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 IEO,散戶形成了一種既定的認知:如果項目方不拉盤,就是割韭菜。大部分輿論和資金壓力集中在項目方身上。

原文標題:《曾經輕鬆十倍的 IEO,現在還有人蔘與嗎?》
作者: 秦曉峯 王也
運營 : 蓋遙
編輯 :盧曉明

新年伊始,幣安拉開 IEO「首次交易所發行」 舞臺的帷幕,塑造了 BTT 造富神話。

IEO 就像雪中送炭,給熊市中無望的交易所和飢餓的韭菜以希望。

彼時 , 各方對 IEO 看法不一。KuCoin 等交易所認爲這是爲用戶推薦精品項目的方式,各家爭相模仿,推出類似模式;但也有激進者認爲,IEO 不過是又一輪割韭菜的把戲……

數月過去, IEO 究竟帶來了什麼? Odaily 星球日報採訪了多名散戶、交易所和項目,他們對 IEO 又會有着怎樣的評價?

「IEO 乃至整個幣圈,其實都是流量生意。」有人發出感慨。

顯然,IEO 混戰並無改變交易所格局。 幣安、火幣以及 OK 三大交易所通過 IEO 收割了大批流量;然而,一些模仿 IEO 模式的交易所非但沒有獲得流量的提升,甚至原本的口碑也被 IEO 敗壞,Gate 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部分 IEO 項目方獲得了融資與宣發,也有部分因幣價而背上罵名。用戶又從 IEO 中賺到了多少錢?

繁華之下暗流涌動。IEO 模式疲態漸顯,能否長久存活下去仍是未知。

散戶:收益短暫一簽難求,不如平臺幣

提到「IXO」模式,不少人會想起 2017 年曾紅極一時、成就造福神話的 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譯爲「首次代幣發行」)。

可是,隨着時間推移,ICO 問題不斷。

根據 Statis Group 的研究,2017 年 78% 的 ICO 項目最終被證明是騙局跑路,7% 的項目失敗或死亡,僅有 15%繼續在交易所交易。即便是上了交易所的項目,不少項目也出現了破發,財富效應不再,投資者對 ICO 的興趣驟減。

「IEO 的一個好處是由交易所篩選項目直接上幣,不用擔心項目上所之前就跑路。」投資者申牧表示。他曾投資一個名爲「六點公會」的 ICO 項目。但項目在上所之前便已跑路,申牧也因此損失了 100 個 ETH (約 60 萬元 )。

此前的 ICO 募資基本要經歷幾個過程:項目發起 — — 私募 — — 公募 — —上交易所。IEO 模式省去了項目方公募環節,由交易所主導募資並在該交易所直接上幣。

「ICO 是個搏傻的遊戲,每年好項目非常稀缺,項目獲得大交易所認可更是難上加難。IEO 時期,平臺已經幫我們篩選了項目。」資深區塊鏈投資人麥子說。

大多數散戶投資者跟麥子的想法類似,也讓 IEO 項目收穫衆多人氣,最終一簽難求。

OK 戰略副總裁徐坤也認爲,目前這類模式更加適合散戶,相當於交易所在其中進行風控。

但徐坤也表示,除了依靠交易所篩選項目外,投資者本身也要加強投資風險管控意識,對項目要更深入地去了解,防範潛在的隱患。

Odaily 星球日報統計發現,三大交易所的 IEO 項目,雖然經歷了衝高回落,但大部分上所迄今,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漲,最高盈利可達 2-46 倍。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三大交易所 IEO 項目,注:火幣項目並未融資)

除了 IEO 之外,OK 近三個月僅上線三個項目;幣安平均每月上線 5 個項目,其中 3 月最高,上線了 7 個項目;火幣通過 FastTrack 每月上線 4 個項目。然而這些項目,都沒有 IEO 項目獲得如此高關注,並且市場表現不佳,有些甚至嚴重破發。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近三個月非 IEO 渠道上幣項目)

若搶到了 IEO 份額,用戶固然賺到了。然而,中籤率太低,在二級市場入手則淪爲接盤。

很多投資者總結,投 IEO 項目,還不如「投交易所」——即直接炒作、投資平臺幣。

「這一波收益最高的還是持有平臺幣的人。」BTC 本位的麥子通過質押 BTC 貸入 BNB 參與 IEO;IEO 結束後,賣出獲得的 token,獲得月化 5%-15% 的收益,但他坦言收益還是比不過平臺幣。

