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水期限電問題雖然是常態,但今年的缺電有可能更加嚴峻。

原文標題:《豐水期將近 但中國礦工將面臨更大監管與缺電壓力》
撰文:Colin Wu

一年一度的豐水期將近,但中國礦工正在面臨來自監管的潛在壓力。雖然中國政府對加密挖礦行業態度搖擺,但今年的壓力可能相對更大。 吳說區塊鏈獲悉,西南與四川地區由於電力緊缺,西北地區由於碳中和政策,將要面對更大壓力。

西北地區面對碳中和與高耗能問題

4 月 7 日《自然雜誌》刊登來自清華大學、中科院的研究指出,中國的比特幣挖礦 2024 年達到約 297 萬億瓦時的峯值,並將產生約 1.3 億公噸的碳排放。這個數值超過了歐洲全部中等國家(如意大利或捷克共和國)的全年溫室氣體排放量,比特幣行業的單位 GDP 碳排放量遠遠超過了中國的平均工業碳強度,比特幣挖礦將成爲中國完成碳中和目標的障礙。

此前吳說區塊鏈已經指出, 考慮到自然雜誌、清華大學與中科院的頂級學術背景,這篇論文可能會對中國能源決策層甚至更高層起到影響。參考 《碳排放與環保 未來比特幣挖礦的最大威脅 或是杞人憂天 如何應對》

再往前,2021 年 2 月 2 日國家發改委發佈文件中,2019 年能源消費總量與強度雙控措施落實與目標完成情況中,內蒙古是唯一未完成的省份。2 月 25 日內蒙古發改委官網宣佈,按照能耗雙控工作安排,要求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內蒙古擬清退加密貨幣挖礦 碳中和承諾對礦業影響幾何?》

4 月 21 日第二屆比特小鹿「豐水節」上,比特小鹿董事長吳忌寒表示,碳中和對行業存在長期影響,減少碳排放是世界趨勢,礦業不要心存僥倖。此外,在中國礦業與區塊鏈面對更復雜的局面,正如(周小川)此前表述,區塊鏈金融永遠要回答一個問題,就是對實體經濟有什麼用。

西南地區與四川面對電力緊缺問題

豐水期限電問題雖然是常態,但今年的缺電有可能更加嚴峻。因爲疫情後經濟復甦以及高溫天氣,5 月以來四川用電負荷高速增長,但來水偏少較多年偏枯三成,電煤供應短缺且煤價高漲,大數據用戶已經遭到臨時限電。另一方面內蒙古嚴查下大量礦工搬遷,加劇了四川挖礦電力的供不應求。

5 月 16 日因爲電力不足、限電、檢查等原因,四川要求大數據中心執行臨時性限電,一時全網算力急劇下降。據 BTC.com 數據,截止到 17 日上午 9 點,螞蟻礦池下跌 17.8%、幣安礦池下跌 14.5%、火幣礦池下跌 23.7%,其餘主流礦池均下跌 6%-8%。

5 月 9 日,雲南省能源局、雲南能監辦也組織重點發電企業召開座談會。會議要求,各發電企業要千方百計提升存煤可用天數,堅決避免缺煤停機,加強設備運維和人員儲備,嚴控機組非計劃停運,做好與地方政府、煤炭供應和運輸企業的溝通協作,形成保障電力穩定供應的工作合力。

各地政府開始對挖礦耗電問題進行調研

由於今年以來比特幣價格節節攀升,社會對行業關注度急劇升高,尤其近期山寨幣火爆導致大量新用戶入場,監管層的關注度也明顯提高。新華社 5 月 15 日發文抨擊虛擬貨幣市場亂象橫生。

據澎湃新聞報道,4 月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局發佈了《關於摸排我市數據中心涉及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挖礦業務情況的緊急通知》, 通知要求對北京市數據中心承載業務中涉及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挖礦的相關情況進行梳理,各相關單位如涉及相關業務,於 4 月 28 日中午 12:00 前反饋近一年挖礦業務耗電量及總能耗比例等相關信息。北京經信局 4 月 29 日下午回覆澎湃新聞稱,該通知確實由該局發佈,主要從數據中心承載的業務類型和能耗角度進行梳理摸排,爲該局正常開展的業務工作。

吳說區塊鏈獲悉,類似的摸排行動還在全國各個省市進行。數據或統計到中央相關部門以決策下一部動作。按邏輯推論,最嚴厲的行動可能是禁止一切挖礦行爲,但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爲比特幣被定義爲合法的虛擬商品,挖礦行爲本身也並不違法。更合理的可能,是從高耗能角度出發,要求逐步關停相關產業。最理想的情況是決策者依舊保持開放與觀望狀態。但總得來說,由於碳中和政策,以及「不符合要求的高耗能、高排放項目要堅決拿下來的政治要求」,國內挖礦的不確定性正在快速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