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巖按】王瑋是我多年好友,江湖人稱“瑋哥”。十多年前在南天集團技術負責人的位置上,主持了當時全球最大的分佈式核心銀行系統的開發,開所謂“去 IOE” 之先聲,並且因此被評爲中關村二十年突出貢獻者,與馬化騰等名人並列。其人兼通技術與金融,對不少問題都有獨到而深刻的見解,素來爲我所敬。三年多前,瑋哥決定發揮自己獨特的跨界優勢,進入區塊鏈領域。2018 年初,元道老師召集小型會議,決定發起通證經濟,其時他也是四個發起人之一。瑋哥一直以來與我配合甚篤,嬉笑怒罵,不避彼此。
話說瑋哥既然懷璧於胸,自然也不願敝帚自珍,也想表達出來,求得共鳴。然而他的寫作風格卻拖了他的後腿。每每字斟句酌的時候,便會用語專業而不親人,論述拘謹而不明快,所以他的很多刻意而爲的文章,儘管確有真知灼見,卻沒有取得應有的傳播和影響力,而是躺在很多人的收藏夾裏煢煢哀怨、顧影自憐。反而不拘嚴謹、隨意揮灑的東西,可讀性更強。兩年前比特幣臻於高點的時候,他隨口編了一個小段子,無意中打中了社交傳播的癢穴,獲得廣爲傳播,其各種變體更多次登上大雅之堂,甚至爲官媒所用。
諷刺的是,雖然瑋哥平時信馬由繮的時候,倒也時有金句,但偏偏這個流行極廣的段子,對於區塊鏈的原理,卻做了不恰當的簡化與描述,既不精確,更有一定的誤導性。兩年多來,每每提到這件事,我就要抱怨他一番。而他既沒有因爲這個小段子而在大衆那裏出什麼名,又在專業人士這裏遭了不少埋怨,自然也有些耿耿於懷。
前不久《人民日報》海外版文章裏引述了瑋哥段子的一個變體,我讀後深感問題嚴重。央媒影響力大,在民衆心目當中權威無比。在這全民學習區塊鏈的熱潮中,如果讓這個小段子誤導了大衆,特別是誤導了領導幹部,那麼對於未來區塊鏈的推廣落地,對於落實領導的區塊鏈戰略,就會帶來很多阻力。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覺得有必要敦促他出面寫一篇文章“撥亂反正”。區塊鏈不是簡單的“分佈式共享數據庫”,不是簡單的冗餘數據存儲,而是一套 令衆人就事實達成共識的流程與模式 ,是一個 “事實庫” ,或者 “事實機” 。基於數字簽名的 交叉驗證 是區塊鏈確保事實上鍊、共識上鍊的關鍵手段。這是區塊鏈應用當中極爲重要的一點,卻歷來爲人所忽略。我認爲必須藉此機會,讓更多人清晰的認識這一點,因此建議他寫了這篇文章。
所幸,這篇文章的可讀性不錯,因此我樂於轉載到自己的公號來,希望能夠爲更多人所知。


前兩天人民日報海外版破天荒地整版報道了區塊鏈,我在仔細閱讀文章之時,看到這麼一段話:

“村子裏的張三找李四借了一百元錢,這樣的一條信息要怎樣確認真實並被記錄呢?李四可以通過村裏的廣播站播出,全體村民聽到廣播後,進行點對點的核實,然後把這個信息記在自己的賬本上。這樣一來,全部村民的賬本上都寫着‘李四借給張三一百元’。”

讀完不禁心下大驚,這個例子看上去很像兩年前我的一個調侃段子啊! 事情是這樣的:2017 年底,出於宣傳區塊鏈概念的目的,我編了一個小段子,原文如下:

“假如你是一位女性,你男朋友每次跟你說一句肉麻的話或者承諾給你買東西,你都立刻錄下來並且發給你的和他的所有閨蜜、同學、同事,還有各種羣和朋友圈,讓他再也無法抵賴,這叫區塊鏈”。

