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始人氣質風格、賽道、社區等 10 個維度讀懂加密行業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邏輯。

原文標題:《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投資》
撰文:索老頭

一個項目良好的基本面涉及方方面面。任何一項都不能有嚴重缺陷。過分沉迷與追求項目的單一方面都有失偏頗,容易陷入誤區無法自拔。花了兩週時間,特意撰寫此文,全文 25000 字。是我對幣圈基本面投資的一個思考和總結。我相信幣圈的長期走向會是美股:強者恆強。優質公司的價值獲得體現。價值投資者獲得應有的回報。

這是一篇分享給價值投資者的文章。如果你不相信在幣圈有價值投資,那麼請不要看,這會是純屬的浪費時間。

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投資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創始人的氣質風格和性格特徵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理想主義者的氣質

創始人最好擁有理想主義者的氣質。唯有理想主義者才能創造出偉大的項目。無論是中本聰、Vitalik、BM、Arthur 或者是 Jae Kwon,我們都能從他們的身上看到理想主義的色彩。

但創始人光有理想主義遠遠不夠。還需要有對項目成功而言政治正確的性格特質。以下我用幾個知名項目的創始人做例子。

人情練達、處世圓滑老道、理性

Vitalik,以太坊創始人。年紀雖不大,但爲人處事圓滑老道。年紀輕輕卻人情練達。大家在這點上都低估了 Vitalik。我以閃電網絡 Raiden 這個項目舉例。當時 Layer2 概念盛行,Raiden 是其中一個明星項目。但團隊比較有個性。和 VB 的關係不是很好。在 Raiden 決定發起荷蘭拍賣的當口,VB 就發了一條推特直言 Raiden 項目其實沒有發幣的需要。即便 VB 和某個項目的關係不好,他也不會在公開場合噴一個項目。作爲項目創始人,這樣的理性是需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以太坊基金會 ECF 原來的資助項目裏是有 Raiden 的,後面卻悄無聲息的下架了 Raiden。如果你稍加觀察,就會發現上個時代融資比較成功、收益比較優秀的以太系項目都是和 VB 關係比較好的。

Charles,Cardano 創世人。性格直爽,脾氣火爆。查爾斯很難容忍別人對他項目的質疑。17 年牛市期間 Cardano 上線二級市場,價格漲了幾十倍。即便在 Cardano 最風光的時候也有不少人質疑項目是空氣和騙局。查爾斯推特直接開罵回去,各種 Fuck。直言幣圈沒有包容精神,充斥最大主義。

表演慾望:懂得表現自己、營銷自己

查爾斯很懂得表現自己、營銷自己。最爲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自拍。被封爲幣圈最愛自拍的項目創始人。順便說說 Preethi 這個大 V,她也很懂得營銷自己。三個 Title 能把大多數人唬住:A16Z、Coinbase、Goldman Sachs。履歷確實也是牛逼。

及時更新項目進展,給予投資者信心

查爾斯還懂得一直給予承諾,雖然 Cardano 的測試網拖延了兩年至今未出,但他一直在推特非常頻繁的更新項目的進展。這至少會讓投資人有安全感或者說是一種心理安慰。如果項目進度一直拖延,創始人又放任不管對其沒有任何公開評論,勢必會引起投資者的恐慌。

創始人最好有一些表演慾望。在鏡頭面前善於表現自己,儘管你知道那只是一場做給大家看的秀而已。至少這能夠穩定投資者的軍心。因爲相關利益者們的士氣對項目最終的成敗者起到很大的作用。

不在公開場合發表政治言論和偏激的觀點

Jae Kwon,Cosmos 創始人。白左思想。想法非常極端。很烏托邦。我稱他爲極端的理想主義者。公開發表的言論通常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Jae Kwon 其實是一個很典型的反面例子。過度的追求「做真實的自己」。但是忽略了自己的公衆身份是一個項目的創始人。

歷史上無數經驗證明,影響力者在公開場合發表自己的政治觀點有可能帶來意料之外的近乎毀滅性的損失。所以不建議項目方創始人在公開場合發表極端的政治言論。那樣會導致不必要的麻煩。

具有凝聚團隊的領導力

圈內有一種很流行的觀點,項目方的創始人需要有政治領袖般的能力。我覺得這種說法稍微誇張了些,更合適的說法是創始人需要有領導力。否則整個團隊將會如一盤散沙般失去凝聚力。

在創始人領導力這點上 Jae Kwon 又是一個典型反例。最近 Cosmos 公司的管理層爭議隨着前 Tendermint 開發總監 Zaki 在推特向 Jae 開炮浮出水面。緊接着是 Tendermint 公司、Interchain 基金會的一系列重組事宜。然後是 Zaki、Jack 等開發功臣紛紛離開公司。前 Tendermint 的員工、現在是 Tezos 的第三大節點 Cryptium Labs 的 Awa 就在推特上直言 Tendermint 公司的問題纔剛剛暴露出來。整個團隊大部分的時間不在開發而是在「呼喚 CEO 出來」。可見 Jae 的領導力確實是有問題的。

成功的項目需要一個政治領袖人物

在 Gavin Wood 還在以太坊團隊的那個時期,是由他把以太坊相關的重大技術發展和更新從理論白皮書轉化爲代碼層面的:無論是以太坊黃皮書還是之後的 Parity 錢包等等。Gavin Wood 具有較爲強大的代碼工程實現能力。

初期由 Vitalik 和 Gavin 所領導的以太坊是比較完美的,Vitalik 負責研究理論,Gavin Wood 負責具體的代碼實現。這也許能解釋爲什麼 Gavin Wood 出走以太坊自立門戶後,以太坊出現的 Bug 變多了,其中就有致命的 DAO 漏洞,以及之後版本更新不斷的延期和跳票,以及現在 ETH2.0 轉 PoS 的不斷延期。如果 Gavin Wood 還在的話情況應該會變好很多。

但 Vitalik 不僅僅是一個科學家,從理論上去推動區塊鏈發展、一些架構設計還有密碼學。他更是一個像政治領袖一般的人物。他本人就是以太坊最大的 Meme。提到以太坊,大家一定最先想起的是 Vitalik。有很長一段時間,Vitalik 是以太坊社區內的神,以太坊最大的 DAO 漏洞也是他最後拍板決定的。振臂一呼,一呼百應。所謂的社區領袖,理應如此。

以太坊是一個優秀政治領袖和強大代碼工程師兩者結合下的完美作品。

這也是目前無數公鏈項目的問題。要麼缺乏一個能夠共情的政治領袖般的人物,要麼缺乏一個有強大工程實現能力的程序員。

Cardano 的創始人查爾斯也是以太坊創世團隊成員,理論白皮書能力、煽動和共情能力都很強。Cardano 曾經搶佔了 PoS 先機,但可惜它的工程實現能力沒趕上它的白皮書願景,項目一直拖延,到現在也沒有音信。查爾斯和 Vitalik 的角色很像,都是政治領袖。

三點很重要的因素是:一個項目需要同時具備超強的理論白皮書能力、政治領袖程度的渲染和共情能力以及工程實現能力。同時前兩個因素往往是合二爲一體現在同一個項目創始人身上的。

但很可惜的是,即將推出的衆多公鏈項目,很難再看到 Gavin Wood 和 Vitalik 這般天作之合的搭檔。無論是 Polkadot 抑或是 Cosmos。Polkadot 相比之下稍微好點。

創始人是一個 Logo Man 是一個加分項

創始人本身是一個 Logo Man 這點會是一個加分項。譬如 Chainlink 的 Sergey。Chainlink 的粉絲經常惡搞 Sergry PS 各種各樣的圖片。在這種情況下,創始人已經成爲了一種圖騰和象徵,或者說是一種 meme。這能夠凝聚一個項目的社區共識。歷史上成功項目的創始人基本都符合這一點。

在計算機理論和工程開發能力都很有天賦

創始人最好在在計算機理論和工程開發能力都很有天賦。以下是一位高手對知名項目創始人開發能力的評價:

「區塊鏈需要一個創始開發者在計算機理論和工程開發能力都很有天賦。中本聰是最牛的。BCNXT 其次,Gavin Wood 和 Jed 也可以。Vitalik 理論天賦高,大規模開發能力需要練級。Charles & BM 是好的建築工,開發可以。Jae Kwon 回到了 BFT 的老路上,是一個開發強的人。」

個人私生活正常

創始人的私生活最好不要太亂。最近網上流傳着一張很火的圖片,就是一個美女坐在查爾斯的腿上,右手拿着一杯威士忌。好多網友看到之後直言做空 ADA。這一點有些站在道德制高點。其實個人的私生活和項目沒有太大關係。但是爲了保持創始人的較好人設,儘量不要被爆出私生活混亂。

定期輸出觀點和文章

創始人最好定期輸出觀點和文章,來展現自己的思考。譬如 VB、BM 和 Arthur 經常在 Twitter、Steemit、Medium 輸出觀點和文章。V 神更偏技術,BM 除了技術還會抨擊人性和政府治理,AB 思考更多的是對區塊鏈治理的哲學。他們創造的三個項目無處不彰顯他們的個人痕跡,ETH 的智能合約,EOS 的 DAC 大局,Tezos 的自進化理論。

創始人要在合適的時機放權

VB 在這一點上做的不錯。在以太坊初期,幾乎是他一人掌握權力。DAO 黑客事件爆出時,是他最終拍板決定硬分叉。但當以太坊奠定幣圈老二的位置後,他逐漸的退居二線,開始放權。充當項目的吉祥物。不放權、沒有在合適的時機放權,都會影響項目的長期發展。

