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14 日揭幕的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OFC)第一季繼續火熱進行,昨日(8 月 20 日)多位行業 KOL 圍繞「OFC 最熱項目榜上線暨 DeFi 老農心中最潮項目辯論會」這一主題進行了圓桌討論,本場圓桌聚焦 DeFi 細分領域,包括 DEX、借貸等方面以及預言機、公鏈、二層解決方案等,並尋求探索新的賽道。

OFC 大會由鏈聞聯合加密生態資源整合者 Winkrypto、中文加密社區幣乎、開放金融應用平臺智能錢包 MYKEY、原生區塊鏈投資者 D1 Ventures 共同發起。

本期核心看點

  • 主持人(潘致雄):儘管 DeFi 異常火爆,但頭部交易所是很難被替代的。
  • 索老頭:DeFi 的泡沫未來一個臨界點會是說當前二十的這些幽靈鏈被現在這些主流鏈 DeFi 項目所取代。預測今後公鏈的一個投資主題可能是公鏈的「橋化」或者是「Layer 2 化」。近期比較有意思的賽道是仲裁機。
  • 胖哥:DeFi 破圈非常重要。在以太訪擁堵的情況下可以關注公鏈、二層解決方案、Web 3 以及類似 ZK 網絡的機會。
  • 林明:DeFi 發展的創新空間依然很廣。DeFi 項目的基本面可以從圈子、代幣模型、團隊創新能力以及社區熱度來觀察。國內 DeFi 項目還是應該在細分賽道上更努力,然後去融入圈子。
  • 紅軍大叔:真正好的產品應該是有大量的忠實用戶。近期在關注 DAO 領域。

查看完整的節目視頻可 點擊此處 回看,以下是本期節目全程的文字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主題圓桌:OFC 最熱項目榜上線暨 DeFi 老農心中最潮項目辯論會

  • 主持人:鏈聞研究總監潘致雄
  • MYKEY 聯合創始人胖哥
  • 真本聰合夥人索老頭
  • FirstPool 聯合創始人:林明
  • OG 無涯社區聯合創始人紅軍大叔

OFC 大會精彩回顧 | DeFi 老農帶你聚焦 DeFi 細分領域和探尋新賽道

主持人(潘致雄):非常感謝大家參加我們開放金融大會的這次活動。今天的這場活動其實爲了我們剛剛上線的 OFC 最熱開放金融項目榜而特地準備的,我們邀請了國內一些對 DeFi 非常有研究的社區,以及用戶和參與者,大家一起來聊一下我們心中的這些開放金融的項目。你認爲的開放金融的項目,好的項目是什麼樣子的?它的賽道是什麼樣子的?它的未來是什麼樣子的?首先,各個嘉賓可以先簡單作下自我介紹。

胖哥:我是 MYKEY 的聯合創始人,我們現在主要致力於做一款多鏈的智能錢包,去降低區塊鏈對於普通用戶的使用門檻,讓這些複雜的晦澀的產品讓它變成一個好用的普通人都可以使用的區塊鏈產品,這是我們一直努力的方向。

林明:我是 FirsrPool 林明,我們從事的是借貸、礦池和 DeFi 項目。

紅軍大叔:我是來自無涯社區的紅軍大叔。

索老頭:我是來自真本聰的索老頭,真本聰是一家專注於原生加密的社區,然後我們平時專注於玩各種各樣的密碼,同時也堅持定期的輸出一些原創內容。

主持人(潘致雄):上週我們邀請嘉賓聊了聊社區對於 DeFi 對於開放金融項目的一些看法和宏觀的想法。今天我們就來聊些更細節的東西。 第一個問題是,從借貸挖礦、流動性挖礦開始,DeFi 的浪潮已經蔓延到整個加密貨幣的投資以及相關的用戶。大家覺得這波 DeFi 的熱潮還會持續嗎?會持續多久?我們先從索老頭開始吧。

索老頭:一個行業的前輩之前跟我分享過一個觀點——悲觀者正確,樂觀者賺錢。換句話說,你要清楚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你想要的是一個正不正確,還是你想要的是賺錢,還是說你想要的是其他東西。

