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世界上也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 NFT。

撰文 / 採訪:LeftOfCenter
受訪人: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
本文由鏈聞與星礦科技聯合推出,星礦科技是 A 股上市公司 IMS (天下秀)旗下子公司,推出了數字經濟藝術價值應用解決方案 Hashii Art

已經退潮的 DeFi 熱潮爲開放金融帶來大量熱錢,投資者正急着爲這些錢尋找下一個加密投資標的,有人預言 NFT 是下一個投資熱潮。

作爲散戶投資者,我們無法評價這樣的判斷,但至少在投資之前要弄明白 NFT 到底是什麼,它有哪些可能的用途。畢竟看懂再買,是一名價值投資人的基本素養。

爲此,A 股上市公司 IMS (天下秀)旗下從事區塊鏈技術開發的子公司星礦科技鏈聞聯手,對 NFT 的應用圖景進行一次的整體性介紹,NFT 領域的老玩家、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也對這次梳理提供了極大幫助。

雖說是整體的視角,但必須指出,一篇文章無法覆蓋所有用例,更何況熱愛折騰的加密開發者們創意不斷,每天都有新的玩意兒誕生。但好消息是,該文在手,NFT 生態全懂。

NFT 是什麼?

在解釋 NFT 是什麼之前,先來看看 Fungible Token 是什麼。

Fungible 意即同質化。同質化的意思是,一個代幣和另一個代幣沒有不同,每一個都擁有相等面值,因此互相之間可以互換,類似於我們通常使用的貨幣,相等面值的可以互換,也可以用來購買其商品。比如,一張 5 美元的鈔票可以購買一個熱狗。

大部分加密貨幣都屬於同質化代幣,比如我們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雖然它們的價格時而會有波動,但是同質化代幣由於每一個面值相等,因此可作爲一般等價物用於交易,具有較高水平的流動性。

NFT 全稱是 Non-Fungible Token,是 Fungible 的相反,譯爲非同質化代幣,意味着每一枚都是不可替代的,獨一無二的。如同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世界上也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 NFT,這意味着不能一對一兌換,交易起來也非常困難,因爲要對各自進行價值評估。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是,代表藝術品的 NFT 不能用於交換,比如羅浮宮中陳列的 Mona Lisa 畫像和兒童隨手塗鴉作品用來互換肯定行不通,因爲兩者價值天壤之別。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在技術上,NFT 的實現是在智能合約中嵌入一種可進行身份識別的信息,從而讓每個 NFT 都有一個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 ID。這種獨一無二的屬性讓 NFT 天然不適合用於交易,但可成爲紀錄和存儲包括藝術品、遊戲和收藏品等數字產品所有權的理想選擇。

知識產權代幣化

NFT 的最大用途之一是將其用於知識產權,比如圖片、視頻、博客、音樂、藝術品這樣的數字內容作品。

這意味着,當一件數字產品以 NFT 形式存在時,你必須花錢購買。這或許有點違反人的常識,進而會產生這樣的疑問,「我明明直接在流媒體 Spotify 上聽個音樂就好了,爲什麼還要花錢購買一個 NFT 呢?比如,我明明可以谷歌一下,下載高清圖,然後設置爲電腦屏保,一分錢不花,爲什麼我還要花 3 萬美金購買一幅 NFT 藝術品呢?」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可以說,以上疑問是對 NFT 最大的誤解。

因爲一個圖片 NFT 並不等同於圖片,而是該圖片的許可權。因此,當我以 NFT 的形式購買某件知識產品時,購買的是擁有這件作品的某項特定權益,比如當你購買某個音樂 NFT,購買的其實是從一張 7 位數銷量專輯上獲得版稅的權益。在知識產品的應用上,NFT 本質上是一種內容許可權

內容許可權包括以下幾項基本權利:擁有和保留權、出售和出借權、特許使用權和重複使用權。NFT 獨一無二的屬性決定了 NFT 代表的資產是稀缺的,因此可承載獨特的價值,且不可被篡改、複製或替換。這樣的特性非常適合將 NFT 應用於數字內容產品上,即創作者可將一件作品多種不同權益分割成多個 NFT,然後出售。