人無完人,不能渴求一個方方面面完美的創始人

然而人無完人。不要苛求一個方方面面完美的創始人。沿用一位大佬的一段話,上面提到的各個項目的創始人,都是有自己的缺陷的:

幾個相對有名點的創始人,BM 只會騙錢和「BB What if」,老查只會自拍和噴人,Jae Kwon 自我封閉,Arthur B 不善言辭靠喫老婆軟飯,Zooko 也是白左傻屌,燕妮暴力狂。爲數不多的區塊鏈英豪孫宇晨,可惜英年早石。所以還是珍惜 Vitalik 吧。

項目的賽道與題材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尋找真龍項目

幣圈從來不缺賺錢機會,總是隔三差五就會出現一些熱點。從 17 年至今,ICO、公鏈、平臺幣、隱私幣、DeFi、PoS & Staking、跨鏈等等等。而大多數的熱點只是剎那的煙火或者割韭菜的套路:

有的熱點沒有確定性。比如 STO 和 DeFi,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實現,我們也不確定什麼幣種能成爲代表;也比如隱私幣,我們不能確定隱私性的需求迫切程度。

有的熱點沒有持續性。比如小野礦幣,沒有強莊支撐沒有資本機構青睞,它只會是一個短暫 Pump And Dump;又比如模式幣,終究逃不過快速拉人頭然後崩盤的宿命。

但每隔一段時間,總會出現一些幣種的上漲,它兼備確定性和持續性,是真正的天命所歸的真龍。對於炒幣者而言,它們就是上天饋贈的 Easy Money(容易賺的錢)。炒幣的人,可以錯過其他所有熱點,唯獨不能錯過捉住真龍的機會。

17 年下半年的以太坊 (ICO 創投界新革命)、18 年上半年的 EOS(胖協議深入民心)、19 年上半年的 BNB(人人賺錢的 IEO,ICO2.0),這些都是當年的真龍。錯過這些機會的人,其實都應該給自己扇嘴巴。

題材要大,賽道要寬

加密貨幣項目不是做生意,它不因爲生意賺錢而估值增長,而因燒錢搶佔市場,搶佔社區共識,搶佔價值定位而增長。

爲什麼公鏈能夠百花齊放。因爲公鏈這個題材本身夠宏大。因此有足夠的包容性。大資金進來的可能性也大。2017 年的牛市可以說是公鏈的牛市。

雖然目前公鏈項目的估值普遍較高,項目密集程度遠大於需求,可以預測最終留下來的公鏈屈指可數,其他的都將一地雞毛。但爲什麼資金仍然不斷的去投資公鏈?因爲目前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仍然在初期階段,而底層堆棧又是兵家必爭之地,誰佔領高低,誰就能獲得百億甚至千億美元以上的空間。

真龍項目所選擇的賽道一定會是寬賽道。只有賽道足夠寬,商業邏輯才能圓,世界觀纔夠大,才能容納足夠大的資金,才能產生足夠大的泡沫,纔可能出現獨角獸。

新穎獨特的故事和題材

如果不能在一個類別中成爲第一個,那就建立一個你可以成爲第一個的新類別。

幾乎每個人都對新的東西感興趣。不是每個人都對什麼更好感興趣。新的、新穎的、有趣的東西使我們興奮並引起關注。僅僅是對現有事物的改進並不會得到足夠的關注。

隨着新類別的創建和推廣,該類別中的項目自動成爲第一個領先的前景,因爲實際上沒有競爭。

擁有一個新的類別很棒,因爲它爲其他人提供了一個「關鍵點」,這可以使得人們輕鬆記住項目,並且還爲項目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們成爲領域中的新話題。

以下拿 Holochian 舉例。

Holochain 的口號是:Think Outside of Blockchians。即跳出區塊鏈思考。

Holochain 不僅僅是另一個以太坊克隆。Holochain 是從零開始編碼,甚至不喜歡將自己歸類爲區塊鏈,事實上,他們更願意被成爲區塊鏈替代品。

他們的方法與目前所有的區塊鏈解決方案都有根本的不同,因爲它試圖打破並重新設計互聯網的核心功能。

Holochain 背後的理念:Holochain 提供了一個防篡改的分佈式賬本,它結合了散列、數字簽名和分佈式哈希表(DHT)系統。專注於以點對點代理爲中心的模型。而不是像區塊鏈中那樣以數據爲中心的模型。Holochain 具有巨大的擴展能力,因爲網絡中沒有對節點的全球共識的要求。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成功地爲自己創造一個新的類別,贏得了人們的關注。建立新穎而獨特的東西極大地有助於區分項目,從而使其令人難忘。

輸家思維

一種商業模式獲得較大成功後,就會引發一批跟蹤者、模仿者。同時資本市場很容易在出現成功的範例後加大投資。

以以太坊舉例。當比特幣社區面臨創新者的窘境時,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lin 提出了智能合約的想法,引發了嗅覺靈敏的投資者跟隨。他在硅谷做了一個充斥了代碼的演講,PPT 的演示過程全部都是代碼,做完演講以後投資人們都非常激動,認爲這就是未來。隨後以太坊通過 ICO 完成了一筆 2000 萬美元的募資,創下了資金募集奇蹟。

在技術邏輯、故事完備的情況下,投資人願意冒險一試。萬向肖風在 VB 最困難的時候給了他支持,從而有了今天的以太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肖風對以太坊的成功做出了至關重要的貢獻,當然,他也從以太坊的成功中獲得了巨大的回報。

而隨後 2016 年、2017 年的 ICO 熱潮則是追求「更好的以太坊」的結果 (Grin 的故事有所不同,它追求的是「更好的比特幣」),高 TPS、分片、分層、跨鏈……如今行業內非常熟知的概念,都是服務於「更好的以太坊」這個主題。

回顧歷史,你會發現,正是因爲有了 PoW 機制,所以比特幣社區在早期纔會有一個相對健康的資本市場,能夠孕育烤貓等成功案例; 這個成功案例激發了後來更大規模的投資投機活動,從而能夠支撐以太坊的誕生;以太坊的成功,則帶來了區塊鏈協議開發融資活動的大爆發。

縱使資本聞風而動,但到底有多少公鏈能成爲「更好的以太坊」?究竟這個世界又需要多少「更好的以太坊」?這個問題或許需要再到 3~5 年,纔會得到更好的回答。

在此和大家分享圈內一位大佬的「輸家思維」理論:龍頭股票龍頭板塊,自己沒抓住之後,就去找所謂的類似標的。所謂的散戶踏空。要是在股市,會輸的很慘。不過幣圈反正信息傳遞太快,也沒那麼專業。碰到 17 年大牛市,說不定就發財了。碰不到,就悶殺,gg。

根據輸家思維的理論,這也是爲什麼大多數錯過以太坊,轉而去尋找以太坊殺手的人最終都鎩羽而歸,甚至碰到歸零項目的原因。

龍頭板塊,龍頭項目

營銷學裏的營銷定位有提到,要佔據消費者心智,你必須在細分市場裏成爲第一。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像百事可樂那樣成爲市場第一 (可口可樂) 的對立面。類似互聯網或者幣圈從業者經常所說的頭部效應。你必須選擇細分市場裏面領先的那幾個項目,因爲最終他們會瓜分整個細分市場。

判斷一個項目,先看它是不是在它選擇的細分市場裏是第一,或者它獨創了一個新細分市場。如果答案是否定,那它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成爲現在行業第一的對立面。舉例子來說,區塊鏈 2.0 的代表以太坊就是智能合約領域的第一,那如果新項目想要在這個細分市場,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爲以太坊的對立面,所以也就能看到 EOS 一直懟以太坊,BM 一直懟 V 神。

儘量去尋找以太坊,而不是以太坊殺手們。換句話說:

挑各個賽道的龍頭項目。買最好的。無論它有多貴。因爲它今後會更貴。

因爲強者恆強。弱者恆弱。

是否成爲一個標準

判斷一個項目能否大業所成的一點是:它本身能否成爲標準。

拿公鏈舉例。每個人對公鏈的評判標準不一而足,但也許有一個萬變不離其宗的判斷標準,那就是公鏈本身是否是標準。大多數公鏈也都是這麼標榜自己的,但實際上絕大多數公鏈都只是把自己做成了一個產品,少數把自己做成了一個品牌,只有極個別做成了標準。就如比特幣是行業價值存儲的標準,以太坊是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金融的標準。而 Cosmos 和 Polkadot 正在成爲跨鏈標準的路上。

看公鏈一般都是試圖回答一個問題,這個公鏈的共識期有多久。所謂的共識期就是大衆在多長時間內會被認可。如果共識期是和行業綁定的,那麼就下重注。如果共識期是幾年的,那就不要 all in。而當下公鏈落地的困境在於,競爭對手太多,但是沒有幾個作爲標準能夠跑出來的。

賽道的炒作空間和炒作生命週期

一個項目的命運,當然要靠自我奮鬥,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行程。如果一個項目是它所屬賽道的龍頭,那麼這個項目所在的賽道或者說項目所代表的概念炒作空間有多大?

