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相對論”第十八期誠邀百餘位嘉賓聚焦“STO 來襲將如何影響市場?”嘉賓們就當前全球投資環境、STO 與 IPO 及 ICO 的區別、STO 對市場的影響、各國對 STO 監管態度、傳統資產 Token 化趨勢等問題,一一展開精彩討論。

本期主要嘉賓:

李剛強,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劉思宇,Top Fund 區塊鏈基金創始人

高建武,GVC 引力資本創始人 &CEO;

Michael Yuan,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初壯,北京信睿寶金融信息服務公司總經理

阮宇博,八維資本創始人

陳鈺璋,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排名不分先後)

要點提示:

l 當前,全球投資主邏輯已轉向追求資產流動性的時期,是捕獲優質低價資產的好時機,也是 STO 的好機會。

l STO的核爲符合 SEC 監管要求,包含合格投資人,反貪污、反洗錢等用途的投資
盡職調查,信息披露,投資人鎖定期限。

l 相比 IPO 與 ICO,STO 有望降低監管風險,降低資產的流通成本,獲得潛在的流動性溢價。

l 幣圈或可能高估 STO 的價值和意義,其具體形態模式仍需不斷進化。


金色財經:昨日美股下跌,幣市也一片哀嚎。這個事件是否折射出了全球投資環境的改變?存在哪些痛點?

Top Fund 區塊鏈基金創始人 劉思宇:

當前全球投資環境面臨的主要風險是資產價格的不斷下跌,以及基金所擁有的資金不斷減少,加劇了整個全球投資寒冬的程度。熊市死於抄底,現金爲王。

八維資本創始人 阮宇博:

我們覺得從兩個層面來看吧。第一,從全球各類資產的投資來講,處於週期尾聲,流動性緊缺時的獲利機會。
不論是從技術、人口、自然、制度變遷的角度切入,還是採用債務、房地產、庫存週期的視角分析,18-19 年都是一個風險資產面臨下行壓力,投資主邏輯轉向追求資產流動性的時期。第二,美債收益率飆升,將通過定價機制傳導到股、債、匯、大宗、房地產市場,造成全球風險資產的共振下跌。近日,美國三大股指(尤其科技股)、亞太股市和數字貨幣市場就出現了下跌甚至暴跌行情。

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我的理解是全球資本市場都在去扛杆,泡沫正在破裂,對優質資產的需求會尤其大。這對 STO 是一個機會。

八維資本創始人 阮宇博:

在金融行業整體去槓桿時,可能出現流動性危機,這時人們將不得不拋售資產獲取流動性,資產價格出現斷崖式下跌,這將是一個捕獲優質低價資產的好時機。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目前的風險之一是上一輪技術紅利(互聯網)基本喫完了,但是 dot.com
bubble 帶來的格林斯潘加槓桿在 2008 年之後還沒去幹淨,所以現在得勒着褲腰帶再去槓桿。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具體到全球投資的痛點來說,個人認爲,在股權市場上,主要原因是傳統資本市場主要依靠 IPO 的退出方式完全不能滿足投資人的訴求。IPO 比例低、週期長,使得全球積累了超過 70 萬億美金的股權資產無法得到有效流通。在債務和房地產市場,主要原因在於投資門檻過高,使得大量人員無法參與其中的投資,市場積累了 100 萬億美元債權資產、230 萬億美元房地產資產無法得到有效流通。這使得人們呼喚新的退出方式,無論是 ICO 還是 STO,都是新的嘗試。

八維資本創始人 阮宇博:

單從區塊鏈和數字資產的角度來講,之前我們經歷了 1.0 比特幣引領的轉賬支付,2.0 愛西歐引領的股權融資。
2.0 的範式是通過打時間差(創新在前,監管滯後)和空間差(各國博弈,跨國套利)賺取超額利潤
,但隨着項目接連湧入,入場資金供給不足,當項目供給大於投資需求時,按照正常的市場規律,大量的 token 價格必然塌陷。另一點是,儘管傳統股權融資的邏輯也存在“泡沫“(如預支之後 50 年的利潤),可至少還有”市盈率“作爲股價的支撐,但目前維護 Token 價值穩定上漲的主流策略只有“通縮模型“,”幣值管理”和依靠媒體完成的“社區預期管理”,這種模式還是過於初級。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這個 1.0;2.0 階段我很認可。

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投資的痛點總歸是兩個,第一個是需要一個有效機制,把錢和投資標的撮合起來;第二個是投資之後要有流動性。STO 的出現會使投資機會變得更去中心化,更民主化,同時投資之後的退出變得更容易。


金色財經:STO 的出現會對融資模型,乃至區塊鏈生產關係和經濟形態產生什麼影響?