如若這種許可授權如若廣泛應用,將會顛覆數字化創意經濟

NFT 在藝術品行業的應用

說起 NFT 在知識產權領域的應用,首當其衝的當然是藝術品行業

迄今爲止,大部分加密項目不過是人類行爲在加密版本中的復現,從市場、交易、借貸到投機,藝術品行業當然也不例外。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形成的傳統藝術品市場,有比較完善的產業鏈,藝術資產金融化的應用和探索有較好的實踐基礎,這讓以加密金融形式介入傳統藝術市場成爲可能。

另一方面,今年開始興起的 DeFi 挖礦熱,爲開放金融帶來大量熱錢,投資者需要將這些 DeFi 收益投資新的標的,進而讓 NFT 市場升溫。

根據 DappRadar 發佈的 NFT 市場報告,9 月份,NFT 市場交易量激增 1127%,突破 700 萬美元,其中,NFT 數字收藏和交易平臺 Rarible 的交易量佔比高達 81%(約 550 萬美元)。

NFT 市場 Rarible 之所以能如此火爆,在於 7 月份啓動的 NFT 流動性機制,通過「市集流動性挖礦」(Marketplace Liquidity Mining)機制將總供應量的 60% 的治理代幣 RARI 分發給用戶,只要是有 NFT 代幣購買和出售行爲都可基於每週獲得相同份額的治理代幣 RARI,也就是說,礦工每週將根據用戶在 Rarible 市場上的購買量和銷售量獲得 RARI 代幣。此外,Rarible 還通過空投的方式將代幣總供應量的 10% 分發給所有 NFT 持有人,該方式不限購買平臺。

這樣激進的激勵行爲,雖然讓 Rarible 的數據非常好看,但該平臺上發生的清洗交易已成爲一個問題,雖然 Rarible 後來通過引入平臺費機制希望以此消除清洗交易行爲,然而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解決方案。

誠然,在「人人都是藝術家」這樣的陳詞濫調下湧現出許多粗製濫造的 NFT 作品,以及存在交易清洗和投機等一系列問題,但撥開魚龍混雜的迷霧,仍然清晰可見一系列有趣的 NFT 項目,通過解讀這些案例,我們可以一瞥 NFT 的特性、潛力和可用性。

一件作品:Right Place - Right Time

NFT 藝術品 「Right Place - Right Time」來自藝術家 Matt Kane,這是一件以比特幣爲主題的動態作品,作者在其中植入了 BTC 喂價算法,該 NFT 會根據每隔 12 小時更新一次的 BTC 價格而變化,也就是說作品的圖案會基於比特幣價格波動性而變化。此外,每一次 BTC 價格突破關鍵節點(比如當 BTC 價格突破 2 萬美元),該 NFT 會自動鑄造新的 NFT 並出售,限量爲 210 枚,購買者有資格申領一個對應的 NFT 印刷版實物。可以說,這些作品是以 NFT 卡牌的方式記錄 BTC 價格歷史,具有一定收藏價值。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這件作品在 Async Art 平臺上已被 TokenAngels 以近 1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不過,此次出售僅爲 21%的收益權,即每一次新生成和銷售 NFT 所得收入的 21%會歸 TokenAngels,剩餘部分則由原作者 Matt Kane 保留。也就是說,NFT 作爲一種自定義比例的收入權益憑證被出售,讓原作者保留部分的經濟收入權益,同時,創作者還享有對作品微調的權利,即使出售作品後藝術家也有權對作品進行修改。

NFT 挖礦的 DeFi 社區試驗項目 MEME

MEME 是另一個值得一提的項目,最初因 DeFi 社區梗文化一炮而紅,但目前已開始向 NFT 藝術品轉型。

MEME 起源於一則諷刺玩笑,其創始人 Jordan Lyall 最初被各種類似於 sushi、泡菜等 meme 項目噁心到了,發了一則推文,說要 5 分鐘啓動一個虛構 DeFi 項目「The Degenerator」,以此反諷市面上那些短時間上線的 DeFi MEME 項目。

