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20 年即將到來之際,橙皮書向中國區塊鏈社區最有影響力的一批人提出了五個最重要的問題。

原文標題:《2020 前夕,中國 Crypto 最聰明的大腦在想什麼?》
作者:橙皮書

2020 年似乎是一個只存在於科幻小說裏的年代,但它真的來了。今天是 2019 年的最後一天,回顧在行業裏度過的這一年,我其實搞不清自己內心的想法,究竟是充滿希望失望,還是變得更樂觀悲觀,「感受」似乎都遠比這些詞彙更復雜。

但我們都渴望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創業是孤獨的,在區塊鏈這個不確定性巨大的行業裏創業更是如此。在 2020 年即將到來之際,橙皮書儘可能嘗試邀請了中國社區最有影響力的一批人,我們希望和大家一起完成一個活動,記錄下此刻每個身處於行業中的個體的狀態。

也許我們每個人的想法都很單薄,但合在一起,我們可以試着去描繪,由我們所有人組成的這個行業,作爲集體大腦的思想切片。我們向被邀請的朋友拋出了五個最重要的問題,然後把大家的答案收集起來,最終整理成了這篇一萬字的文章。

真實世界是複雜的,我最近在讀的一本書《模型思維》認爲,研究一個對象時,如果不同的人各自獨立的使用不同的模型,綜合起來得出的結果準確度是最高的。希望這篇文章能起到類似的效果,讀完文章的你,也歡迎留言寫下你對這五個問題的答案。

作爲 2019 年的一個句點,中國 Crypto 圈某個重要時段的截影,若干年後回過頭來看這篇文章,一定會非常有趣。以這種去中心化的形式作爲橙皮書 2019 年的結尾,一切也剛剛好。

以下爲正文,Enjoy~

2020 前夕,我們向中國區塊鏈最聰明的大腦提了幾個重要問題

2020 年 BTC 會不會出現減半行情?

鄧超 Hashkey Capital 合夥人

BTC 減半和行情是否直接相關有待考察,目前我們的研究數據顯示,過去幾次減半和 BTC 價格變化並沒有呈現有跡可循的模式。決定 BTC 價格的因素也並非一成不變,在數字資產市場早期,決定 BTC 價格的因素可能只是挖礦成本、供需關係、宏觀經濟環境等少數幾個因素,但隨着行業的參與者和投資工具越來越多元化,更大體量的資金涉足其中,更多的專業投資者 / 交易者加入市場,更多的衍生品(期貨、期權)供選擇,以及更強有力的監管參與,數字資產二級市場的價格決定因素也會更加動態和多元。

Jan Nervos 架構師

50/50 的概率。

潘志彪 幣印創始人

很大概率會出現減半行情。但行情啓動時間不確定,個人預測傾向於在發生減半之前啓動。

Tony X-Order 創始人

會,但效果不會有前一次那麼明顯。我反而更爲關注其餘一些 PoW 幣種的減半行情,例如 ZEC。相對 BTC 而言這些幣種市值更小,且首次減半影響更大。

一個不喜歡出門的投資人

目前來看不是很樂觀,不會是一個大規模的行情,可能會有前置的僞行情,主要原因是整體宏觀經濟環境是防禦性態勢,導致能進入到幣圈的資金量不夠。

匿名大玩家

我認爲會。減半並不意味着會暴漲,但是會改變價格趨勢,2020 年均價一定會向上擡升。

Ben imToken 創始人

行情不預測,減半一定成功發生 :)

匿名投資人

減半行情是沒有邏輯的。

熊越 幣信研究院院長

老實說,我不知道所謂的減半行情是否一定會出現。現在比特幣每個天產出 1800 個新幣,維持幣價就需要有相應的資金去把這 1800 個買掉。減半後,如果其他條件不變,幣價確實就應該上漲。但我們不能簡單地假設其他條件不變。市場中永遠會有許多的意外因素,比如今年的 plusToken,它造成了上半年買盤增加,下半年賣盤增加。

