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系統性風險與內卷化挑戰?引入 BTC、異構 DeFi 跨鏈,以及融入實體經濟或許是有效的對策。

原文標題:《2020 年,DeFi 2.0 及其梯隊的崛起》
作者:曹寅,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

上一篇文章我們介紹了 2020 年 DeFi 可能面臨的巨大隱患(曹寅:DeFi 繁榮生態背後的隱患與 2020 展望),本文在此基礎上,介紹可以有效解決這些隱患的一些措施,以及一些正在全球各地踏踏實實落實這些措施的項目。

引 BTC 進入 DeFi,切斷系統性風險的資產傳導通道

如果 DeFi 發生系統性風險,最重要的內生基礎就是現有 DeFi 生態的資產同質性和協議同構性。嚴格來說,和 ETH 一樣,絕大部分以太坊智能合約的代幣都是功能性代幣(Utility Token), 在貨幣屬性上,並沒有價值貯藏(Storage of Value)功能,而 UT 的價值實際取決於 UT 所服務的網絡的價值。

目前,以太坊網絡的價值主要體現就是 DeFi 系統,因此就形成了一個很尷尬的悖論,DeFi 系統蓬勃發展,ETH 的價值就得以鞏固,ETH 價值越高,DeFi 生態內抵押 ETH 所鑄造的資產規模越大。但是,一旦趨勢掉頭向下,DeFi 系統出現問題,以太坊網絡的價值也會縮水,ETH 的內在價值以及市場價格必然會隨之跳水,結果就是隨之而來的循環爆倉,無人接盤,整個 DeFi 系統迎來明斯基時刻。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明斯基時刻到來後資產價格暴跌,來源:Hofstra University

因此,引入異構加密資產是當務之急,最合適的目標資產,非 BTC 莫屬。將 BTC 引入 DeFi 生態有很多好處

1、BTC 是數字黃金,承擔了價值貯藏(SoV)的功能,而 ETH 是 UT,類似鈔票,抵押鈔票發行鈔票沒有意義,抵押黃金髮行鈔票纔是合理做法

2、BTC 的估值邏輯非常存粹,價格較 ETH 更爲穩定

3、BTC 市值遠大於 ETH,能夠爲 DeFi 生態帶來更多資產,增加市場的深度

4、相對於 erc20 資產,BTC 同 ETH 沒有相關性,不會受到以太坊黑天鵝事件的影響

5、合規友好,全世界的監管部門,甚至中國的監管部門都早已承認 BTC 是數字商品,不是證券

6、在很多國家,BTC 已經成爲法幣進入加密世界的合規載體,在 DeFi 世界引入 BTC,其實就是間接打通法幣進入 DeFi 的通道

當然,除了 BTC 以外,EOS,Ripple,BnB 等資產也可以嘗試,但是這些加密資產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引入 DeFi 生態可能會節外生枝,造成新的挑戰,因此目前並不建議。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基於 Bitcoin 的金融生態,來源:Coinshare

目前,已經有一些具有先見之明的團隊已經將 BTC 引入了以太坊的 DeFi 生態,包括:

1、imBTC (imtoken)
2、xBTC (ChainX)
3、tBTC
4、WBTC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WBTC 和 tBTC 的比較,來源:Messari Research

相比 tBTC 和 WBTC,我更看好 imBTC 和 xBTC。tBTC 剛發佈白皮書,目前還不可用,WBTC 的規則很複雜,並且入金還需要 KYC。

而 imBTC 和 xBTC 從用戶體驗上來說非常簡單,並且,imBTC 在 imToken 上可以直接 1:1 抵押生成,持有 imBTC 還能分享 Tokenlon 的交易手續費,在 DeFi 借貸應用 lendf 上也可以借出 imBTC 生息。

而 ChainX 的 xBTC 不僅可以作爲 erc20 資產進入以太坊 DeFi 生態借貸生息,並且,作爲比特幣的智能合約側鏈,xBTC 爲比特幣的應用提供了更多場景,想象空間特別大,打開了原生 BTC DeFi 協議的神奇傳送門。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BTC 和法幣可以成爲進入 DeFi 的重要資產和協議層,來源: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