沒想到該條推文引發了熱烈反響,隨後真的有人鑄造了代幣 MEME,並自發形成了社區,在公平空投後通過與 NFT 稀缺性挖礦結合,引發了相當的市場熱度。

MEME 的火熱與 NFT 稀缺性挖礦密不可分,在 MEME 發佈的 NFT 卡牌上,記錄的都是幣圈真實發生過的各種 MEME 梗,如果你是「老人」,看完不禁會心一笑。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上圖左邊這張卡牌諷刺的是,假冒爲中本聰的「澳本聰」,經常被比特幣社區的人嘲笑和鄙視。右邊這張卡牌則描述了 sushi 創始人 Chef Nomi 和 FTX 創始人 SAM 的之間抓馬狗血情。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這是 Uniswap 創始人 Hayden Adams 系列,左中右分別是普通、稀有和傳奇卡。左邊普通卡中,卡片裏臺詞是「Giving them free money, and grab them back slowly - that's how we grow as DEXs」[ 給他們送錢(交個朋友),然後再慢慢割回來,這就是我們作爲 DEX 發展的方式 ],很明顯是在諷刺 Uniswap 的大方空投事件。中間稀有卡片中,卡片裏臺詞是 DeFi 圈中的流行語「Few understand this」,少有人知道。右邊傳奇卡中,則是 Hayden Adams 本人騎着象徵 Uniswap 的獨角獸,笑嘻嘻地看着右上角 destroyed 的 sushi。

這些以惡搞梗爲主題的 NFT 分佈在 MEME 的 NFT 卡牌挖礦池中,按照規則,質押 1 個 MEME 代幣可獲得 1 個菠蘿點數(一天最多可質押 5 個 MEME 代幣),蒐集滿一定數量的菠蘿點數可兌換該池子中特定的 NFT 卡牌。

不同的卡牌,供應量和兌換所需的菠蘿積分根據其稀缺性各不相同,其中,屬於「Genesis - LP」池中的傳奇卡牌發行量最少,每張只有 10 個,所需菠蘿積分也是最多的,75 個。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MEME 上有多個不同的 NFT 池子,除了最初的兩個創世池 ,還有 event 池,以及新開的首個藝術家池

創世池之一的「Genesis - LP 」耕作池中,大部分爲傳奇卡,卡面上都是一些有傳奇色彩的幣圈大神,稀缺度高,每張只有 10 個,目前均已售罄。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普通池中的情況則更復雜一些,有一些卡牌十分受歡迎,早早售罄,投資者可以去 OpenSea 上繼續購買。

充滿 DeFi 梗文化的 MEME 加上策略性遊戲挖礦,吸引了不少用戶加入,MEME 迅速火爆,隨之而來的是代幣的水漲船高,就在該項目發佈不到 24 小時,該代幣的日交易量達 100 萬美元,代幣價格一度高達 40 美元,最高峯值達 1807 美金,目前維持在 312 美金,市值爲 670 萬美金

當然,有人認爲 MEME 的 模式不可持續,火爆只是一時的,針對這些質疑,MEME 計劃引入更多藝術家,聯手創造更具持續性的長期價值。

首批引入的藝術家池子爲數字藝術家 Sven Eberwein 創作的以菠蘿爲主題的一套數字作品「SVEN x $MEME 🍍 Series」,充滿寓意,十分有趣。

Sven Eberwein 是居住在洛杉磯的數字藝術家,擅長計算機圖形學、互聯網文化以及模因學,該池共有 4 件作品,每一件作品的供應量和兌換所需積分會根據稀有度不同而各不相同,稀有度最高的作品「Don't buy $MEME」供應量爲 500 個,所需積分 10 分,稀缺性最高的「🍍Crashtest(Because it will)」供應量僅爲 10 個,所需積分 60 個。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Sven Eberwein 還在 MEME 平臺上還啓動了一場作品拍賣,該作品名爲「Pineapple Ponzi」,只有唯一一件,通過競價拍賣最終被人以 88 個 MEME 代幣購買,其中收益的 10%捐給慈善機構。

我們期待看到更多藝術家進軍 MEME 平臺,創造持續性的長期價值,值得關注的是,下一期進駐的藝術家極有可能是匿名藝術家 Pak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Sven Eberwein 發推暗示下一個接棒者藝術家是 Pak

Pak 是誰?鏈聞此前曾經報道過這位藝術家,他是國際知名的 Undream 工作室和藝術 AI 公衆號 Archillect(推特超 200 萬粉)的創始人,從事數字藝術創作已超過 25 年,曾與數百個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自從今年 2 月其第一件作品「Cloud Monument Dark」出售以來,Pak 已通過數字作品賺了數十萬美元。其中,成交價最高的一件藝術品名爲 Terminus,由數字藝術品收藏者 Eric Young 和 WhaleShark 經過 5 個多小時的競拍爭奪,最終達到創紀錄的成交價 138.5ETH,按當時價格約合 5.3 萬美元