除了炒作空間,還要考慮整個賽道的炒作生命週期,跟產品生命週期一樣,一個賽道誕生後也是有炒作生命週期的,

有一些賽道被炒作過了之後,可能已經漲了很多了,它就會變成一個穩定幣或者說慢慢衰落的幣。具體的表現是:不會有獨立的行情,也不會跑贏大盤。只可能在大牛市的行情是被動的跟漲,但是漲幅遠遠不會跑贏大盤。

比如 DAG 這一賽道曾經的 DAG 技術三雄(IOTA/NANO/GBYTE),DAG 賽道的炒作週期明顯已經趨於穩定期和衰落期,當然也可能會老樹開花,但是否投入到其他賽道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社區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微信羣不等於社區

建立項目的微信羣不代表這個項目就擁有了社區。微信羣是最容易建立的,每個人都能在 5 分鐘之內把一個 500 人的微信羣拉滿。這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事情。很多項目方往往喜歡自欺欺人,動輒建立十多個微信社羣,然後對外宣稱自己項目的社羣有幾萬人。

不要把社區侷限在微信社羣。社區其實是一股自發的無形力量,而這股力量可以概括爲 meme。

長期能夠存活下來的社區一定擁有很強的 meme

國外媒體 Messari 的創始人 Ryan Selkis 說過:The only crypto communities that will survive in the long-term will have strong memes。

意爲:長期能夠存活下來的社區一定擁有很強的 meme。

Meme 是可以在社區中傳播的文化單元。可以是一個觀念、一種價值或者某種行爲方式。它代表了一種共享的文化或對現實的認知。

目前市面上排的上號的幣種,我們都能給它一個朗朗上口的綽號。BTC 是數字黃金,ETH 是金融結算平臺,EOS 是區塊鏈 3.0,BCH 是電子現金,Tron 是複製加黏貼,NEO 是中國以太坊,LINK 是插頭幣,Rchain 是泰迪幣,Polkadot 是萬鏈之母,Cosmos 是插座幣。

我們把這種給加密貨幣取綽號的方式叫做 Meme。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 Meme 提取了去中心化網絡的價值定位,並將它轉化成了一種便於網絡內利益相關者分享和立即的形式。

在當今時代,注意力屬於稀缺產品,人們只需要輕點幾下就可以在社區之間切換,因此建立一個有粘性的品牌對於打造網絡效應來說至關重要。如果一個網絡的價值定位越容易被用戶傳播,這個網絡的發展潛力就越大。

加密圈子裏一個流行的 meme 是「HODL」,它用來形容那些在波動期仍持有而不拋售的想法。「HODL」一次最早出現在 2013 年,當時一個網友在 bitcointalk 論壇上把「hold」這個詞給拼錯了。像「HODL」這樣的 meme 使加密社區變得更加強大,因爲他們讓人們在艱難時期更加團結。

又比如比特幣的「數字黃金」meme。由於仍處於早期,比特幣的價格波動性可以先放在一邊,理論上說,它的確是比黃金更好的一種價值存儲,因爲其供應量上線被限定在 2100 萬,而且比黃金更容易攜帶。跟機構投資者說話時,「數字黃金」這個說法讓他們更容易理解這個概念,因爲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有黃金,或者很容易明白在投資組合中持有黃金的意思。

總之,meme 對加密貨幣的成功至關重要。

在社區持續發佈高質量內容

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發展的技術領域中,發佈內容來幫助教育和消除人們對項目相關可能存在的困惑、恐懼和疑慮,可以獲得巨大的回報。要做到這一點,最簡單和最有效的方法是始終如一地推出高質量內容,不僅使社區成員保持在生態中,而且幫助他們吸引新的人加入社區。

加密貨幣是一個高度技術性的領域,更精細的技術細節往往會讓大多數人頭腦混亂。爲了讓讀者更容易理解,團隊需要製作通俗易懂的內容來幫助人們瞭解他們在做什麼。

譬如 Holochain 這個項目,他們曾經寫了三篇文章:分別爲 100 字、200 字、500 字解釋 Holochain 是什麼的簡單技術文章。

這並不能讓讀者對 Holochain 的工作方式有一個透徹的瞭解,但它確實爲開發人員和非開發人員提供了一個全面但理解的出發點。因爲區塊鏈領域中大多數人不具備技術背景,因此將事情簡化會有很大的幫助。

另一方面,爲了給不同的社區成員和利益相關者提供服務,Holochain 還做了以下努力。

Holochain 撰寫了三篇不同的論文:分別是針對初學者或非開發者的綠皮書、貨幣經濟說明書用來爲那些具有經濟 / 金融頭腦的人解釋代幣經濟、技術白皮書詳細介紹 Holochain 的內部工作原理。

爲了迎合終端開發人員的新手,團隊爲常見問題創建了專門的頁面-「瞭解關於 holo 的所有信息」。除了書面內容外,還提供了大量視頻,以進一步迎合那些喜歡看視頻和音頻內容的人。

如何判斷項目的 meme 度

一個項目的 meme 有很多種的表現形式,一種是像上文所說的,對事物的一種形象概括,譬如比特幣的的「數字黃金」,以太坊的「世界計算機」,波卡的「萬鏈互連」。

另一種形式是推特上項目代碼的提及次數。譬如 Chainlink 的代碼是 LINK,在推特輸入 $LINK,即可查詢到推特上提及 LINK 這個代碼的相關消息。

Chainlink 這個幣可以作爲一個典型的例子。它們有一個 Chainlink Marine(海軍)。大約有 1000 多個人組成。這 1000 多個人每天就在推特上輸出有關 Chainlink 的喊單內容。這讓 LINK 這個代碼在推特的熱度始終居高不下。

我們戲稱 Chinlink 這種幣有推特邪教粉絲團。

在這裏推薦一個網站 Lunarcrush。這個網站是項目熱度的數據分析網站。是推特代碼次數提及的一個量化指標。

另一種形式是 4chan 這個論壇。這個論壇很純粹,沒有任何理性的項目分析,是一個完完全全喊單的論壇。喊單內容是以惡搞圖片配文字的形式。在 4chan 這個論壇,有各種人喊各種幣,真真假假很難辨別。

諸如 Chainlink、Holochain 這樣表現優異的幣,都是出自 4chan 這個論壇。Chainlink 甚至被稱爲 4chan 的板幣,因爲 4chan 這個論壇 90% 的時間都被 Chainlink 的相關內容所佔據。

另外 4chan 論壇的幣種熱度一般是和推特幣種代碼的熱度聯動的。譬如 Chainlink,它也同樣霸佔着推特代碼的討論熱度。

以上這些全都是經驗之談,無法通過邏輯去認證。但確實有一定的參考性。

謠言而產生的 fomo 情緒

Holochain ICO 之後,有一個 Reddit 上的帖子迅速傳播:大約兩個以太坊創世錢包的資金大量投資於 ICO (以太坊創世錢包是爲那些投資於以太坊原始 ICO 的人而創建的錢包)。

這引起了許多討論,因爲許多人開始質疑和懷疑這些早期以太坊採納者對 Holochain 瞭解多少。一些人甚至推測錢包的所有者可能是以太坊的開發者。

創世的一個錢包把以太坊送入了 Holochain 的 ICO 合同。不用說,關於早期以太坊採納者大量投資於 Holochain 的傳言導致了大衆 Fomo 從而更廣泛的加密社區獲得了 Holochain 的更多信息

在幣安上市 Holochain 後不久,Holochain 在與 Holochain 的通信總監 Matthew Schutte 的網絡直播中提到了 Holochain 和 Mozilla 之間潛在的合作關係,獲得了第二次熱度。

關於這種潛在合作關係的傳言引發了 Holochain 的進一步討論,這些傳言在 9 月和 10 月通過口碑傳播,最終引發了更大的猜測和探討,促使 Holo 代幣有了更積極的價格上漲。

在幕後悄悄建立合作伙伴關係,然後適時發佈積極消息,其效果遠遠大於在其他人無法根據消息採取行動時讓合作伙伴的消息提前泄露。

項目的社區運營

項目方可以定期舉辦諸如競賽、測驗、黑客活動或者 AMA 等互動活動,以維護項目和社區之間等緊密關係。同時和社區之間持續溝通,讓社區成員保持參與感和興趣。

項目方的市場運營對社區的建立會起到很大的作用。很多項目方的社交頻道會走高冷的路線,每次推特的更新都是技術開發相關的內容並且更新頻率非常之低。整個推特的社交頻道處於一種門庭冷落的狀態。最直觀的體現是:推特的關注人數不多,並且每條消息轉發和點讚的人數也稀少。這些都是市場運營的大忌。

目前整個區塊鏈行業仍然是由國外團隊的技術創新所引領,所以推特這個社交頻道一定是項目方的兵家必爭之地。

我會拿 Kava 這個項目舉例。這是一個值得項目方學習的案例。他們的市場運營非常均衡。既有常規的開發更新內容,更多的是非開發向的更新內容。比如和各個社區展開 AMA 活動同時對轉發該條推特內容和參與 AMA 提問的人發送代幣獎勵。又比如通過轉發推特抽獎的方式分發代幣。

那些市場運營做的不好的團隊,往往是帶着傳統互聯網的思路來做幣圈項目。他們忽略了加密貨幣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草根社區。而草根社區需要項目方用心和接地氣的運營。

令我驚訝的是,Kava 還專門建立了幾個推特喊單的小號,專門去喊單 $KAVA。他們還建立了諸如 Kava 印度,Kava 菲律賓這些地域性的推特號去推廣他們的項目。