異構 DeFi 跨鏈,切斷系統性風險協議傳導通道

BTC 跨鏈進入以太坊 DeFi 生態,從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目前 DeFi 資產同構性問題,截斷了 DeFi 系統性風險的資產傳導通道。接下來要斬斷的就是 DeFi 系統性風險的協議傳導通道。

DeFi 系統性風險的協議傳導通道,不僅僅是因爲 DeFi 協議可組合性,現有 DeFi 協議的同構性也是重要原因,現有 DeFi 協議基本上都基於以太坊開發,一旦 Layer 1 網絡(以太坊)出現問題,或者普遍使用的 Layer 2 方案,比如 Rollup,Plasma 等出現問題,建築於上 DeFi 協議也必然會隨之遭殃。因此,一個魯棒的 DeFi 生態不僅需要資產的多樣性,更需要協議的異構性。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以太坊 DeFi 之間的協議通道(用戶使用的協議網絡),來源:Alethio

在這方面,其實很多競爭鏈都在嘗試建立自己的 DeFi 生態,比如 EOS,Stella 等,基於這些競爭鏈的 DeFi 生態的確異構,但卻沒有用戶,究其原因其實衆所周知,沒有生態。

所以,光異構是不夠的,還要跨鏈。目前就是 Polkadot 和 Cosmos,並且,Polkadot 的 Substrate 和 Cosmos 的 Cosmos SDK 都提供原生的區塊鏈開發架構。底層的異構性加上跨鏈的功能,使得 Polkadot 和 Cosmos 既可以擁有像以太坊一樣的原生 DeFi 生態,DeFi 資產還可以通過跨鏈橋接在不同的 DeFi 生態和協議間自由流動。

在 Polkadot 和 Cosmos 生態中,最重要的基礎性 DeFi 項目無疑就是 Acala Network 和 Kava。這兩個項目提供的都是跨鏈穩定幣和借貸服務。既可以成爲現有以太坊 DeFi 生態中的重要可組合性模塊,又可以成爲未來 Polkadot 和 Cosmos 原生 DeFi 生態的基礎。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Polkadot 和 Cosmos 的跨鏈架構比較,來源:Web 3 Foundation & Cosmos

Acala 基於 Polkadot 的 Substrate 架構開發,Kava 基於 Cosmos SDK 架構開發,兩者目前進度差不多,Acala 的 Honzon 協議和 Kava 提供的功能類似,提供跨鏈穩定幣+借貸,但除此之外,Acala 的 Homa 協議還提供 Staking 資產流動性,這在將來會成爲 DeFi 的剛需,類似銀行存單的功能。

未來 Acala 和 Kava 這種跨鏈 DeFi 項目除了比拼技術的先進性,還要比拼項目的資產生態,Acala 由兩大 Polkadot 生態項目 PolkaWallet 和 Laminar 合作開發,其中 PolkaWallet 作爲首個 Polkadot 原生移動端錢包,已經集結了不少 Dot,可用於在 Acala 上跨鏈生成穩定幣,而 Laminar 爲 Acala 的穩定幣資產提供了非常寶貴的合成資產應用場景,而且 Laminar 也打通了歐洲的合規法幣入金通道,未來法幣可以直接通過 Laminar 進入 Acala 的跨鏈 DeFi 生態。不僅如此,Acala 的重要合作伙伴 ChainX,已經準備好將 BTC 資產通過 Acala 跨鏈進入 DeFi。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Acala 在波卡網絡上的 DeFi 跨鏈用例,來源:Acala Network

目前,在跨鏈 DeFi 生態上,Acala 和 Kava 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等待發令槍響,但從裝備和生態角度,Acala 似乎更勝 Kava 一籌。