首先我個人是並不排斥泡沫的,因爲我堅信在幣圈的話只有和泡沫一起共舞,你才能夠賺到錢。

第二點從數據上來說,DeFi 這個板塊的總體市值只佔總市值的 4%,我覺得其實現在纔剛剛開始

第三點是因爲市值排行榜前 20 的話,還有很多的就是所謂的幽靈鏈,這些幽靈鏈的公鏈除了說礦工和驗證者的一些交易之外,其實基本上鍊上就是空塊的一個狀態。我覺得 DeFi 的泡沫未來一個臨界點會是當前 20 的這些幽靈鏈被現在這些主流鏈 DeFi 項目所取代了,這樣一個情況下,我覺得再談泡沫纔是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我個人覺得現在纔剛剛開始。

第四點,從一個投資炒幣的角度,現在 DeFi 一些主流項目,其實它漲幅非常大了,平均的漲幅大概 5-10 倍,這種情況下,如果說你的倉位一些獲利的話,去清倉一些幣,這樣的話比較保險一點,讓剩餘的倉位繼續奔跑。因爲確實是有一些泡沫存在裏面的,但是我覺得還遠遠沒有到泡沫破裂的時候。所以我是堅定看好 DeFi 這個賽道的。

主持人(潘致雄):我記住了一個觀點,就真正產生金融業務的一定會超越那些沒有業務的幽靈鏈,對不對?那紅軍大叔怎麼看呢?

紅軍大叔:我現在覺得,現在發展的勢頭是很好、很猛,也確實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我覺得這應該是很好的,也幫助了一小羣用戶,能夠賺到錢。不過,我也看到一些問題,這個問題剛纔用真本聰的話說,就是看你樂觀還是悲觀,這個也不存在對錯了。

從樂觀的方面來說,把這個行業的勢頭勢能帶起來。不太好的一面就是說,這個東西的可持續性確實是值得探討的。我們這個區塊鏈領域也好,各個新興的行業也好,它有些東西是顛覆性的,但有些東西的原則也會繼承下來,比如一些商業的特點。

今天我還在想一些問題,我們舉個例子,在傳統的互聯網領域裏面有玩遊戲的,玩遊戲的領域裏面,它有個玩家之間的交易是一個很自然的市場,比如說有一部分愛好者他就是打遊戲,可以把裝備賣成錢,賣給人民幣玩家,我覺得這個形成了自然的流動,有生產方有消費方。

我現在看到 DeFi 的這個領域裏面,我現在不知道大家在投資領域裏面算什麼方,最後誰傳給誰了?還是說出口到二級市場?我們問現場的大家,有多少人會在某一個 DeFi 協議裏面會長期呆在裏面?我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情況。所以我對這種情況是,可能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東西不一定能持續,但是可以先賺一票,這個能不能代表未來的一種有效可行的一個模式呢?因爲一個市場,我前面說到遊戲的市場,它是一個像水一樣,流動性的,能自然流動起來,我覺得 DeFi 到最後的話,就是激勵過後,這個東西能不能持續?我個人還是比較謹慎一點。

林明:我覺得首先 DeFi 是一個金融創新,它在創新的階段上還沒有停下來,還在創新。大家都在破圈。最近我覺得最火的詞就是實體經濟上的資產。未來如果說 DeFi 出圈成功,可以線上、可實體互動的話,我覺得我會非常看好。

紅軍大叔:我可以總結一下大家大致的含義,引申一下,大家其實也默認了現階段其實是沒有真實的需求,但是可以給未來帶來潛力和機會,可以這麼說嗎?

胖哥:我覺得還是有真實的需求的。比如說通過借貸投票參與治理。我覺得現在的需求更多的還是在幣圈,就是說大家借了加了槓桿,可能還是投入到幣圈去炒幣了,還有一些需求是一些真實的礦工的需求,他挖出來的比特幣,現在有了各種各樣跨鏈的機制,他可以把比特幣進行抵押,然後去支付電費。

不過,總的看來,它的需求還相對有限。對比 DeFi 的總資產量和 A 股茅臺市值可以看出,破圈還是很重要的

紅軍大叔真正好的產品應該是有大量的忠實用戶

林明:我覺得 DeFi 目前的真實需求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做多做空,也就是槓桿,另外一方面就是挖礦。挖礦可以給我們帶來收益和治理權。

主持人(潘致雄):那大家覺得這波 DeFi 現在處於泡沫階段還是熱潮階段,能持續多久?

