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理解代幣的價值:爲什麼有些項目需要代幣,以及應該如何分發代幣?

撰文: Julien Thevenard (推特 @julienthevenard),區塊鏈投資機構 Fabric Ventures 合夥人。作者授權鏈聞翻譯併發布該文章的中文版本。
編譯:詹涓

給別人一塊錢,他們就會幫你一天。給他們代幣化的所有權,他們就會一輩子站在你這邊。

代幣」 (token) 這種所有權的數字表現形式,由於其無摩擦的分配和可適應的特性,是自股權出現以來最強大的激勵和協調工具。雖然在過去兩年中,人們對代幣實驗持健康的懷疑態度,但某些代幣設計無疑是增值的,並且可以成爲自我實現的預言,類似於早期階段的股權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首先簡要回顧哪些關鍵因素令加密貨幣走向了歷史中的這一步,然後,我們將定義早期階段的股權所有權實際上是什麼,它實現了什麼,以及它如何累積價值;最後,我們將強調爲什麼代幣是分配所有權和激勵合作的最佳媒介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原圖來自 Randy Fath

比特幣、以太坊和各種代幣

經過了十年,我們現在可以回頭來看比特幣,它是互聯網在面臨兩個重大挑戰時給出的第一個成功的答案:

  1. 可證明的數字稀缺性和可證明的數字所有權,只由代碼而不是由法律執行。在那之前,所有權只能由國家、暴力和法律強制執行。
  2. 協調全球網絡的人和機器服從簡單的規則,其中代碼是法律,激勵機制占主導地位,而且並不會假設存在誠實或利他主義的參與者。

快進到 2014 年,以太坊(Ethereum) 成爲迄今爲止最具影響力的首次代幣發行 (ICO) ,在去中心化的衆籌中籌集了 1,800 萬美元,參與者等於是購買了以太坊項目的一部分,也就是以太幣,即 ETH

以太坊的 ICO 的確是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時刻,資本在全球範圍內朝着一個共同的目標進行協調,在不依賴可信中介機構的情況下,爲項目的發展提供資金,並獲得所有權的數字代表,即 ETH 作爲回報。

值得指出的是,ETH 當時只是一種商品,用於支付以太坊區塊鏈上的交易,並不一定意欲作爲一種投資工具;儘管人類確實在很多事情上有投機的傾向 ......

以太坊代幣銷售類似於當時已經存在的衆籌,其代表有 ArtistShare (2001) 、IndieGogo (2008) 、Kickstarter (2009) 和 GoFundMe (2010) 等網站;不過這些平臺很少出售所有權,而是大多以捐贈或獎勵爲主 (產品推出前) ,只有少數例外,如 CrowdCube (2011) 與 Seedrs (2012) ,這兩個總部位於英國的股權衆籌平臺仍然無法接受從某些司法管轄區 (如美國、加拿大、日本) 進入。事實證明,在某些司法管轄區出售所有權存在挑戰,最明顯的是美國,它將股權投資保留給認可的投資者 (即淨資產超過 100 萬美元的投資者) 。不過這種情況正在出現積極發展,這要歸功於 JOBS 法案,該法案自 2016 年起允許非認可投資者參與有一定限制的股權衆籌,因此催生了 SeedInvest 等平臺。

在 2017-2018 年,我們看到大量的項目複製了以太坊的募資機制。這些項目有一個願景,那就是希望吸引資本來建立它,他們衆籌並給投資者一種代幣作爲資本回報,就像以太坊一樣。

不過,這可能會讓一些投資者感到困惑,因爲許多這些 ICO 並不是在出售所有權,而實際上是在出售一種代幣,當項目取得成果時,最終可以用代幣來支付服務。這可以歸入獎勵式衆籌的行列,也就是未來可能會給予獎勵,對於獎勵 (代幣) 的債權可以在二級市場上轉讓和出售。

這種方式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具體取決於如何將代幣呈現給投資者,但很明顯,除非項目爲他們的代幣進行額外的設計以獲取價值,否則只有少數項目能夠令其代幣設計對那些將其視爲投資的投資者有用。