延伸閱讀:

NFT 藝術品市場 SuperRare

SuperRare 成立於 2017 年,是一個可收藏和交易數字藝術品的 NFT 藝術市場,平臺上的每一件藝術品都基於託管其上的圖片代幣化,然後陳列在創作者個人資料中。該平臺支持藝術品門類廣泛,除了常規作品,還包括編程藝術和動態藝術作品。藝術家進駐具有一定門檻,需申請通過後才能加入,加入篩選機制可在一定程度上過濾作品的質量。

進駐該平臺的藝術家首次銷售作品可獲得收入的 85%,剩餘的 15% 收益作爲佣金爲平臺所有。此外,SuperRare 爲藝術家永久保留 10% 的作品收入,也就是說,即使藝術家已經出售了作品,仍可永久從每次二級市場中銷售中獲得 10% 的被動收入,類似於版稅。

這是一個對藝術家十分友好的功能,也吸引大量藝術家進駐。因爲傳統藝術品收藏上,一旦藝術品被出售,就再也無法從自己早期作品中獲利了。

NFT 藝術品市場落地的瓶頸

不過,在實際運用中,NFT 在藝術品行業的落地還存在一系列問題

流動性難題

首先,NFT 非同質化代表的稀缺性適用於體現獨特價值的一系列應用中,但也正是由於其獨特性,導致難以評估價值,這讓 NFT 藝術品的自由交易難以實現,併產生流動性問題,事實上,流動性問題被認爲是 NFT 有待解決最爲迫切的問題之一。

爲此,出現了一系列新穎的 NFT 流動性解決方案,比如碎片化解決方案 NIFTEX、NFT 挖礦方案如 WhaleRarible

延伸閱讀:

其中,自助式 NFT 流動性解決方案 NIFTEX 允許用戶將一個 NFT 拆分成數個 ERC20 格式的碎片化代幣,這些代幣可在公開市場上交易和互換,從而爲獨一無二的 NFT 解鎖流動性。

這可讓普通人積極參與加密數字藝術品投資,而如果想要擁有一件完整的 NFT 藝術品,則需要投入更多成本,在 NIFTEX 中以買斷條款的邏輯實現,比如,如果有人想呈現一個完整的 NFT,則可通過報價來買斷 100%的碎片代幣,一旦該報價被所有持有者接受,則可確保收回剩餘的碎片代幣將該枚 NFT 復原。但是,如果該報價不被接受,報價者擁有的碎片代幣則可以該報價被其他人以買走。

對於一個加密生態系統來說,最爲重要的是其代幣機制可以促進社區有機增長,就 NIFTEX 而言,NFT 創作者是整個社區的核心,因此,只有圍繞這個核心角色衍生出一套可持續發展的機制才能從根本上持續維持一個繁榮的 NFT 市場,促進更多優秀的 NFT 作品的產生,讓社區長期煥發活力。

爲此,NIFTEX 推出了一個對社區中核心角色「藝術家」友好的版稅預留功能,即碎片化代幣處理完成後,系統會爲創作者自動保留供應總量 5%的碎片代幣,這意味着,就算創作者不再擁有自己創作的 NFT 作品,也可通過碎片代幣的二級市場交易獲益。二級市場中碎片代幣的交易量越大,代幣價格就越高,此時創作者就可通過出售這 5%的預留碎片代幣捕獲上行溢價。市場層面上,基於 NIFTEX 拆分後的 NFT,每一次在支持版稅分成的市場上被轉手出售,其中一部分收益都將分給創作者。

這意味着,如果某件 NFT 作品在市場中廣受歡迎,那麼其作者可以有效捕捉其上行價值,激勵更多創作者加入該平臺。

行業早期,基礎設施不足

加密藝術處於早期階段,有基礎設施不足的問題。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認爲,在傳統藝術品行業中,有一個完整的生態,像畫廊、拍賣行、藝術品經紀人,還有專門的藝術評論家、學院派的藝術研究者、藝術批評家,整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態,而藝術收藏家是這個生態中藝術市場的終端。