麥子的話所言非虛,相比於 IEO 項目動輒數十倍的收益來說,平臺幣的收益雖然較小,但勝在「穩定」。今年以來,三大交易所平臺幣累計漲幅均超過 200%:BNB (440%)、HT (272%)、OKB (230%)。

交易所: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是頭部的

去年的熊市,導致交易所的交易量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一些小型交易所甚至直接關停。

IEO 本質就是交易所品牌換流量。

「加密貨幣交易本質上和互聯網一樣,其實都是一種流量生意。」ETM 團隊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IEO 模式可以爲交易所激活存量用戶、帶來增量用戶。

首發項目,尤其是其他競爭對手都沒有這個項目,可以將關注這個項目的所有流量匯聚到交易平臺。

一家 IEO 項目方透露,某交易所與其簽訂了排他協議,要求該項目在 2 月之內不能上線其他交易平臺,以防止流量被搶奪。

IEO 所帶來的效果顯著。 根據 Tokeninsight 數據,交易所交易量從 2019 年 2 月份開始有上升趨勢,從 1 月到 3 月交易量增長了一倍。

今年年初,牛市尚未顯露跡象。現貨市場交易疲軟,1 月上旬全球加密貨幣日交易量僅爲 150 億美元。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

隨着 IEO 的火熱,新的玩法也增加了市場交易的活躍度。截止到 4 月 2 日比特幣復甦前,全球加密貨幣日交易增加了一倍多,達到 330 億美元。

「之前大家說 OK 的合約(深度)很厲害,現在 OK 的現貨交易量、日活也都增加了很多,某種程度上來說,Jumpstart 貢獻了不小的力量。」徐坤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

IEO 相當於以品牌賭流量,交易所不遺餘力地爲項目進行推介宣傳。 IEO 項目也交易所品牌綁定更深,一旦項目上線破發嚴重,對交易所的聲譽勢必造成嚴重損害。

今年 4 月,Gate 交易所推出首期 IEO 項目 CNNS。項目上線後,高開低走,次日直接腰斬,引發投資者維權風波。

「比特兒(Gate 前身)所積攢的口碑,讓「CNNS 事件」都給敗壞了。」投資者陳則發出感慨,「如果平臺 IEO 項目不好,我會認爲是你平臺失職。」

他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其現在只參與三大交易所推出的 IEO 項目。「三大(交易所)的項目,收益率都是比較高的。小的交易所還是算了吧,風險太高,破發嚴重。」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來源:CryptoRank)

CryptoRank 的數據顯示,目前 IEO 項目綜合回報率最高的前五交易所分別是:OK (1068.47%)、ZB (343.53%)、Binance (163.73%)、CoinBene (137.17%)、火幣(132.5%)。而一些小型交易所由於上線項目破發嚴重,帶低了整體收益率,出現負數。

IEO 是把雙刃劍,交易所在對待 IEO 項目時也顯得更加慎重。

「IEO 也是更好的品牌建設手段,以前項目不好可以直接下線,現在更加損害品牌。IEO 項目有了交易所背書,投入成本更大,意味着它有更強的動機去審覈項目。」OK 研究員趙旭初解釋說。

據瞭解,Jumpstart 的運營團隊每個月需要約談十幾個項目,並從中篩選出一個項目上線。對此,徐坤評論道,「並非每個月非要上線一個,如果沒有好的項目也可以不推。在篩選項目上,平臺一定要做到寧缺毋濫。」

在項目發行上,交易所的審覈標準也更加嚴苛。「在 OK 的審覈標準中,項目的技術實力是最關鍵的指標。項目選擇上更傾向於有技術功底的團隊,一定要有代碼開發能力和成績。」徐坤說道。

此外,OK 還要求項目創始團隊不僅要有技術人員,也要有了解密碼學或者區塊鏈基礎的成員,項目不能紙上談兵。如果項目獲得大機構的融資背書,審覈通過的可能性將會更高。

項目:公關需求大於募資

「IEO 就是公關需求大於募資需求,我們根本不會採用 IEO 這種方式去募資。」一家匿名的項目方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說白了就是一個流量爭奪、沒有任何意義的募資。」