理論如下:鑑於代幣有一個最大的供應量,投資者希望未來的服務能產生足夠的需求,未來的代幣供應又是有限的,這將增加代幣的價值。這種信念很可能是建立在以太坊的成功基礎之上的。到 2017 年,以太坊的回報率已經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基於未來需求的代幣設計非常相似,而且沒有明確的價值獲取機制——這使得許多傳統投資者無法參與到以太坊中來。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以太坊成爲了通過 ICO 發行代幣進行融資的首選平臺,而當人們投資於 ETH 時,對 ETH 的需求就會持續,這就給了 ETH 巨大的效用,並導致了它的迅速崛起——關於這一點我們都已經看到了。這種沒有真正的價值獲取機制、將希望寄託在未來採用上的代幣設計,已經變成了以太坊自我實現的預言,主要是因爲有冒險精神的投資者試圖在其他地方複製 ETH 的回報:

  • 購買 ETH
  • 參與 ICO,複製 ETH 的成功 (有些是成功了)
  • 這進一步促進了 ETH 的價值積累(供需) ,因爲這些 ICO 大多保留了他們的 ETH treasury。
  • 這吸引了更多的創業者 (遺憾的是,也有機會主義者) 通過 ICO 建立項目和籌集資金。
  • 這催生出更多的投資者購買更多的 ETH。
  • 然後重複 🔁 …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

回顧過去,我們可以將以太坊的成功歸結爲多個因素 / 事件,它們對以太坊的增長至關重要,並在 2017 年推動了 ICO 運動

比特幣的成功
*
*分佈式所有權,這意味着許多人才可以很早地參與到項目中來,對項目擁有切身利益,併成爲它的積極佈道者——這比任何傳統初創公司所能夢想到的都要更美好,這導致了以太坊生態系統及其基礎設施的快速發展。
交易所的發展,在二級市場創造流動性,刺激對 ICO 的進一步投機,因此助力 ETH。
*
*企業利益
,與以太坊企業聯盟,這可以安撫投資者,讓他們相信該平臺和 ETH 在未來將可能出現「企業採用」。

其中最大的貢獻者當屬其他所有試圖複製以太坊成功的項目。他們迅速將以太坊變成了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吸引了更多的人才,爲網絡創造了更多的價值,並將 ETH 變成了一個極佳的投資,從而在投資者的心目中成爲一個非常好的價值存儲工具,這有助於提升其感知價值,尤其是現在以太坊正在向 ETH 2.0 發展,擁有了更清晰的價值獲取機制,具有股權證明,而且可能推出費用銷燬機制 (EIP-1559) 。

然而,許多代幣實驗的故事卻不那麼令人興奮。不幸的是,太多心懷叵測的項目獲得了資金,太多團隊或許是故意在路線圖上過於雄心勃勃,太多投資人因爲這些項目籌集了太多的資金而一路虧損。

畢竟,很多創業公司都會失敗,去中心化項目也不會例外。但是,這也是一個快速實驗的時代,顯然也有成功的案例;許多團隊成功地設計了他們的代幣,除了支付之外,還出現了其他的實際效用,這個話題我們在兩年前已經介紹過了。這些實驗並不是徒勞的,而是一個重要的範式轉變的早期階段:在全球範圍內對早期技術項目的所有權進行分配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

在一個早期項目中,所有權到底是什麼?

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裏,借錢給公司比購買公司股票更容易,部分原因是在 1811 年有限責任公司被引入之前,投資者可以對公司的債務負責。如果你對這部分歷史感興趣,我強烈推薦你去讀一讀 Nicolas Colin《世界(風險投資)簡史》 [A Brief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Venture Capital)] 。

鏈聞注: A Brief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Venture Capital)
https://salon.thefamily.co/a-brief-history-of-the-world-of-venture-capital-65a8610e7dc2

如今,投資者對股權投資有着強烈的興趣,因爲與信貸投資不同,如果情況非常好,潛在的回報是不受限制的,儘管損失全部資本的可能性也很高。

然而,股權還有另一個有趣的特性:你可以用它來換取金錢和時間

這要從創始人說起,他們將精力和智力投入到他們共同擁有的東西上,但尚未對任何第三方產生價值。在創業公司工作的人都深有體會,在這裏,用較低的薪酬換取較高的所有權,激勵員工更進一步,創造更多的價值,並將這種最初的犧牲轉化爲豐厚的成果,這種情況並不鮮見。在舊的信貸世界裏,這也可以通過根據公司未來的成功來承諾獎金予以實現,但實際的所有權肯定讓人感覺更合適;而且它允許進一步對資本進行再投資,推動更多增長,並進一步增加出現大規模流動性事件的機率。

當一個企業或一個項目受到現金限制時,股權是一個很好的工具,可以獎勵那些在項目中投入時間的人,並進一步激勵他們朝着項目的成功而努力。

時間是需要的,但通常不足以建立一個成功的企業,所以對於那些喜歡投資的人,比如風投和天使投資人,還有另一種方式來參與遊戲,購買股權。投資於最佳項目的競爭非常激烈,因此投資者通過提供增值來區分彼此:他們願意「免費」提供服務,以提高風險投資的成功機率並提升回報前景。

因此,早期項目的所有權可以:

  1. 憑藉股權工具,通過時間或金錢來購買;
  2. 能夠將人力資本和財務資本結合在一起,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創業成功

早期股權如何累積價值?

