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今年開始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推進試點,並在 2022 年冬奧會試點後再考慮正式推出。

原文標題:《全面解析中國「DECP」丨數字人民幣離我們還有多遠》
撰文:Republic China

伴隨着「數字人民幣」相繼在深圳和蘇州的亮相,萬衆期待的央行數字貨幣 CBDC 終於揭開神祕面紗。數字人民幣也與復工復產、新冠疫情、無症狀感染者、方艙醫院、健康碼等疫情相關詞語共同入選剛剛發佈的「2020 年度中國媒體十大新詞語」。

年末正值各大電商年終大促之際,在「雙十二購物節」中數字人民幣也趁次機會宣佈「參戰」,並且完成了首次線上消費應用場景,那麼這次「壓力測試」究竟成果如何,兩次試點都有哪些不同,又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新鮮體驗呢?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

簡談「數字人民幣」

在擴展到應用場景之前,我們先簡單瞭解以下關於數字人民幣的一些基本概念。

從廣義上講,數字人民幣(DCEP,全稱是 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是由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

如果想要對數字人民幣建立一個完整和全面的認知可能需要從貨幣角度出發、深入瞭解和分析其發展的意義,這些概述可能較爲複雜和且偏理論性質,我們在這裏暫時先不做過多的討論。

借用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關於數字人民幣 M0 定位的政策含義分析」中的一句話對數字人民幣做一個簡單的釋義:

「數字人民幣是由指定運營機構參與運營並向公衆兌換,以廣義賬戶體系爲基礎,支持銀行賬戶松耦合功能,與紙鈔和硬幣等價,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支持可控匿名。我們認爲,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流通中現金(M0)。」

爲了簡化大家的對於數字人民幣瞭解,Republic.co 基於市場上的公開信息,做了簡單的梳理: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

11 月 27 日,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也對數字人民幣做了一次深入的公開解讀,在分享中主要聚焦了 DC/EP 和電子人民幣 e-CNY 兩大問題。

周小川指出:「DC/EP 是一個雙層的研發與試點項目計劃,並非一個支付產品。DC/EP 項目計劃裏可能包含着若干種可以嘗試並推廣的支付產品,這些產品最後被命名爲 e-CNY,即數字人民幣。」

在本次分享中,周小川簡單回顧了中國支付體系現代化的進程,Republic.co 整理如下: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

數字人民幣初現真容

伴隨着數字人民幣試點在深圳、蘇州等幾大城市的逐步展開的試點,一直停留在「理論階段」的數字人民幣也終於揭開了其神祕的面紗。

據周小川介紹,今年將開始推進深圳、蘇州、雄安、成都,加上未來冬奧會場景的「四地一場景」內部封閉試點測試。四個試點城市的人口數,深圳 1340 萬人,蘇州 1075 萬人,雄安 105 萬人,成都 1650 萬人,從尺寸來講,都大於一般歐洲國家。

不過冬奧會將於 2022 年 2 月舉辦,在完成冬奧會場景測試後才能進一步考慮面向廣大公衆推廣以及進行大規模使用和支付,這意味着數字人民幣的正式推出時間可能不會早於這一時間,但我們依然可以從深圳和蘇州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一窺其真容。

深圳初體驗

第一個喫到數字人民幣這塊螃蟹的城市是深圳,10 月 8 日深夜,深圳微博發佈廳表示,爲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結合本地促消費政策,深圳市人民政府近期聯合人民銀行開展了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

本次試點由深圳市羅湖區出資,通過抽籤方式將一定金額的資金以數字人民幣紅包的方式發放至在深個人數字人民幣錢包,社會公衆可持發放的數字人民幣紅包在有效期內至羅湖區指定的商戶進行消費。

此次活動面向在深個人發放 1000 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每個紅包金額爲 200 元,紅包數量共計 5 萬個。

想要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需要申領央行的「數字人民幣 APP」,這是央行推出的獨立錢包首次出現在公衆的面前,這款 APP 由央行和指定運營機構採用共建、共享的方式,共同開發錢包生態平臺,同時實現各自的功能特色。

不過「數字人民幣 APP」還暫未在應用商店上架,仍然處於封閉內測階段。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圖片來自:21 世紀經濟報道

深圳此次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活動從 10 月 12 日至 10 月 18 日持續了近一週時間,據新華社介紹,此次試點活動目的之一便是刺激消費、拉動內需。深圳市相關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除了紅包交易,部分中籤個人還對本人數字錢包進行了充值,充值消費金額 90.1 萬元。

爲了支持試點期間數字人民幣的流通使用,深圳市羅湖區轄內已完成數字人民幣系統改造的商戶有 3389 家,包括商場超市、生活服務、日用零售、餐飲消費等四大類。消費者可以通過條碼支付或近場支付進行無門檻消費。

體驗效果來看,用戶可通過「用戶掃描商戶收款碼消費」和「商戶掃描用戶付款碼消費」兩種方式來使用數字人民幣。在新華社的採訪中有用戶指出「掃碼支付的體驗和微信、支付寶差不多。但不同的是,不受制於網絡環境、不用綁卡,比較通暢、快捷。」