樓霽月 TokenMania 創始人

看怎麼樣界定「減半行情」吧。如果是期待減半能夠帶來破新高的機會,也就是現在價格漲三倍,從目前的條件來說幾乎不可能;如果說是像今年這樣的震盪和上漲行情,還是會有的。

王一石 財經內容工作者

會,並且極可能在春節後的 1-2 月之內發生,但幅度或許比大部分人的預期小。真正的大漲可能會推遲到 2021 年末。

Suji Maskbook 創始人

我其實覺得這個事情沒那種重要。變化不是來自於所謂 HODL 或者是規則上的減半。國際形勢和科技發展影響更大。明年很多國家和地區領導人舉行大選,更值得關注。

一旦孤立主義、單邊主義發展和逆全球化的倒行逆施到了一個新的地步,恐怕無論減半與否,行情都會很誇張。

潘超 MakerDAO 中國社區負責人

BTC 的牛市和減半關係不大,主要是市場預期。

民道 dForce 創始人

市場時刻都在進行定價,我認爲減半行情在現在的市場定價中充分體現。

Bowen DDEX COO

不會出現減半行情,大家都預測到的行情會不斷提前,被提前消費。

郭宇 安比實驗室創始人

不會,推測可能會推遲到 2021 年。

Kenny CoinCare Founder & CEO

BTC 也許會有行情,但是跟「減半」無關。

正如黃金的長期價格不是由礦工的挖礦成本決定的,而是由廣義上的市場需求和金融市場交易價格決定的。

當前市場體量下,BTC 產量減半並不對市場交易產生決定性的影響,而更可能是一種羣體暗示。

在國際形勢複雜多變的環境下,加密貨幣又是波動性如此大的一種資產,放在一年的週期裏,我寧可相信 BTC 是不可測的,隨機漫步的。

既然市場本身不可測,那麼爲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喜歡預測市場?

a)加密貨幣市場有着強烈的自我預期管理和實現的特徵,基於索羅斯的反身性原理,當市場上大部分人都相信「減半」的故事,也許就真的會帶來一波行情;

b)市場無非三種走勢:上漲、下跌、橫盤,每一種都有 1/3 賭對的可能性。所以如果你看到有人跟你鼓吹明年有「減半行情」,不妨看看這個人是否「skin in the game」,畢竟屁股不但決定腦袋,也決定嘴巴;

c)市場不可測,但市場有周期,所謂「漲久必跌,跌久必漲」,所以長期來看,做個淡定的穿越週期的囤幣黨,比單純預測「2020 減半行情」這種賭大小遊戲要有效得多,前提條件是要保證活得足夠久。

祝小翰 Meter 創始人

整體交易區間有可能會震盪上行,但是靠現在比特幣的故事,不指望有什麼大漲。18M 的比特幣都已經挖出來了,靠未來 3M 的儲量吸引新用戶入場,這個遊戲會越來越難玩下去。傳統機構大規模進場擡轎子大概率明年也不會發生。

Lin 分佈共識 區塊鏈投資人

減半會有行情,但大概率不在大家預期的時間發生,可能在 2021 年。

Rui LongHash

個人認爲會,但不一定是會在減半前發酵。其實減半暴漲的邏輯很簡單,就是因爲礦工因爲算力的持續提升和新產品的迭代導致在減半後使用老款的礦機沒辦法賺到錢,使用新款的礦機回本週期長,那麼就從幣價上想辦法了,而這種「似曾相識的走勢」也在之前的兩次減產中完美兌現。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在距離減半隻有 4 個月的時候,個人認爲無論是宏觀的經濟形勢還是微觀的籌碼博弈上,都未必能支撐的起減半前行情。反倒是減產之後會出現一波慢牛的行情,這波行情可能持續的時間較長,中間可能會出現多次暴跌洗盤,換手將會成爲非常正常的事情,同樣的不是每個人都能賺到錢。

龍凡 Conflux 創始人

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BTC 作爲和世界金融形勢有一定聯動性的資產,一定會有讓人意向不到的行情。但這樣的行情和減半的關係能有多大,值得商榷。可能對挖礦產業的影響會大過對 BTC 整個價格的影響。

劉毅 Cdot Network 創始人;王超 比特派聯合創始人;小島 matataki.io 創始人

會。

2020 年政府主導的數字貨幣會上線麼?