多位投資人和項目方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一般項目方在上線交易所進行 IEO 募資之前,都需要向交易所繳納一定數額的「做市」費。如果要去三大交易所(火幣、幣安和 OK)進行 IEO,這筆做市費會更加高昂,而交易所最後募資到的錢跟這筆做市費比起來,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數字貨幣交易所 Bibox 和 SKR 的鬧劇,撕開了 IEO 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今年 4 月份,在 IEO 浪潮下,Bibox IEO 平臺 Orbit 一口氣推出了四個項目。

據 SKR 項目接受 31QU 採訪時稱,一開始,Bibox 答應會給 SKR 首發,而作爲首發,SKR 要向 Bibox 繳納 20 萬 USD 的「保證金」;並要求他們上線之後將幣價拉至 5 到 10 倍,需要再繳納 125 萬-250 萬美金,而 SKR 計劃募資金額只有 25 萬美金。SKR 無力承擔高昂的做市費,後來與 Bibox 的矛盾徹底激化。

可以看出,相比起做市和宣發費用,項目方募到的錢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其實很多 IEO 的項目都是很窮的,IEO 最大的好處就是獲得了一個流動性。可能它做市資金和它募到的錢達平,但它獲得了流動性,後續可以再通過一些其他的方式來變現。」標準共識高級分析師李自鵬表示。

「IEO 核心是流量生意,一個月上一期項目,整個交易所流量都會集中到這個項目上,關注度會很高。」曾在 OK 進行過 IEO 的 ETM 團隊也認爲流量是關鍵。「牛市一個月上很多項目,熊市 IEO 模式一個月就上幾個項目,項目區分度會很高。」

至於募資較少,ETM 方面表示募資並不是其關注的重點。「200 萬、300 萬美金,對於項目來說不算什麼,但 IEO 能獲得大量 C 端用戶的關注和流量。」

交易所會動用自身資源支持 IEO 項目宣發,甚至主動幫助項目方對接媒體宣傳。

「從結果來看,性價比比較高,我們還是比較滿意的。」ETM 方面表示,IEO 之後,ETM 持幣地址翻了一倍。

因此,ETM 認爲,IEO 模式目前適合三類項目:一是此前宣發比較少的,需要流量關注的項目;二是資金實力雄厚的項目,因爲 IEO 過程中的市值管理及宣發都需要耗費資金;三是在牛市融資較多、估值較高的項目,可以通過打折出售部分代幣,增加流通性。

IEO 還能玩多久?

對於 IEO,散戶形成了一種既定的認知:如果項目方不拉盤,就是割韭菜。大部分輿論和資金壓力集中在項目方身上。

多位業內人士始終認爲,IEO 模式能否持續,項目質量纔是最重要的因素。

「從短期看 IEO 確實成功,但從長期看會逐步式微。說短期成功,是因爲 IEO 確實帶動了市場熱情,從 5 月融資金額上看也創下歷史新高;說長期不會成功,是因爲該模式不可持續,一是缺乏必要的監管,二是在多家交易所的競爭格局下,IEO 質量下降會成爲必然。」分析人士郭亞軍說。

根據 Inwara 的數據顯示,截止今年 6 月,僅有 30% 的 IEO 項目具有最低功能實現的產品(MVP,Minimum Visible Product),其餘 70% 的 IEO 項目,無法給投資者證明項目開發的能力。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

從 3 月 IEO 興起以來,新 IEO 項目在上線後的溢價越來越低,破發率越來越高;在經歷了五月的高峯後,IEO 融資金額也越來越低。

根據 coinschedule 的最新數據,IEO 在 5 月全球融資創下 11 億美元新高後就開始迅速回落,到 6 月的融資金額僅 1 億美元,甚至低於 4 月的融資總額。

一文回顧 IEO 這半年:品牌換流量,熱鬧依然屬於頭部交易所

即便熊市已逝,在只屬於 BTC 的牛市下,大交易所 IEO 還是小幣種能獲取關注的少數途徑之一。

可惜,IEO 的紅利,已經不多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