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來自星雲鏈社區,內容爲星雲鏈生態拓展負責人,公有鏈技術聯盟負責人 Ruby 在香港浸會大學的分享。在對話香港社區的過程中,着重探討了區塊鏈社區拓展和鏈上社區治理的相關課題。

文章整理自寫給 100 年後的考古學家——服老思和同學們

同學筆記部分,雖然加了編注,不保證完全準確,請審慎閱讀;部分筆記是基於談話的延伸,不代表老思或者嘉賓觀點。

Ruby Wu: 星雲鏈生態拓展負責人,公有鏈技術聯盟負責人

零:老思點評

這次 AMA 的信息量比較大,Ruby 除了就星雲鏈給同學們做了深度分享外,也聊了不少有關團隊和社區的故事。其中,位於上海的比特創業營引起了我的關注。比特創業營的發起人包括星雲鏈的徐義吉、星雲鏈的王冠、NEO 的達鴻飛等。再看上海,還有萬向區塊鏈,參與了以太坊的早期投資,也是國際知名玩家了。

過去一度有種說法,「幣在北京」、「鏈在上海」。看來,物以類聚是個不變的道理。科技創新已經不是單純的研發工作,而是需要各種配套的,包括市場驗證、資本助力。而每一輪創新,不僅是核心開發者自己的事,也是追隨者、觀望者、潛在用戶、潛在投資人的事。一個高質量的社區,可以有效地維繫這些持份者(stakeholder)的關係,並在適當的時候產生合力(synergy)。

做社區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投入很大,產出又不明確。以比特創業營的歷程來看,從社區初始,至 spin-off 出有一定規模的商業項目,大概用了 3 年的時間。而香港的科技社區就沒這麼幸運了,大多數只能維持半年到 1 年。這也許可以一定程度解釋,爲什麼香港有前沿科技,但沒幾個典型的創業成功案例 —— 社區發展不到 critical mass。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其實,香港並不缺「玩家」類型的人。什麼新的事物,總是很快有人跟進,裏面有不少 Expats,非常活躍。像 DimSumLab、Codeaholics、MakerBay 這些小團體,就很有趣。以前時間多的時候,老思成天跟他們泡在一起,感覺很漲見識。然而,玩家雖多,但通常玩着玩着,就沒有了下文。

普通大衆的注意力,mainstreaming 得很嚴重,平時關注的就是房價和派錢這些事。不過,有這樣的受衆,就有對應的傳播渠道,通過政府和主流機構,倒是能有效影響到他們。比如,後來和 Ruby 進一步交流,提到 STO 對香港的意義。

雖然從金融工具和技術創新的角度來說,感覺用處不大,但金管局和港交所的入場,會讓更多大衆關注到區塊鏈,這本身就是很有意義的。但對大多數本地的科創社區來說,如果市場長久沒有積極的反饋,「玩家」遲早會玩不下去。有些精力旺盛的人,就繼續玩別的東西,業界叫做 pivoting,通俗地說是「連續創業」,其中以連續失敗創業爲主;偶然玩出花樣的人,則樹大招風,很容易收到大機構的橄欖枝,然後逐漸淡出社區。

Ruby 提到星雲想在香港落地技術社區,所以後來我們又進一步聊了 CodeForAmerica、g0v、CodeForAfrica 等 civic tech 的社區。雖然有成功的先例,但照搬到香港似乎都不起效。關於社區,老思這幾年積累了一些觀察和想法,在之前 談 Slack 的文中有所收錄。要說主要問題,現在來看也許是 「時間槓桿」 過低。但這是內因,已經被香港的大環境決定。是否可能做出一些創新的模式,由內而外地破局呢?或者,是否有強大的外力,來助推呢?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如果有幾個主事人,在社區裏面持續投入,則它可能堅持更久。比如,Open Source Hong Kong 和 BarCamp Hong Kong 應該都有 10 年以上的歷史了。OSHK 有 3 個核心人物,BarCamp HK 有 1 個核心人物。核心人物堅持 10 年不變,核心志願者通常 2-3 年會換一批;剩下的人就是打醬油了。這樣使勁撐着,一個品牌是持續下來了,但社區本身並沒有發展壯大,有的只是不斷增長的數字。