在公司的早期階段,估值在一段時間內仍然是主觀的。有一些方法可以固定這種看法,比如市場機會、團隊經驗和可比的交易,但主要因素是對機會的主觀看法,以及在最好的情況下可以實現什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最終的目標是可以想象的,但是道路會非常艱辛,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成功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只有通過努力工作,以及投資者和團隊成員之間良好的激勵機制,才能跨越終點線。

在公司達到經常性收入的臨界規模之前,股權大部分仍然是投機性的,因爲一切都還沒完成,但只要有人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來獲得該股權,也就是說,只要觀察者眼中的潛在價值增加,價值就會上升。驅動增值的因素可能是市場發展、業務成功,也可能是有了一個清晰的路線圖後,人們主觀上認爲目前已經建立起來的東西在未來會更有價值。最終,會有投資者開始考慮到到目前爲止已經建立了什麼,還有什麼有望實現,也許是因爲它使他們獲得了現金流或協同效應,或者是他們覺得「成功」的可能性已經提高了,因此相信這個項目應該可以取得一個更高的股權價值。

但在創新或高增長行業,由於已經有了大有可圖的經營或資本支出,往往既沒有自由現金流,也沒有分紅,即沒有價值提取。甚至可能連流動性事件都沒有。但是對於未來可能創造的價值,以及最終獲取價值的機會,人們總會有一個主觀的觀點,因此也會對願意在今天支付的價格有一個心理價位。

如果我們回顧許多初創公司,在相當長的時間裏,這些公司的股權價值可能接近於零。然而,總有一個創始團隊,他們對自己能取得的成就充滿了憧憬,對於他們來說,這些股權是有價值的。而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他們想要成功,就需要壯大團隊,所以他們會分配所有權,甚至可能出售所有權來爲發展提供資金。除了少數理解這種願景的人之外,這種所有權在世人眼裏實際上還是接近於一文不值;但相信有一天它可能會值錢,就足以讓激勵機制協調一致,幫助整個團隊實現願景。

在少數情況下,憧憬確實會成爲現實,在世人看來一文不值的所有權,現在卻價值連城。一個能讓人們利益一致、激勵人們爲共同目標而努力的工具,儘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價值具有極強的主觀性,但卻能大規模地創造價值,最終成爲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就像以太坊一樣。

投入自己的時間或金錢換取所有權所帶來的動力,足以激勵價值創造,即使價值提取的路徑在很多年內仍然不清晰。這是戰勝困難所需要的助力。

投資金錢與投資時間

得益於新的股權衆籌平臺,散戶投資者現在可以用錢來換取早期公司的所有權,比如 Crowdcube,但這其中仍有很大的摩擦,而且仍然相當排他。

正如我們所見,通常你也可以用時間來換取一家公司的所有權,那就是參與到一個項目的早期生命週期中——但這也是相當排他的,因爲很少有人能負擔得起這樣做。

話又說回來了,時間投資可以更具創造性,它不需要是全職投資纔有價值。如果人們可以暫時投入他們的知識、專長或關係網,以換取所有權,那會怎樣?

最近一個這樣的例證來自 YouTube,我相信類似的事例還有很多。隨着 YouTube 平臺開始專業化,我們看到了多渠道網絡的興趣,這些網絡是值得信賴的第三方,他們與內容創作者合作,並幫助處理大部分行政流程,如推廣、資金或代表他們與品牌談判,以換取收入分成。

在法國,有一個叫 Talent Web 的網絡,他們的發展策略之一就是給當時法國最大的 YouTube 主播提供股權,這樣可以激勵他們幫助網絡發展;這在邏輯上是可行的,因爲法國的大多數 YouTube 主播都會欣然加入他們的網紅網絡。

結果成功了:一年之內,該網絡被一家全球媒體公司 Webedia 以 2500 萬歐元的價格收購,排名前三的 YouTube 主播獲得了 1280 萬歐元的股份。很明顯,這裏創造的大部分價值來自於激勵合適的人利用他們的網絡,但他們也可以自由地將時間投入到其他企業中。

很明顯,所有權能使激勵機制協調一致並創造價值,所以直覺上這應該是經常做的,但爲什麼很少這樣做呢?原因有很多,比如成本、監管和分配所有權的複雜性 (以及需要接受者的信任) ,尤其是流動性事件在股權界很少發生。能否有更好的方式來輕鬆分配所有權?