GVC 引力資本創始人 &CEO; 高建武:

如果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被認爲是“編程貨幣”,那麼可以將證券型通證 ST 視爲“可編程所有權”的版本。這意味着任何擁有所有權的資產都可以並且將被 Token 化公共和私人股權、債務、房地產等。正如比特幣改變貨幣一樣,STO 將不可避免地改變股權,因爲它們爲所有者提供直接、流動的經濟利益和快速交付收益。每種類型的所有權都可以被代幣化(tokenize),這是一個巨大的數萬億美元的規模的市場。STO 的核⼼是要符合 SEC 的監管要求。這⾥幾個核⼼概念是:1、合格投資人;2、反貪污、洗錢等用途的投資⼈盡職調查 (KYC 及 AML);3、信息披露;4、投資人鎖定期限。

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同意 ST
的最大價值是將傳統金融證券變得可編程了!比如說,CyberMiles 的合作伙伴,5miles 是美國最大的二手汽車電商之一。可是小的汽車交易商一直靠借貸來保持車輛的週轉,在傳統商業模式中,這些借貸都被打包成證券在華爾街出售。而像 CyberMiles 這樣的電商公鏈可以作爲 STO 平臺,繞過華爾街的中間人,發行這樣的證券,從而大大降低成本。再比如說,如果現在要去借房貸,必須找銀行把整個房子的產權抵押出去。但是在 STO 的世界,可以把房子拆成不同的收入來源,比如說房租、屋頂上的太陽能,房子下面的礦產,然後把現金流分別賣給多方,這樣對投資人和資產都有了多種選擇。投資人通過組合手中不同的房子產生的 STO,也更容易把資產賣出去,提高
流通性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STO 的出現,對於區塊鏈最大的影響在於幫助區塊鏈由虛向實發展。在此之前,99% 的區塊鏈項目都是早期項目或者說空氣項目,STO 的出現,使得區塊鏈項目有了底層資產的支持,有了真實的估值依據。大家可以看下圖:市值排名前 15 的區塊鏈 VS 排名前 30 的互聯網,可見原來區塊鏈的泡沫是非常大的。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STO 沒有辦法解決上述問題,區塊鏈最大的問題,是 S 級好公司都沒參與。幣圈嚴重高估了 STO 的價值和意義。融資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在融資。真正的好公司恐怕都不會考慮 STO,最後結果又變成一羣爛公司一起忽悠。

快知實驗室 榮格財經合夥人 方軍:

STO 是個模糊不清的概念,是面向機構的融資,還是面向公衆?面向機構和企業投資者,那現有的企業股權安排都有。面向公衆,那搞合規去吧,SEC 的規範很清楚的地在那兒。面向機構和企業投資者的,Nasdaq 的 Linq 不早就做了嗎,完全合規。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STO 是面向合格投資者的融資。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STO 是創新,但不能解決真實的問題。STO 背後的底層邏輯問題:究竟散戶(包括大 C)與專業機構投資人,誰更能發現好公司?好公司更願意拿誰的錢?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STO 就是 Reg A+ and Reg D 融資。目前的 STO 都是私募,資產不一定是公司股權。可以是今天不能證券化的東西,比如我上面講的房子。

GVC 引力資本創始人 &CEO; 高建武:

D 是私募融資法規,A+相當於一個⼩IPO。STO 的本質其實是主動的去擁抱監管。

快知實驗室 榮格財經合夥人 方軍:

Security 要受到的監管,都在那兒,非常明晰。Linq 就是做了一個登記而已。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是的,linq 是一個股權登記系統。個人認爲,目前 STO 要求符合現行的金融監管的制度也並不是長久之計,換句話來說,在現行金融制度下做 STO,其空間和價值也會被大大束縛。原有的監管制度是限制了散戶投資的權利,天然的認爲散戶不能承受風險,不能發現好公司。在 ICO 上,至少給了大家去投資的權利。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資產證券化不是真正的需求,是個投機行爲。區塊鏈如果要在 STO 上證明自己,就需要回答這個問題:究竟怎麼提高了生產力?

北京信睿寶金融信息服務公司總經理 初壯:

公司這種企業制度會被碎片化,由此而來的股權、債權,乃至貨幣本身,都會被重新定義。未來投資的主要領域,可能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股權了。STO 可能是方向,具體形態模式還需要不斷進化。監管是滯後的,不能用酒瓶裝新酒。資本市場上,監管從來不是中立的,而是參與博弈的一方。並且監管從來不是有效的,監管達不到其所宣稱的目標。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權衡利弊,資本市場的監管利大於弊。


金色財經:同爲融資形式,STO 與 IPO,ICO 的區別是什麼?有何優勢?