Kava 這個項目給我整體的感覺就是非常懂行,懂幣圈的運營思路。

如此用心的市場運營,這對於一個只融資了千萬美元級別的項目來說,是非常可貴的。這說明一個道理,項目方的市場運營做的好不好,和錢沒有關係。

而有些項目動輒融資幾千萬美元,卻對市場運營一點都不在意。以較低的頻率在社交頻道上更新內容,和社區成員一點都沒有互動。更新的又都是技術開發向的內容。也難怪這種項目最後會失敗。

社區不是單靠一個 KOL 就能支撐起來的

如果你特別看好一個項目但是這個項目熱度不高怎麼辦?當然是去建立項目的社區,去宣傳這個項目,去喊單這個項目。畢竟如果你買了一個幣,卻不去宣傳它,這是很不應該的。

但是也不要忘記,一個項目的社區, 絕非是靠一個 KOL 就能支撐起來的。就像一個公司會有創始人獨攬權力的單點失敗風險,如果一個項目長期只有某個 KOL 在推動,其他人卻一點都不出力,那麼這個項目是有些問題的。

社區的形成,靠的是千千萬萬個 KOL 們,以及千千萬萬個普通持幣者們。

KOL 站在臺前,振臂一呼,千呼百應。後來這個項目成功了,成爲了巨頭,KOL 也一戰成名。但一個項目的成功一定是各方合力的結果,是天時、地利加人和。而 KOL 所能做的,也不過是順勢而爲罷了。

一個 KOL 的成功背後,是千千萬萬個失敗的 KOL 們。

所以要謹慎那些長期只有某個 KOL 推動的項目。

影響力者、意見領袖的背書

受信任的人和品牌的認可有助於提高項目的認可度,使人們更加關注項目。由於現在注意力是一種稀缺資源,除非一個項目一直更能引起人們的關注,否則他們很快會流向下一個吸引他們注意力的項目。

還是拿 Holochain 做例子。幾個關鍵的意見領袖在 Holochain 的 ICO 之前、之後的成功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意見領袖在指導更廣泛的加密市場和社區關注的問題方面發揮着關鍵作用,而 Holochain 尤其如此。

在 Holochain 的案例中,一個關鍵的意見領袖是 Andre Cronje,在 ICO 接近尾聲的時候他寫了一篇熱情洋溢的評論崇拜 Holochain 的代碼。

當時,Cronje 剛剛起步,他的評論在許多高級加密社區中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在 Cronje 之前,沒有其他人公開審查「已經建立」的區塊鏈項目代碼。同樣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人能像 Cronje 那樣嚴肅地做這件事。

Cronje 的 Holochain 代碼審計獲得了比 Quarkchain(另一個在 2018 年大肆宣傳的 ICO) 更多的積極評價。在迅速獲得名聲稱幾個大名鼎鼎的項目僅僅是抄襲以太坊代碼之後,來自 Cronje 的積極評價意味着嚴肅的商業。

事實上,審查不僅是積極的,而是高度讚揚 (並且幾乎崇拜)Holochain 的代碼,這使得該項目獲得很多人和不同的加密社區的關注。

「Holochain 和我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樣,所以這個代碼審查不會像你以前從我這裏讀到的任何東西。Holochain 可擴展分佈式計算模型似乎將去中心化提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這是不是太好了令人難以相信?」 ---Andre Cronje

熊市是項目社區共識的試金石,選擇穿越牛熊的項目

牛市時各個項目都是雞犬升天,裏面不乏一些垃圾空氣項目。但當熊市來臨時這些垃圾空氣項目就各個原形畢露了。而那些真正優質的項目,有強大社區共識的項目,價格會有很大的支撐。在熊市裏的跌幅會比其他項目小很多。

像比特幣以太坊這兩個最典型的項目,他們都是經過漫長熊市的考驗後存活下來,並且穿越牛熊的幣種。所以熊市是檢驗項目是否優質的好時機,也是項目社區共識的試金石。覆巢之下無完卵,在大熊市之下,真的就只有共識的幣才能存活下來。而活着,你才能看到明日的陽光。

項目需要有沉澱期,社區是沉澱出來的

第一代以太殺手追求哲學層次上的差異,EOS,Cardano,Tezos 各有自己的哲學故事,形成新的文化部落。EOS 的大選投票,ada 的學術向,Tezos 的鏈上民主。

前兩者都在上個時代大放異彩,Tezos 則誕生在 18 年熊市,本應該在上一輪牛市綻放光芒的它在生命週期上相當於延後到接下來的一輪牛市。這種時間錯位和每個項目的時機、每一輪週期的大環境息息相關。也正是因爲這種錯位,讓投資者在每一輪週期中都可以配置優質的標的。

我相信在即將上線的的 20 個多個 PoS 公鏈項目裏面,一定會有 3-5 個成爲下一輪牛熊優質標的。因爲這些項目聚集了近一兩年來最好的資源、人才和資金。(這裏說的下一輪牛市,指的是接下來的一輪牛市之後的再一輪牛市)。

而現在行業的局面,給我的感覺是該佔的坑位已經被現有的頭部項目佔領了,後面的項目沒有太大機會。聊起跨鏈,你只會想到 Cosmos 和 Polkadot。聊起 PoS,你只會想到 Tezos、Cosmos 和 Polkadot。以太坊說着去中心化金融的故事,生態愈發強大。比特幣作爲價值存儲的低位自不必說。其他項目還有佔領市場心智的機會嗎。只能說很難。

乾脆錯開時機,用時間換空間,現在加下來 2-3 年的牛市中沉澱積累,然後選擇在下輪週期爆發。

一個項目必須要有自己的沉澱,如果沒有沉澱, 註定難以走向市場。這個沉澱期通常是 3 年左右。而現在項目的普遍問題是,在一點都沒有沉澱的情況下,迅速推向市場。完全沒有預熱和前奏。這注定是失敗的結局。

市場營銷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優秀的藝術家抄,偉大的藝術家偷

Tether 是發行在 Omni 協議上的資產。幣圈老人應該都知道 Omni。Omni 的前身是 Mastercoin。Mastercoin 是在 2013 年夏天推出的代幣預售項目, 幾個月後 Counterparty 誕生,2014 年初以太坊開啓預售。Mastercoin 可能是第一個做到在產品推出之前就進行代幣預售的平臺,這裏的代幣預售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 ICO。

即便 Tether 在過去的幾年內飽受質疑,它仍然佔據了穩定幣最大的市場份額,並且高居市值排行榜第四。而基於 Omni 協議發行的 USDT 代幣,則佔了 90% 的比例,基於以太坊和波場發行的 USDT 代幣只佔剩餘的 10% 份額。

哭笑不得的是,Omni 這個幣早已無人問津,被丟進了歷史的垃圾桶。

回顧歷史,我發現第一個新技術的創造者,並不意味着最終就能成功。

Bytecoin 開創了匿名環簽名技術的先河,但因爲預挖等問題被社區拋棄。Monero 複製了 Bytecoin 的代碼,最終卻佔領了暗網的支付市場。Mastercoin、Counterparty 和以太坊,這三種幣都在追求同樣的目標,即建立一個發行新代幣的平臺。前兩者早已成爲歷史的註腳,成就一代霸業的是後來者以太坊。

以太坊現在做的事情,比特股之前全部做過。MakerDAO 的那一套玩法在比特股的網關上都有,連 MakerDAO 的聯合創始人 Rune 之前都是比特股社區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那也是比特股最先提出的理念:DAC。以太坊最終繼承其衣鉢,將各種功能和特性發揚光大,加之 EOS 把比特股自我迭代。自此比特股徹底成爲加密歷史中的一抹記憶。

我們都說先發優勢有多麼重要,但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何其關鍵。

比特幣遠古大神 Jimmy Song,其一人相當於整個幣圈的歷史。如果不看他的文章,我不會知道原來 Charlie Lee 在創造萊特幣之前還創造過兩個狗屎幣:Tenebrix 和 Fairbrix。這段黑歷史可能他本人都不願提及,但是卻值得我們思考:爲什麼是萊特幣成功了而不是前兩個。Jimmy Song 揭曉了答案,多年來,Charlie Lee 對許多人說,他最具前瞻性的想法,是他給了萊特幣一個朗朗上口的稱號:比特金,萊特銀。

至少在加密貨幣這個領域,大部分技術對幣價都沒有直接的正面影響。也因此我們常常戲稱這種現象爲:技術還在,幣卻沒了。

因爲技術容易複製和取代,技術優勢可以轉移和集成。但共識和生態卻是馬太效應,就像同是貴金屬,更稀缺的有很多,但幾千年來都取代不了黃金的地位。在沒有高緯度產品徹底打破局面之前,寡頭壟斷甚至贏家通喫很可能就是宿命。

那麼一個從零開始的項目如何積累共識和生態呢。答案只有市場營銷。

市場營銷對區塊鏈項目的重要性

最初的時候,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尚未成熟,就像八九十年代的電腦一樣,雖然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在實際操作中很脆弱。因此,它們的大多數用戶都是技術迷,而且關注的問題往往着眼於技術,而不是市場進入戰術。

建造這些系統的技術人員通常相信「只要你能搭建出來,用戶自然會有」——這種心態他們多多少少會有,只是程度不同。2011 年,比特幣的發明者在沒有爲未來提供任何指引的情況下就抽身離開了這個項目,情況倒確實符合這種論斷。