在現階段的加密藝術或者 NFT 生態中,沒有形成像傳統藝術市場這樣成體系的、互動非常頻繁的、健康的生態,目前加密藝術品行業缺乏生態,僅有幾個像 OpenSea 這樣的藝術品交易平臺, Superare 和 Makerplace 這些專門的一級發行和二級拍賣平臺。

但僅有這些基礎設施是遠遠不夠的,更不要說現在這些平臺的體驗都非常糟糕。以 OpenSea 爲例,上面有各種各樣的 NFT,比如 NFT 藝術品、加密遊戲資產道具、皮膚、ENS 域名,這有點像早期的阿里巴巴,什麼商品都往上堆,但其中每一種類別的資產,所對應的用戶畫像都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其實是市場早期混沌狀態的一種表現,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爲早期市場還不成熟,未來會出現專門的數字藝術聚合平臺,會把 Known Origin 和 Superare 這些平臺上的藝術品都放在一起進行二級市場展示和交易,還有像 SpiderDEX 這樣的專門的遊戲資產交易平臺。

所以未來隨着產業的成熟,整個 NFT 市場會垂直化,產業分工會很清楚,有專門的 NFT 畫廊、專門的 NFT 二級撮合交易平臺、專門的 NFT 置換平臺,有專門的 NFT 評論家、策展人。

圈子太小,藝術家不足

此外,NFT 藝術品行業體量和規模都還較小,需要出圈。

加密藝術目前仍處於早期階段,大部分參與者都是原生加密貨幣行業的人,數字藝術品交易或者說投資的主體並不是藝術收藏者的典型羣體。也就是說,無論是藝術家還是收藏家,基數都很小,想要成長壯大,還需要出圈。

曹寅表示,從這個角度來說,「不是 NFT 需要數字藝術,而是數字藝術需要 NFT。」數字藝術 NFT,對藝術收藏者會覺得很熟悉,在藝術市場空間很大。

無論是 SuperRare 這樣的 NFT 藝術品市場還是 NIFTEX 這樣的流動性解決方案,都爲整個生態中的核心人物,即作品的創作者提供了友好的解決方案,即讓創作者保留自己作品的部分收益權,即使出售很多年後仍可因自己作品價值上漲獲得客觀的收入,比如 SuperRare 爲藝術家永久保留 10%的二級收入權。

這樣的政策對於吸引藝術家入場尤其關鍵。在傳統藝術品行業中,一旦藝術品被出售,就再也無法從自己早期作品中獲利了。

Pak 也持有同樣的觀點,TA (我們並不知道 Pak 的性別)認爲,「加密數字藝術沒有觸及到「圈外」,主要障礙是擴展。」

另外,就藝術收藏者而言,星礦科技提供的解決方案 Hashii Art 爲原本與加密貨幣絕緣的中國傳統藝術藏家、鑑賞者和創作者引進了一種全新的加密藝術投資和管理權,這對於 NFT 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出圈機會。具體的做法是,藝術品先數字化,然後通過專門的硬件設備使得 NFT 藝術品得以在實體空間進行展示。曹寅表示,這在目前來說非常稀缺,給加密藝術品和 NFT 提供了非常難得的出圈機會,否則,加密藝術品僅限於加密貨幣圈這樣的小圈子,無法做大。

Hashii Art 是由 IMS(天下秀)旗下星礦科技推出的數字經濟藝術價值應用解決方案,也是星礦科技 Hashii 系統在藝術領域的首次應用。

Hashii Art 由 Hashii Art OS (操作系統)、ARTLOOP Box (智能硬件)、以及「藝術圈 Art Loop」(小程序)組成,集合智能硬件、操作系統、小程序爲一體,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解決了藝術品保存和流通中的信用問題、價值分配等問題。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一個有趣的案例是,新褲子樂隊彭磊的繪畫作品在藝術圈 Art Loop 上完成線上交易,成爲全球第一件區塊鏈全鏈路交易成功的藝術品。該作品在全球區塊鏈都會加以記載,任何一個想購買畫的人,都可以在區塊鏈找回,這幅畫的價值和傳承被進一步的認證,每一個購買人都不用在擔心僞造問題。