比如 Facebook 羣組的大小,新聞信的訂閱數量,活動的報名人數,等等。核心問題是,如果一個社區的「換手率」太高,交流的頻度和深度就沒法保證,沒機會碰撞出火花,沒有可觸摸的成果,所以熱情遲早就涼涼了。

最近我又 重讀了 Jon Kleinberg 有關小世界的論文,大受啓發。有效的小世界模型,應該是大量的規則網格+少量的隨機跳鏈。每個人日常工作的合作對象,就是規則網絡的這一部分;社交活動中,認識的陌生人,就是隨機跳鏈的這一部分。做生意的朋友,都知道「跑會」(conference)很重要,其實這只是建立「隨機跳鏈」這部分,不是全部的故事。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互聯網普及之前,信息交流不通暢,大多數鏈接是在規則網絡中。這時候跑會的效果很好,只要能穿透不同網絡,建立少量隨機跳鏈的話,就可以收到不錯的效果。然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已經讓全世界都趨近於一張大的隨機圖了,在這上面繼續增加鏈接的密度,用處就越來越小。

所以近來從不同行業聽到很類似的反饋,說身邊有不少朋友不願意跑會了,因爲感覺拿一堆名片,加一堆微信,沒什麼作用。這就是 Watts-Strogatz 隨機圖模型的大毛病:我們肯定短路徑是存在的,但卻無法(通過去中心化的算法)找到它。當今盛行的風氣是,做社區就等於做活動,做活動就一定要做大,關心「規則網格」的策展人已經很少。這並不利於社區成員的沉澱,也不利於有效信息的傳遞。

小節一下,老思目前對社區的想法有三:

1、引起外圍的關注,並保持-- 裏面玩得熱火朝天不夠,要外面看得心癢癢纔行。社區的產出,別人能看到,這樣長期上纔有激勵。

2、匯聚優質的時間,加槓桿-- 主事的人,需要有較高的時間槓桿,纔好發力,把事情 做快。如果有一羣這樣的人,就可以分攤風險,把事情 做遠。

3、深耕規則的網絡,守江山-- 通俗地說是存留比拉新重要。就是攘外避先安內的意思。協助現存的節點,在內部建立優質的鏈接,比無限拓寬邊界,也許更重要。這些想法不一定對。所以我們先說出來,然後邊說邊實踐。如果能成功演繹,那就是套好理論了。

和 Ruby 交流下來,感覺星雲的追求很純粹。團隊的技術實力和學術能力都是頭部的。NAS 的持有人,大部分在北美。主創團隊沒有對募集到的 token 做過市值管理。星雲在 Nebulas NOVA 版本中的新的區塊鏈運行環境 NBRE 即將上線,打通社區投票+系統自動升級的流程。到時候系統升級的權利不屬於超級節點,而屬於 NAS 的持有者。社區治理,則會在 Nebulas NOVA 的支持下,成爲下一個着力點。

這也是爲什麼我們探討了若干有關社區的問題。衷心希望星雲的社區探索之路,能走得很遠。如果成功,將不僅僅是新興技術上的突破,還可以給我們的政治生活帶來不少啓發。總之,星雲是 2019 值得期待的公鏈項目之一。文末也附上了其他值得關注的公鏈項目,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參考,共同研究。

想了解更多關於星雲的細節,可以參考同學筆記部分。

壹:星雲鏈是在價值尺度上做的一次探索和嘗試

——Contributed by linqiaoqiao

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場景已經從最初的數字化貨幣本身逐步擴展到更多的場景及用戶羣體中。隨着應用場景的多樣化,用戶對區塊鏈技術的訴求也日益增加,我們已經看到很多挑戰。

  • 價值尺度的缺失
  • 區塊鏈系統的升級
  • 區塊鏈應用生態環境的建立

星雲鏈是全球首個區塊鏈搜索引擎,發掘區塊鏈價值新維度。

  • 標準
  • 系統和協議的升級
  • 合約和應用的檢索

項目本身希望能解決現有區塊鏈世界缺乏多維度的信息和價值評判尺度的問題,意圖構建一個能夠量化價值尺度、具備自進化能力,並能促進區塊鏈生態建設的區塊鏈系統。

Nebulas Rank (NR) 星雲指數

通過綜合考慮鏈中各個賬戶的流動性及傳播性, NR 試圖爲每個賬戶建立一個可信、可計算及可復現的普適價值尺度刻畫。可以預見,在 NR 之上, 通過挖掘更大縱深的價值,星雲鏈的平臺上將會湧現更多、更豐富的應用。