但是情況已經發生變化。

爲進入市場而進行營銷已經非常重要。不信那就看看以太坊。以太坊的市值已達百億美元,但其領袖 Vitalik Buterin 基本上是以飛機爲家,在世界各地向信衆傳播福音。當然,他顯然更喜歡深入研究而非公開演講,他似乎永遠在倒時差,工作日以繼夜。在他搭建以太坊的首個版本時,他居然還有時間和精力學習中文,想要將以太坊介紹給中國。除了 VB 孜孜不倦的宣傳,以太坊基金會也向世界各地的基層社區建設注入了大量資源。

簡單來說,人們並不是自然而然就來到了以太坊,是以太坊基金會將它推向了市場。

區塊鏈領域技術複製、分叉和剽竊的實例

在區塊鏈領域,所有技術基本上都是開源的,競爭對手便開始更加積極地複製彼此的代碼,並且利用自己的基金會的平臺與其抗衡。這種情況正在加速。

以下大事記以時間軸列出:

  1. 從比特幣中分叉出萊特幣 Litecoin。
  2. 從字節幣 Bytecoin 中分叉出百特門羅 BitMonero,後者又分叉出門羅幣 Monero。如今門羅幣是使用最廣泛、最有價值的高保密性代幣。而字節幣和百特門羅地位一跌再跌,已經淪爲加密貨幣歷史上的兩行腳註。
  3. 在 DAO 被攻擊之後,以太坊成功完成了一次硬分叉,留下 Ethereum Classic,這是一個具有相同功能集的直接競爭的智能合同平臺。
  4. 從零幣 Zcash 中分出了 Zclassic,取消了先前對創始人的獎勵。
  5. 從比特幣中分叉出了比特幣現金 Bitcoin Cash,社區、代碼庫、分類賬和 ASIC 礦機算力都因此分裂。
  6. 以太坊團隊與零幣團隊合作,執行了零知識證明協議 zk-Snarks,使得以太坊也得以啓用零幣風格的隱私保護。
    7.Cosmos 允許任何人簡單地在 Tendermint 算法共識上掛載一個以太坊虛擬機,其目的是可以在 Cosmos 空間的 Ethermint 鏈上構建以太坊的 DApp,而不需要直接在以太坊上構建。
  7. 從 EtherDelta 交易所中分叉出了 ForkDelta,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裏,攫取了 EtherDelta 幾乎所有的流動性。
    9.Zclassic 和比特幣進行了一次聯合分叉,產生了 Bitcoin Private,爲比特幣分類賬引入了零知識證明 zk-Snarks。
  8. 作爲以太坊的競爭對手,Hedera Hashgraph 平臺試圖通過採用 EVM 來吸納以太坊的開發社區。
  9. 門羅幣最近又進行了兩次分叉,分出了 MoneroV 和 Monero Classic。
  10. 作爲以太坊的競爭對手,EOS 平臺通過不斷出售其囤積的 ETH,以對以太坊施加降價壓力。
  11. 在 EOS 平臺上進行開發的 WAX,剛剛上線了自己的 WAX 鏈。
  12. 多個區塊鏈開發者或超級節點將上線 EOS 區塊鏈,這其中並非所有都將遵循 EOS ERC-20 代幣分配規則。
  13. 人們已經在討論在以太坊新的 Plasma 鏈內部使用 EOS 軟件。

這些只是一些公開的例子。複製、分叉和剽竊的速度正在加快。到截止 2020 年,區塊鏈行業已經湧現數百個這樣的例證。

通過市場進入策略儘快佔領市場

考慮到所有的開源代碼都可以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行復制,所以最重要的事情無非就是儘可能快地實現網絡效應,而後者主要關乎市場進入策略和執行力。

因此,現在看來,當前的區塊鏈領域,取得長期持續成功的關鍵是市場進入策略和執行力,而技術和產品本身幾乎是無關緊要的。 對於幾乎所有的加密貨幣團隊來說,這恐怕都是一個駭人的想法。

如果你問所有加密貨幣團隊,「在你的組織、技術、產品和市場進入策略中,哪個功能最強?」我懷疑只有不到 1% 的團隊會說是「市場進入」。

事實證明,軟件並不可能自己獲得市場,把軟件推向市場的是人。

到目前爲止,大多數進入加密貨幣領域的創業家大多是由其理念驅動。但是下一波進入該領域的創業者和高管們將不再是理論家,而是在營銷方面經驗豐富的實幹家。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將有一些拷貝發明者技術的競爭者無情地淘汰掉許多團隊。資本主義永不饜足的特性決定了這必然會發生,並且局面將非常慘烈。

這方面已經有先例。比如德國火箭網絡 Rocket Internet 的業務模型。他們在美國搜尋實現了產品 / 市場契合度的團隊,然後在歐洲迅速山寨。他們的模式是有效的。

隨着加密貨幣的成熟,你會看到看到更多像火箭網絡那樣的大規模克隆工廠。考慮到加密貨幣的開源特性,複製一個協議甚至比照搬人家的公司更容易。

各個區塊鏈團隊需要做好準備,一旦產品匹配市場,就要積極打入市場。否則,那些追隨者會迅速利用發明者的技術,在他們自己的遊戲中打敗原有的發明者。

網絡效應

網絡效應的意思爲:隨着更多的人使用網絡,網絡變得更有價值。一旦一種協議被採用後,要想取代它就非常困難。隨着越來越多的參與者使用這種標準,這種協議變得非常具有防禦性,或者說網絡效應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拿以太坊生態的網絡效應舉例。

以太坊的 EVM 虛擬機性能確實不高,但是已經有數以億計美元的生態建立也是一個事實。

Cosmos 和 Polkadot 這兩個項目在所有的「以太坊殺手項目」中算是有較爲完善的基礎設施的,但從最近 Polkadot 趕忙推出 Substrate EVM 可以看出,以太坊生態真的很強大。這些「以太坊殺手們」不得不紛紛推出兼容 EVM 虛擬機的軟件以作出妥協。

諸如 Dfinity 等項目確實是很有錢,但是不禁要問,怎麼從根本上這麼不同的設計模式,重建開發者生態?

DeFi 又是以太坊網絡效應的一個典型例證。

加密貨幣世界中最重要的應用之一是 DeFi。如今這個趨勢已經非常明顯,儘管它在 1 年前還只是初露鋒芒。關於 DeFi 的事實是,它只在以太坊上是有效的。DeFi 具有強大的網絡效應,這意味着很難把一個 DeFi 生態遷移到一條沒有其他資產、沒有互操作性、沒有高質量抵押物的鏈上。

如果你試圖在 EOS 上建立 DeFi 上臺,你可以嘗試,在 EOS 上確實有一個小型的 DeFi 生態,但是問題是 EOS 沒有許多穩定幣,EOS 本身不是 ETH 那樣高質量的抵押物。它沒有充足的流動性,它是很波動的。網絡效應讓 ETH 保持高鎖定狀態,讓它成爲 DeFi 的 Home。大多數 DeFi 不需要擴展性,如果你不是開一個巨大的 CDP,你不需要 500TPS 去做這件事情。最後,我們看到的大多數不建立自己鏈的初創公司都是建立在以太坊上。

現在有很多項目說自己是 Okay 的。我們會建立在波卡上,會成爲一個平行鏈。或者我們將基於 Cosmos SDK 建立,我們想成爲 Cosmos 生態的一部分。

但幾乎所有人都基於以太坊建立,因爲它是城鎮裏唯一的遊戲,它是錢所在的地方。人們基於以太坊建立是因爲它是錢在的地方。如果你想建立一個能帶來錢的產品,你不得不選擇以太坊。真的很難想象比如 Telegram 進入加密貨幣領域能夠獲得強大的開發者生態。

有很多平臺即將發佈,他們有更好的設計,更好的架構,帶着更具有擴展性的產品走向市場,但他們需要證明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他們該如何贏得開發者。

如果有人想建立遊戲或者其他對擴展性有需求的東西呢。有沒有動機選擇其他的區塊鏈在其之上建立?

確實許多鏈就是如此標榜他們自己的:我們對遊戲友好,我們對高性能用例友好。但問題是,這些事情很難產生網絡效應,如果有一個遊戲,真的需要擴展性,那麼最適合的平臺可能是 EOS 或者是 Algorand。那會是對一個遊戲來說很好的平臺,但這個遊戲未必能吸引很多用戶。它不會吸引許多其他資產,它不會吸引許多其他應用。

代幣價值捕獲模型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價值捕獲的定義

何爲價值捕獲。簡單的說,就是通過代幣經濟的設計,讓代幣長期不斷的增值。最典型的莫過於以太坊的 ICO 了。想要參加項目的衆籌,就必須購買 ETH 代幣參加。ETH 代幣的需求不斷增加,導致價格的上漲。因此可以說 ICO 是 ETH 代幣增值的重要手段。或者說 ICO 是 ETH 的價值捕獲方式。

價值捕獲沒有做好的案例

Cosmos 生態將近有 100 個項目,其中有 5 個項目已經上線主網並且在二級市場有交易對,分別是:
atom/kava/iris/terra/bnb。

Cosmos Hub 作爲一個第一個官方 Hub,其原生代幣爲 Atom。項目方希望未來在 IBC 跨鏈通訊協議啓動後,Cosmos 的生態項目能圍繞 Cosmos Hub 這個中心樞紐去展開,這樣 Atom 代幣就能夠捕獲到價值 (Atom 代幣持有者能夠收取跨鏈通訊的手續費)。