林明:我就圍繞它的創新來講,我覺得很大程度上這個故事還能講多久來源於它的創新能力,但是我覺得 DeFi 在創新上面的話,一直沒有停過,資產合成、聚合理財、彈性穩定幣以及可以引入實體經濟的資產,所以我覺得 DeFi 發展的創新空間依然很廣。從短期來講,我覺得它會經歷挫折,但是長期來講我會非常看好。

主持人(潘致雄):接下來第二個問題就是大家怎麼來選擇你想要的 DeFi 項目?有沒有哪些基本面可以參考?基本面對於我們實際在買或者是參考它的漲幅的時候,它有沒有用?

紅軍大叔:我覺得早參與這些項目機會可能會好一點。另外,Gas 費用較高很大程度上不是使用它的障礙,僅僅是我能不能承受它,這是成本問題。

索老頭:首先是一個偏向基本面的一個投資。估值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一個項目比較便宜的話,你賺錢可能性會更大。因爲在投資當中成本一定是最大護城河。

第二點考量的因素是這個項目是否有產品。以前的話只要你發出來一張白皮書就可以炒,現在要憑實力說話,是否有真實產品、大量用戶。有這些特點的話,項目在二級市場的增值和想象力就會大很多。

第三點是價值發現。在早期接入的話,就可以獲得比較大的收益。

最後一點可以考察的指標是鎖倉量數據。可以單獨看這個數據,也可以說和 PE 指標(市值除以鎖倉量)類比。在同等鎖倉量的情況下,如果這個項目的市值較小的話增值空間會比較大。

林明:DeFi 是有圈子的。這個圈子會慢慢形成自己的一種圈子文化。現在主流圈是在國外,我們國內是有龐大資金的。國內 DeFi 項目其實都會有一個通病,大部分 DeFi 項目剛一出生就是什麼都做,然後又做穩定幣,又會搞資產合成,可能又借貸。而國外團隊的話都細分開來了,一個項目只做一兩塊,然後各個項目進行集成。

國內 DeFi 項目還是應該在細分賽道上更努力,然後去融入圈子。

紅軍大叔:我在想新的流量比較大的 DeFi 項目進來的話,你會選擇這樣的項目嗎?或者這樣的新項目對吸引用戶有致命的吸引力嗎?因爲我現在看到的已有的項目裏面,它的效應一方面是它的深度上面可能是一個短期內不太容易突破的,其他的比如說收益上來說的話,我就把收益加大,你原來給一個億,我現在給兩個億,這個界限在哪裏?護城河到底在哪裏?真的體現在什麼地方?

主持人(潘致雄):其實一個項目對用戶進行補貼,它的前提是先要把它的市值給貢獻出來的,分發它的代幣,如果這個項目本身市值小的話,也發不出你剛纔說的一到兩個億,因爲它本身市值就小,大家不認可它。所以一個項目要更多人擡高它的估值,纔會反饋給用戶。

胖哥:我理解這個還是社區的力量,你現在看到比較火的 DeFi 的這些團隊,或者說是個人,他肯定是在這個社區裏面已經深耕很久了,就像前幾天 YAM 出來了,也許中國韭菜都沒聽說過這個團隊,但是這幾個創始人其實是在這個圈子裏面深耕很久了。

那麼大多數現在比較火的項目,其實是它的應用已經上的挺久了,後面再加上一個代幣,就變得異常火。我覺得社區是很關鍵的。

主持人(潘致雄):我可以補充一下,其實 DeFi 的流動性挖礦這件事的開始,並不是草根項目開始的,是 Compound 開始的,這是一個運作了一兩年的 DeFi 項目,非常穩健,所以它的安全性是有保證的,並且經過安全審計的。所以對於一個 DeFi 項目而言,它運行時間這麼長,它安全性有保證,用戶纔可能去參與它,對於一個新項目而言,安全性有待審覈。所以冷啓動的時候社羣也在幫助他冷啓動,有資金量以後才能運行起來。

林明:再回到剛剛基本面的問題。第一個就是圈子,第二個就是代幣模型。第三個是團隊的創新能力。還有一點就是索老頭講的社區熱度。

胖哥:我個人選項目還是比較謹慎保守的。首先要看這個項目合約的安全性,得先經過兩三天的考驗。第二個可以關注一下除以太坊外其他公鏈上的 DeFi 產品。別總盯着以太坊,一個是小白進不來,另外一個是其他公鏈的用戶、交易量等表現也非常不錯。