1、作爲原生的價值尺度,Nebulas Rank 可以成爲諸多基礎場景的核心算法,如共識算法、開發者激勵和區塊鏈搜索引擎等等 ;

2、Nebulas Rank 可以啓發人們對區塊鏈的生態現狀定義更多樣化的價值尺度,同時產生更深層次、差異化和結構化的認識,進而在商業決策和研究活動中有明確的方向 ;

3、Nebulas Rank 三重價值尺度 :流動性即交易的頻次和規模;傳播性,即資產流動的廣度和深度;互操作性 ;

4、Nebulas Rank (NR) 星雲指數有點類似 Google 的 page rank

Nebulas Force (NF) 星雲原力

幫助星雲鏈自身及其上的應用實現自我進化,動態適應社區或市場變化,從而使得星雲鏈及應用將會有更快的發展速度和更大的生存潛力。開發者亦能夠通過星雲鏈構建更豐富的應用,並進行快速迭代。

Developer Incentive Protocol (DIP) 開發者激勵協議

星雲鏈將通過星雲幣 (NAS) 來激勵爲生態助力的優秀應用開發者,促進星雲鏈更加豐富多元的價值沉澱。比如每年有 1%token 給 DAPP 開發者鼓勵應用開發者。

Proof-of-Devotion (PoD) 貢獻度證明共識算法

從星雲鏈生態健康自由發展出發,星雲鏈提出了共識算法的三個重要指標,即快速、不可逆和公平性,PoD 通過融合 PoS 和 PoI 的優勢,結合星雲鏈中的價值尺度,在保證快速和不可逆的前提下,率先加入了公平性的考量。

去中心化應用的搜索引擎

基於我們所定義的價值尺度,星雲鏈構建了一個針對去中心化應用的搜索引擎,幫助用戶在海量區塊鏈應用中,找到符合用戶期望及應用場景的應用。

星雲鏈設計原則

  • 公正的排名算法,定義價值尺度
  • 區塊鏈系統及應用的自我進化
  • 區塊鏈應用生態環境的建設

目標兩步走

  • 要建立一個適用於所有開發者並且被不斷完善的區塊鏈操作系統
  • 基於這樣一個區塊鏈操作系統匯聚大量的智能合約程序,爲有區塊鏈技術需求的用戶提供搜索服務。

關於升級

區塊鏈系統中的協議升級往往會引發區塊鏈「硬分叉」或「軟分叉」,從而造成巨大的損失,這更進一步限制了區塊鏈系統的應用場景。

關於硬分叉

不同於普通軟件的版本迭代,區塊鏈系統由於其天生的去中心化特性,無法強制用戶升級其客戶端及協議。由於區塊開源的原因,導致它無法很好的保護自己的代碼,也沒有所謂的原創。通過 BTC 我們就可以看出來,其實只要有算力支持,可以無窮分叉下去,BCH、BSV...... 而硬分叉對效率會有很大影響

硬分叉的傷害:以太坊 ETH 和 ETC 分叉,the DAO 事件;比特幣的分叉;EOS 的各種分叉幣。

硬分叉的好處 : 帶來 token (在數字經濟的語境中,Token 類似於區塊鏈生態裏用於流通的貨幣,也就是代幣。比如,我們平時所說的比特幣、以太坊就是 Token。)

星雲第一次提出了自進化的概念。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即時升級核心協議

NBRE 是星雲核心協議和核心算法(如星雲排名和開發者激勵協議)的執行環境。NBRE 是核心協議和算法升級的基礎。NBRE 將在運行時自動獲取並執行最新版本,從而實現動態升級。目前 NF 實現了 60% 自我進化,可以不通過硬分叉進行升級。