換句話說,在 IBC 跨鏈通訊協議開發完並投入使用之前,Atom 代幣除了 Staking、維護網絡安全和參與網絡治理之外並沒有其他作用。關於 Atom 價值捕獲能力較弱這一點也廣受外界質疑。
項目方則可以通過發鏈工具 Cosmos Sdk 快速啓動一個項目,不用像以前從底層架構開始一點點的去開發。Cosmos Sdk 提供了一個設計精良、搭建好的完善架構,項目方只需要在其之上調整好參數,即可發行一條自己的鏈,也就是所謂的一鍵發鏈。

由於開源協議的特徵,各個項目都能沿用其他項目的技術,這正是加密貨幣的有趣之處:Open Libra 在分叉 libra,Solana 實現 Libra 的 Move VM,Tezos 實現 Cosmos 的 Tendermint 共識,Tezos 實現 Zcash 的 SNARK 協議,Solana 利用了 Filecoin 的 PoRep 複製證明等等。
這也對項目方設計代幣的價值捕獲模型提出了一定的要求。

Cosmos 主張自由開放的精神。Cosmos Sdk 作爲開源軟件,所有想基於 Cosmos Sdk 發鏈的項目方都可以免費試用,而無需用到 Atom 代幣。這也就爲 Atom 代幣的價值捕獲問題埋下了一個隱患。

即 Atom 作爲 Cosmos Hub 的原生代幣,在 IBC 通訊協議開發完並投入使用之前,無法捕捉到整個 Cosmos 生態的價值。即便有 100 個項目基於 Cosmos Sdk 建立,仍然無法給 Atom 代幣帶來什麼好處。

典型的幣安鏈通過引入各種開源協議來增強自身的網絡效應和 BNB 代幣的價值捕獲。幣安鏈基於 Cosmos SDK 建立。今後會不會發展成這樣一個情況:幣安鏈成爲鏈整個 Cosmos 網絡最中心的最強有力的 Hub 樞紐站。如果真變成那樣,那麼 Atom 作爲 Cosmos Hub 的原生代幣,將無法捕捉到大部分的價值。

作爲對比的是 Polkadot 的賣拍插槽,這也是 Polkadot 代幣的核心價值捕獲方式:開發者想要加入我的生態,享受 Polkadot 生態的特權與功能,你必須購買 DOT 代幣質押。

如今 Cosmos 團隊內部發生人事變動,多名核心開發離職。IBC 跨鏈通訊協議短期很難開發完成。

而 Cosmos 整個生態在幣圈新生代項目裏可以說是非常強大了,因此如果 Atom 的價值捕獲模型設計的更加完善,Atom 代幣可能會比現在有更大的增值。在這一點上,Cosmos 作爲具有先發優勢的公鏈項目,還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同時 Cosmos 這個價值捕獲模型設計失敗的典型案例也值得投資者和項目方好好思考。

價值捕獲問題不能矯枉過正

很多人會根據一個項目的價值捕獲能力強弱來判斷它的潛在價值。其實這是有失偏頗的,容易錯過許多好的投資機會。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 0x。0x 是以太坊生態中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基礎設施,17 年的明星項目。0x 當時設計的經濟模型是在 DEX 交易時支付的手續費需要用 0x 代幣支付。這個經濟模型一度被許多人詬病。因爲沒人會願意在使用 DEX 交易之前先去買一些 0x 代幣充當手續費,這反而增加了交易的摩擦。

但代幣經濟設計差,價值捕獲能力弱並不代表項目就不會拉盤。0x 在上線二級市場後,依舊有 10 倍收益的出色表現。更不用說 17 年成百上千個羣魔亂舞的山寨幣。甚至在那時候還沒有價值捕獲的概念,依舊拉盤拉的令人瞠目結舌。

因爲判斷一個項目的潛在價值是一個綜合考量的過程,而價值捕獲能力的強弱僅僅是一個指標而已。切記不能以偏概全。

也有人說所謂的價值捕獲就是騙傻逼的。這同樣是一個很偏激的觀點。因爲良好的代幣價值捕獲模型確實是有助於增加代幣價值。這一點毋庸置疑。也就是說,用一個較爲良好的代幣價值捕獲模型,總比沒有好的多。

很難定義和判斷價值捕獲

作爲一家 Crypto Fund,它的責任就是要給 LP 最大的價值敞口。所以機構也一直在思考價值捕獲的問題。價值捕獲無外乎兩種情況,第一種是基於比特幣、以太坊、Tezos 建立事物的公司捕獲了價值,另一種是這些公共交易的底層資產本身捕獲了價值。

價值到底會在哪裏捕獲,這一點仍然不是很明顯。比如 1confirmation 這家 Fund,既投了 Cosmos 的代幣,又投了 Tendermint 公司的股權。又比如 Polychain,不僅投了 Polkadot 的代幣,又投了 Web3 基金會的股權。就連業界最頂級的 Crypto Fund 對價值到底會在哪裏捕獲也不是十分篤定,所以他們對於看好的優質項目,一般是選擇既投股權,又投代幣。

而我們又不得不承認,如今大多數協議看上去仍舊像是風險投資。儘管表面上這很 Ok,沒有任何問題,只要代幣的價格有很大的增值。但這些東西更像是一個二元期權式的押注。要麼這些東西成功,成爲了他們想成爲的東西:比如電子黃金,世界計算機。又或者他們失敗了,隨後被丟進歷史的垃圾桶。

所以買比特幣更像是買比特幣成爲電子黃金的看漲期權,買以太坊則是以太坊贏得全世界智能合約平臺的看漲期權。

所有這些事物仍然有不對稱的收益率分佈,所以機構經常問自己問題,基於事物現有的狀況,什麼是最好的投資。有時機構會選擇股權投資,有時機構會選擇投資底層協議的代幣。這得看實際情況判斷。

精心設計的價值捕獲模型是否就是好事情

USV 的 Joel 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寫出那篇著名的胖協議文章之後,「價值捕獲」這個詞有一天會變成流行語。18 年之後,「價值捕獲」這個概念慢慢進入主流大衆的視野。彼時無數文章誕生,試圖教育我們代幣應該如何正確的捕獲價值。

想來也好笑,以太坊爆發偏偏不是因爲它的價值捕獲模型 (收取手續費),而是因爲 ICO。

所以我們需要思考一個問題,一個項目的代幣價值捕獲真的能夠被提前預測到嗎。甚至說像 Nervos 一樣去設計一個長期有利於代幣價值良性增長的價值捕獲模型?今後哪一天 Nervos 爆發了,爆發的原因就真的會像團隊設計的那樣?

比特幣說想成爲交易媒介,但不料變成了價值存儲。以太坊說想成爲世界計算機,現在卻是「全球金融結算層」。事物偏偏朝着不既定的方向運行。所有的精心設計回過頭看往往可笑無比。

但在 Nervos 之前,的確還沒有一個團隊像 Nervos 這樣從代幣工程學的角度去精心設計它的代幣經濟模型。無論 Nervos 未來是否會朝着這套模型發展,團隊至少是用心的。他們也是懂社區的,知道社區和投資者最想要什麼:代幣價格的長期增值。

這應該是 Nervos 團隊的創新之處,他們向業界大膽的提出了一個觀點並付諸實踐:代幣經濟模型需要精心設計,而不是粗糙對待,或者任其自由發展。它們也開啓了幣圈關於「代幣價值捕獲需要精心設計」的先河。

但這一套理論市場是否會買賬,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項目開發進度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開發進度關係到項目的窗口期

開發進度指的是項目方能夠按照開發路線圖按時、高質量的完成開發工作。

拿公鏈舉例。如今公鏈的這條賽道擁擠不堪,因此公鏈的時間窗口期非常重要。如果不在合適的時間段內迅速推出,那麼這條公鏈被大家遺忘、被歷史淘汰幾乎是可以遇見的事情。因此公鏈非常考驗項目的開發進度。

比如 Dfinity。雲計算的故事在 2017 年還非常有吸引力,但是放到 2020 年來看已經是索然無味。而 Dfinity 恰恰就是這麼的不爭氣,從 2017 年拖延到了 2020 年仍然沒有上線主網。

如果一個項目屢次拖延,有理由懷疑它交付作業的能力是非常有問題的。

開發人員數量和工程開發能力決定開發進度

項目的開發進度主要由開發人員數量和工程開發能力決定。關於開發人員數量這一點很好理解。雙拳難敵四手,即便單個開發人員的開發能力有多麼強,也抵不過 10 個開發人員一起開發。而工程開發能力相當於單個程序員的個人表演秀。典型的例子是 Gavin Wood 時期的以太坊。以太坊的核心開發基本全有 Gavin Wood 一人主導。

開發進度關係到投資者的信心

對於項目方來說,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可以適當減少 PR 活動,但是開發進度一點都不能落下。保持高頻率、高強度、高質量的開發,其實拼的就是開發人員。而僱傭區塊鏈工程師的價錢並不便宜。開發進度的拖延絕對不是好事。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次兩次的拖延也許可以容忍,反覆的拖延則打擊的是投資者的信心。失去投資者的信心,對於項目來說是致命性的打擊。因此開發進度非常重要。

項目進度嚴重拖延的典型案例

Cardano,作爲上一代以太坊殺手的代表作,在學術理論研究上有很大的造詣。也是在 PoS 和 Staking 概念沒有被正式提出之前,爲數不多的 PoS 幣種。可惜的是,雖然 Cardano 在理論研究上非常厲害,但是並沒有落實到工程開發層面。他的測試網足足拖延了兩年之久。時至今日,Cardano 的主網還沒有上線。