鄧超 Hashkey Capital 合夥人

技術上應該不難,取決於各國政府的監管考量和應用場景是否充分。

Ben imToken 創始人

不會。還有點早,最多會有一些 POC 試點實驗。

Tony X-Order 創始人

會。這就像囚徒困境一樣,當你預期到博弈的對手會上線之後,反之會更快速的推動你的行爲。任何一個有企圖心的國家都不會允許在貨幣數字化的浪潮裏落後,因爲這可能意味着在下一個時代裏被其他國家數字化地無抵抗收割。

Leo 荷月科技合夥人

純個人猜測:應該不會全面上線,但是會有很多試點場景

一個不喜歡出門的投資人

DCEP 會在上半年上線,能否在兩會前還不一定。但是 DCEP 更強調 M0 的數字化,和區塊鏈有多大關係不好講。

匿名大玩家

會。尤其中國的 DCEP。其他小國可能跟隨,也可能超前。

王冠 前星雲鏈聯合創始人

2020 年,我們很大概率可以看到由政府主導的法償數字貨幣面世,而且一旦有一個政體主導發行數字貨幣的示範效應,就會有相當一批政體和大型商業機構,處於支付清算系統競爭原因競相發幣。區塊鏈技術發展會進入新紀元,我個人對此很期待。

Suji Maskbook 創始人

和上一個問題一樣。嚴格來說我們要先定義「政府」、「主導」、「數字貨幣」這三個詞。

如果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能算是定義裏的政府,那委內瑞拉等小國政府早就已經發幣了,但類似「石油幣」等只能徒增煩惱。

包括「主導」這個詞也充滿陷阱。Facebook 的 Libra 肯定不是政府主導的。那難道 JP Morgan 的美聯儲是當時的聯邦政府主導的麼?

如果這個問題的定義是狹義的,2020 年有沒有能廣泛代表某一國民意的合法政府,以超過當時美國政府對於美聯儲控制程度的力量來主導發行一個符合「點對點」等特性的數字貨幣。明顯不會。

Victor AlphaWallet CEO

會的,電子數字化 M0。

潘超 MakerDAO 中國社區負責人

很難,央行數字貨幣任重而道遠,目前來看未知風險大於潛在收益。現階段即使上線,也只是一個玩具。

民道 dForce 創始人

2020 年政府主導的 DCEP 預計會在下半年上線。

祝小翰 Meter 創始人

不會。上線了也和幣圈無關。

Lin 分佈共識 區塊鏈投資人

一些小國政府主導的數字貨幣可能會上線,但不會有什麼實質影響;大國會相對慢一些,影響也更大。

龍凡 Conflux 創始人

央行都說了呼之欲出,我們當然期待。不過 DECP 好像並沒有使用區塊鏈技術。

Jan Nervos 架構師;王一石 財經內容工作者;

不會。

劉毅 Cdot Network 創始人;匿名投資人;樓霽月 TokenMania 創始人;小島 Matataki.io 創始人;郭宇 安比實驗室創始人

會/有很大可能/大概率會。

回顧 2019 年,你認爲區塊鏈行業發生的最重要一件事是什麼?