綜上,通過引入價值異質性資產 BTC,以及異構性跨鏈 DeFi 協議,就可以有效斬斷威脅整個 DeFi 生態的系統性風險資產傳導通道和協議傳導通道。

2008 年,爆發於華爾街的金融風暴並沒有立即傳導到中國,但是卻對倫敦的金融系統造成重大打擊。其原因就在於倫敦對華爾街有較大風險敞口,倫敦金融機構的資產和華爾街的是同質性資產。而且在制度和結構方面,倫敦同紐約是同構系統。而中國則不然,同紐約有着不同的制度和結構,並且同外部世界金融體系之間還有資本管制防火牆。因此,金融風暴並沒有對中國的金融系統造成直接影響,而是通過經貿以及美國之後的貨幣政策間接影響到中國,使得中國成爲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後全球性復甦的發動機。

DeFi 融入實體經濟,自我造血化解內卷化挑戰

除了內生的 DeFi 系統性風險,還要考慮 DeFi 更長遠和本質的問題。目前的 DeFi 存在非常嚴重的內卷化傾向,用戶以投機者爲主,使用 DeFi 目的很多就是爲了加槓桿炒幣,甚至就是合約衍生品對賭,完全沒有造血能力。

如果 DeFi 只能作爲投機工具,那 DeFi 裏面的資金很可能會快速膨脹,然後隨着大部分人陸續爆倉而快速消失,其危機發生路徑就像是 97 亞洲金融危機之中的東南亞國家,前期外資熱錢瘋狂涌入,擡高資產價格,分享資本紅利,將資產價格擡到不合理的高位,創造了大量債務,逐漸拋售資產出逃,讓跟風資金接盤,然後外資反手做空,整個國家的金融系統瞬間毀於一旦。

並且,以投機目的爲主的 DeFi 生態,很容易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演變成打着 DeFi 幌子的詐騙和傳銷行爲,招來監管重拳打擊一刀切,將整個 DeFi 生態拖下水。

金融是資金跨時間,跨羣體聚集和流通的管道,是放大生產力的槓桿,爲了避免 DeFi 變成內卷化和泡沫化的零和遊戲,必須將 DeFi 金融工具用在實體經濟中,讓這條管道的兩頭能夠對接實體經濟的活水,而不是小小幣圈池塘裏面的投機死水,讓 DeFi 生態具有自我造血和輸血能力。

讓人欣慰的是,Maker 作爲 DeFi 生態的基石,團隊一直致力於將實體經濟中的資產導入 DeFi 系統,很早就提出要將債券,股票等資產導入加密世界。最新的 MCD (多抵押)升級就是往服務實體經濟方向的重要一步。

在 MCD 中,Maker 引入了 BAT ( Basic Attention Token)作爲抵押資產,BAT 是 MCD 候選資產中最接近實體經濟的項目,BAT 是用戶在 Brave 瀏覽器內觀看廣告的獎勵,可用於打賞 Brave 瀏覽器平臺上的內容創造者,同實體經濟的結合非常緊密,每一枚 BAT 代幣都是用戶注意力資源的凝結,在流量就是生產資料的互聯網時代,BAT 代幣具有堅實的內在價值。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BAT 的代幣流通模型,來源:Brave

現在,Brave 瀏覽器的月活用戶達到了 800 萬。在 BAT 的經濟激勵下,Brave 瀏覽器內的廣告的用戶點擊率達 14%,遠超 2% 的行業平均水平。此外,在 Brave 平臺上已驗證的內容創作者也超過 29 萬 ,這還是在探索期取得的成績。

除了在資產端引入 BAT 以外,Maker 還一直在探索 Dai 在實體經濟的應用,同波卡生態項目 Centrifuge 合作,讓實體經濟企業可以在 Centrifuge 的鏈上通過 Dai 進行應收賬款融資。

亞洲的 Dipole Tech 團隊也在 DeFi 服務實體經濟領域做積極的探索,Dipole 正在菲律賓馬尼拉部署於一套社區點對點售電系統,目標是爲了讓社區內的電力消費者直接可以購買來自周邊屋頂上的太陽能電力,並且爲電力消費者和生產者提供在區塊鏈上的零售電量聚合協議,大大降低波動性很大的太陽能電力的銷售成本。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Dipole 的區塊鏈售電 App 界面,來源:Dipole Tech