當時這個段子發在一篇微信公衆號文章的評論裏,後來無意之中發現獲得了很高的點贊數,於是我開始在朋友圈和很多區塊鏈羣到處轉發,主要是爲了炫耀一下,當時是這樣的:
轉王瑋文章:我編的一個小段子讓公衆對區塊鏈誤會了兩年大概由於段子通俗易懂,比特幣價格也正值頂峯,關注區塊鏈的人越來越多,因此也引發了很多朋友轉發,後來又有同行、媒體做了不少加工完善和二次創作,讓整個段子邏輯更完整、語言更吸引人,從而流傳越來越廣。差不多整整一個月後,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轉王瑋文章:我編的一個小段子讓公衆對區塊鏈誤會了兩年這是騰訊科技的一篇文章,裏面從兩性關係的好幾個角度“解釋”區塊鏈,其中也包括類似於上面那個小段子的內容,而認識我的朋友,也都第一時間問這是不是引用我的段子。這文章閱讀量 2.7 萬,在 2018 年初的時候,尤其是所謂的“三點鐘羣”還都沒出現,對區塊鏈領域而言已經是比較高的了。 過去的兩年裏,這類的普及貼時不時出現,也包括人民日報海外版這篇文章所登載的例子,還有各種其他版本,基本上也都沿用了我創作的那個小段子的思路。邏輯是這樣的:區塊鏈主要功能是可以把一個人說過的話通過廣播的手段發佈給其他人,其他人都記錄下來,這樣一來因爲說話的人反悔的時候也不可能去修改其他人的“賬本”,於是便形成區塊鏈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之類的特性。 然而,這畢竟只是我當時的一個調侃,一個段子,不全面,更不準確,邏輯上有大大的漏洞。簡單地說,在我的原始例子中,如果要所有人相信你男朋友對你說過某句話,光你自己說了怎麼能算呢?如果任何人都能僅僅通過宣稱別人借了我的錢,就讓所有村民記錄下來,而且不能修改,後面還要作爲事實判定依據,那豈不是栽贓陷害易如反掌,天下大亂了。 所以,人們經常會質疑,你區塊鏈上的數據不可篡改,這個我們姑且認了,但是如果你數據上鍊時就是假的,那不全白瞎了嗎?因此,我們經常能夠看到質疑區塊鏈實用價值的文章。比如這兩天麥田財經的一篇文章《不要被所謂的專家誤導,這六個挑戰纔是區塊鏈無法落地的真正原因》,其中列舉的“挑戰三”,就是“不能保證上鍊資訊的正確性”。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認,這麼多人形成這樣一個印象,跟我當年隨口編的那個小段子恐怕不無關係。倘真如此,實在是罪過罪過,阿彌陀佛。 爲此我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我的老友孟巖就此敦促我很多次,要求我把這個段子的負面影響消除掉,我自己也感覺有義務把這個問題講清楚。 事實是什麼呢?區塊鏈實際上有一套辦法來提高上鍊數據的可信性。這套辦法的核心就是剛纔提到的“ 交叉驗證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交叉驗證、交叉驗證和交叉驗證是區塊鏈確保鏈上信息真實可信的關鍵手段! 什麼叫交叉驗證呢?就是我們通過不同的信息管道,讓不同的“信任主體”對於同一個事情提供來自不同角度的證明。如果這些證明能夠匯合於一點,也就是嚴絲合縫的對到一起,那麼這個事情就很有可能是事實。如果這些證明對不到一起,那這件事情的事實就存疑。 比如說,在我無心插柳的那個男女關係的例子裏,光你自己廣播男友的承諾,那是不足以證明事實的。一定要有來自其他管道的證據形成交叉驗證。比如你男朋友自己出來承認,比如在場的路人甲宣佈自己恰好不小心聽了一耳朵,比如你閨蜜公佈自己恰好不小心錄下的小視頻。把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信息結合起來,就形成了“交叉驗證”,這才能讓大家放心這個事情確實發生了。借錢的例子當中也是一樣的,至少得借貸雙方都確認,這兩個消息形成“交叉驗證”,村民們才能把這個信息作爲事實來記錄。沒有張三的確認,村民們找誰”點對點核實“能斷定他欠李四的錢呢? 區塊鏈中對某件事情的“交叉驗證”,要通過數字簽名來實現。 也就是說,參與者可以通過簽名,來表明自己對某個數據真實性的認可。這個數據可以不是自己發佈的,但一定是與自己有關的,否則簽名也是沒有實際意義的。因此,誰能發佈數據、誰能給數據簽名,就應當是一套預先定義好的規則。 這種有人發佈數據,有人簽名確認的模式是區塊鏈應用的一種典型模式,也就是區塊鏈上的“交叉驗證”,這纔是區塊鏈應用的正確姿勢,而不是簡單地實現了數據廣播、複製、不可篡改就是用到了區塊鏈。 很多人抱怨區塊鏈用不起來,其實主要是因爲真正理解其用法的人太少。 區塊鏈實際上提出了一整套應用模式(patterns),確保上鍊的是事實,更確保事實不容篡改,確保人們在相互信息透明的情況下不進行過度博弈,等等。 至於區塊鏈的一系列,技術特性,只是底層實現手段而已,如何利用這些技術特性去生成、使用、處理這些數據的模式,纔是其精髓所在。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