這一題大家的答案出奇的一致,超過 70% 的朋友認爲是 Libra 以及後續的一系列事件,比如中國 DCEP 的加速和官方的講話。當然有些朋友持不同看法:

少平 星火礦池創始人

更多地人嘗試使用 defi。比如我個人就用過 compound,19 年纔開始嘗試。

Tony X-Order 創始人

PlusToken。PlusToken 告訴所有人,幣圈是傳銷騙局這件事大部分是真的,包括價格在內。此前有一種錯誤但廣泛的說法認爲:「傳銷可以幫助比特幣,傳銷乃是幣圈之友」。不論怎麼苦口婆心也好、宣傳抵制也罷,都不如 PlusToken 現身說法來的有效。經歷 PlusToken 漫長的出貨和幣價下跌之後,正常人都不會再對傳銷抱有幻想,而這樣一個事實也在 2019 年之後深深的刻在我們腦子裏:傳銷收割的不僅是盤圈參與者,更是我們所有人。抵制傳銷不僅是政府和執法部門的責任,更是區塊鏈行業每一個參與者心底的訴求與渴望。因爲抵制傳銷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潘志彪 幣印創始人

19 年比較平淡一些,市場相對低位,好像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緩慢的進行着優勝劣汰,很多人在爲下一輪牛市佈局。

王一石 財經內容工作者

市場上留存的投資者變得越來越理性,同質化項目很難再融到幣或錢。

Suji Maskbook 創始人

其實是貿易戰。

王淵命 Westar 實驗室首席架構師

我認爲是 Facebook 推出 Libra 。可以先放下 Libra 最後是否能真上線,以及 Libra 這個鏈本身的模式的爭論。單是這一個行爲,逼迫以法幣爲代表的傳統金融不得不正面面對以密碼貨幣爲代表的去中心化金融。我打過一個比喻,密碼貨幣世界相當於海運,法幣世界相當於陸運。在 Libra 之前,兩個世界的物資交換主要還是靠搬運工和小碼頭,有許多摩擦,使得海運的優勢無法體現出來。而 Libra 則試圖宣佈要創建大型港口,將兩種運輸方式對接起來。所以無論最後 Libra 是否成功,它的意義都是重大的。

潘超 MakerDAO 中國社區負責人

DeFi 被業界熟知,也證明金融是公鏈最適合也可能是唯一的應用場景。

Jan Nervos 架構師

Ckb launch。

Retric 橙皮書聯合創始人

2019 年最重要的事是 DeFi 得以倖存,成爲了以太坊社區的新故事,也把之前積累的那批開發者的熱情承接了過去,讓他們能繼續 Build 一些東西,而不至於散掉。年中 BTC 行情的回暖也很重要,爲行業續命。

2020 年,你所在的行業/賽道會發生什麼變化?

咕嚕 幣乎 &Mykey; 創始人

2020 年,穩定幣會逐步從原本以交易爲核心的應用場景向外擴散(比如穩定幣周邊的理財類需求),結合用戶體驗良好的錢包,是區塊鏈行業駛向大衆應用的馬前卒。

鄧超 Hashkey Capital 合夥人

投資領域內,一是專業化,真正具備挖掘、投資和幫助優秀項目成長的專業能力和資源網絡的投資機構會被市場更加青睞;二是合規化,區塊鏈投資機構向傳統優秀投資機構看齊,構建規範的業務流程,按照屬地監管框架規範運營,並得到相關監管機構的資質准許;三是,投資側重方向轉變,由「純技術故事」 向 「商業故事」轉變,區塊鏈技術已誕生超過 10 個年頭,在關注技術突破的同時,投資者會越來越看中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商業機會。

高素質藍領 分佈式資本合夥人

crypto 投資行業,很多基金在這兩年投的幾乎所有項目會被證明失敗。尤其高估值的那些,會虧損嚴重。

Jan Nervos 架構師

很多公鏈鏈理論將會被證實或者證僞,我們將看到新的許可鏈經濟模型。

龍凡 Conflux 創始人

公鏈真正的技術突破會在 2020 發生。

孫立林 PlatOn CEO

2020 年參與隱私計算的玩家會更多,應該會有更加嚴格的合規性出臺,AI 領域的聯邦學習路線與密碼學出身的隱私 AI 路線會有更多碰撞和交融。

潘志彪 幣印創始人

挖礦行業會進一步的正規化,規模化,專業化。

Tony X-Order 創始人

正規化、產業化、站隊化、互聯網化。

從歷史經驗上看,經濟下行到一定程度國家就會出手,越來越多的資源會向國家傾斜。與此同時中美爭霸的影響也會越來越多體現在 Token 和產業區塊鏈的領域裏。例如 Libra 系明裏暗裏拒絕中國資本這樣的例子會越來越多見。KYC 與合格投資者可能帶來短期的陣痛,也會爲長期的正規資本入場掃清障礙。穩定幣例如 Libra,例如各國穩定幣融入開放金融也就是 Token 行業。最有趣的會是互聯網與 Token 的結合,這將吹響下一代金融與互聯網結合的號角。

