創造性優於中國式教育;

項目目標更加單純直接

海外團隊並不是非常在意短期內是否能取得盈利,他們的融資能力和技術創造能力直接掛鉤。投資人希望看到的是革命性與顛覆性的技術觀點的提出,並不將實現能力和週期作爲第一考慮的要素。但「中國背景」的項目的融資能力卻主要依靠短期內的變現能力。投資人把項目的變現能力和是否可以持續投資緊密掛鉤,這樣一來,項目團隊很難有精力和能力進行不斷創新。說通俗一點就是,可以滿足溫飽生存下去就已經很不錯。

社羣成員的認知水平

普遍看來,海外項目在社羣協作上的表現更加優異。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樣,在不同國家和地區,不同年齡段的人所關注的領域不盡相同。如果能夠把這些需求有效提出,並對症下藥給出解決方案,首先在社羣內部加以完善,一定程度上將大幅度提高技術的創造性。不傾聽社羣的聲音,
一味地閉門造車,並不能獲得建設性的 idea,反而會譁衆取寵。

另外,從社會認知的角度來說,在中國整體大環境沒有鼓勵和提倡區塊鏈技術之前,很多從業者可能無法很好地去鑽研真正的技術,或者在探索過程中內心非常糾結,甚至相親的時候可能都不敢說自己是區塊鏈工程師。這也造成了大面積的優秀人才無法加入「中國背景」的項目之中,造成了很多項目拓展性不足。現階段的利好或許能夠改變這樣的情況,我們可以對此拭目以待。
國內社羣的反饋一直以來與數字資產的價格有着極強的關聯性,也導致了真正有技術的團隊或開發者的信心不足,沒有足夠的自信去證明自己的技術比更多人強。

民間輿論導向

雖然我前面提到,行業媒體和 KOL 的輿論導向,一定程度受到利益驅使,對某些海外項目的宣傳無可厚非。但是如果站在更高層面上來看,這樣做則會打擊更多技術人員的積極性,無形中建立起鴻溝,讓有技術水平的人不願意進來,需要更先進技術的人也無法出去。如此一來,中國背景的項目都在溫水煮青蛙的過程中漸漸死亡。對於這類過分鼓吹海外項目對的媒體和 KOL,我認爲也不是非常有必要去說服或試圖改變,畢竟,你可能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談到技術開發和實現能力,我將以本體爲例來說明。這裏不是打廣告,而是因爲我對本體瞭解得非常充分。和美國等海外地區的項目對比,本體有很多地方會讓你眼前一亮。

  • 本體的雙通證體系,其實是最早的 Staking 模型,而且相比之下是最合理的一種。但仍然有很多社區夥伴瞭解的不夠透徹,因爲市場宣傳力度和範圍都不夠;
  • 本體的分片技術(Sharding),在全球項目中最早一批完成設計併發布測試網。據瞭解,比以太坊要更早完成,可能也有很多人不夠了解。聽說 Zilliqa 嘗試了很久也沒做出來,可能還有人對 QuarkChain 瞭解多一些,還是我們的市場推廣沒有做到位;
  • 本體的跨鏈,在本體的最早的白皮書就已提出,也早於現在的幾個所謂「明星項目」Cosmos 和 Polkadot,而且本體的測試網是全球首個發佈。可以關注一下同期項目 Cosmos 和 Polkadot 的完成情況。歸根結底,本體這些成果沒有爲大部分人所知道,還是市場部沒有宣傳好。

另外,我在和很多美國投資人溝通的時候,很多人傳遞出的觀點都是,如果美國的「明星項目」能有本體這樣的技術實現能力和落地能力,那可能區塊鏈還能將成型的週期縮短 3-5 年。相較於網絡熱議的「996」的工程師工作節奏,很多人對美國技術開發人員的工作時間羨慕不已——上午 11 點上班,下午 4 點 30 下班,且收入頗豐,說實話這也着實讓我有幾分羨慕。

話說回來,如果市場宣傳更進一步,本體從純技術角度來說佔據着突出優勢。未來,如果本體團隊在研發上進行更合理的佈局,相信將會有更大的突破。當然,這其中市場宣傳要同步跟進,才能夠讓更多人最快知道最新技術進展,纔有更多靈感碰撞與驅動力。

