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也看了《乘風破浪的姐姐們》,說實話我感覺挺好的,也挺感動的。如果說要吐槽,我真是覺得那個女製作人有點太狠了,女人何苦爲難女人。但說到底,這是她們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事兒,輪不到我插嘴,哎。

今天看到一位從未聽說過的男音樂人“王大衛”發了個微博抨擊這個節目,他是個男人,突然覺得我可以插嘴了。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誰都可以發聲,尤其是針對男權和女權這類無關政治的話題,所以我就情不自禁的提起了筆桿子。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有感而發

最近大火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在我看來是一檔在價值觀上十足猥瑣與厭女症的節目。無論它製作多麼精良,戲劇衝突編排得多麼驚心動魄, 它的內核都是由種種衰朽不堪且庸俗不堪的陽具觀念所支撐的。


我覺得這是作者最“偏激”的地方。綜藝節目的宗旨本來就是娛樂大家的,譁衆取寵也是綜藝節目的主要手段,如果節目能傳播點正能量,那就再好不過了。只要不違法、不違規,哪怕是毫無營養,只要市場有人買單,那就是“合理的存在”,存在即合理。

這裏的市場,在我看來,恰恰不是“陽具觀念支撐男人們”。《乘風破浪的姐姐們》的主要受衆,我觀察下來,主要是女性羣體爲主,還有一部分“並不被陽具觀念所支撐”的年輕男性,還有更少一部分是我這樣的中年男性,不過我也沒有被“陽具觀念所支撐和主導”。她們的粉絲客戶羣體畫像,節目製作方和姐姐們都心知肚明,我不認爲她們在極力的取悅“被陽具觀念所支撐”的男性羣體。從贊助商的品牌和產品屬性來看,這個節目也是目標定位在女性羣體的,哪裏有給男性看的節目被女性化妝品贊助或者冠名的,至少應該是車子和手錶啥的嘛。

所以我覺得,王大衛先生在此處的評論,有點“自作多情”了,人家就不是給我們男性看的。我們偷偷看看也就罷了,就別弄出聲兒了,噓 ...


它用一句話就能概括,那就是 ——“在中國,如果你是個女人的話,並且還不幸老了的話,那麼你就要想法設法證明你仍舊是誘人的。”這意味着一種極其霸道的對女性的核心自信的打壓,同時還在以散播年齡焦慮的方式來強化女性大衆的某種自我審查意識——我老了,我就不美了。我老了,我就會被嫌棄了。我老了,我就得努力讓自己顯得還像個小姑娘。


首先,從節目表現來看,我不覺得姐姐們在節目中的努力是爲了“向觀衆證明她們依舊是誘人的”。首先,這個根本不需要證明,喜歡的自然喜歡,不喜歡的也沒必要迎合。她們參加節目,除了個別人可能是來趁流量的(這個無可厚非),大部分人 都是來挑戰自己的。我們普通人挑戰自己,家裏人、朋友、同事以及客戶可以看到;而藝人們,因爲職業原因,他們挑戰自己就是要給粉絲們看到,要給市場看到,因爲那是他們的朋友和客戶。我們的工作場所是辦公室和夜總會,而藝人的工作場所就是舞臺和鏡頭前;她們在自己的工作場景努力挑戰自己,怎麼就能輕易的描述成“想辦法證明自己是誘人的”?

第二,如果第一期的姐姐們真的覺得自己老了、覺得自己不美了、覺得自己被嫌棄了,那她們最佳的選擇不是來參加這個節目,來鏡頭前給那些所謂的“被陽具觀念所支撐的”男性們品頭論足;她們完全可以選擇另一種更加舒適的姿勢、體面的生活、低調的相夫教子或者投身公益。她們來到這個節目,恰恰說明她們還是自信的,她們並沒有服老 ,她們也沒有來這裏裝嫩。她們可能是想通過這個節目讓粉絲更深刻的瞭解真實的自己,這並沒有錯,這完全不是譁衆取寵。

最後,我也不覺得她們在鏡頭前努力的讓自己顯得還像個小姑娘。她們各有魅力、各有特色,她們只是想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給關心和熱愛她們的粉絲看、給親朋好友看, 最重要的:是給自己看。節目中年過 30+的姐姐們,很努力的想“贏”,這很自然,既然來了這個節目,就不是來“輸”的。