Leo 荷月科技合夥人

在聯盟鏈領域,需求會很大,但是真實有效的場景仍然比較有限,同時靠譜的區塊鏈技術服務方不會太多,一方面是用戶並不夠區塊鏈,技術服務方不夠理解業務。

劉毅 Cdot Network 創始人

通用跨鏈落地,應用鏈成爲智能合約之外,實現 DApp 的另一種技術路線。

王超 比特派聯合創始人

18 年下半年的 DApp 熱潮、19 年涌現的 DeFi 和 Staking,以及 2020 年加密資產開始真正侵入傳統的支付領域。這三類場景無論哪個迎來更大規模的應用,都會帶來錢包在區塊鏈產業鏈位置的極速攀升,而錢包、尤其去中心化錢包的價值捕獲能力也會隨之快速增加。

Vincent DappReview 創始人

從區塊鏈應用的角度,頭部的應用會逐漸建立自己的壁壘和優勢,業餘小團隊和粗製濫造的應用很難再有生存空間,公鏈大部分會繼續陷入生態空白的尷尬境地,中大型廠商的開始有激進的動作。

樓霽月 TokenMania 創始人

無風險套利的空間會幾乎消失,更多的專業團隊會參與,策略也會隨之更新。

王一石 財經內容工作者

減半後的挖礦收益急劇減少,儘管幣價的潛在增長可以 offset 一部分礦工的損失,但不可避免的,像 2017 年那樣高額的鏈上轉賬手續費還是會出現。

因此除了很多人期待 LND 會緩解這種現象外,基礎層 base layer 的迭代也是必需的。會有更多的錢包和交易所支持 BIP84 原生隔離驗證地址,基本上能降低 60% 多的手續費。更多 onChain 錢包商會內置界面化的 CPCF (child-pays-for-parent)、RBF 取消鏈上交易之類的功能,來增加產品的競爭能力。

餘弦 慢霧創始人

慢霧科技處於區塊鏈生態裏的安全領域,2020 年,我們認爲是合規之年,不僅中國在加大力度監管加密貨幣,世界主要國家也會繼續他們的監管策略。留給野戰派的時間越來越少,但在全球範圍內還有不少空間。無論如何,2020 的合規會對區塊鏈相關項目及安全企業有更高的要求,相關安全服務及安全產品會更加規範化、標準化。來自加密貨幣世界的收入大概率是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但在非加密貨幣的區塊鏈世界,安全也將迎來更多的挑戰,其中最關鍵的是:

  1. 聯盟鏈場景的安全問題,還未經歷公鏈場景的激烈考驗;
  2. 合規框架下的加密貨幣場景,安全同樣是最直接的剛需,不僅是安全防禦還有直接貼合合規框架下的反洗錢策略等。

總得來說:合規是好事,這讓區塊鏈世界發展更加有序,安全持續大有可爲。

郭宇 安比實驗室創始人

現代密碼學,特別是零知識證明,在區塊鏈底層技術與應用開始得到廣泛地關注,密碼學與區塊鏈的結合將會成爲 2020 年區塊鏈技術發展的主旋律。

Suji Maskbook 創始人

沒有顯著的變化。核心硬核的羣體可能能感覺到變化的前奏。

Victor AlphaWallet CEO

重運營的,只關注數字貨幣的錢包團隊會死掉一大批。

潘超 MakerDAO 中國社區負責人

MakerDAO 所在的賽道是 DeFi,2020 年對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金融來說會有很大的機遇和挑戰,以太坊轉 2.0,在 POW 共識的基礎上轉向 POS,從金融角度來看很重要的一點是 ETH 會帶息,將有年化 8% 的 staking 收益。我們一定會看到,不同的 POS 礦池作爲託管商,發行帶息的 ETH 債券(Ether Bond),出現不同利息和風險的 ETH 債券,同時,這些債券本身又會作爲抵押品,發行和生成新的衍生資產。

