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舉報之後

昨晚發完週報之後,我愉快的耍起了麥克雷,爆頭叮叮叮的飛起。也就過了一個多小時,好幾個朋友告訴我,文章被舉報刪除了。

一股無名的怒火升起。憑什麼?這不公平!

公衆號後臺給出的刪除理由是: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禁止的內容,密密麻麻列出了 12 條規定,我一列列看下去,一條都沒有違法,最後一條是:含有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的其他內容的。

可以,這很《第二十二條軍規》。

微信還是有申訴渠道的,點進一個鏈接,寫上申訴理由和證明材料,提交,等待七個工作日,這就是你能做的。只有一次申訴機會。

可以,這很《城堡》。

好些道理如果只是聽說,總是輕飄飄的,別說相信了,可能就沒認真想過。直到真實的事情發生在你頭上,才突然明白道理從來不只是道理,都是從血淋淋的事實裏總結出來的。

我身邊就有一些朋友是激烈的反對派,過去我多少是有些不理解的,“這個世界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壞吧?需要這麼偏激嗎?”嗯,其實是因爲他們經歷了我沒經歷過的事情。

過於強大的力量總是會傷人,這些傷害會逼着受害者走向另一個極端,也許一段時間內可以完全壓制,但是完全消滅是不可能的,總有回來的那一天。

主流和非主流是相對關係,三十年主流,三十年非主流。

可以,這很《雲圖》。

昨晚在夢裏,果不其然我夢到了那頭怪獸,本來我是拿着銀劍的獵魔人,打着打着,我也變成了另一隻怪獸。

Bad dream.


事已至此,請大家關注微博和推特上的小號吧,兩個 ID 都是 chengpishu.

有緣人會再相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