Top Fund 區塊鏈基金創始人 劉思宇:

STO 通過證券化的通證進融資 , 相比於 IPO,STO 具有更好的流動性
,協議層自動化管理,24 小時交易,交易單位靈活等優勢。相比於 ICO,STO 具有協議層合規,通證融資合法化,打開機構投資市場,讓通證本身價值與 BTC/ETH 脫軌,以未來現金流掛鉤,反應資產價值等優勢。從美國註冊的公司角度來看 ,STO 即合法合規的 ICO。STO 只是證券融資的一種新的形式,與 ICO 相比,融資模型會發生較大的變化,比如增加合規方面的合約等。但其對區塊鏈本身的生產關係和經濟形態的影響,我還沒有看到太大的變化。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資產流通性的提高,投資的全球化,投資者數量的擴大,對於生產力當然有極大的提高啊。我做了個對比表。從監管政策、底層資產質量、發行難度、交易的便利性、投資門檻等來比較,可以一起來看一下。總結來說,STO 就是 ICO 和 IPO 的妥協,是未來世界與過去世界爲了達成平衡尋求的一種妥協方式。它既有 ICO 的優點,又有 IPO 的優點。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ICO是預售使用權,STO 是股權衆籌。我堅決反對把金融資產寫進智能合約,

所有涉及大錢的,都不能用智能合約。我在華爾街對沖基金的時候,真正的痛點根本不在 24 小時交易、交易單位。STO 不 work,既沒有 IPO 的流動性,又喪失了 ICO 的靈活性。正因爲有了幾年的合規監管,才能儘量還原真實項目信息。快知實驗室
榮格財經合夥人 方軍:

這種所謂的資產上鍊,的確沒什麼意義。雖然和你的理由不一樣,但結論相似。

GVC 引力資本創始人 &CEO; 高建武:

IPO 價格昂貴且可能需要長達幾年才能完成,其中主要因爲準備招股說明書和在相關監管機構備案獲得審批。在證券化代幣僅僅將傳統證券進行代幣化(例如,公司中的股權進行代幣化)的情況下,從現行法律和監管的角度,進行 STO 幾乎沒有優勢。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在 A 股,一次 IPO 的平均成本是 3000-5000 萬人民幣,時間週期是 2 年。

當然美股低很多。

北京信睿寶金融信息服務公司總經理 初壯:

STO 不是簡單的融資形式,而是因爲這是一個合理的發展方向。區塊鏈的發展終極目標的解構公司制。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A 股的 IPO 不是 IPO,不能和 STO 對比。美國上市流程慢、小貴,但是必要。

我們要做的是,如何吸引最優秀的公司來區塊鏈發 token。但是,這些公司都不願意來。

Sharex 創始人,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夥人 李剛強:

我覺得,有一個基本的問題,我們不能將一個 40 歲的成年人,和一個剛出生的娃娃進行比較,IPO 就是那個 40 歲的成年人。一定要比較,那麼 IPO 在當下的完善性必然要超越 STO
很多年。如果現在的法律都同意和認可發 TOKEN 這種方式,那麼這些公司會怎麼想呢?現實是很多股權公司發 TOKEN 啊,比如天涯、GSE、MICO,、簡書等。

高鏈資本創始合夥人 陳鈺璋:

好問題!如果法律認可發 Token,那可就要亂了,劣幣驅逐良幣可能會發生。沒有如日中天的獨角獸發 Token 的。

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不需要股權公司來發 STO。它們也不會來。在今天中心化的股權市場裏賺錢的人是不會來嘗試新東西的。創新總是邊緣的。

Top Fund 區塊鏈基金創始人 劉思宇:

證券就是證券,沒啥可說的,要針對公開發行證券的方式,穿透下去,適用證券法就可以了,不管它是不是 Token。如果這些 Token 有證券化屬性,按照道理,就應該遵守證券法。穿透式監管,本質是證券就是證券。

北京信睿寶金融信息服務公司總經理 初壯:

Token 不是公司發的,Token 對標的是一個被封裝的,取得價值共識的資產。

八維資本創始人 阮宇博:

IPO、ICO 更多是股權融資,STO 偏債權,股債混合。優勢,一是降低監管風險,加強盡職調查。在美國的語境下,適用於監管要約豁免(例如 Reg
D 或 Reg
S)是合規化的第一步。通過將各國針對 KYC 和 AML 的規定寫入智能合約,其實有望實現自動可編程的合規。二是全球資產尋求更高的流動性、回報率或 alpha。ST 有望
降低資產的流通成本,獲得潛在的流動性溢價。

CyberMiles 基金會聯合創始人 &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Yuan:

STO 與 IPO 相似之處在於都在出售證券,不同之處 IPO 是面對公衆的,只出售代表所有權的股權證券。STO 不一定是面向公衆,而且就像上面提的那樣,可以出售股權之外的其他權益,比如現金流的收益權。STO 與 ICO 是完全不一樣,因爲出售的東西不一樣,STO 出售的是證券,ICO 出售的是功能性代幣。到今天,ICO 的法律合規性是不明確的,而 STO 是有明確法律保護的。

本文來源: 金色財經 文章作者: 李雯 / 責任編輯:李雯




*關注 Node Capital 瞭解更多行業信息*

Node Capital 是一家專注於區塊鏈行業的風險投資機構,是全球最早佈局區塊鏈產業生態的專業投資機構之一。Node
Capital 圍繞區塊鏈深度佈局,覆蓋了新聞資訊、數字資產交易與存儲、技術開發與應用、區塊鏈數據挖掘與分析等生態系統中的衆多項目,連接起區塊鏈產業生態上的節點企業,形成了開放協同的生態圈,促進區塊鏈行業健康穩定發展。截止目前,Node
Capital 投資的企業已達百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