民道 dForce 創始人

DeFi 的總量會上一個大臺階,DeFi 協議之間會更多的互通性,DeFi 會逐步下沉成開放金融的新基礎設施,打通全球資金市場。

匿名投資人

穩定幣大爆發。

小島 Matataki.io 創始人

會出現用戶數百萬級的區塊鏈應用。

祝小翰 Meter 創始人

監管會越來越嚴格。各種合規穩定幣由於監管的要求,會提高 KYC 和 AML 的審查。DeFi 會越來越向規避監管的用途發展。

匿名大玩家

對投資來說,需要關注二級市場,二級市場轉暖之後一級市場纔有機會。挖礦和交易是不斷有新機會的,需要找到合適的策略。

自由發揮:關於 2020 的區塊鏈,你還有什麼想法和預測?Anything

鄧超 Hashkey Capital 合夥人

1) 全球區塊鏈真實用戶過億

2) 全球區塊鏈資產市值過萬億美元

3) 中美兩國(or 中文社區和英文社區)在區塊鏈領域的「G2」格局更加明顯

Jan Nervos 架構師

有些細分賽道會洗牌(比如黑馬殺進前三),其中錢包有可能,Defi 很有可能。

少平 星火礦池創始人

staking + defi 合成體會形成。

一個不喜歡出門的投資人

區塊鏈金融基礎設施會繼續進化,DeFi 和 CeFi 都是如此。隱私性和 DAO 會是大家持續關注的議題。

潘志彪 幣印創始人

目前真正落地很少,甚至可以說只有比特幣。對於其他落地方向,依然是謹慎樂觀的。

劉毅 Cdot Network 創始人

行業逐漸對分片架構失去耐心和信心。

王超 比特派聯合創始人

又一代的明星鏈們面臨主網落地後應用場景沒有進展和用戶極度缺失的尷尬。尷尬中,一部分更加現實的公鏈們開始大力擁抱監管,希望能夠藉此進入行業市場和傳統金融市場。傳統加密社區的力量逐漸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希望嘗試區塊鏈的機構用戶、行業專家、專業 ISV 等羣體組成的新社區。只有有技術、有資金、有資源又懂行業的公鏈才知道那道門在哪。撬起來肯定特別慢也特別難,大部分撬到一半掛了。2020 年會有極少數玩家能撬開一道縫,身子還不夠擠進去,但能看見門裏的美好。

Ben imToken 創始人

區塊鏈概念的各種包裝形式會出現,資本市場會回暖並追逐一些新的概念,特別是所謂的行業解決方案。

公鏈孤島問題,單條鏈的擴展性問題,監管政策的靴子不落地問題,依然是 2020 區塊鏈面臨的掣肘。

不過我相信 DeFi 還會繼續高速發展,特別是 DEX 和 Lending 普及率將會大幅提升。伴隨着更多的穩健性固收產品的推出,將會吸引更多早期擁抱者。

Leo 荷月科技合夥人

在金融領域,如供應鏈金融等,用區塊鏈來承載的商業價值將超過 5000 億人民幣,區塊鏈作爲新型金融基礎設施逐漸出現雛形。

匿名投資人

區塊鏈從不可證僞走向證明。

龍凡 Conflux 創始人

我預測隨着監管介入,數字資產交易會有大的洗牌。

樓霽月 TokenMania 創始人

山寨幣和交易所的熊市可能纔剛剛開始。比特幣不會有太大價格表現。

餘弦 慢霧創始人

合規化是全球各國家的大勢所趨,但肯定還會有不少空間容得下野戰派及加密自由派。2020 年,我們覺得公鏈世界與聯盟鏈世界會繼續割裂着發展,公鏈承載加密貨幣,聯盟鏈承載權力,或者簡單粗暴地說:公鏈是價值網絡,聯盟鏈是權力網絡。2020 年,坐看百花齊放。

