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永區塊鏈負責人 Paul Brody 表示,DeFi 優雅地展示瞭如何使用開放協議來建立「共享」業務。

原文標題:《觀點丨 Web 3.0:即將到來的共享經濟?》
撰文:Paul Brody,安永(EY)區塊鏈負責人
翻譯:王鐵生

過去,金融服務吸引了區塊鏈領域裏的絕大部分關注,但現在,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在首波 ICO (首次代幣發行)浪潮中,部分公司提出了從消費品到乘車和家庭共享服務等一切事物的去中心化替代方案。不過,由於早期概念缺乏具體的執行模型,因此大多數提議過的替代方案都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裏。但是隨着區塊鏈行業逐漸成熟,去中心化產品和服務的理念將會迴歸。

根據我的經驗,中心化數字市場的參與者們(買賣雙方)通常對目前行業市場所能提供產品的使用體驗並不滿意。其中,最強烈的持不同意見者往往是這些市場中的賣方。他們發現,如今,具有強大市場影響力的運營商們牢牢把持着他們接觸消費者的渠道。這些頭部運營商不僅比他們擁有更多的市場分析能力和洞察力,並且還具有隨時更改市場規則的能力。這使得他們可以在服務中獲得相當可觀的收入份額。

並且,我注意到買方消費者也並不總是很滿意。早期時的像搭車和沙發衝浪一樣的低價服務已不復存在。與市場上的賣方一樣,許多人不喜歡現在市場規則的變化,交易雙方的費用都在增加。

隨着區塊鏈技術的成熟,構建可提供類似服務且具備競爭力的去中心化生態系統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公司在構建去中心化市場,提供穩定高質化槓桿以及可以處理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糾紛的基礎結構等方面有了更好的能力水平。

在分佈式計算基礎設施或金融服務等其他領域,一個相當典型的商業模式開始出現。開發一個開放的源代碼協議,建立去中心化社區用於接管政府或中心化企業管理和治理的職責,基金會或公司將會負責具體的運營工作來維護和完善協議,以換取更大的社區治理權利和代幣獎勵。

這種更加成熟的去中心化方案平衡了買賣雙方加入所需的開放性和透明性,同時給予了單個實體足夠的激勵,以確保有人願意在維護和推廣協議方面進行領導工作。諸如 Aave,Compound Labs 和 SKALE Network 之類的公司都在其實際運行中部署了該模型的某些變體。我認爲,沒有理由不能將相同的模型部署用於搭車或其他類似的非金融服務領域。這些服務也具有支持關鍵活動(如流動資金池和定價)所需的所有基礎架構。

「這將是一場 Web 3.0 VS Web 2.0 的戰爭。」

當這些非金融服務採用這種新模式時,由於多種原因,與去中心化金融(DeFi)相比,現實中的非金融消費者服務可能會面臨更加艱難且複雜的局面。首先,他們的競爭對象不會是老套的市政出租車壟斷商,亦或是已經倍受監管且有着百年曆史的傳統金融市場,他們面對是數字 & 互聯網行業的本地人(如 Uber 和 Airbnb),這將會是 Web 3.0 與 Web 2.0 的戰鬥。

其次,這些新興去中心化協議需要明白的是,儘管人們對這些新“壟斷”充滿了擔憂,但實際上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有利可圖的。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曾說過「您的利潤就是我的機會(Your margin is my opportunity)」,但沒有利潤就沒有機會。從拼車服務到外賣送餐再到沙發衝浪,許多公司的盈利能力一直遙不可及。你要如何將這些已在與自己的傳統競爭對手進行殘酷競爭且仍未賺錢的“壟斷者”拉下馬呢?

最後,現實世界的運行是異常複雜的。使 DeFi 成爲如此優雅和引人注目的解決方案的原因之一就是它幾乎不依賴於任何與物理世界的實時連接。而另一方面,拼車和外賣送餐等非金融服務需要與物理世界幾乎恆定的連接和更新才能正常工作,並且它們依賴於來自各種來源的數據輸入,其中某些來源的數據還很容易出錯。簡而言之,這些業務比他們看起來要難得多。並且比起 DeFi 來說,它們明顯需要更多的主動管理。

若要充分明白挑戰的艱鉅性,我們可以將受到嚴格審查且具有精確控制要求的行業(例如受監管的金融服務或製造業)與衆包的生活業務網絡進行比較。製造業公司力求達到六西格碼(Six Sigma)的質量,即每生產百萬單位的產品只可出錯 3.4 次,而且我已經不記得上一次我的信用卡公司未能正確記入付款是什麼時候了,但是我最近墨西哥捲餅外賣的訂單錯誤率是 30%。

雖然可能僅僅是我運氣不好,但即使如此,將這類非金融服務置入不變的交易基礎架構中可能產生的錯誤率仍然很高。

不過,這些挑戰均不是不可克服的。我可能會對那些投入了數十億美元,通過補貼和價格戰好不容易建立了 Web 2.0 市場,但卻發現他們的回報日已經消失在了去中心化市場中的投資者感到憐憫和適當的同情。但同時,我更加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現實世界中新一代的去中心化服務協議將會如何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