但實際上,當一個女性真正地建立了屬於她的核心自信的時候,她自身的一切屬性都會被轉換成她的魅力的來源。她既不會因自己的青澀而感到自卑,同樣也不會因自己的滄桑而覺得羞愧。你要知道,你是充滿魅力的,不是因爲你身上的任何一種羣體屬性 ——你老也好,年輕也好——而是因爲你是你。而在這檔節目中,每個女人都要殫精竭慮地宣告自己絕對還是“鮮肉”,這便意味着如果某一天她們無法再找到證明自身的年輕的方法時,她們便會認爲自己徹底喪失了價值。這點實在可悲。實在愚昧。如此看來,我們的“鮮肉文化”真是一場文化上的瘟疫。對於女性來說尤其如此。


前半段說的挺不錯的。但後面說“每個女人都要殫精竭慮地宣告自己絕對還是“鮮肉””。我認爲王大衛並沒有真正讀懂這些姐姐們,我甚至覺得王大衛先生是待着男性視角在審視姐姐們。我不覺得她們在宣告自己還是“鮮肉”,她們在展現自己的才藝和才華,這些才藝和才華有一部分是天賦,還有一部分是努力和時間的積累。我們在平時的社交場合中經常需要展現自己從才華,王大衛先生不也需要靠自己的音樂作品來展現才華嗎?

雖然在我們的固有思維裏,“女團”就是鮮肉們的天下,但節目組通過標題《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已經告訴大家,這裏都是姐姐,不是鮮肉。姐姐們也有成爲女團的潛力,可能姐姐們組成的女團,更有少女們不具備的韻味呢。參加節目的姐姐們從未表現出“認爲自己徹底喪失了價值”,她們能來就代表還有絕對的自信,認爲自己有舞臺價值。這有什麼可悲的、這有什麼愚昧的。

鮮肉文化確實開始盛行,但存在就是合理,長江後浪推前浪。有些前浪死在沙灘上,怪誰呢?怪時間還是怪年齡?除了怪自己還是個後浪的時候不夠努力,就只能怪自己成爲前浪後依舊消極度日、冥頑不靈了。作爲觀衆,我們有絕對的選擇權,你覺得鮮肉文化成了瘟疫,那是你免疫力不夠。你可以不看、可以不聽,也可以老驥伏櫪,登上舞臺與後浪們一決高低。但要想贏得決鬥,最好別用後浪們擅長的方式,最好是用前浪們歲月積累中收穫的精華來 PK 後浪們,同時也激勵後浪們。

因爲明天,後浪也會成爲前浪。


我想,姐姐們真正要破的浪並非是自身的生理年齡,而是這個社會試圖對女性進行的各種“矯正”與“提升”。


這個社會對女性是有一些不公,這有歷史原因,也有男性的原因。但我覺得社會已經進步了許多,女性在職場上已經不輸給男性了,但是女性天生就對家庭和子女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的付出。男性其實是佔了極大的便宜。王大衛先生其實是想通過這個微博內容表達自己維護女權主義,幫女性說話的,但言語中透露出來的視角,還是暴露了男權主義的底層思維。這是一檔女明星演給女性觀衆看的節目,我們男人能做到的最佳表現就是不要角品頭論足。管我們啥事兒呢,我們就靜靜的看着她們美美的就行了。這是我們的福利,確實沒必要上綱上線。

更何況,馬上又要有《XXXX 的哥哥們》了,到時候難道我們要說老男人們也被鮮肉們搞得焦慮了,要跟他們比年輕了?沒這個必要,老男人有老男人的味道;姐姐們有姐姐們的魅力,各自欣賞就是了。

正能量的人,自然看什麼都陽光;

負能量的人,自然看什麼都陰暗。

現在這個社會很多元化、很包容,在我們身邊,不管一個女性年紀多大,我們都注重的是她的精神魅力,注重的是她這個人靈魂的情趣,年齡確實不是那麼重要。而這些姐姐們之所以在過了一定年齡還能保持這麼有魅力,恰恰是因爲她們的生活閱歷,給了她們這樣的資本。對於女性來說,努力不是爲了取得男人的歡心,而是讓自己自信。不管到了什麼年紀都是要努力的,不是爲了別人,而是爲了自己。就像幾個閨蜜週末約着出門喝下午茶,哪怕沒有任何男人會看到,都會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像精緻的女人自己在家裏,哪怕沒有一個客人,也會把自己捯飭的乾乾淨淨的,不是爲了別人,恰恰是爲了自己。

這個社會確實還有很多問題,但問題的本身並不在女人,恰恰在於男人。男人們要多改改自己的毛病,多提高一下自己的素質,多管理一下自己的身材。同時對女人們少一點品頭論足、少一點嘰嘰歪歪、少一點移情別戀;多一點鼓勵、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包容。女人們開心了自然就漂亮了,女人們漂亮了世界也更美好了。

不是嘛?

王利傑

荷多資本

創始合夥人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