Suji Maskbook 創始人

大部分預期特別高的項目會實際破產。大部分投資人追捧的熱點都是錯的。

Victor AlphaWallet CEO

更多人能理解區塊鏈的主要用途,Blockchain serves the role of the trusted third parties. 1、一個無摩擦的金融市場;作爲互聯網的集成點。

王淵命 Westar 實驗室首席架構師

預測不好說,我說一個期望吧。我希望能在 2020 年密碼貨幣能通過閃電網絡等二層網絡方案,在線上數字內容支付領域出現典型案例,發揮出真正的優勢。我認爲區塊鏈技術在數字內容支付領域有真正的技術和效率優勢,但需要尋找合適的場景和模式。就如同 Bezos 最早在互聯網上創建 amazon 賣書,就是因爲互聯網更能發揮出書的長尾效應,區塊鏈密碼貨幣領域需要找到自己的『書』。

潘超 MakerDAO 中國社區負責人

在區塊鏈行業去做預測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但如果從以往被驗證的預測來看,我一直以來堅持的一個觀點,對公鏈來說,金融是它最適合的應用場景,可能也是唯一的應用場景。2020 年可能會進一步驗證這一點。同時我們大概率會看到頭部的傳統交易所在以太坊網絡上發行合成 BTC。更進一步,去中心化金融,以及整個區塊鏈行業,會與傳統資產進行耦合,而不僅僅是停留在加密世界的資產孤島。

民道 dForce 創始人

2020 年,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競爭陣營會發生很大改變,各個國家隊作爲隊員和裁判會更加深入參與行業,大的互聯網企業也會以聯盟鏈的形態參與市場競爭。我們將會看到這三股勢力完全改變過往的區塊鏈的敘述模式,公鏈、聯盟鏈、開放金融協議等多樣性的生態會更加融合和互通。

小島 Matataki.io 創始人

ETH 2.0 繼續 delay,但新生公鏈開始陸續上線,一部分技術落後的公鏈將被淘汰。IEO 熱潮衰退,並將會被另一種形式的物種取代。

熊越 幣信研究院院長

比特幣的 Dominance 應該會進一步增加,目前是 68%。可能會回到 75% 以上。

Lin 分佈共識 區塊鏈投資人

1)全網單日交易量長期突破 1000 億美元(目前單日交易量 500-700 億左右);

2) USDT 發行量達到 100 億,其中 70% 以上在以太鏈上,10% 在 Omni,20% 在一個黑馬公鏈上;

3)合規美元穩定幣發行量超過 40 億,包括 USDC、Pax、HUSD、BUSD;

  1. USDC 實質運營將由 Coinbase 負責,Circle 淡出舞臺;

5) Libra 大概率不會發行,或以一個大幅度修改的版本發行;

6)不會出現一個主流全球穩定幣;

7)鏈上資產抵押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如 Dai)迎來繁榮時代,市場佔有率穩步增加;

8)一種新的不同於傳統交易所業務的業態會搶佔一部分交易所市場份額。

Kenny CoinCare Founder & CEO

a)香港、新加坡等金融中心將會推出對加密貨幣更加友好的合規政策,更多大型傳統金融機構開始入場;

b)大型互聯網公司將在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落地和商業化上發揮更大的作用,除了現有的使用區塊鏈技術打通產業場景的 BAAS 服務,也許會有一些讓人眼前一亮的 C 端產品冒出來;

c) Defi 生態將會繼續保持高速增長,更多複雜的傳統金融工具被帶入 Defi 領域,用戶體驗也會得到極大改善,資產方面尤其看好 Defi 上的合成資產;

