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資本青睞的 Wootrade 由何而來?項目創始人都經歷了什麼?分佈式資本分享 Wootrade 的創業故事。

原文標題:《分佈式創業經第一期 | 伴隨熊市、逆行成長——Wootrade 誕生記》
撰文:分佈式資本

儘管區塊鏈是最熱門的賽道之一,無數的創業者前赴後繼,夢想抓住這次機遇。然而,在波雲詭譎的加密世界裏,如何找到區塊鏈與行業最契合的主題,如何在同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如何對抗快速變化的市場都成爲創業者眼前的難題。破局者微乎其微。

作爲早期投資機構,分佈式資本挖掘、見證並陪伴項目成長和發展。在新開闢的分佈式創業經欄目中,我們將邀請到分佈式的新老朋友們分享創業故事,揭祕項目從發芽、開花到結果的發展歷程。

分佈式創業經第一期 | 伴隨熊市、逆行成長——Wootrade 誕生記_Wootrade 團隊照片 _

衝出華爾街

從九月底開始,Wootrade 不停有融資捷報傳來,從國內的分佈式資本 /Hashkey Capital 到國外的 Three Arrows 和 Dragonfly Capital,Wootrade 似乎一下子成爲了國內外資本們的香餑餑。

Wootrade 的由來是什麼?項目創始人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分佈式資本在專訪團隊後,希望將他們的故事和讀者們分享,且聽我們娓娓道來。

Wootrade 是由 Kronos Research 在 2019 年 7 月份孵化的項目,旨在解決加密貨幣市場流動性分散的痛點。衆所周知,比特幣已經成爲 21 世紀表現最佳的高風險資產。加密世界不斷有專業的投資人和交易員湧入。然而,流動性缺乏、手續費高、用戶體驗差卻飽受詬病。而 Wootrade 就是要幫助交易所、錢包等服務商爲用戶提供低價差、高深度、零手續費的服務。

時間倒回至 2004 年,彼時 Jack Tan 和 Mark Pimentel 是卡內基梅隆大學的校友,兩人因商業管理的課相識。Mark 畢業後,進入一家知名投資機構 Citadel 工作,在金融危機時期仍爲公司賺進 20 億美元。之後他又進入了 Knight Capital,帶領團隊操作歐美股市最大的暗池。Jack 畢業後則先後在巴黎銀行、德意志銀行工作過。兩人在華爾街的履歷堪稱精彩。

可是在華爾街久了,兩人對於華爾街的美好憧憬慢慢幻滅。這個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地方,實則是森林法則最爲嚴酷的地方。華爾街的本質從不是褒獎那些有創造力的人,而是將人培養成努力工作的賺錢機器。令 Jack 記憶深刻的是: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的前夕,當時自己已經預感不妙,試圖勸說老闆募資購買價格瀕臨崩潰的資產時,老闆卻婉言拒絕。結果,Jack 公司做的那款產品暴雷,差點導致了整個金融系統徹底垮掉。08 年金融危機的嚴重程度是無法想象的,如果沒有政府救市,全美銀行幾乎全部會倒閉。Jack 在被老闆拒絕的那刻,心也涼了半截:如果繼續在這裏待下去,確實有點浪費時間。

華爾街是這對卡內基梅隆校友人生的起點,卻不會是他們的終點。2014 年,Jack 正式接觸比特幣和區塊鏈,直覺告訴他區塊鏈會是貨幣和交易的未來。Jack 覺得,「從控制貨幣的供需關係,再到用武力逼迫人們用美元,華爾街關於金錢的概念是錯誤的。相比於人爲控制貨幣,人們最終會信任數學和科技。而好的企業是要通過金融系統的升級,改變人們的生活。」

分佈式創業經第一期 | 伴隨熊市、逆行成長——Wootrade 誕生記_ 左邊是 Jack,右邊是 Mark_

Kronos 在前,Wootrade 在後

Jack 和 Mark 重逢在一家創業公司,兩人爲項目募資貢獻了全力。但由於兩人與公司創始人在理念上有分歧、無法調和,最終兩人的努力經營付之一炬,只能從零開始。

再次創業的時候,兩人萌生了做平臺的想法:激勵並吸引最好的交易團隊入駐,並提供給投資人最好的交易策略。這個創業方向也契合了兩人的長項——多年積累的交易經驗。不過,他們面臨的問題是:一是當投資人採用交易策略時,需要對你專業度充分信任。二是,在諸多技術開源的平臺中,項目需要建立自身壁壘。

於是,Jack 和 Mark 採取了迂迴策略,先創立了對沖基金——Kronos Research。在 Kronos Research 運營平穩以後,Wootrade 於 2019 年 7 月份才真正啓動,兩人想象中的 Wootrade 生態才慢慢勾勒出來。何爲 Wootrade 生態?Wootrade 生態將把投資人 / 交易員 / 交易所 / 錢包等等參與交易的各方都連結起來。當他們賦能整個生態時,也將享受前所未有的交易體驗:1)流動性充足 2)交易費爲零 3)操作界面更加簡潔方便。可以說,Wootrade 生態更貼近未來交易的模樣,而 Jack 和 Mark 做的事情勢必引領加密行業的革命。