Cardano 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理論設計非常強,但是缺乏落實到代碼開發層面的項目。很多項目也會犯同樣的毛病,即一開始吹的過於牛逼,餅畫的太大,以至於後面無法在代碼層面兌現。

ETH2.0。曾經有人做過比喻,ETH2.0 的開發猶如在一輛行駛的汽車上換引擎。ETH1.0 到 2.0 的轉變,是從 PoW 到 PoS 底層系統的改變。2.0 的開發進度拖延不止 5 次,最新的開發進度是第 0 階段將在 20 年 7 月交付。而整個 2.0 開發完成,應該會花費 2-3 年的時間。

Cosmos IBC。IBC 跨鏈通訊協議是 Cosmos 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如果沒有 IBC,那麼 Cosmos 可以說毫無意義。而就是這麼重要的開發部分,團隊確實一拖再拖。本來計劃的是 19 年 11 月份進行 Game Of Zone 測試網,後來又拖延至 20 年 1 月,又繼續拖延至 3 月,如今 3 月份的截止時間已到,繼續拖延已成定局。

IBC 的開發本身就有難度,因此必須部署巨大的開發資源到 IBC 的開發。直到 2020 年初 Cosmos 團隊爆出團隊內部鬥爭事件,投資者才明白,原來公司內部的權力鬥爭造成了太多的內耗。核心開發陸續離開公司。IBC 的開發人員只有不到 3 人。開發資源的配置嚴重不足。也難怪會導致目前 IBC 屢次拖延的局面。

代幣經濟(代幣成本、籌碼分配)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今後的項目有如下特徵:

沒有公開銷售,籌碼集中度高

ICO 作爲幣圈從草根主義走向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產物,如今早已消失殆盡。沒有公開銷售意味着籌碼的集中度非常高,很難把籌碼分配到中下層的用戶。這會讓整個社區變得沒有參與感。

以前我們判斷一個項目的代幣經濟,通常會看它的代幣分配是否集中。但今後的趨勢可能是,所有項目的籌碼集中度在初期都非常高。

因此今後項目的一個考驗是,在上線交易後,如何讓籌碼儘可能的分散給用戶。這相比於通過公開銷售分散給用戶籌碼要困難的多,消耗的時間也更加長。無論項目的基本面多麼優質,都逃不過合理的分配籌碼這一環節。

在 ICO 時期,散戶有機會和機構拿到相同低成本的籌碼。但是今後散戶只有一種選擇:在二級市場接盤,拿較高成本的籌碼。

部分項目會採取類似鎖倉空投分散代幣的方法,比較成功的案例是 Edgeware。但前提是這個項目本身的基本面就不錯,否則項目沒價值也吸引不了多少投資者去鎖倉。Edgeware 的鎖倉空投之所以成功,是因爲它是 Polkadot 上重要的生態項目。若非 Polkadot 的光環,我相信其鎖倉空投也會無人問津。

私募輪的價格檔次和解鎖條款

不同輪次的私募價格有差距,同時不同價格檔次的私募解鎖規則也不同 (解鎖時間和每次解鎖的籌碼數量)。有些項目兩輪私募之間的價格差過於誇張比如有 10 倍之多,這個都是不太合理的價格設計。又比如有些項目成本低的私募不鎖倉,那簡直就是災難。這些都是需要調查清楚的信息。

譬如 Thunder 這個項目,第二輪私募是第一輪私募價格的 10 倍。譬如 Polkadot,第二輪私募的價格是第一輪公募的 3 倍,而第三輪公募的價格可能會在第二輪的基礎上又翻倍。當然 Polkadot 比較特殊它的第一輪和第三輪都是公募。在大多數情況下每一輪融資都會是私募。

相比於現今項目動不動就鎖倉 90% 以上代幣的,上個時代的 (2017 年以前) 的項目就顯得太過單純。那時大家對鎖倉非常厭惡,80%-90% 的代幣在一開始全部釋放基本是不成文的規定,剩下的 10%-20% 籌碼才分配給團隊成員、生態發展基金、預留的籌碼。

隨着市場的成熟,爲了制約機構出售低成本的籌碼,鎖倉成爲唯一的選擇。如果一開始解鎖大部分籌碼,造成市場的大量拋壓,那樣對項目的傷害非常大。幣價代表了市場的信心。過度的砸盤對一個初期的項目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鎖倉最大的問題便是把私募投資者、二級市場投資者和市值管理者這三者置於囚徒困境中。

投資者不敢貿然介入二級市場,一看這個項目只釋放了 10% 的籌碼,但凡腦子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是不敢接盤的。市值管理者也不敢貿然操盤,因爲這個項目只釋放了 10% 的籌碼,所以註定了即使拉盤也不敢拉太久,即可持續性非常差。後面還有一大批解鎖的籌碼等着砸盤,那我現在這麼用力的拉盤意義何在呢。

綜合下來的結論就是,今後項目的籌碼清洗需要更長的時間和週期。我個人接下去很看好的幾個項目:Coda、Near 等,無一例外都是隻有私募,無論項目多麼優質。必然要經過籌碼分配這個漫長和痛苦的環節。這對投資者的耐心有了更大的考驗。投資的平均週期將拉長很多。

項目的合理估值和資金儲備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VC 幣的估值現狀

Polkadot/Near/Coda/Solana/Nucypher/Oasis/Skale/Celo/Keep/Dfinity

以上是 2020 年即將上線主網或者無限期延遲主網上線的項目,其估值都在 1 億美元以上。2017 年之後,估值 1 億美元以上的新項目幾乎成爲標配,已經鮮少見到估值在 1 億美元以下的項目。因爲其沒有公開融資、散戶無法參與、投資機構扎堆的特點,這些新項目也被稱爲 VC 幣。

項目方的資金儲備

先讓我們來算一筆賬,來看看 1 億美元的估值是否合理。對於一個公鏈項目來說,工資、場地和宣發,這些費用滿打滿算加起來,一年估摸着得花費 3000 萬美元。省點花,團隊工資少開點,勉勉強強再撐一年。

而估值在 1 億美元的項目,其融資額大概在 3000 萬美元左右。換句話說,估值 1 億美元的公鏈項目,只能維持公司運轉 1 年錢就燒光了。

持續燒錢是公鏈活下去的唯一方法,因爲公鏈目前還沒有盈利模式。因此在旁人看來誇張的 1 億美元估值,對於團隊來說,其實並不是一筆怎麼多的錢。

之前採訪了高性能公鏈 Solana 的 CEO 時問他了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新的公鏈項目如果沒有融到 1 億美元以上,是很難在激烈的公鏈戰場活下去’的觀點」。他的回答是公鏈擁有充裕的資金僅僅是最終成功的一個前提。

「如果你不能將一家公司資本化到足以生產該產品的程度,你將無法參與競爭。在這樣一個早期的市場中,估值基本上決定了你可以籌集的資金數量和你的社區分配規模,而能夠製造出優秀產品的優秀工程師並不便宜。」

對於一家公司來說,人工成本很貴,優秀的區塊鏈的工程師更貴,在公鏈衝出重圍之前,你必須擁有足夠多的錢來燒。儘管現實是大多數公鏈在把錢燒完之後,仍然沒有一絲成就。

公鏈錢多不能解決一切問題,但沒有錢確實萬萬不能的。

Tezos 作爲典型案例

Tezos 這個項目是一個很神奇的存在:喫到了 ICO 熱潮時的紅利,融到了鉅額款項,手持 6-7 億美元。並且因當時同類競品較少,一度被當作以太坊的接班人,所以在全球範圍內擁有強大的社區和共識。

如果說以太坊是第一個喫平臺紅利的人,那麼 Tezos 可能是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在公鏈競爭進入白熱化前,能夠積累較大社區和共識的鉅額融資項目。往後的明星公鏈項目,即所謂的 VC 幣們,初期都很難聚集共識和社區。因爲只有私募,沒有公募。儘管錢還是能融的比較充足,但是在參與度上遠遠不及 Tezos。

目前能確定的一點是,如果 Tezos 合理有節制的開銷,那它大概率能夠存活到下一個牛市。而不死是成功的前提。因爲 Tezos 錢太多了,所以它可以用時間換空間,把其他公鏈都磨死。這一點可以從 Tezos 的目標看出:Tezos 的目標是下一個世紀的人。它正在培育下一代人去開發 Tezos。

Tezos 是目前所有公鏈項目中唯一沒有項目路線圖和開發進度表的。也許根本不需要什麼路線圖,手持 7 億美元,幾年後發現,整個行業也許沒有什麼技術進展,大多數公鏈的資金被消磨殆盡,而自己基金會的錢反而變多了。

1 億美元估值以上的項目是合適的容流度

項目一定要有足夠的市值和足夠的容量。市值小的項目雖然容易爆拉,但吸引不了大莊家大資金,莊家會天然地擔憂出不了貨,項目一定要能提供足夠的容量和深度讓大資金大機構進場和出場。

沒有容量沒有深度的項目只是屌絲的盛宴,只有大資金大機構的進入,資本機構纔會身體力行地去推動推進項目,炒作週期纔會具有持續性。否則項目的熱度無法延續,沒有延續的熱度,項目是無法成爲主流幣種的。

而 1 億美元以上的估值正好符合以上特點。

項目的生態基金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項目生態基金簡介

有一些項目或者公司,他們的商業模式是「建立生態系統,增加他們的本地貨幣價值」。他們持有本地貨幣,併爲本地貨幣發展生態,讓這個加密貨幣的網絡更加有價值。

一個項目的生態基金正是起到了這樣的作用。優勢的項目能夠自己衍生出周邊的生態,但也缺少不了生態基金作爲一個重要的補充,以吸引開發人才並建立一個專注且充滿活力的用戶羣,從而構造不斷擴大網絡的價值。