Mable Multicoin 執行董事 & 「禪與宇宙維修藝術」公衆號貢獻者

2019 年在很多人看來是一邊摸索一邊迷茫的一年:有場景的應用似乎對底層標的價格的影響並不是正相關的,而龐氏設計的標的卻反而一再在回報上獎賞早期捕捉機會的人;像「去中心化組織」這類有意思的主題也常常只能侷限於形而上的討論,遑論投資的機會。這讓人想到霍華德馬克思談到過的週期從來不按預計走,狂歡時音樂的戛然而止可能猝不及防,而有時低谷比想象的的更長,創業者和資金如果沒有在最糟糕的谷底死去,也可能被過早的接盤和抄底、過於漫長的冬天消耗殆盡,或者在黎明前終於下決心離場。

關於 2020 年,已經看到了一些很有潛力能夠捕捉「起量」的好產品,比如一些不糾結於「政治正確性」與絕對去中心化,放眼於將多元的資產端(強中心的機構和分散個體)帶到一起的的開放金融解決方案。在 2019 的年末真正領悟到什麼是「黑貓白貓抓到老鼠都是好貓」對於一個產品走向大衆的重要性。

HBO 拍攝的關於 Elizabeth Holmes 的紀錄片裏提到了硅谷流傳的創業公司「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的理念,而由於一些主流機構的認可,這句話對於一些過去看來價值與價格並不匹配的去中心化協議同樣適用,至少在短期可能改變了它們的基本面,但同樣不排除只是延長了泡沫的壽命,就像媒體們對 Theranos 的一再期待。經過了兩年的起起伏伏,行業裏的人已經沒那麼醉心於等待泡沫褪去再重新進場,因爲因爲泡沫從不可能完全洗乾淨,而新的進步往往也建立在從過往泡沫的成功吸取的經驗。

郭宇 安比實驗室創始人

2020 年,會有更多的明星項目讓我們大吃一驚,突破期望值的底線。想到兩年前,所有人都在瘋狂撰寫各種違反客觀規律的白皮書,頗有點魔幻現實主義。科技進步雖然越來越快,但也要一步一步踏踏實實走出來。

2020 年,將會有更多更專業的團隊入場,會出現多個學科融合的新領域,會有更加激動人心的研究成果。

Tony X-Order 創始人

希望 X-Order 可以活下去。

匿名大玩家

2020 是量變到質量的一年,下一輪週期的轉折之年。19 年積蓄的諸多力量會在 20 年釋放。

Rui LongHash

1、Web3 不會到來,但會有更多像是 Maskbook 這樣的項目通過區塊鏈的某項特性給予用戶更便捷的體驗。

2、Defi 的時代不會到來,現在大家期待 Defi,和去年底大家期待 Dapp 是一個道理,只是熊市從業者的自 High 而已。金融本質上需要用產品獲勝,是需要強中心化運營的,去中心化並不適用。

3、利用數字貨幣的傳銷會越來越多,但也會越來越下沉和隱蔽。

4、老的一批山寨幣會逐漸交還給社區,實現軟跑路,但因爲籌碼的分散市值不會出現大的影響。

5、會有一批新的聰明的山寨幣像 Chainlink 一樣謀求更高的市值排名,在市場中可持續的獲取資金。

匿名者 N

現在的分佈式商業的創新還是在理解和醞釀的過程中,20 年如果有人很好的把分佈式商業的概念用落地實例解釋了,那麼 區塊鏈和分佈式商業的春天才能真的到來。

中國政府對區塊鏈技術的站臺,總體對區塊鏈利好的力量有限。但中國的數字貨幣看上去 2020 年底落地的可能性變大。不知道這個會對 libra 有什麼影響。而且我覺得中國數字貨幣的形式需要我們更有想象力。中國新的數字貨幣與人民幣的關係,是個很有想象裏空間的事情。

真的區塊鏈應用落地會和現在的區塊鏈應用差別很大。

李陽 橙皮書創始人

更多組織搭建自己的區塊鏈,利用現有的做鏈工具,就像早期的各種局域網一樣。

分佈式存儲方面會有顯著進展。

明年和今年類似,是相對平靜的一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