交易清洗和市場操縱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短短時間靠流動性挖礦崛起的 Rarible 被質疑清洗交易(wash trading)。

事實上,Rarible 聯合創始人 Alexander Salnikov 也承認, Rarible 8 月份總計 75 萬美元的 NFT 交易中,有大約 40%涉及某種清洗交易。這意味着,這些看起來亮眼的交易量都是刷出來的。

作爲市場操縱的一種形式,清洗交易是指交易者通過同時買賣同一種數字資產,在市場上製造高流動性的假象。想象一下,某 NFT 大鯨以 1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一件加密藝術品,接着以 2.5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朋友,再以 5 萬美元的價格買回,然後以 1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毫無戒心的投機者會多麼容易。

作爲衡量市場情緒的最佳指標和反應交易所實力的重要指標,交易量清洗在加密行業廣泛存在,無論是交易所還是 NFT 交易市場。

跨平臺驗證

一般來說,藝術家會針對一件藝術作品創作多個不同的版本,那麼,一旦未來該作品升值後,就可以通過保留的其中一件受益。在像 SuperRare 這樣的數字藝術品平臺上,其區塊鏈可驗證的特點,可保證藝術家所有作品的版本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唯一一件。

然而,該特性只有發生同一個平臺上的條件下才有效。一旦跨平臺,仍有可能發生同一作品被居心叵測的人多次提交的問題。

比如,就有創作者向 Rarible 平臺舉報,自己在 SuperRare 上幾個月前鑄造的作品被人重新發布到了 Rarible 上,並標價 3000 美金出售。該舉報經過查證,已被平臺接受,目前這幅作品也已經被移除。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藝術品市場爲什麼需要 NFT?

那麼,我們要問的是,NFT 到底給藝術品市場帶來了哪些優勢,以致於我們認爲,NFT 在藝術品行業的應用如此巨大且具有長足潛力。換句話說,爲什麼說數字藝術需要 NFT?

流動性

與傳統藝術品相比,加密數字藝術品的流動性更強

舉例來說,藏家轉手無需像傳統藝術品交易那樣需要處理郵寄、運輸等繁瑣細節,只需要在區塊鏈上確認即可,此外,交易之後可直接在區塊鏈上確認,永遠留存記錄,無法被篡改,可被追溯,因此交易後也不存在反悔的情況。

可分割特性

NFT 具有可分割的特性,這可極大開發 NFT 的潛力。

無論是之前我們提到的碎片化流動性項目 NIFTEX,還是 First Supper 這樣可將藝術作品分層出售的平臺(First Supper 可將作品分爲主圖層和子圖層,與之對比,普通油畫則無法單獨摳下一層進行出售),又或者像「Right Place - Right Time」一樣將藝術作品的部分收益權切割後出售,均可爲藝術品市場帶來更大的可能性,不僅資產類型更加多元化,也讓藝術品收藏更民主化,讓小額投資成爲可能,不再侷限於高淨值投資。

不過,無論是傳統藝術品市場還是加密藝術品行業,與單件價值之和相比,一件完整作品的價格總會存在一定溢價

經濟溢價,讓普通人可以參與

在過去,藝術品投資的藏家都集中在高淨值投資者,被大戶壟斷,此外,確定一件藝術品的價值有一定的門檻,基於 Web3 的加密藝術品從誕生起就具有金融屬性,讓價值清晰可見。

相比之前,如果你對數字藝術不感興趣,可能就是絕緣於藝術品投資,因爲估值是比較有門檻的一件事,以及得手之後是否能很好的賣出去,這些都有風險。

基於區塊鏈的 NFT 數字藝術品,可自定義切割、碎片化,爲價值而生,且通過市場形成價值,還有各種不同的流動性解決方案,這樣,可將藝術品投資擴展到更多普通人,即使不能理解作品的人,仍可以通過純經濟投資的方式參與進來。