重新介紹 ...... 代幣

股權是一種奇妙的協調工具,無論是人力資本還是金融資本。它也是一個很好的激勵槓桿:如果一個人擁有一家連鎖酒店的股權,那麼現在他就多了一個在該酒店訂房的理由——類似於忠誠積分。

然而在實踐中,股權所有權的分配並不像忠誠積分那樣簡單。由於法律上的複雜性,用低於一定門檻的股權來獎勵貢獻者的時間往往是不經濟的,而且對於收購者來說,還有一個問題:

實用價值:該股權的價值是多少,基於什麼,以及我在二級市場上出售它的容易程度?
*
信任:我能信任這個團隊繼續爲這個項目工作嗎?這樣一來股權就會有所值。
*
治理
*:我有任何權利嗎?

所有這些障礙意味着所有權的獲取、擁有、交易都很麻煩,儘管它是唯一最好的激勵工具。

隨着世界越來越數字化,會有一種方法可以用數字方式來代表所有權嗎?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這並非小事一樁,人們用了數十年的時間研究密碼學,但比特幣現在已經樹立了一個先例,可以證明所有權而無需依賴可信任的第三方。

能否有一種方法可以輕鬆地分配所有權,或者用建立平臺的份額來獎勵貢獻者的時間?...... 隨着以太坊中智能合約的引入,以及爭端解決機制的出現,我們可以構建自我強化的合約,用所有權獎勵工作。

能否有一種方法來代表一個項目或一家公司的數字所有權,可以很容易地轉讓或交易,並且可以授予治理權?同樣,是的,...... 用一種代幣就行!

代幣可以讓所有人以極小的成本轉讓所有權

代幣允許編碼激勵機制,例如:如果 Alice 做了 xyz,她就會收到 10 個代幣,這一切都是自動的。這比股權要靈活得多,股權賦予股東獲得源源不斷的股息或最終流動性的權利。在這裏,代幣可以授予未來積極參與獎勵的權利,以換取關注、專業知識或流動性。

代幣可以用來給哪怕是最小的投資者以治理權,而放在平常這是不切實際的。當圍繞這些網絡形成社區時,它會激勵代幣持有者進一步增加持有,因爲這會令他們有歸屬感和社區意識。

代幣作爲一種數字商品,可以很容易地出售,因爲隨着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出現,創建二級市場的阻力幾乎消失了。

因此,代幣是一個強大的工具,像所有工具一樣,它需要被正確使用。要想讓代幣有意義,就需要對其進行適當的設計。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

正確的代幣設計

正如我們所討論的那樣,股權不僅僅是一種籌資工具,它還是一種協調工具,這使得它比信用更有效。因此,最好的代幣設計是擁有最好的協調工具,通過智能合約,可能性應該是無限的 (但受到法律的限制) 。

因此,什麼是好的代幣設計?概括地說,每一個網絡、每一個 DApp、每一個公司都在某種程度上銜接着不同程度的信任參與者,這些參與者有資源可以出售時間、基礎設施、流動性、知識等,而參與者則希望購買這些資源,即市場。

具體來說,這可以採取多種形式,例如加密貨幣交易所。

  • 提供並維護由人力資本和專業知識支持的基礎設施
  • 激勵提供流動性和建設基礎設施的市場參與者
  • 對於願意支付小額佣金的交易者來說,這是一種方便的方式,當他們希望交易一項資產到另一項資產時,可以利用這一基礎設施。

在這個例子中,參與其中的不同人之間進行了價值轉移,創造了有利可圖的業務和有用的服務,所有行爲者都從市場的創造中受益。這是傳統市場和網絡之間的根本區別,因爲在後者中,市場參與者擁有市場,因此,即使它們不直接爲新參與者服務,它們也會從新參與者的加入中整體受益。