解析“中國背景公鏈”,從技術和白皮書再到產品和生態圖片來源於網絡

從技術角度來看,本體基本上征服了美國大部分投資機構和投資人。這也讓我對正在進行的高校行抱有非常高的期待。

「產品+生態」

這個小標題其實讓我感到非常矛盾,但還是要說一說。

關於產品

目前世界範圍內還有沒用一款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落地產品。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不僅是合規和硬件問題,大部分現有團隊中產品負責人的思路比較滯後,還需要時間去激活。預計在未來 3-5 年會有核心產品出現。另有一部分原因是,互聯網寡頭對於區塊鏈領域的資源封鎖。

「炒幣」可以說是一種產品,但很多團隊也沒弄清楚自己的通證如何和自己的發展路線有機結合。有兩個方向可以參考:

  1. 項目方的融資渠道;
  2. 項目方的品牌口碑。

「交易所」也是一種產品,但不會百家爭鳴。根據我之前的觀點,越多的交易所產生,行業將越快地走向衰敗。因爲如果大家過度強調交易數字資產,這個行業就是個傳統金融的「新殼」。而並不是一項可以改變世界的技術,可能也等不到顛覆的那一天。普遍來說,每個交易所的負責人都會抱有較高的自信,覺得自己將會成爲留下來的那一個。

關於生態

說實話,生態需要投入,而且是持續投入。如果不投入人員、資金、技術、運營等各項資源,只是去簡單參加一些峯會,簽署 MOU 萬萬不行。縱觀整個行業,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背景的項目,目前沒有幾個大型公鏈能夠蓬勃發展,都有些死氣沉沉,難以推進,再多拋頭露面會成爲一種自我陶醉。

這其中的原因有幾個,公鏈希望通過生態獲取更多收益,讓自己獲得長足發展。長遠來看這種考慮非常正確,但是短期看了卻不對。因爲小型生態的生存能力本來就薄弱,如果不扶持,一味的抽血後果可想而知。舉個例子,如果抽螞蟻的血來維持大象的生命,這個想法顯然不太現實。然而,如果把大象的血輸送給一億隻螞蟻,就算大象短時間內比較虛弱,但螞蟻們一起擡着大象走都有可能比其他大象跑的快。當然,這種場景中需要螞蟻們懷揣感恩之心,而不是見利忘義。

解析“中國背景公鏈”,從技術和白皮書再到產品和生態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項目大多不玩所謂的「生態」,而是採取「合縱連橫」的模式,也就是我們所說的 partnership。很多美國項目看到了區塊鏈生態型體系在短期內無法成型,形成強有力的支撐。所以,他們更換方式,從向下轉變爲橫向甚至向上的模式。同等級別的項目或者更高級別體量的項目之間相互合作,實現資源共享與社區共建。這樣一來他們得以迅速的成長茁壯。你可以看到 Cosmos、Chainlink 和 BloXroute 這三家項目方都在和比自己體量和影響力大很多的項目合縱連橫,如 Google、以太坊、OKEx 和 Binance 等。中國背景的項目如 Conflux 也在走同樣的路線。而本體正是這些項目的尋求合作的重要夥伴,並且這其中有很多項目本體已經在深入的合作。與此同時,本體的生態建設也一直在推進,且比任何項目都要專注,投入的精力更多。

做公鏈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積累技術、產品、社區、生態和合作夥伴。在我看來,其實沒有什麼所謂的「明星公鏈」和「明星項目」。對於公鏈而言只有一條路,就是不懈耕耘,默默積累,終有一鳴驚人的那一天。社區夥伴關心的不應該是誰是那條明星公鏈,而應該是誰會是笑到最後的那一條公鏈。

解析“中國背景公鏈”,從技術和白皮書再到產品和生態圖片來源於網絡

寫到這裏,飛機剛好落地,我也將開啓在芝加哥的巡講和拜訪行程。接下來將與大家一同分析一些關於和友商 TRON 的在各方面的比較,分享一些我的個人觀點。近期 TRON 和 SAMSUNG 的合作讓人印象深刻,TRON 同樣在美國也具有斐然的成績。到底本體和 TRON 的市場誰強誰弱?我們下一次進一步探討。

歡迎通過郵件與我隨時交流:contact@on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