其他行業和應用

以上介紹了 NFT 在藝術品行業的應用,但這不是全部。NFT 作爲一種新的加密基元,其展現的潛力絕不僅僅是藝術品行業,還包括一系列其他的應用場景。

區塊鏈寵物養成遊戲

寵物養成遊戲加密貓(CryptoKitties)就是一款 NFT 遊戲,加密貓是⼀個討人喜歡的數字喵咪,每一隻 NFT 貓咪都擁有獨⼀⽆二的基因特質,並由此決定其外觀和性格。玩家可以收集和繁殖喵咪,創造出全新的喵星人並解鎖稀缺屬性。加密貓繁衍至今,已經擁有接近 200 萬隻風格各異的貓,有接近 9 萬個地址至少擁有一隻加密貓,市場成交約 70 萬隻,價值 6 萬 ETH。加密貓成爲第一款現象級 DApp,證明了加密貨幣除了炒幣之外還有其他實際用途。

DeFi 抵押+策略遊戲+DAO+NFT

Aavegotchi 是一個集 DeFi 抵押、策略遊戲和 DAO 的 NFT 平臺,它發起於 Aave 借貸生態,爲首款基於該生態中借貸資產 aToken 的 NFT 項目。

Aavegotchi 代表的是一張 NFT 卡牌,代表的是一個「小鬼」形象,獲取一個 NFT 形象需要滿足兩方面的條件,一是與 Aave 生態中的「資產證明」掛鉤,基於 Aave 平臺上的 ERC20 抵押資產「aToken」生成 NFT,其面值等於實時的 Aavegotchi 抵押品的價值和利息之和;另一方面,需要購買 Aavegotchi 中的治理代幣 GHST 解鎖進入傳送門的權限。這意味着,這種 NFT 從一開始承載了某種內生價值,分別是 Aave 抵押資產數量和准入時花費的 GHST 代幣。

Aavegotchi 採用了策略遊戲,即稀缺性挖礦,稀缺性是指某個 NFT 特質的稀缺程度,該特質在 Aavegotchi 中的數量越小,價值就越大,從而可獲得更多的 GHST 代幣獎勵。

和普通的流動性挖礦不同,Aavegotchi 稀缺性挖礦結合了遊戲、裝備、稀有特質等多個要素,這會讓玩家覺得更有趣。

影響某些特質稀缺性的因素有,積極參與社區投票、努力提升等級、擁有某些特定裝備,而這些行爲又彼此互相影響,比如參與社區投票可提升等級,進而提升勇氣值後可獲得某項特質;又或者,獲得某項特質才能擁有某套裝備,該裝備進而又可增加或減少 Aavegotchi 的某些特質,如,一支裝備劍可能會提高 Aavegotchi 的進攻能力;當然,你也可以通過增加抵押品數量級和使用 GHST 代幣購買裝備,以獲得某項稀缺特質,獲得 GHST 代幣獎勵。

Aavegotchi 採用了去中心化治理,由 AavegotchiDAO 進行資金管理。作爲一種治理代幣,用戶需持有 GHST 纔有資格參與社區治理,對社區未來的升級、對新抵押品進行投票,更新遊戲機制,甚至可能限制未來 Aavegotchi 的供應等決策進行投票。但 GHST 代幣並不是唯一的參與治理條件,另一個條件是還需要有一個 Aavegotchi NFT 身份。

這裏, NFT 可以被看作是一把解鎖社區參與權益的鑰匙,只有擁有 Aavegotchi NFT 卡牌即意味着擁有了某種身份和權益。

在該案例中,一個 NFT Aavegotchi 不僅通過資產證明(基於 Aave 生態中借貸資產 aToken 生成 )承載了其內生價值,並通過稀缺性挖礦等一系列操作和遊戲化策略(工作量證明),主動升級,爲自己累積更多價值,這些價值都可在沉澱在這張獨一無二的 NFT 卡牌形象上,除了可量化的面值,還有獨具個性的個體特質(稀缺性),這些特質根據稀缺性可兌換成經濟價值——獎勵,同時,累積到一定面值和擁有某些獨特屬性特質的 NFT,會天然綁定一系列社區的權益,比如成爲治理參與權的不可或缺的一個條件。

NFT 就像一把鑰匙,解鎖的是某項訪問權,在加密經濟的策略遊戲中,這把鑰匙代表的是成就值。和其他類型的資產不同,鑰匙本身的價值沒那麼容易量化,它取決於你想要解鎖的東西的價值。對於解鎖者來說,一旦有強烈需求解鎖某項權利,這意味着這把鑰匙是有巨大價值的。