因此,從根本上講,最好的代幣設計將激勵必要的網絡參與者在明確新平臺的價值之前,承擔採用新平臺的風險,並向他們獎勵由於他們的貢獻而在未來具有價值的所有權。

代幣不能只作爲一種籌款工具,否則將很難奏效,除非團隊能夠非常有效地利用所籌集的資金,並圍繞它構建服務。因此,通過代幣分配所有權必須以有價值的貢獻作爲交換,當這些網絡最需要它時,這種分配應該不成比例地進行。舉幾個例子:

Compound、Curve 和 Balancer 是開放的金融協議,隨着智能合約部署的資產增加,爲用戶提供增量價值。最早的流動性提供者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由於是第一批,他們也承擔了最大的機會成本和安全風險。通過得到代幣化所有權的獎勵,早期採用者在投入時間和精力採用協議、並發展網絡方面,就有了額外的激勵。
* 在嚴重依賴治理的項目中,比如 MakerDAO、Nexus Mutual/Unslashed,或者像 MetaCartelStakeDAO 這樣
投資基金的 DAO,可以有一個所有權池 (代幣) 分配給那些貢獻最大的人,以進一步激勵參與 (注意:激勵治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可能會有不可預見的後果) 。
* 在以
引導市場
*爲目標的項目中,如針對數據的 Ocean Protocol,或針對帶寬與隱私的 Orchid Network,第一個投入時間整合平臺的參與者應該得到所有權的獎勵。
* 如果一個項目需要整合才能成功,那麼他們應該毫不猶豫地給予所有權來激勵整合。

還有很多例子,不過總結一下:代幣是一種協調工具,也是一種激勵工作的方式,對貢獻者有潛在的超額報酬,因此,它是一個項目引導其市場一方或多方的最大槓桿

代幣背景下的價值獲取

如果人們不給代幣賦予價值,就很難產生激勵。這也是爲什麼貨幣作爲一種可信任的交易媒介,在協調人類活動中一直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就像早期股權可以自我實現的預言一樣,對於代幣來說,只要內置了價值捕捉機制,也可以是一樣的。重要的是,代幣雖然不需要從第一天開始就能捕捉價值,但總得有一條通往價值的路徑,要麼是代幣直接捕捉價值,要麼是代幣間接代表了有價值的東西的所有權。需要有一個明確的理由來解釋爲什麼人們在提供幫助時得到的回報是代幣,而不是現金。

在傳統企業中,最好的例子是亞馬遜(Amazon) ,它重新爲亞馬遜網絡注入了利潤,而且在 1998 年,傑夫·貝佐斯 (Jeff Bezos) 早早發出了一封信警告投資者,他說:價值提取的路徑很清晰,但爲了建立一個更有價值的網絡,推遲價值提取才更爲合理。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

爲了獲取價值,一種代幣最終可以:

  • 從創造的價值中收取費用,並通過銷燬或直接分配的方式分發給代幣持有人。
  • 有一個激勵代幣所有權的代幣設計,比如減少費用。
  • 擁有一個「工作代幣」,必須通過質押才能獲得參與市場的權利 (如出租車執照勳章) 。

所有這些設計都能派上用場。當然,即使是最好的代幣設計也不能保證成功的網絡或成功的回報,有些想法根本就不會奏效,但它是拼圖中的一塊,它給一個偉大的團隊提供了槓桿,使他們更快地實現他們的路線圖

相關閱讀:

流量變現是 Web2.0 商業模式,區塊鏈框架下 Web3.0 商業模式是什麼?

最終,與以太坊和早期股權類似,代幣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正是因爲一個人成功激勵了足夠多的貢獻者,一個網絡纔會吸引足夠多的關注,通過代幣擁有對該網絡的所有權纔會變得有價值——類似於股權。

以幣安 (Binance) 的 BNB 爲例,客觀上這是迄今爲止最成功的代幣之一。BNB 擁有正確的特性,可以因此獲取價值:

  • 對代幣持有者的減費機制
  • 通過減少供應(代幣銷燬) 被動地重新分配利潤。

但這還不夠。正是幣安團隊的出色執行力強化了代幣的價值,變成了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讓 BNB 代幣增加了更多的用例,併爲其早期採用者帶來了經濟意義。

對代幣被列爲證券的顧慮

數字領域的一個擔憂,可能也是 2016-2018 年許多代幣設計不佳的原因,在於擔心向散戶投資者出售代幣,滿足了 Howey 測試的 4 個條件,因此被視爲進行不受監管的證券發行而被起訴。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來源:https://medium.com/@WalterNg/what-is-the-howey-test-8a430cce44be