主持人(潘致雄):確實,因爲以太訪 Gas 費的問題導致了大家玩不起的情況。

林明:早上好像可以便宜 30% 左右。

主持人(潘致雄):好像是早上兩點到六點更低。聊到 Layer 1,大家覺得除以太訪之外,還有哪些項目有機會?目前開放金融投票榜上,最靠前的是 Nervos 和 Near。

林明:我每天要花 1 到 2 個以太坊的 gas 費。在 Curve 上新項目出來第二天你投入 1 萬刀以下,持續到今天把幣賣了是不夠 gas 費的。另外還需要考慮的是,你要做借貸,首先要找到有價值的資產。是哪幾種代幣之間的交換?還有就是這樣的市場規模能不能撐得起來?目前沒有公鏈能解決上述的問題。

紅軍大叔:我覺得這個問題倒是可以延伸一下,現在公鏈發展的話,一條公鏈它的吸引力像把一些生態往它上面遷移也好,來一些新用戶也好,它的應用也好,到底我們覺得一個新公鏈到底應該在哪裏會對人比較有吸引力。公鏈怎麼做才能吸引到人?

林明各個公鏈都要針對自己公鏈的特色去發展。不能說 DeFi 好,就全部跟風去做 DeFi。要根據你的主鏈特性,你要從往哪個方向突破?可能是社交,可能是遊戲,也不一定是 DeFi。

紅軍大叔:我同意這個觀點。公鏈的定位、特色非常重要。就是有什麼定位,想解決一個什麼樣的問題,而不是說什麼問題都解決,實際上到最後什麼都沒有解決。

索老頭:一些新公鏈的定位就變成了偏向於做以太訪生態一個輔助的定位。比如 NEAR 發佈的連接以太坊和 NEAR 網絡的橋樑。單純的作爲一個分片的定位的話還是站在了以太訪對立面。但如果說把定位變成以太訪的側鏈或者 Layer 2 的話,可以說是和以太訪站在了同一條戰線,避開了這個公鏈的正面戰,轉而去和以太訪其他的 Layer 1 做競爭。我覺得這樣一個定位的話,可能更能獲得以太訪的支持。

預測今後公鏈的一個投資主題可能是公鏈的「橋化」或者是「Layer 2」化。我看好的 Layer 1 公鏈是 Polkadot 和 Near Protocol。我們在這兩個項目上也有一定倉位。

主持人(潘致雄):你覺得從開放金融角度來說,哪些 Layer 1 有機會呢?

紅軍大叔:非要從開放金融這個角度出發的話,說來說去,確實是以太訪。具體潛伏哪個的話,可以參考之前 DeFi 的這個原則,比如定位、要解決的問題、團隊執行力等。

胖哥:Layer 1 還是很有機會的,是互聯網世界的協議。以太坊 2.0 之前有很多的機會。這些項目必須具備以下幾個條件,第一個有龐大的社羣支持,如有過多輪 ICO,第二個是有大量開發者。目前來看最能與以太坊抗衡的是 Polkadot。

因爲區塊鏈解決了一個信任問題。我們的一個設想是未來的應用,甚至連前端都是跑在去中心化的一個存儲上面。那麼未來的公鏈,我覺得 3.0 的公鏈它必須有存儲,所以說世界計算機這個概念可能會比目前的 DeFi 開放金融這個概念更加的偉大。未來抖音能不能在區塊鏈上跑,Facebook 能不能在區塊鏈上跑,現在所有的公鏈其實缺失的就是一個便捷和便宜的存儲。

主持人(潘致雄):輪到最後一個問題了。大家有沒有買過但還在關注的小賽道,或者某個具體的項目嗎?

索老頭:我覺得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賽道是仲裁機吧,有些像預言機的感覺,有很多相似點。第一點是,所處的賽道基本上沒有競爭對手,只有他們這一家。 Kleros (PNK)昨天上了 OKEx。仲裁機做的事情相當於法庭仲裁吧。最近出現了很多新的預測市場,有一個 Gnosis 生態的項目叫 OMEN,相當於是 Augur 的競爭品吧。這是一個比較小衆的賽道,可以關注一下。在它上面可以做出很多的預測,然後下賭注。它們這個項目專用的一個仲裁機構是 Kleros。就是在預測結果出現一些歧異的時候需要一個第三方仲裁機構去介入,去仲裁這個預測的結果到底是怎麼樣的。這是一個比較小衆的賽道,可以關注一下。