媒介形式上更加多元化

在媒介形式上,NFT 還可應用其他更多形式,比如聲音作品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形式的唱片品牌 Daorecords 支持創建一種聲音格式的 NFT。以及還有 Elephant Dreams 這樣的視聽藝術作品 Elephant Dreams,該作品由 Andrés Reisinger 與 格萊美獎獲得者 DJ RAC 聯合創作,在加密藝術市場 SuperRare 上以 70 ETH 被藏家 maxstealth 拍下,摺合 26,18 7 美元

NFT 在保險領域的應用

由於每一個保單都附有對承保人獨一無二的保險政策,因此這非常適合使用 NFT 將保單代幣化。

比如,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曾推出去中心化保險類服務 yinsure.finance,這種保險無需 KYC/AML,由 Nexus Mutual 承保,保單將基於 NFT 格式代幣化。

此外,NFT 保單模式天然適合數字藝術品行業,想象一下,爲藝術品制定一項保單政策,一旦丟失該作品私鑰後就可以獲得理賠

NFT 預測市場

在 NFT 預測市場平臺 Reality Cards 上,每一個預測事件的正反結果會生成兩張 NFT 卡牌,參與者以競價的方式來「押注」結果,每一個結果可被多人按天數擁有,如果押注 2020 年美國大選中的拜登會獲勝,那麼就要支付 10% 的溢價競標從當前所有者手中獲得該 NFT ,然後下一個競標者同樣也可以 10% 的溢價競標該用戶手中的 NFT,直到競選結束,該 NFT 可被一直轉手,被數人通過競標短暫擁有。

當結果揭曉,所有曾經擁有過代表正確結果 NFT 的參與者將按持幣長短瓜分獎金池,這意味着即使在最終結果產生時你已經不再擁有代表該事件結果的 NFT,也可以獲得其中一部分的獎勵,持有時間越長分得的獎勵就越多。

延伸閱讀:

實物資產上鍊

Centrifudge 是一個供應量區塊鏈平臺,主要針對「回款週期長、經營中各階段有較大資金缺口」的供應鏈產業。

在 Centrifudge 平臺上發生的一次資產借貸需通過一系列流程,第一步借款人需將證明未來營收款項的票據或數據(包括未支付的票據,或者流媒體平臺 Spotify 上未入賬的版權營收等)通過 Centrifuge 平臺轉化爲 NFT,這樣一來,代表真實資產的相關票據可獲得一定價值表現,然後基於 Centrifuge 的應用 Tinlake** 超額抵押 NFT 資產**,鑄造成 TIN 和 DROP 兩種不同風險層級的代幣,借出 Dai ,實現基於 NFT 抵押獲得流動性資金的可能。

延伸閱讀:

基於 NFT 代幣資產發行社區代幣

NFT 還可被用於發行社區代幣。基於 NFT 代幣資產發行社區代幣後,之後這些社區代幣可被社區成員用於該 NFT 項目中。

WhaleShark 以價值一百萬美元的 NFT 作爲儲備資產發行社區代幣 WHALE。筆名爲 Coin Artist 的藝術家瑪格麗特·德庫爾塞(Marguerite deCourcelle)則發行了可用於 Neon District 生態系統中的代幣 COIN 。

延伸閱讀:

與參與權限綁定的 NFT

NFT 可作爲一種演出 / 活動的入場憑證,類似於門票性質DigiTxioMintbase 都支持這樣的功能。

作爲一種參與證明 NFT,POAP 可作爲一種徽章派發會議參與者,只有參與者纔可以申領該證明徽章,這樣可以激勵更多人蔘與會議。

全景式解讀下一個加密投資熱潮 NFT

文化周邊結合的可穿戴裝備

這種用例適用於 T 恤、衛衣這樣的文化周邊或潮牌,可關聯至 DecentralandCryptovoxels 等虛擬遊戲,作爲一種數字裝備在遊戲中展示。

MetaFactory 發佈的每一件實物商品都會關聯一個獨一無二的 NFT,同時在商品上會嵌入一個硅芯片,該芯片可跟蹤該產品的訂單號及其相關元數據,並對應一件可穿戴的數字版本。MetaFactory 自發行的創始產品雙面穿飛行員夾克,附帶發行一個名爲「Charged Particles」的 NFT,憑藉該 NFT 可獲得一件在 Cryptovoxels 中展示的同款數字版本的衣服。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