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目前的相關案例來看,非法途徑中使用 USDT 爲代表的美元穩定幣居多,而非比特幣等幣值不穩定的加密貨幣。

原文標題:《監管下一步:中國會專門打擊 USDT 等美元穩定幣嗎?》
撰文:Colin Wu

近期央行着重強調了穩定幣的風險,未來會採取什麼措施引發猜測。

7 月 8 日央行副行長首次迴應了爲何打擊虛擬貨幣,並且着重強調了穩定幣的風險:「私人數字貨幣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幣等這樣的貨幣,也包括推出的各種所謂「穩定幣」。這些貨幣本身已經成爲一個投機性工具,市場出現了這種情況,也存在威脅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潛在的風險。同時,也成爲一些洗錢和非法經濟活動的支付工具。一些商業機構所謂的「穩定幣」,特別是全球性的「穩定幣」,有可能會給國際貨幣體系、支付清算體系等帶來風險和挑戰,我們對這個問題還是比較擔心的,所以我們採取了一些措施。」

2021 年 7 月 9 日、10 日,二十國集團(G20)輪值主席意大利主持召開 G20 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會議各方同意落實 G20 關於完善跨境支付體系的路線圖,期待就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相關議題進行討論,並強調全球穩定幣需遵守相關的法律和監管要求。這種表述並非第一次出現,而是在此前多次 G20 會議都出現過,正如上述央行副行長所言,對國際貨幣體系帶來風險與挑戰。

本輪對於加密貨幣的打擊,主要有三點:第一是打擊高耗能、與碳中和大策相悖的比特幣挖礦,我們看到目前大型比特幣礦場基本停機;第二是打擊加密貨幣交易,避免沒有風險承擔能力進入其中,打擊策略一方面是禁止任何機構提供服務,另一方面通過輿論與互聯網平臺禁封帶單賬號與交易所信息。

第三點則是從今年年初以來一以貫之的打擊虛擬貨幣應用於電信詐騙、跨境賭博、洗錢等,上文副行長也說:「成爲一些洗錢和非法經濟活動的支付工具」。而從目前的相關案例來看,在這些非法途徑,使用 USDT 爲代表的美元穩定幣居多,而非比特幣等幣值不穩定的加密貨幣。

央行與金融監管最爲認可的《財新》曾在《打擊萬億賭博資金鍊中》對此進行了詳細報道,稱通過穩定幣 USDT 洗錢已成爲的新做法,2019 年以來由於公安部門打擊,有些第四方支付平臺、遊戲平臺與東南亞博彩平臺,都開始使用 USDT 洗白利潤。2020 年 10 月,惠州警方偵破利用 USDT 新型平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涉案金額達 1.2 億元。該案也是全國偵破的首例利用 USDT 數字貨幣爲違法犯罪活動提供網絡支付服務的案件。

與比特幣不同,USDT 等穩定幣在國際範疇中被定義爲貨幣,而不是資產或中國央行定義的虛擬商品、另類資產,在美國也主要由財政部旗下貨幣監理署管理。因此在中國的監管環境下,理論上必將受到更強烈的監管。但由於穩定幣概念較新,因此監管層反應相對緩慢,所以直到 8 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我們才首次看到央行對此直接相對嚴厲的警告。而另一篇由北京金控董事長、原銀監會官員撰寫的文章中,也開始對穩定幣進行詳細的論述。

延伸閱讀:

《金融科技簡述 V: 穩定幣與央行數字貨幣的未來》

此外,中國央行最忌憚的加密貨幣用於支付,在 USDT 爲代表的穩定幣上正在成爲現實。除了加密貨幣內部生態、非法的賭博等平臺等,也開始蔓延到互聯網的一些可購買領域,甚至開始應用於義烏等跨境貿易,涉嫌違反外匯管制以及逃稅漏稅等問題。

但是,由於 USDT 等穩定幣的「抗監管屬性」,對其進行打擊的手段似乎不多,常規來看仍然是目前打擊手段的延伸,例如輿論宣傳、內容封鎖,更嚴重則要求交易所嚴禁對中國 IP 與中國手機號提供相關服務。但由於 USDT 的貨幣與支付屬性格外令監管層厭惡,也不能排除出臺專門相應的規定或司法解釋,將其在更高層面定義爲非法。

不過中國央行與金融監管層也是相對國際化與專業的,並不一定希望採取法律法規手段,因爲未來時勢出現變化再進行調整就比較困難。例如此前一直對美元穩定幣並不友善的美國決策層與美聯儲,最近突然發表看法,支持私人美元穩定幣,這樣的觀點也可能會影響全球對私人穩定幣的看法。

「在我看來,我們不需要害怕穩定幣。美聯儲歷來支持負責任的私營部門創新。與這一傳統一致,我認爲我們必須充分考慮穩定幣的潛在好處,包括美元穩定幣可能支持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的可能性。例如,全球美元穩定幣網絡可以通過使跨境支付更快、更便宜來鼓勵使用美元,並且與 CBDC 相比,它的部署速度可能會更快,缺點也更少。考慮到我們現有的系統涉及——實際上取決於——私人公司每天都在創造貨幣,因此擔心穩定幣代表了前所未有的私人貨幣創造從而挑戰了我們的貨幣主權,這一擔憂令人費解。」

延伸閱讀:

美聯儲監管副主席長文討論 CBDC、穩定幣以及比特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