在確保主鏈數據資產安全的前提下,通過內⽣的鏈簇激發協議(Nebulas ExcitationProtocol),激發出⼀條或者多條⼦鏈來驗證底層技術⾰新⽅案,⽐如新的共識算法、閃電⽹絡等。同時,⼦鏈之間、⼦鏈與主鏈之間可以通過⾍洞效應(Nebulas Wormhole)進⾏數據和資產交換、DApp 的互操作。當⼦鏈完成技術驗證⽬標後,在社區的投票下決定是否及如何合併進⼊主鏈;⼀旦投票通過,則通過核⼼的 NF 和數據資產遷移腳本實現⼦鏈迴歸主鏈,完成主鏈的⾃我進化。

星雲鏈現在做的事情有點像在建一個國家,在制定各種制度,讓「國家機器」能夠運作起來。這個區中心的搜索引擎,如果能創造更多的場景,將會吸引到很多的用戶來使用這個產品,成爲區塊鏈行業的入口。

貳:星雲鏈——未來的理想國

——Contributed by Lillian

星雲鏈之始

整場 AMA 下來,給我一種星雲鏈是一個有情懷項目的感覺。星雲鏈的創始人們都算是區塊鏈行業裏的「老人」了,從最開始的小蟻,到後來組建上海的創業營,對於那些創始人來說,不管是經歷怎樣的項目,歸根到底都帶着一種在區塊鏈領域的使命感,他們都希望能夠作出有價值的東西。而星雲鏈則是帶着他們美好的願景:做中國第一個公鏈項目。

做公鏈是一件難事

公有鏈,全稱是:公共區塊鏈 , 公有鏈可以理解爲公共區塊鏈,也就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區塊鏈。換而言之,公有鏈上的行爲是公開的,它又不受任何人控制,也不歸任何人所有,被認爲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比如 btc、eth、neo 等。公有鏈的特性是公開、透明,去中心化,每個人都可以記賬,但也正因爲如此(pow 共識機制),會導致「挖礦」的人越來越多,因此效率變低,大規模耗電,驗證和完整交易需要較長的時間。

嘉賓提到,做公鏈不僅要做技術開發還要做社區的運營。你可能還沒開始做產品,就要像一家上市公司一樣,把控着每個環節。如果把公鏈比做一個經濟體,你需要做的事情不僅要造錢,還要培養及傳遞些理念,例如鼓勵人們花錢告訴人們需要存錢,需要讓整個體系是運作的,流通的。需要人們對事情有着同樣的認知並遵從,這樣才能形成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但是這件事在如今當下已經有了完善的經濟體的社會上,是一個相當艱難的事情。 在當下,星雲鏈最重要的事情是運營及管理好平臺的生態,打好最基層的體系,才能爲以後的「理想國」做好準備。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星雲鏈的三大特色

星雲原力 Nebulas Force (NF)

開發這一點是因爲他們看到了公有鏈生態裏當下無法解決的痛點:升級迭代的緩慢、複雜。以太坊在做君士坦丁堡的升級,但是升級的過程是痛苦的。代碼無法通過的核心原因是以太坊基於 POW 機制。如果審查通過,則每個節點上的礦工需要達成共識。因爲節點已經分散出去,每一個節點都需要分叉。原來的場景的發展,導致人羣分叉,社區的共識分叉,分叉升級對迭代的效率有很大的影響。EIP 等在那升級,就會導致升級效率低。

星雲原理可以理解成分佈式數據的操作系統,它能夠使操作更順滑。使系統升級不需要停機,如果效率最高,那麼對於區塊鏈在往後升級需要改動中,我們跟上行業趨勢的速度是最快的。

星雲指數 Nebulas Rank (NR)

星雲指數:以流動性、傳播性、互操作性等體現數據互動關係的因素爲基礎,可以用來衡量地址、智能合約、去中心化應用等對象的影響力。

公有鏈生態裏最基礎的單位是地址。地址裏有資產信息。我們需要找出其之間交互的信息。每個地址有畫像有權重,有高低,我們因此提出了一個衡量的價值尺度,找到一個合理的方式去衡量地址的價值是我們星雲鏈的第二個特點。例如給以太坊的地址做 ranking。

在去年 6-8 月,星雲鏈針對以太坊做了測試,發現 nebulas 的指數和以太坊的估值指數達到 80% 的吻合。從中我們得到了一個結論:一個生態的價值的高度和生態的流動性有關。流動着的生態比沉寂的生態的價值高的多。