在馬尼拉項目基礎上,Dipole 正在積極將包括 Dai 在內的穩定幣引入電力支付環節,並將消費者的電費賬單打包成數字債券,再送入穩定幣平臺成爲抵押資產,爲微型社區電力生產者提供基於電費現金流的供應鏈融資服務,當然,借貸者獲得的也是 Dai 這樣的穩定幣,之後,電力消費者可以直接用現金購買生產者手裏的 Dai 用於支付電費。如此一來,Dipole 就創造了一個 Dai 可以在實際生產消費場景中完美循環的 DeFi 工具。並且,Dipole 團隊完成了區塊鏈電錶的硬件開發,一併解決了數據上鍊預言機和債權資產可控制性的 DeFi 難題。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Dipole DeFi 架構設計,來源:Dipole Tech

Dipole 和 Centrifuge 的探索,對於 DeFi 和實體經濟都有着偉大意義,對於 DeFi 的意義在於,他們爲 DeFi 引入了實體經濟的穩定現金流,將 DeFi 對接進入了有生產力的場景,DeFi 內的資本可以合理的增值,DeFi 不再是內卷化的零和遊戲,有了造血能力,並且,Dipole 的軟硬件結合技術方案對於實體資產有着比較高的控制力,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實現等額抵押甚至缺額抵押,真正起到了創造信用的金融目的。

對於實體經濟來說,Dipole 和 Centrifuge 所服務的都是小型企業,甚至非企業個人業主,DeFi 大大降低了這些經營性主體的融資成本。並且像 Dipole 所主要服務的東南亞地區,很多老百姓連銀行賬戶都沒有,DeFi 爲當地的業主提供了基本的金融服務,DeFi 有了爲實體經濟輸血的功能。

曹寅:DeFi 在 2020 年該如何應對災難性風險?哪些梯隊又會崛起?圖:DeFi 鏈接實體經濟和金融資源,來源: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

結語

2019 年,我們見證了 DeFi 生態的寒武紀大爆發,各種 DeFi 應用如雨後春筍般涌現,並快速佔據金融協議棧上的各生態位,但是現在的 DeFi 生態存在爆發系統性風險的嚴重隱患,其背後的內生基礎恰恰也是現在 DeFi 快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所謂盈虧同源。

而且,目前的 DeFi 開發者完全就是摸着石頭過河,在過去的金融歷史長河中,沒有任何可以參照的方案,因此,現在開發者設計的 DeFi 方案難免簡陋粗糙。更要命的是,各類 DeFi 所建築於上的基礎設施:以太坊區塊鏈,本身也不完美,正處於升級轉型的關鍵時期,說句不客氣的話,現在 DeFi 協議生態就像建築在沙灘上的城堡,越複雜越危險。

但這並非是對 DeFi 的徹底否定,DeFi 的在加密金融世界內存在巨大剛需,在加密世界以外的實體經濟剛需也正在出現。更重要的是,當這個世界最富有的十個人掌握的財富超過很多國家 GDP 之和的時候,當這個世界上還有幾十億人無法享有基本的金融服務的時候,當這個世界的政策制定者周而復始重複錯誤的時候,能夠無門檻進出,低成本服務,流程透明過程自動的 DeFi 金融服務,對於人類社會自有其不可替代的重要意義。

因此,在 2020 年,DeFi 開發者和研究者應該腳踏實地,仰望星空,既需要從產品的角度出發,發現需求,開發產品,服務用戶,也需要具備全局觀,時刻警惕,從系統,從歷史週期的角度看待 DeFi,認真對待可能的系統性風險,並在解決系統性挑戰的過程中,將 DeFi 送上更高的臺階。

我們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也將與我們所投資孵化的 DeFi 項目方一起,做好 DeFi 項目方背後的思考者角色,同整個生態一起成長,一起將 DeFi 從目前的在線超大型開放金融遊戲的狀態,打造成真正爲社會服務的新金融產業,讓 DeFi 能夠具備造血和輸血能力。因此,下一篇文章,我們將談談 DeFi 同實體經濟結合之後的巨大商業機會,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