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的陷阱就是讓創建者和買家陷入其中,而系統消耗大量能源只是製造一些一無是處的稀缺數字代幣。

撰文:Seth Godin
翻譯:盧江飛

大多數陷阱都有什麼共同點呢?

一開始,你會產生神祕感,而且喫到不少甜頭,可當你發現自己深陷其中之後,一切都爲時已晚。

NFT 是一個數字寶盒、一項狀態符號、也是一種有明顯價值的物品。

NFT 可以是一張精靈寶可夢卡,也可以是一副畢加索的原始版本素描作品,或是一套 1955 年迪士尼動畫電影的實景畫框,NFT 旨在成爲數字世界中有且僅有的那一個非同質化「現實」。

要麼,你擁有 NFT 這個東西;要麼,你什麼都不擁有。

爲了能夠進一步說明這個概念,讓我們以上世紀美國最知名的 Honus Wagner 棒球卡爲例。Honus Wagner 系列棒球卡非常少見,因爲棒球明星 Honus Wagner 不允許製作棒球卡,他不希望自己與香菸等商業行爲扯上關係,因此在 Honus Wagner 棒球卡停產之前,市場上只有不到 200 張,稀缺程度可想而知。而現在,一張 Honus Wagner 系列棒球卡竟然能以 300 萬美元的價格被售出。

鏈聞注:Honus Wagner,霍納斯·瓦格納,是首批入選棒球名人堂的五人之一,被公認爲棒球史上最優秀的游擊手,也有人認爲他是全美棒球聯盟史上最佳全能運動員,號稱「飛翔的荷蘭人」。

不過,擁有 Honus Wagner 棒球卡並不意味着你擁有 Honus Wagner 這個人,你所擁有的,就是一張卡而已,僅此。

但這似乎已經成爲收藏卡商業模式的一部分,多年來始終如此。我們知道,收藏卡公司製作了數十億張卡片,但大部分都會被買家丟到一旁,最後變得一文不值。然而,如果體育聯盟中的某個新秀變成超級巨星,那麼你所購買的新秀卡價值也會水漲船高。

那麼,如果是一副油畫呢?也許這幅畫是很久以前被盜的鉅作,或是因爲其他原因而聞名業界。但無論怎樣,一幅畫就是一幅畫,這幅畫是具有唯一性的。但是,如果你擁有《蒙娜麗莎》,並不意味着你擁有畫作中所描繪的「麗莎夫人」這個人,也不擁有達芬奇的任何部分,僅意味你擁有這塊畫布,而且其他人也想擁有。

人們仍然可以每天觀看《蒙娜麗莎》這幅畫作,他們不會給你一分錢,你只是擁有這塊「原始畫布」,而不是這幅畫背後的意義……

當然,如果你把《蒙娜麗莎》掛在牆上,可能會產生一種滿足感,因爲至少所有人都知道這幅畫是屬於你的,這可能會讓你獲得另外一種稍微不同的感覺。不過在藝術領域裏,我需要特別強調兩件事:

  1. 每個人都渴望擁有一件無價藝術品,這種「渴望」已經在人類歷史中持續了類 3000 多年。舉個例子,每個人都知道獲得一件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是多麼奢侈;
  2. 絕大多數畫作價值其實並不高(以現金衡量的話),這些畫作通常會以幾美元的「賤價」賣出,而不是數百萬美元,而且每天都有大量原創(也同樣精美的)藝術品在出售。

那麼,什麼是 NFT 呢?NFT 是一種數字代幣(就像比特幣是數字代幣一樣),但每個 NFT「有且僅有一個」,就像 Honus Wagner 一樣,全世界只有一個這樣的球員。一個 NFT 代幣可能指向某些其他東西,比如一段籃球投籃視頻(NBA 已經賣出了超過 2 億美元的球員高光時刻視頻 NFT)、一副油畫、甚至是一篇博客文章,但這個代幣不是視頻、油畫或文章本身,它只是一個被人們授權的代幣,而這個人——也就是創作者——纔是「有且僅有一個」的存在。

下面,我們來看看 NFT 陷阱:

對於創作者來說,他們可能會急着開始創建 NFT,因爲 NFT 是他們通過自己作品獲得報酬的一種方式。與其他相對複雜的數字貨幣創建和銷售不同,「鑄造」NFT 相對更容易一些。舉個例子,我可以把博客上撰寫的 8500 多篇文章裏的每篇文章都轉換成 NFT 代幣,然後在公開市場上出售。

這種情況下,創作者可能會投入更多時間和激情追逐 NFT,他們也會花費更多的時間來嘗試創造稀缺性的 NFT,然後篤信人們相信代幣會升值。此時,創作者就變成了數字代幣發起者,這種感覺就像你購買了某隻股票,然後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股票價格上漲。但與股票不同的是,NFT 不會給你支付股息,也不會附帶任何其他權利。不僅如此,NFT 與真實藝術品也有很大不同,NFT 本身沒有任何美感,它們只是代表某種東西,僅此而已。

對於 NFT 買家來說,他們可能沒有發現一件事:NFT 供應量是沒有限制的。以棒球卡爲例,每年只有那麼多新秀,新秀卡也就那麼幾張;以藝術品爲例,蘇富比拍賣行的名畫數量屈指可數,每年上架排名的藝術品數量也很有限。NFT 呢?NFT 更像是 Kindle 裏的電子書、說是 YouTube 上的視頻。就像你在博客、YouTube 上看到的那樣,大部分文章和視頻只有很少點擊量,能夠獲得「10 萬+」的內容屈指可數。所以,購買 NFT 是一種不受監管的、不透明的行爲,上寫着兩個字——「泡沫」。

對於其他人來說,我們可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從 NFT 身上獲得回報,因爲 NFT 創建和交易使用的電量十分驚人,目前已消耗的能源已經超過了美國某些州的能耗。想象一下,如果我們建造一座巨大的新電廠,只是爲了去佳士得或巴塞爾藝術博覽會購買 NFT,浪費的電量能否與 NFT 受歡迎程度和價值相稱?答案也許是一個未知數。如果您想了解更多這方面的信息,可以訪問此 鏈接 內容。

簡而言之,在可預見的將來,用於驗證區塊鏈和創建新數字貨幣的方法基本上都是非常耗能且效率低下的。而且,當 NFT 代幣價值變得更高,創建和交易代幣所使用的能力只會增加而不是減少——隨着時間的流逝,這將變成一種持續浪費,因爲 NFT 價值幾乎無法被持續創造出來,最終導致效率會變得越來越低,成本也會越來越高。對於其他技術創新而言,情況恰恰相反。

NFT 的陷阱,就是讓創建者迷戀上創建它們,此時買家會陷入沉沒成本之中,自以爲 NFT 價格會不斷上漲,然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這樣一來,創建者和購買者就會陷入一個循環,我們也因此不得不爲一個不受監管的系統付出巨大成本,這個系統消耗了大量寶貴的能源,但除了製造一些稀缺數字代幣之外,一無是處。

二十年前,我寫過一本關於數字現金的書,但現在,唉,我看到了 NFT 陷阱,所以想把真相說出來。通常我只會在自己播客裏談談這些事情,但文字的力量更強大,所以我決定寫出來。

最後,讓我們趕緊離開 NFT 吧。

來源鏈接:seths.blog