開發者激勵協議 Developer Incentive Protocol (DIP)

公有鏈的核心是激勵,與其給算力和財富最大的人激勵,不如給對生態貢獻最高,活躍度最高的人更多。因此我們第三個特點是給予區塊鏈應用開發者鏈上原生激勵 DIP。它能構建一個反饋循環,激勵開發者研發高質量的去中心化應用。

DIP:開發機挖礦,技術者開發 DAPP,用紫皮書中 DIP 的算法算出哪一個 DAPP 的排名更高。這個算法中一個核心的參數是調用 DAPP 的 NR 值。(NR 是針對在星雲鏈中的地址算出的)。DAPP 分數的高低與調用 DAPP 地址的多少及地址的 NR 值相關。

星雲鏈做這個的初衷是希望在星雲上形成一個好的開發環境,如果 DAPP 被市場認可,不管這個應用是否找用戶收錢,盈利。星雲鏈系統每年會獎勵初始 token 總量的 1% 給開發者。雖然 DApp 中博彩這一現象難以避免,但是星雲鏈希望有更豐富多元的博弈機制,有更多不同類型的 DAPP,把星雲生態造活。

Token 變現

對於這一問題,不同的公司都會有不一樣的做法。有的開發者會直接變現,拿了 token,對其項目做市值的預估,而有的會持續保持長期持續看好。而就星雲鏈來說,他的創始人並沒有拿來套現,當時星雲鏈私募募集了 80,000 個以太坊,市值 6000 萬美元,但是爲了給社區平臺交代,星雲鏈並沒有套現。但是這並不代表着沒有價值,因爲「token 隨時可以換成任何東西這個成爲事實。」在任何情況下,它都能是有價值的,並形成流通的生態。

叄:有關於區塊鏈星雲鏈場景設計的探討

——Contributed by 商紫葳

爲什麼需要場景設計?(從金融角度來說)

1、跨境支付,清算組織和交易所而言,對於數據實時同步有着強烈的需求
2、資產流轉,資料覈實,信息監管而言,對於數據真僞有着強烈的需求
3、徵信,行業或者個人信息的分享和交易,對於數據真僞和數據自主權有着強烈的需求

探討場景設計的意義是什麼?

Dapp 對於區塊鏈來說,就相當於應用商店 app 對於 ios 和 android。所以只有當這個社區真正的具有流動性,用戶之間有來有往,這個社區纔可以一直有新血進來,才能不斷維持活力。這裏的用戶不僅可以包括產品的設計者,也同樣包括使用這些產品的消費者。

接下來的場景設計從何入手

讓 target audience 覺得更有實際效用 --荷蘭瘋搶鬱金香,最後的結果是因爲一:由原來的實際鬱金香變成了最後的泡沫,鬱金香就相當於一個 token,並不會人們拿在手裏,連最基本的審美功能都沒有了,人們開始覺得無用。二是因爲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種植這種珍貴的鬱金香,它不再稀有,市場價值和賬面價值不再對等了。於是鬱金香謊言無法繼續。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應該不斷從星雲鏈的最初目的出發,創造有價值的 DAPP,並且具有持續性與安全性,讓大衆看到它可以繼續進行下去的信號。

與 target audience 的實際生活息息相關 --舉例來說,創造 101 綜藝,大家都會爲自己喜歡的選手投票,但是現在的投票機制,投票的人是看不見真正的統計過程的,但是通過星雲鏈的公開化,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統計過程,覺得與自己實際生活很近,會更願意參與進來。

Ps:非常感謝 Ruby 這次 seminar 的分享,讓我領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除了技術層面,深深地被 Ruby 對於這個行業的理想與熱情所打動。期待以後星雲鏈更好的發展!