林明:其實我很關注 DEX。這一塊的話,如果你交易量做上去了,收益就會很可觀。目前我關注兩個 DEX 項目,一個是 Bancor,一個是 DODO,兩個全部都採用了預言機,一個是給流動池喂價,一個是預言機直接給價格喂價,它那個流動池只是作爲一個滑點的計算。

目前看的話,Bancor 開的那個 BNT 池子還不錯。目前我也在看究竟預言機直接喂價給 DEX 會不會產生什麼奇效,或者風險會不會很大,外部預言機不及時,直接被人套沒了,因爲你中間還涉及一個加大了 20 倍的滑點。目前我也還在觀察中。

紅軍大叔:我們最近在關注 DAO 領域。如果大家想要尋找一些新的機會,我覺得可以看看這一塊。DAO 的約束更小,可擴展性更大一些。

胖哥:我們還是在這個開放金融的角度上去出發去思考一些延伸的東西,我可能沒有倉位,但是我馬上可能就倉位的東西。

我前兩天看到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是 Perpetual。Perpetual 引入了一種稱爲「虛擬 AMM」的新方法,可以在 AMM 上放槓桿,可以把小的資金池放大。

另外一個賽道是隱私。我覺得接下去在金融更加開放的過程中我們也要保護交易的隱私、數據的隱私。在隱私這個賽道下我接下來可能會做一些佈局。

還有是在以太訪擁堵的情況下產生一些機會,比如公鏈、二層解決方案以及類似 ZK 網絡

最後我覺得可以在 Web 3 上做一些部署。

主持人(潘致雄):提醒一下觀衆,以上觀點只是嘉賓個人的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接下來大家可以進行自由討論。

紅軍大叔:我覺得林明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剛纔提到 DEX 裏面的投資嗎?這塊目前收益率怎麼樣?穩定嗎?

林明:我先講一下 Uniswap,之後大家都是基於這個在創新。Uniswap 利用恆積公式,目前會遇到兩個問題,第一點是它的滑點很大,對交易者不友好,第二點是會有無償損失,對做市商不友好。無償損失就是無論價格漲還是跌,比起那些持有者來說你都是會損失的,因爲中間都要被套利。

之後各個 DEX 都是圍繞這些痛點來解決的。首先來講一下 Balancer。Balancer 引入了代幣激勵,就是給你 BAL 激勵,年化可能在 50% 左右,去讓你對抗這個無償損失,還有就是讓你提供流動性,這樣的話資金池的深度好了,滑點自然就會低。

Curve 選了一條細分賽道,只做穩定幣或者穩定資產。Curve 的一個創新是它加入了穩定因子,對交易者的話是非常友好的。還有兩個優勢是滑點低和有代幣激勵。

Bancor 和 DODO 要解決的問題和上面幾個不太一樣。可能會在後期推出代幣激勵。現在通過引入預言機去對抗無償損失。

如果從做市商角度來講,Bancor 和 DODO 可能會走得遠一點。

索老頭:DeFi 這個賽道上有一個細分賽道是智能錢包。胖哥覺得智能錢包可能會發幣嗎?如果發幣的話是否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機會?

胖哥:先講講智能錢包這個賽道,因爲智能錢包就是解決區塊鏈的使用門檻,如私鑰丟失等問題。講到智能錢包發幣,我覺得,錢包的治理會有巨大的價值。錢包發幣更有可能是一個治理的代幣,智能錢包發幣更可能是 DAO 的概念,因爲它本身就是一個智能合約,可以通過投票來更改參數。

紅軍大叔:現在來看,如果 DeFi 的發展更加成熟以後,像平臺的概念是不是會更加淡化了?或者說大家看到還有新的賽道等着他們在佈局嗎?

主持人(潘志雄):現在 DeFi 這麼火熱,其實對於二三線的這些交易所,可能他們的壓力會更大一些。因爲從 Uniswap、Balancer、Curve 的交易量來看,已經搶奪了很多三四線交易所的交易量了。但是對於頭部交易所來講,我覺得影響還是很小的,因爲頭部交易所是很難被替代的,而且他們能提供鉅額資金的兌換。

主持人(潘致雄):非常感謝大家今天來參加我們的開放金融大會活動,也很感謝各位嘉賓帶給我們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