蘇州雙十二線上體驗

繼深圳試點之後,蘇州宣佈參戰雙十二,期間推出數字人民幣紅包測試,同時增加了線上消費場景。

此次「雙 12 蘇州購物節」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採取「搖號抽籤」形式發放,主要面向符合條件的蘇州市民,發放總計 2000 萬元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每個紅包金額爲 200 元,紅包數量共計 10 萬個。相較於深圳試點,本次蘇州試點發放紅包的資金規模翻倍

從使用範圍來看,參與活動的商戶超萬家,涵蓋商場超市、日用零售、餐飲消費、生活服務等多個領域,同時還與京東商城合作,將數字人民幣首次擴展至了指定線上場景

活動期間,除提供線下二維碼支付外,還將提供線下「碰一碰」支付功能和電商線上支付功能。預約活動完成後,蘇州市政府同運營機構從報名參加離線錢包體驗計劃的人員中選擇部分人員作爲離線錢包體驗人員,體驗人員人數控制在 1000 人之內。

據澎湃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蘇州相城區已有很多商家已經安裝 NFC (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場通信)二維碼,已有測試員體驗過數字人民幣支付,且可使用「離線」和「碰一碰」功能,而此前在深圳進行數字人民幣紅包測試中並不能使用「離線」和「碰一碰」功能。

除此之外,成都的內測也在進行中,據一位成都銀行業從業人士向透露,目前成都是以白名單的邀請制,通過大行員工的邀請才能下載數字人民幣錢包(被稱爲「熊貓錢包」)。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

數字人民幣雙十二成績單

京東數科在 12 日晚發佈數字人民幣 12.12 電商平臺消費戰報,數據顯示,從 12 月 11 日 20 時至 12 月 12 日 20 時的 24 小時,在京東場景有近 20000 筆訂單通過數字人民幣支付,其中最大單筆線上支付金額超過 1 萬元

全國首單電商平臺數字人民幣消費誕生於 12 月 11 日 20:00:02,來自蘇州的一位 90 後消費者在京東商城下單,並通過數字人民幣支付,支付過程耗時僅 0.5 秒,與現有支付方式體驗一致。

在京東場景的首批數字人民幣使用者中,男性佔比超過女性,80 後、90 後的佔比總和接近八成,半數用戶是在活動開啓 1 小時內下單。

全面解析數字人民幣進展:深圳與蘇州兩次試點有何不同?

京東此次數字人民幣使用者中 80 後和 90 後成爲絕對主力軍,兩大目標人羣佔比總計達到了 79.1%,有趣的事,這似乎也與比特幣的青睞人羣高度重合

據全球領先的金融諮詢公司 deVere Group 12 月公佈的針對千禧一代(1980-1996 年出生的人)的一項研究結果一項新調查顯示,三分之二(67%)的受訪者更喜歡比特幣而不是貴金屬作爲理想的避險資產。

受訪者是目前居住在北美,英國,亞洲,非洲,中東,東亞,大洋洲和拉丁美洲的客戶。

千禧一代在互聯網世界長大,目睹股市和經濟在「大蕭條」(Great Recession)自我崩潰,雖然比之前的 Boomer (從 1946 到 1964 出生)一代困難得多。但是由於這些經歷造就了千禧一代已經適應了當今的變化。

這一代人精通數字和新科技技術,瞭解不斷變化的經濟形勢並可以從中受益,因此對比特幣、數字人民幣這一類新興概念比較感興趣。

當數字人民幣走進日常生活

央行數字貨幣正在走入我們生活的視野,不僅中國,歐盟、英國均明確表示正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但必須要承認的是,央行數字貨幣牽一髮而動全身,尤其是在使用的穩定性和易用性方面更是需要做到最優。

另一方面,央行數字貨幣走入經濟也對各國政府有着極爲重要的作用。一方面央行可以更好的控制 M0 的流通量,並進一步實現貨幣政策的「定點灌溉」。另一方面,用戶交易從餘額寶等基金產品轉移到 M0 的數字貨幣,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空轉的風險

央行數字貨幣不同於電子支付,它是國家貨幣和經濟政策底層的變革,這也意味着它需要更多的推演和測試。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城市加入數字人民幣的測試中。據財新網報道,數字人民幣試點最近數月將在全國多地漸次推開,而且還將繼續擴大範圍,除了已經公佈的雄安、蘇州、成都、深圳和冬奧會場景,還將新增上海、長沙、海南、青島、大連、西安六地試點。

另一方面,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也正在積極的跟線上支付的場景展開合作,包括滴滴、美團、京東數科、國網金科、拉卡拉,以及尚未公佈但獲悉合作的 B 站等。

數字人民幣距離廣大用戶在日常生活中親身體驗到數字人民幣的腳步愈發接近,也使得其流通和使用方式逐漸變的更爲清晰,隨着試點的推進和技術的升級,數字人民幣線上支付場景也充滿想象空間,與銀行、商戶、用戶之間的連接作用也會更加的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