以太坊和 Grin 可以作爲兩個例子,作爲以太坊創始人之一的 Joseph Lubin 創立 Consensys,Joseph Lubin 本身持有大量的以太坊,而他創立的 Consensys 以及 Consensys Venture 也是擔當着以太坊的生態開發公司的角色,圍繞以太坊生態進行大量投資和發展,爲賦予以太坊更多價值(同時爲他手上持有的以太坊增值)盡心盡力。

而另一例子就是 Grin,開發人員沒有得到很好的資助,核心開發人員在經濟上掙扎,靠捐贈的支持下運營。從長遠來看,這種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協議擁有適當激勵未來核心開發人員的治理模型至關重要。

現在區塊鏈的項目生態基金一般有兩種形式:

盈利性生態基金:投資者擁有這個基金或者公司的所有權並通過投資項目的生態以獲取利潤。包括風險投資機構和加速器計劃,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以太坊的 Consensys。

非盈利性生態基金,包括一些協議內部的基金會和撥款計劃。沒有所有權,沒有利潤預期,但對投資者有不同的激勵。

項目的生態基金爲什麼重要

在考量一個加密貨幣項目,特別是公鏈項目的價值時,生態基金的評估尤爲重要。因爲我們不知道「胖協議」將在多長時間內有效,還有什麼時候「瘦協議」生效。

胖協議簡單說就是底層基礎設施會獲取大部分資本流入的價值。因爲胖協議的生效,導致我們看到現在的市值前二十的項目,大部分是公鏈項目(ETH、EOS、ADA、TRX、XTZ、ETC 等)。

公鏈的競爭是一場漫長的戰爭,好技術不足以贏得這個智能合約平臺的「戰爭」,還需要很多其他方面的表現來搶奪開發者和用戶,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這包括通過基金會和基金部署資金,贏得開發人員的心智並對未來的核心協議開發產生積極影響。

項目生態基金不能亂投資

RChain 是一個反面教材,它的生態系統發展基金 Reflective Ventures 投了 21 個項目,現在 RChain 已經功能破產,所投資的這些項目也要承擔其底層失敗的風險。

EOS 是所有加密貨幣項目的生態基金中最有錢的。Block One 創建了 EOS.VC,隨後於 2018 年宣佈與五家外部風險投資公司建立合作伙伴關係,爲 EOS 相關基礎設施和 DApp 部署 7.25 億美元。

但缺點是整體比較混亂,有多個基金,幾個外部資金決策的透明度很小甚至沒有透明度,很難理解會發生什麼。有看到宏大的佈局,但沒看到對 EOS 生態的專注。

又比如 EOS 的母公司 BlockOne 花了 3000 萬美元買了一個 voice.com 的網站域名。生態基金諸如此類的奢侈花銷,是對投資者的一種不負責任。

還有其他一些項目,成立了生態基金,但看得到他們的投資根本不是圍繞生態,就是「瞎投亂投」,變成炒幣基金。當然對於盈利性生態基金,從商業盈利角度來看沒有什麼錯,但從商業道德上就很說不過去了。

合理配置資金

項目的生態基金只有合理配置資金,才能爲項目的可持續性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如果隨意揮霍資金不合理利用,很容易導致項目的破產。以下以以太坊和 Tezos 的生態基金舉例。

很多人低估了以太坊的生態價值。根據 Electric Capital 最近的開發者報告,與其他智能合約平臺相比,以太坊在開發人員活躍度上有絕對優勢,遠超其他公鏈,開發活躍度甚至是比特幣的兩倍。

許多人低估了 ConsenSys 對以太坊社區發展的影響。在過去兩年中,ConsenSys 爲數十家基於以太坊的初創公司和開發商投入了數億美元資本。

Tezos 基金會也是一個正面例子。Tezos 基金會每年會發布一份財務報告。在這份財務報告裏,會披露如下信息:Tezos 一年來的大事件回顧,資助項目的分類、評估流程、總資助金額,財務報告,資產的具體配置以及金額,基金委員會成員。連媒體 Messari 的創始人 Ryan Selkis 都稱讚 Tezos 基金會是一個比較有紀律的組織。

項目的交易場所

萬字說透加密資本主義時代的基本面與價值投資

一級市場項目多爲悶殺

一級市場看似風光無限,實則風險巨大。機構投資的一級市場項目,大多數的命運會是悶殺。悶殺有點像軟跑路,團隊沒有解散還在做事。但是項目就是一直不上線交易所。機構也就失去了套現離場的機會。貨也就爛在手裏了。當然也可以通過 OTC,不過 OTC 能夠成交的也都是較爲優質的項目。

項目能上線交易所本身就過濾了一層風險

因此一個項目能夠上線主流交易所,這件事本身就過濾了一層風險。這個風險就是上不去交易所而導致的流動性缺失。

圈內有一個玩笑:在上個時代很多投資者對項目方的要求就是隻要你的項目上線了交易所後,項目方做什麼都可以,哪怕是跑路我也不管你。這個玩笑側面反映了上線交易所有多麼重要。

如何才能上線交易所?無外乎兩種情況:項目方交錢上交易所,或是項目足夠優秀各大交易所主動上線。

第一種情況。只要項目方交了足夠多的上幣費,那麼就能上線交易所。對於交易所來說,上幣就是一個商業行爲而已。

很多人的認知還停留在上一個時代,諸如 Poloniex、Bittrex 等交易所會免費上線一些有技術創新的幣種。但現在的幣圈,交易所一切以商業利益爲主。上幣就是一門買賣而已。商業的事不要聊情懷。正因如此,投資者對項目需要有辨別能力。上線的項目質量難免參差不齊。畢竟交易所養了這麼多人,大家都等着喫一口飯。

所以說項目方一定得有錢。至少有上線交易所的錢。

小市值、小衆幣種大概率上不了交易所

舉一些沒有錢的項目方。譬如 Nyzo 這類的小市值幣種。有一小撮人會喜歡這種項目。因爲他們對原創技術幣種有情節。 這類項目的特點是:原創技術、團隊匿名且單兵作戰、只能上三線小交易所、沒有流動性和深度,最關鍵的一點是沒錢。

順便說一下,有時往往是你過度高估了所謂原創幣種的創新之處。事實卻是它在技術上並沒有那麼的創新。是你自己傾注了太多的主觀情感在裏面。並且當一個項目過度強調自己的技術,只有拿所謂的原創技術作爲賣點,那麼這個項目也走不長遠。

曾經我把 Nyzo 推給一個熱衷於上線原創技術幣種的二線交易所,這家交易所已然不易。他們在做好基本的盡職調查後,如果認爲這個項目的基本面較好未來有潛力,就會免費上線,只需一些幣作爲流動性做市。

他們對 Nyzo 很感興趣,但是在做盡職調查問及項目創始人時,Nyzo 的中國區負責人表示,項目創始人是匿名並且不願意公開身份。自此,Nyzo 上線交易所這個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認知不能停留在上個時代,很多人拿 Nano 這個千倍幣舉例子。Nano 在意大利某不知名小所拉盤了幾百倍。後來這個意大利所經不住誘惑捲款 Nano 跑路了。然後 Nano 靠着社區力量的推動,通過投票上幣上線了幣安。但這種只有在上個時代纔會出現的事情,不能推廣到大衆情況。

現在這個時代不能指望小市值幣種通過免費投票上幣的方式上線交易所。小市值、小衆幣種大概率上不了主流交易所。

頂級項目足夠優秀以至於全球交易所主動免費上線

第二種項目上線交易所的情況是,項目足夠優秀以至於各大交易所紛紛主動上線。幾個要點:主動、全球、免費。也就是說判斷一個項目是否爲頂級質量的標準是:全球的交易所是否主動並且免費上線這個項目。典型的例子有:Tezos、Cosmos 以及接下來的 Polkadot。

最優質的項目不會通過 IEO 上線交易所

另外要注意一點的是,最優質的項目不會通過 IEO 上線。IEO 的本質是通過改變代幣經濟結構、犧牲私募投資者的利益,去優先獲得流動性:IEO 部分的價格比私募低,並且還不鎖倉。但私募投資者仍然願意這麼做的原因是:如果項目不通過 IEO 的方式上所,恐怕再也不會有上線交易所的機會,也不可能獲利出局了。所以犧牲一部分利益給 IEO 玩家也是可以容忍的。

最優質的項目不會犧牲私募投資者的利益和改變代幣經濟結構,因爲他們不會差錢,足夠正常上幣。同時也不缺上所的資源。

對於一個項目來說,上線主流交易所還是很重要的。因爲一個項目想要成爲主流幣種,一定要經過主流交易所的洗禮。

具有話語權的 VC 投資的項目不愁上交易所

另外項目的主要投資機構也是一個指標。一些具有幣圈話語權的 VC 投資的項目是根本不愁上不了交易所的。譬如 Polychain 投資的項目,大概率能上線 Coinbase 交易所。圈子在裏面起到很大的作用。幣圈掌握權力和財富的國外機構,大多都和 Coinbase 有着非常親密的關係。我們稱之爲「Coinbase 黑幫」。

另外很多交易所自己也有旗下的投資機構,像幣安實驗室、火幣資本等,他們投資的項目上自己的交易所機率還是很大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