肆:星雲鏈有感

——Contributed By Jiangjiaxuan

一、星雲指數與激勵機制

星雲指數(Nebulas Rank)作爲區塊鏈價值的衡量標準具備了真實性,公平性和多樣性三大特證。

DApp 開發者激勵協議試圖給予開發者激勵,讓 DApp 開發者能夠公平的在去中⼼化應⽤平臺的發展中獲益。其所持的 token 雖然暫時沒有變現的可能,但是可以起到投票表決起到決定整個社區發展方向的作用。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目前上已經擁有⼀定數量的 DApp,涵蓋了遊戲、博彩、衆籌、借貸等應用場景,⼀定程度上,各個新興的區塊鏈系統認識到了激勵機制對於構建區塊鏈⽣態的必要性。

二、星雲鏈未來發展的方向:社區的治理

「星雲鏈將會在整個的區,我們把代碼都放實現的就是說我提交一個新的 AR 之後區塊產生,是一個非常好的社區治理的過程。」

最成功的區塊鏈將是那些最能適應環境的區塊鏈。假設這些系統需要發展才能生存下去,最初的設計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足夠長的時間內,變化的機制是最重要的。

激勵和協調機制是治理的兩個關鍵部分:

1、激勵機制需要讓整個社區適應其生存於發展,主要體現在獎勵結構、貨幣政策和權利的平衡上,這也正是星雲所正在做的事情。一般有以下三方面的措施:

  • 開發者:增加現有 token 的價值、社會認可度,保持控制未來發展方向的力量。
  • 礦工:增加現有 token 的價值,預期的未來區塊獎勵以及預期的未來交易費用。
  • 用戶:增加現有 token 的價值,增加功能效用(例如存儲價值,不可篡改的交易,文件存儲)。

2、協調機制是在激勵機制無法百分百分起作用的情況下用來協調組織,避免權力失的。主要是指離鏈。開發人員通過「比特幣改進建議」(BIPs)流程和郵件列表進行協調。礦工們可以在鏈協調,因爲他們正在創造區塊鏈本身。

三、關於去中心化

定義:去中心化(英語:decentralization)是互聯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社會關係形態和內容產生形態,是相對於「中心化」而言的新型網絡內容生產過程。相對於早期的互聯網(Web 1.0)時代,Web 2.0 內容不再是由專業網站或特定人羣所產生,而是由全體網民共同參與、權級平等的共同創造的結果。任何人都可以在網絡上表達自己的觀點或創造原創的內容,共同生產信息。

其中心化的內容:在一個分佈有衆多節點的系統中,每個節點都具有高度自治的特徵。節點之間彼此可以自由連接,形成新的連接單元。任何一個節點都可能成爲階段性的中心,但不具備強制性的中心控制功能。節點與節點之間的影響,會通過網絡而形成非線性因果關係。這種開放式、扁平化、平等性的系統現象或結構,我們稱之爲去中心化。

隨着主體對客體的相互作用的深入和認知機能的不斷平衡、認知結構的不斷完善,個體能從自我中心狀態中解除出來,稱之爲去中心化

星雲鏈 Ruby Wu:社區治理會是公鏈下一個發力點嗎?

去中心化的特點:

  • 去中心化,不是不要中心,而是由節點來自由選擇中心、自由決定中心。簡單地說,中心化的意思,是中心決定節點。節點必須依賴中心,節點離開了中心就無法生存。在去中心化系統中,任何人都是一個節點,任何人也都可以成爲一箇中心。任何中心都不是永久的,而是階段性的,任何中心對節點都不具有強制性
  • 去中心化首先體現在多樣化上,在網絡世界不再是有幾個門戶網站說了算,各種各樣的網站開始有了自己的聲音,表達不同的選擇,不同的愛好,這些網站分佈在網絡世界的各個角落裏張揚着個性。
  • 去中心化其次體現在人的中心化上,去內容中心化成爲趨勢,人成爲決定網站生存的關鍵力量。以缺乏互動的個別人建站變成了以圈子的形式來聚合人才貢獻自己的智慧,這是一個巨大的變革。即用戶爲本,人性化。

去中心化的應用:

  • 社交媒體:滴滴打車,新浪微博
  • 金融服務:比特幣,以太坊
  • 內容開發平臺:今日頭條等

區塊鏈中的去中心化:

  • 去中心化是區塊鏈中的是的重要特徵和典型特徵
  • 去中心化交易所模式:
  • 去中心化交易的弊端:大多數去中心化交易平臺不易操作,流動性受限,也不提供法幣支付;用戶教育的缺失和技術的不成熟;技術的複雜、缺少中心化服務機構導致用戶體驗感較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