關於這個話題有很多文章,簡單來說:

  • 在網絡上線之前,最好不要出售代幣。
  • 贈送一個具有證券屬性的代幣來換取工作,這應該沒有問題。
  • 如果代幣在設計時要求通過積極參與以獲取價值 (例如:質押-> 工作-> 收費) ,不太可能被視爲證券。
  • 當一個網絡充分去中心化時,它被歸類爲證券的可能性較小,這對治理代幣是有幫助的,因爲治理代幣最終可能會投票修改其代幣設計,並引入符合 Howey 測試的特徵,如利潤直接分配。

這條法律顯然存在不確定性,因此請尋求法律指導,不要將本文的任何內容作爲法律建議,但值得一提的是,監管機構通常希望激勵創新和價值創造,同時保護散戶投資者。人們希望監管方能夠包容那些可能接近證券的代幣設計,但前提是這類代幣有所創新,明確產生了價值創造,而不是直截了當的代幣銷售。

代幣分配:掌握在正確的人手中

鑑於最好的代幣是激勵工具,正確的人應該是那些能儘早爲網絡帶來價值的人。因此,我們覺得代幣分配最好的方式是將一些代幣分配給對網絡的成功最關鍵的貢獻者。最近 Compound 的 COMP 代幣取得成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通過激勵人們使用平臺並提供流動性,坐到了 DeFi 協議的頭把交椅,將價值鎖定增加了 5 倍。在這種情況下,廣大公衆獲得該代幣的唯一途徑是通過積極參與網絡,這意味着只有用戶才能獲得該代幣,從而獲得網絡所有權。

爲什麼「代幣化所有權」是自股權以來最好的協調工具?來源:Defipulse.com/compound

鑑於項目在網絡早期需要爲協調和運營提供資金,所以向私人或公共投資者出售一些代幣是正常的,而且最好是出售給在其資本之外提供最大價值的投資者。在一些項目中,價值可能來自於專業知識、既得利益,或者僅僅是廣泛的分配。沒有萬能的方法,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好的投資者包括:

  • 擁有相關網絡 / 專業知識的風險投資人或天使投資人
  • 積極參加社區活動,並擁有不成比例的影響力
  • 未來市場參與者

結論

想象一下,如果在 2007 年,你在 Youtube 的視頻產生的每千次瀏覽量都能獲得相應的權益,即使這個權益在當時只值幾美元。你還會在其他地方上傳視頻,或者推廣它的競爭對手嗎?

想象一下,如果在 2012 年,你每次乘坐優步(Uber) 或提供駕駛服務,都能獲得公司的一些股權。假設你對優步很滿意,公司也在不斷髮展,那你還會不會乘坐 lyft?如果你在通常的現金回饋之外,還能因推薦新客戶而獲得股權呢?

想象一下,如果在 2000 年代初,每當你在亞馬遜上賣出一件商品,你就會收到公司的一些股權。亞馬遜會不會發展得更快?

這些所有權激勵機制甚至不需要取代現有的激勵機制,但顯然可以成爲補充。直覺上,我們可以看到這將不成比例地獎勵那些早早承擔風險、投入時間構建這些平臺、並在平臺成功中發揮關鍵作用的人。如果沒有早期的採用者,這些平臺顯然不會有今天。

利用代幣來分配所有權,可以讓平臺和網絡比以往更快地擴展。一旦你的早期採用者 / 貢獻者也對你的成功擁有所有權,他們就會成爲你最大的支持者。

隨着區塊鏈、數字稀缺性和智能合約的出現,所有權的分配從未如此簡單。代幣不僅僅是一個籌款工具,它還是一個協調工具,並有可能成爲迄今爲止我們所見過的最有用的協調機制。正確利用代幣的網絡將創造比所有權稀釋更多的價值。

遺憾的是,關於代幣是否適合於股權類別的爭論分散了這個領域的注意力。顯然,需要有一種方法來獲取代幣的價值,無論是通過被動的機制幫助代幣提高價格,還是通過主動的機制要求持有代幣從市場參與中提取價值。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亞馬遜的股權會被認爲是一個沒有價值提取的垃圾代幣,然而,他們卻創造了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網絡之一。現在有機會在代幣中編入激勵機制,更重要的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機制有可能演變和調整,代幣比簡單的股權更適合未來。

這就是爲什麼我們 Fabric Ventures 認爲代幣化所有權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一些革命需要時間,我們明白代幣將在一段時間內繼續作爲對股權的補充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