熊市蟄伏,牛市起飛

可是,一開始 Kronos Research 的進展並不順利。啓動 Kronos Research 的時候,Jack 和 Mark 想到了上一個項目撤資的投資人。當時,Jack 只是抱着試試看的心態遊說了新項目,沒想到投資人很支持,直接談到了估值。4000 萬美元的創業資金似乎很快就塵埃落定了,但在融資最後的節骨眼上,項目遇上了熊市。

2018 年 7 月,幣圈迎來熊市,Kronos 也迎來了它的至暗時刻。Jack 回憶起那天:一直到 deadline 的時候,都沒有人打錢過來,「我們都很絕望。我們有遠見,有激情,本想項目啓動以後馬上招人幹活,可是錢始終沒有到位。直到 deadline 後的一小時,才陸續有人將代幣打到賬戶上。不過,這些代幣的金額只佔了預期的 15%,基本幹不了什麼事情。」「市場特別熊的時候,很少投資人願意碰項目,無論項目的基本面如何。所以說,當年力挺我們的那些人是真正的勇士!」Jack 如是說。

分佈式資本正是衆多勇士中的一員。作爲最早的機構投資,分佈式資本在 Kronos 最困難的時候雪中送炭。

分佈式資本爲何如此堅定 ,Jack 的解釋是:「分佈式資本對於 Kronos 的團隊以及商業理念非常認同。我們團隊的背景不僅多元化,在專業領域還很強。有些團隊總說 blockchain something, 他們談到區塊鏈頭頭是道,卻對專業領域一無所知。至少,Kronos 沒有一個月是負盈利的。」

等錢到賬以後,Jack 和 Mark 意識到這點錢還是做不了什麼事。爲此,主創成員們還爲其他項目進行服務,以資助自己的創業項目。短短一年過去了,他們發現公司通過外包服務已經扭虧爲盈。

Jack 再描述這段經歷的時候,總結道:創業的問題分顯性的 / 隱形的、短暫的 / 長久的。融不到資可能只是一時的難,而永遠的難是,創始人需要思考產品有沒有以更好的方式擁抱市場?區塊鏈裏有沒有大的趨勢需要抓住?公司企業文化是什麼,如何來傳播、執行?

分佈式創業經第一期 | 伴隨熊市、逆行成長——Wootrade 誕生記

從項目找錢,到錢找項目

Kronos 是夯實基礎,Wootrade 纔是真正讓夢想照進現實。直到 Wootrade 真正意義上開啓了與虎符的第一單合作,纔在行業裏打響了知名度。

從產品落地到進入市場,創始人腦子裏會有個模型:這個客戶在哪種境況下會使用我們的產品?我們產品做出來了,他們會不會使用?如何使用?而真正從產品到市場,是機緣巧合,也是誠意使然。

在覆盤第一單業務時,Jack 表示:「一開始的信任很重要。Wootrade 在深圳的 BD 與虎符的關係很好,在雙方多次溝通下,對方纔願意嘗試我們的技術方案。當時我還特意飛去深圳,與項目方沒日沒夜地待在一起。當項目方知道你的爲人以及做事方式,會更願意嘗試你的方案,信任也就建立起來了。其次,Demo 很重要,能展示如何解決客戶痛點,讓客戶相信你真的能幫到他們。我們在展示的時候,做了一個訂單簿,可以切換各個幣種。一開始技術問題蠻多的,有的訂單簿會虧錢,但是第二天我們又會把虧的錢賺回來。」

Wootrade 團隊陸續幫虎符和抹茶做了深度和流動性。當具有影響力的客戶在社區裏傳播了用戶體驗,整個社區效應更爲明顯時,Wootrade 的業務也就水到渠成了。Wootrade 在業界獲得了良好的口碑,也吸引不少優質的資本。在 Kronos 時代,似乎是項目找錢;在 Wootrade 時代,是錢找項目。

分佈式創業經第一期 | 伴隨熊市、逆行成長——Wootrade 誕生記

一些經驗之談

儘管 Kronos 和 Wootrade 在業界已經備受認可了,但是 Jack 和 Mark 的創業之路並非那麼順暢。項目在不斷踩坑的過程中,需要不斷終結經驗教訓,然後從新規劃前進路線。覆盤創業歷程,Jack 總結出了已下的經驗之談:

Jack 認爲公司在招聘上是需要推翻固有思維的。想象中,公司招聘的人第一要才華,第二要經驗,性格可談;而現實中,招聘的人第一要性格舒適,第二要三觀契合,第三要才華,經驗可談。Jack 形容公司過去的招聘是又亂又快。公司在臺北人生地不熟,招聘完全靠 LinkedIn 和在 104 大廈貼廣告,好不容易招聘到所謂的人才卻不靠譜不誠實,解僱率一開始達到了 80%。在後來調整了招聘策略以後,公司纔算穩定下來。

Jack 認爲管理越強越不用去管理。因爲你招聘的人是對的,做事的步驟已經成型,優秀的人做好了榜樣,所以員工在不監督的情況下也能高效工作。另外,OKR (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 關鍵目標成果法)有時沒那麼重要。如果員工只是假裝在完成 OKR,不僅浪費了時間,也將最終摧毀公司文化。

最後,創業者需要想一想爲何創業。創業最大的陷阱是爲了錢創業。畢竟很多人完完全全可以靠打工來賺錢。在創業這條路上,願意付出比你多的精力時間競爭者不在少數。所以你在創業之前,要明白這件事對你究竟有多大意義?你能否爲創業願意捨棄一切?想清楚了,再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